《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三方朱雀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三方朱雀(第一更)

    輪回火焰,因果之火,無上業火!

    死寂的夜幕中,葉晨的輕笑聲突然打斷了這死寂。

    葉晨仰天長飲著,眼中的茫然漸漸退去,取而代之的則是一抹清明。

    “天地萬火,齊聚!”葉晨輕聲喝道,劍指悄然點落而出,血色月光承受不住劍指,打落滿地。

    嘶嘶!漆黑的夜空中,一簇簇閃爍的火焰在天地間浮現而出,如同潮水般湧動,直射葉晨而來。

    拖動著明亮的尾巴,一簇簇火焰齊聚在葉晨周圍。

    僅僅數息而已,庭院上空儼然成為火海的海洋。

    方圓數千丈範圍內,再無一絲雪絮飛舞。

    火焰如浪,洶湧澎湃,更是引動了無數火蛇亂舞,照耀了整片蒼穹,那無盡的火蛇閃爍下,葉晨抬起頭,望著上空的火海,嘴角揚起一絲微笑:“王右,又欠了你一個人情!”

    火焰滔滔,在這一刻,仿佛是為了迎接它們的君王而出,翻騰的火焰發出一道道轟鳴聲。

    時隔十年,曾經的火中君皇再次蘇醒了,它們在歡呼。

    嘶!高昂的鳳鳴聲徒然在天地間乍現,花城之中,所有武者紛紛起身,神情駭然的望向庭院上空,儼然覆蓋千餘丈的火海。

    在火海之中,一道巨大的虛影浮現而出!啪!展翅而出。赫然是一隻朱雀。

    火屬規則凝聚而成的朱雀虛影,火中君皇。

    彌漫紅光的朱雀印記在葉晨眉心處浮現,葉晨一手抓著酒壺。一步踏空,朝火海退去。

    火海湧動間,倒卷而出的火焰形成一道道階梯,直至葉晨腳下。

    庭院內,千川雪抬起頭,望向葉晨,嘴角同樣揚起一抹笑意:“火屬規則。是要演化火屬神通嗎?”

    收劍,千川雪退於一旁,收斂起自身的氣息,深怕驚擾到葉晨。

    花城之內更是一片死寂,千丈火海帶來的威壓極為恐怖,連虛空都承受不住這股威壓,激起一道道波紋。

    踏在火海之中,葉晨輕微閉著雙眼,心神完全沉浸在這一片火海之中。他能夠感受到火焰的跳動。一絲變化都印在靈魂深處。

    “我曾以火焰為引,掌控生死,火為輪回火焰!”葉晨低語著。一股火焰風暴轟轟而出,這火焰呈現出詭異的銀色,兩種截然不同的氣息彌漫在其間。輪回火焰!

    葉晨睜開雙眼,其漆黑的眼瞳中赫然流轉兩簇輪回火焰。

    目光所觸及之處,其火海立即變得洶湧澎湃。

    “輪回火焰,我以輪回火焰為引,凝聚天地火之本源,以輪回火焰抹滅世間生死輪回之力!”火焰翻騰不休。葉晨右手朝虛空中抓去,其無盡的輪回火焰在他的指尖流轉。

    咻!一道高昂的鳳鳴聲在虛空中盤旋。葉晨袖袍揮動間,輪回火焰化作一道流光,融入朱雀虛影之內。

    朱雀虛影原本虛幻的身影漸漸變得凝練起來,如同實質。

    “世間有朱雀,號稱輪回朱雀,主掌輪回火焰,其輪回火焰抹滅輪回之力!”在這一那,葉晨猶如九天之上的天神般,淡漠的聲音飄蕩而出。

    在葉晨聲音響起的那,銀色火焰在朱雀周旁繞轉著,足足有百丈之長的羽翅拍打著,虛空立即崩潰開來,承受不住。

    天地徒然一顫,某種以火屬規則延伸而出的新規則誕生而現,融入天地之中。

    “業果因報,欲知前世因,則今生所受者是,欲知後世果,則今生所為者是!”葉晨喃喃道:“天地萬物,身上皆帶因果之力!”

    “今日,本座便要抽取這因果之力!”抓起酒壺,葉晨仰天長飲,狂笑而出。

    葉晨一手朝無盡的虛空中抓去,天地間突然響起一道嘶吼聲,仿佛天地的咆哮,同時,一股天地威壓齊聚而出,朝葉晨倒卷而去。

    “你想要阻擋本座抽取因果之力嗎?”葉晨輕笑著,酒水灑落在天地間,葉晨再次踏出一步,三股截然不同的意誌在他的指尖流露而出,再次一握:“因果,本座隻接觸毛皮,這些本源不足以本座凝聚因果本源,但是足夠本座抽取因果之力,天地,爾阻擋不住本座!”

    在最後一個字眼落下的那,三股月神意誌凝聚成一柄意誌之劍,直接斬斷這股天地威壓。

    天地震動的厲害,一股莫名的規則之力在其中抽取而出,化作一灘青色液體流轉在葉晨的掌心。

    眼眸微低,葉晨直視這些青色液體,眼中流露出一絲凝重之色:“因果之力!”

    “天地間本無因果之火,今日本座以因果為引,融入火焰,號因果之火!”葉晨輕聲道,天地轟鳴。

    酒壺仰天一拋,葉晨左手朝虛空中抓去,抓住一抹青色妖異的火焰,其右手按落在這抹火焰上,因果之力融入其中。

    滔滔火焰立即化作了青色妖異至極的火焰,葉晨所站的方圓百丈內儼然被這青色妖異的火焰所覆蓋,最可怕的是這些火焰上彌漫著一股類似因果之力的波動。

    臉色略微有些慘白,靈魂上的傷勢並未完全恢複,葉晨接二連三的操控火焰規則和月神意誌,這對他而言是一種負擔。

    葉晨取出數顆丹藥,塞進嘴中,這些丹藥立即化作滾滾的熱流在他體內流動,葉晨右手再次朝虛空按下,天地火海湧動間,一道鳳鳴聲再次響起,朱雀虛影浮現,撕碎了火海包裹。

    便是此刻,葉晨朝前邁去,周圍的因果之火湧動,化作一道流光。融入朱雀虛影之內。

    “世間有朱雀,號稱因果朱雀,主掌因果火焰。其因果火焰抹滅因果之力!”葉晨眉心的朱雀印記流轉出一道光芒,沒入朱雀虛影內。

    這道朱雀虛影同樣凝聚,實質化,晶瑩剔透,如同青色玉石雕刻而出似的。

    兩隻朱雀盤旋在高空之上,其恐怖的威壓壓製住方圓萬丈的虛空。

    “三方朱雀,輪回朱雀。因果朱雀,又豈能缺少業力朱雀!”葉晨沉吟著:“任何殺戮,都沾染業力,唯獨化作灰灰方才消除業力!”

    “今日,本座便以殺戮本源為引,凝聚無上業火,以無上業火消除業力!”接連踏出數步,滔天的殺氣憑空浮現而出,一道殺戮印記更是在葉晨眉心處出現。

    殺戮印記內散出的殺戮之力。足以轟開天地。殺戮規則向著四周急速擴散,火海仿佛都扭曲起來,變的不真實了。

    殺戮之力如同流水般融入方圓數千丈的火海之中。葉晨一步踏落,其身後的長發瘋狂的飄舞起來,白發如霜。帶起肅殺之意。

    “世間本無業力之火,今日本座以殺戮為引,融入火焰,號無上業火!“葉晨聲音帶著刺骨的寒意,在聲音回蕩而起的那,其四周無盡火海倒卷而出。

    火海在這一瞬間瘋狂的凝聚在一起。化作了一縷血紅的火焰,如同鮮血一般。

    “世間有朱雀。號稱業力朱雀,主掌無上業火,其無上業火抹滅世間業力!”葉晨抓住這抹血色火焰,一步步的朝火海中央走去。

    一股死寂的氣息在火海之中冒騰而起,其巨大的虛影破空而現,又是一隻朱雀虛影。

    葉晨呼嘯而至,一手按在虛空中,其血色火焰立即融入這道朱雀虛影內,朱雀虛影虛幻不定,一片模糊,仿若有無數業力,不複真實,血色火焰更是將之包裹住,其上彌漫的高溫足以焚盡尋常的靈武三層武者,甚至讓武道境感到忌憚。

    “火屬神通,三方朱雀!”武衣獵獵作響,葉晨邁出最後一步,火焰在這一瞬間瘋狂的凝聚在一起,三道形狀各不同的印記,其上赫然是三方朱雀的模樣。

    這三道印記呼嘯而至,融入朱雀印記之內。三方朱雀更是繞著葉晨飛舞起來,盤旋在虛空中。

    在洶洶燃燒的火海中,葉晨赫然坐了下來,下方的火焰凝聚成一道蒲團,葉晨坐在其上,其三方朱雀再次發出一道嘶鳴聲,嘶鳴聲帶著無比的穿透力,傳遍了方圓數百萬丈的地域。

    花城內,大部分修煉火屬功法的武者心神狂震,體內的真氣不受控製,凝聚成一簇簇火焰,這火焰爆發開來,化作一道道流光直射蒼穹。

    不僅僅花城內的武者如此,方圓數百萬丈內的武者也是如此。

    百萬丈虛空再無一絲雪絮飄舞,唯獨一簇簇湧動的火焰。

    花城數十萬丈開外,火雀宗,世代修煉火屬功法的宗門,其宗主憑借著靈武巔峰的修為曾擊敗諸多勢力的強者,因此火雀宗在八寒地獄擁有不俗的威名。

    此刻,火雀宗宗主孤風正在修煉,猛然睜開雙眼,眼中流露出驚恐的神色,一簇簇恐怖的火焰在他體內飄蕩而出,化作一道流光,消散在視線之中。

    不僅僅孤風如此,諸多宗門的強者也發現這怪異的現象,各個驚駭不已。

    數百萬丈虛空,數千萬簇火焰憑空浮現而出,這些火焰有些來自武者體內,有些原本便存在天地之間。

    在這一刻,這些火焰仿佛受到了號令,紛紛湧動而出,朝同一個方向湧去,花城所在的方位。

    虛空中,葉晨坐在蒲團之上,左手朝虛空中抓去,恰好抓住先前拋上空的酒壺,酒水在酒壺中繞轉,未灑出。

    酒壺有些燙手,葉晨習以為常,仰天長飲一口,打了聲酒嗝,輕笑著:“酒溫正好,終於要來了,為了這一刻,我可是等了許久!”

    演化火屬神通,接受天地火靈氣洗禮,對於葉晨而已,這不亞於一場大造化,也是恢複實力的契機......

    

Snap Time:2018-07-18 09:01:18  ExecTime: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