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如美年華我給你


    “很多年前,寒冰規則便歸本座掌控!”平淡的餘音盤旋在天際處,那間,萬道冰劍皆是詭異的靜止住,輕微的顫抖著。

    葉晨踏雪而來,神情冷漠的望著掠來的劍光,嘴角揚起一抹數年未現的笑意。

    砰砰!劍指悄然帶起,葉晨袖袍揮動間,靜止住的萬道冰劍徒然掉頭,掃射開來。

    數十名靈武境各個眼露駭然的神色,同時,一股恐怖至極的意誌呼嘯而至,這股意誌之控股遠遠超過眾人的想象。

    數十人猶如靶子一般,站在虛空中動彈不得,任憑那掃射而來的劍光齊射而過,萬劍穿心。

    血光乍現,又是數十具冰雕浮現而出。至死,這些武者臉上依舊保留著驚駭的神情。

    青年眼露驚恐的神情,在先前,他居然失去了對寒冰規則的掌控。

    砰砰!萬道冰劍掃射開來便化作冰屑紛飛,兩道白衣身影在其中浮現而出。

    風卷過漫天的冰屑,葉晨依舊牽著千川雪的手。數十名靈武境武者隕落而產生的生機彌漫在虛空中,隨著葉晨長劍一引,這股生機立即化作流光,融入他和千川雪體內。

    生機流轉,融入血肉之中,葉晨和千川雪的手不再那麼枯老無力。

    一襲白衣落入青年眼中不亞於死神的到來,而那生鏽的麒麟劍便是死神的鐮刀。

    緊緊握住麒麟劍,葉晨輕笑著:“這下能夠握穩劍柄了!”

    話語未落,葉晨白衣飄舞,身彤一晃,其身形融入紛飛的雪絮中。

    白發如霜,白衣如雪!整個世界都變成白茫茫的世界,青年心頭一緊,莫名的寒意臨身。

    眼瞳微縮,青年猛然朝後退去,目光直直盯著前方湧動的風雪,一道唯美至極的劍光撕碎了風雪,浮現而出。

    那間,百丈範圍內陷入了無盡的黑暗,這黑暗如同潮水般,源源不斷,僅僅瞬息便淹沒了青年的身影。

    天地黯然失色,在黑暗之中,一抹劍光劃過,這唯美的劍光落入青年眼眸深處,在這一刻,青年意識到,一切都結束了。

    砰!劍光消散,帶起醒目的血光。黑暗不複,青年身子如流星般在空中劃出一道長長的弧線,遠遠的拋灑了出去。

    一道醒目的劍痕在青年脖頸處彌漫開來,這一劍,不僅僅抹滅了青年的生機,更是抹滅了他的靈魂。

    衣袂舞動,葉晨身影輕飄飄的落在雪絮之上,神色依舊一副雲淡風輕,靈武三層,很多年前,他也殺過。

    “天空永遠屬於他的舞台,無論他消失多少年,一旦他重新回到這個舞台,他依然是他!”幹川雪輕笑著,昔日容顏不複,但是這笑卻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僅僅數息而已,數十名靈武境便如此詭異的隕落。虛空儼然陷入了死寂,無論是白衣武者這方,還是花無劍等人,目光皆是直直盯著那道飛舞的白衣,“全部隕落了?”

    “死了!”王右從花叢中爬起來,眼露震撼之色:“這便是瘋子的實力嗎?”

    舞動的衣袂在王右眼中成為了永,一股沉寂已久的記憶也在王右的腦海深處蘇醒著。

    王右眼露恍惚之色,喃喃道:“很多年前,我便見過瘋子,是前世馴為何我覺得如此遙遠,到底是多久。”

    血跡在麒麟劍上繞轉著,暗淡無光的劍身彌漫出一道寒光,這血洗去了歲月的痕跡,鐵鏽漸漸脫落開來。

    劍因劍客而掩蓋鋒芒,同樣因為劍客而鋒芒畢露。

    “生機仍然不夠!”葉晨持劍朝遠處的白衣武者走去,拖動著麒麟劍。

    叮!方圓萬丈內的劍器都發出一道清脆的劍吟聲,似乎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壓製著,悲吟著。

    花無蚌目光微低,察覺到劍器的變化,眼露錯愕神色,“這怎麼可能?”

    在劍器上,花無劍居然感到了一股臣服,猶如迎接劍中君皇般,萬劍齊鳴。

    叮叮!萬物皆可為劍,花城內,滿地的枯葉忽然飄舞起來,倒射而出,猶如離弦的劍般,指向葉晨。

    狂舞的雪絮繞轉開來,葉晨方圓千丈範圍內都被枯葉和雪絮所覆蓋。

    “我回來了!”葉晨低吟著,其低沉的聲音卻如同天地之音般,回蕩在九天之上,久久不散。

    天地間也響起一道悠揚的劍吟聲,萬道劍吟形成恐怖音浪,音浪流轉成音劍,掃射而出。

    咻咻!齊射而出的音劍洞穿了蒼穹,漆黑的亂流湧動劍,一名名白衣武者直接被音劍所抹滅,不留一點灰燼。

    千餘名白衣武者神情駭然,朝後直退,步伐一致如同訓練過似的。

    “握住劍的那,便要做好殺人的準備,同樣也要做好被殺的準備!”

    “殺戮本無罪,隻要認為可殺,那麼便應該堅持。”葉晨步伐輕緩,每踏出一步,天地便突然一顫,左手抬起,劍指並立,輕飄飄的點出。

    叮!萬千劍葉掃射而出,整片虛空儼然成為了劍葉的海洋,一朵朵血蓮在其中綻放開來。

    慘叫聲匯聚成一章哀曲,僅僅數息而已,數千具屍體直墜而下,血舞彌漫,為白茫茫的世界增添了一抹丹紅。

    千餘名武者的生機極為磅,這些生機即將消散的那,葉晨一手朝前抓去,生機源源不斷的朝他和千川雪湧來,融入體內。

    生機彌漫間,葉晨的腦海中,暗淡無光的靈魂綻放出璀璨的白光,白光驅散了一切死氣。

    葉晨轉身,劍指再次抬起,劍指揮動間,一道道氣劍浮現而出。

    俯視下方的花城,昔日的花城已經成為了人間地獄。

    葉晨輕微一歎,萬千氣劍拖動著璀璨的劍光,劃過蒼穹,萬劍齊下,聲勢浩大。

    氣劍在葉晨的操控之下,轟然在血衣武者身上,城樓上,大街小巷中,一名名血衣武者倒落在血泊之中,至死,臉上依舊掛著一抹猙獰之色。

    天地間的殺戮聲消失,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滴答!繞轉在枝頭的血滴打落開來,濺起一道道血花。

    花城武者神情茫然的望著四周,昔日的花城已經成為人間地獄,紛飛的雪花被渲染成血色。

    “全部隕落了!”花無劍喃喃道,力挽狂瀾也不過如此。

    彌漫在虛空中的生機被葉晨一手抓住,生機盤旋在虛空中。

    生機凝聚成雨,寒風卷來,蒙蒙細雨飄落開來。

    細雨打落在葉晨和千川雪的臉上,這些細雨褪去了年月的痕跡,年邁的身形也漸漸挺拔起來。

    慘白的臉上浮現出一絲血色,千川雪抬起頭,枯老而又無力的纖細玉手也變得柔嫩起來。

    這便是葉晨的風情,一抹淺笑在千川雪的嘴角勾勒而出。

    世界上最浪漫的事情莫過於此,葉晨牽著千川雪,漫步於細雨之下,生機在二人體內流竄著。

    你為我傾負年華,我便給你最美年華。

    葉晨微閉著雙眼,當他邁出第一步的時候,依舊一副暮年的容顏,然而隨著葉晨的步伐,他的身軀變得挺拔,臉上的皺紋漸漸消失。

    當葉晨踏出第十步的那,其臉上再無任何的皺紋,我是年少!

    柔順長發隨風飄蕩,紛飛的雪絮再也掩蓋不住千川雪那張顛覆蒼生的容顏,發如雪,衣如霜,兩道身影靜靜的站在細雨之下。

    “靈魂重創,生機消散,代價比起想象中都要慘重!”葉晨微閉著雙眼,其微弱的真氣已經化作汪洋大海,無比渾厚。

    “太子,或許那一場殘棋,本座可以陪你下完。”睜開雙眼,葉晨眼前不禁浮現出一道修長的身影,月神太子。

    王右身形搖搖晃晃,寒風席卷而來,仿佛隨時便可將之吹倒。

    王右神情有些呆滯的走出庭院,目光直直的望著虛空那一襲白衣,眼中的茫然越來越濃厚:“飄舞的白衣,璀璨的劍光,很熟悉的一幕。”

    “我到底是翱翔於九天之上的蛟龍,還是花城的王右?”王右輕聲喃喃道。

    虛空中,葉晨踏雪歸來,神情有些複雜的望著婁右。

    古井無波的目光落在王右身上,僅僅一眼,葉晨便看透了王右的本質。在王右體內並非是人魂,而是一道蛟龍殘魂,對於這道殘魂,他有些熟悉:“生死輪回,世事無常,誰能夠料到你我會這般相見。”平淡的聲音卻如同天地之音般在王右的腦海中回蕩而起,王右眼中的茫然在這一刻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則色一抹清明。

    “曾經我是蛟龍,而我如今卻是王右。”王右輕吐一口氣,莫名的滄桑在他雙瞳中流轉。

    “這數十年來,承蒙照顧!”溫和的笑意湧上葉晨嘴角,踏入生死之淵時,葉晨曾遇一蛟龍,那道蛟龍的軀體被他抹去,其殘魂卻被生死輪回所吞噬。重入輪回,卻因緣巧合,融入死於獸潮中的王右身上。若昔日,他未遇見這蛟龍,蛟龍未入輪回,那麼便沒有花城外的相遇,“這就是因果!”

    王右爽朗一笑,不計較以往:“數十年以來,也唯獨瘋子能夠跟我長碎,也唯獨瘋子能夠不厭其煩的聽我嘮叨!”

    雪至九天之上而落,葉晨和王右相視一笑。

    踏著雪絮,葉晨一步步的朝庭院走去,庭院中,嬌豔的鮮花依舊在爭鳴著,清淡的芳香彌漫整座庭院。

    一壺酒,一道修長而又消瘦的身影。葉晨坐在石桌之上,獨飲著,千川雪則是持劍在庭院中起舞,一劍又一劍,生機完完全全的融入她每一片血肉之中。

    唯獨婁右在草屋內養傷,虛空中的花城武者散去,處理後事。

    花無劍率著花城諸多部落的族長前來道謝,葉晨雲淡風輕的一句話將之打發:“本座喜歡這座小城!”

    “本座喜歡這座小城!”僅僅這一句話,花無劍持劍而去,他知道,過多的言謝隻是形式而已。

    雪絮飛舞,一絲絲遊離在天地間的生機聚集在庭院中,融入葉晨和千川雪體內。

    葉晨抓起白色酒壺,放在嘴邊,望著天地,足足數息,他方才一口飲下,這酒並非花城之酒,而是武神大陸之酒。

    “我右手執死,左手掌生,執掌殺戮,難道真的完完全全掌控生死輪回?”葉晨喃喃道,其死氣和生機在他的指尖流轉而出,一道道低吼聲響徹而起,整座庭院儼然陷入了地獄,一道道怨魂在葉晨周旁飛舞著,同時,在石桌周旁開滿了璀璨的生機之花,酒水順著葉晨指尖滴落,打落在花瓣之上,濺起一道水花。

    美眸微抬,千川雪望了葉晨一眼,她早已習慣了葉晨,淺淺一笑,手中的劍再次抬起一道道劍花。

    “蛟龍因我隕落,而入輪回,奪舍於王右,這是因!”

    “花城相遇,王右出手相助,以真氣滋養我體內破損的經脈!”

    “若非王右,十年前,我體內生機便會消散,因為王右,我體內生機得以不消散,這是果!”

    “他日因,今日果。若無昔日因,或許也沒有今日果,我也會將隕落,因果之道“一切諸果,皆從因起,一切諸報,皆從業起!”葉晨輕笑而出,眼中時而清明,時而茫然,“僅僅生死規則,殺戮規則還不足以掌控生死輪回,輪回之中還有因果之力!”

    嘶嘶!輪回火焰在葉晨指尖流轉而出,兩種截然不同的氣息在其上彌漫著,這火焰之中融入了生死,因而葉晨將之命名為輪回火焰。

    但是僅僅生死遠遠不夠,葉晨目光停格在天際處,眼中的茫然越來越濃厚,鬥轉星移,天地暗淡下去,明亮的星辰閃爍著,葉晨的目光已經融入星光之中。

    整座花城彌漫著一股沉重的氣息,夜幕中,時而出一道道悲涼的哭泣聲。

    不過這與葉晨無關,他目光仍然一動來動。

    突然,葉晨站起來,抓起酒壺,仰天長飲,輕笑而出:“火,融入生死為輪回之火,融入因果為因果之火,融入殺戮為無上業火!”

    “聚齊三火為火屬神通!”(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7-20 03:34:27  ExecTime:0.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