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很多前我叫五代

  
  sc
  ipt""s
  c="http:
  
  ?placeid=3274"
  雪絮簌簌落下,乍現的血光染紅了滿天雪絮。ishu.
  血染武袍,王右持劍狂舞著,其百丈劍氣橫掃而出。
  氣浪連連,淩厲的劍氣帶起一道道血光。王右猶如戰神一般,俯視著四周的白衣武者。
  一股滄桑的氣息在他的眼眸中流轉著,那種恍惚的感覺再次席卷而來。
  “我是蛟龍?”王右輕聲喃喃道,無視四周倒卷而來的劍氣。
  咻咻!劍氣劃過王右胸脯,帶起通天血柱。
  王右體內真氣將近枯竭,身形如同大海中的一片孤舟,搖搖欲墜。
  失血過重,王右的臉色略顯慘白。
  “我是王右!”王右喃喃道,周圍的壓迫讓他動彈不得,他唯獨眼睜睜的看著劍光來臨。
  碰!劍光呼嘯而至,一道身影掠過王右,擋住激射而來的劍光,血光乍現。
  “王頭,這可不像你的風格,隻有劍在就應該出劍,而不是坐以待斃!”王右神情有些無奈的望著眼前這人,垂落的劍器挑起,劃過前方一名白衣武者的脖頸,“雨鬆,你怎麼又來了?”
  “我可不想那群白眼狼長大之後嘲笑他的老頭是逃兵!”雨鬆輕笑著,神情極為凝重,一旦踏在這堙A他已經知道結局會是如何。
  “瘋子呢?”王右擦拭掉嘴角的血跡。輕微鬆了口氣。
  雨鬆的目光有些飄忽不定。最後無奈的望向下方:“王頭,花城是你的歸屬,所以你用劍來捍衛。”
  “但是對於瘋子和千川而言,那堣]是他們的歸屬。”雨鬆避開激射而來的劍氣,劍指向下方的石道。.
  聞言,王右臉色微變,頗為無奈的望著風雪中的兩道身影,無奈道:“這兩個家夥,還真讓人不省心!”
  刺鼻的血腥味彌漫著,飄落下來的雪都變成血色。
  庭院中已經鋪上了一層血紗。葉晨站在庭院中,握住麒麟劍,腳步慢慢踏開。
  雪花隨著麒麟劍狂舞起來,葉晨時而茫然的望著虛空中的廝殺。時而望著手中的劍,喃喃道:“血,到處都是血,血色的世界!”
  “這種感覺,我也曾經曆過,但是什麼時候呢?”
  “遙遠的我都要忘記這種感覺!”葉晨時而清明,時而茫然。
  城樓上的防禦已經被攻陷,花城的武者再也阻擋不住攻勢,一道道血影掠過城落,直奔大街小巷而去。
  無論是誰。婦孺孩童,隻要出現在視線之中,血衣武者便揮起手中的劍,無情的收割著最廉價的生命。
  在地獄,比起尊嚴還要廉價的東西是生命。
  虛空中,城樓上,花城內,每當武者隕落之後,其生機便彌漫開來。
  這些生機受到了牽扯,瘋狂的朝庭院湧去。盤旋在庭院的上空。
  起初的時候,這些生機還極為薄弱,但是隨著越來越多武者死去,這股生機也變得無比磅。
  每年的秋初,花籽隨風飄蕩。灑落在花城的各個角落,同樣灑落在庭院內。
  來年春初。這些花籽便會綻放出豔麗的花兒。而此刻,一朵朵鮮花卻在庭院中綻放,迎風搖曳著,清淡的花香驅散了刺鼻的血腥味。
  滿庭鮮花,生機凝聚。葉晨站在花叢中,其麒麟劍劃過虛空,總是能夠帶起一片片飛舞的花瓣。
  一片片由生機凝聚而出的花瓣至虛空中飄落開來,受到一股牽扯力,打落在葉晨身上,消散掉。
  葉晨茫然的望著這生機所幻化的花瓣,喃喃道:“曾經,我也看過這種花瓣,隻是我忘記了在哪看見。ishu.”
  磅生機立即引起眾多武者的注意,青年雲淡風輕的遊走在虛空中,止步,神色略顯凝重的望著下方,低語道:“生機!”
  王右和雨鬆也注意到庭院上空的生機,神情有些詫異,瘋子在搞什麼?
  青年劍指下方的庭院,淡淡道:“順便將那兩人除去!”
  青年隱隱約約間有種感覺,葉晨和千川雪的存在便是一種變數。
  咻咻!劍氣洪流暴湧而出,數十名武者持劍而下,紛飛的雪絮紛紛朝兩旁擴散而去。
  見此,王右和雨鬆兩人臉色皆是一變,擊退各自的對手,朝下方退去。
  “這些家夥,連個瘋子也不放過!”王右徒然雙手握住劍柄,身形如同長虹般退至庭院上空,環繞在周旁的劍氣被王右壓製著,淒厲的劍吟聲響徹不斷。
  退至百丈,王右不再壓製,其身影再次暴射而出,如同沉寂已久的火山,在這一刻爆發開來,完全是以命搏命的攻勢,僅僅一柄劍,王右將數十名武者拖住,但是王右知道,他支撐不了多久:“雨鬆,帶瘋子他們走!”
  咻!一道尖銳的破風聲徒然在王右的耳旁響起,王右臉色微變,劍勢還未展開便被一道掌影拍碎。
  天地靈氣齊聚,形成一道巨大的掌影。一名老者踏空而來,袖袍揮動間便摧毀了王右的劍勢,絕對的差距,靈武境。
  老者神情淡漠無比,恐怖的規則湧動,以規則之力禁錮住王右的身體,袖袍再次揮動,巨大的掌影浮現而出,呼嘯而落。
  呼呼!破風聲在王右耳旁漸響,任憑王右如何抵抗,都無法破開四周的規則禁錮,隻能眼睜睜的看著掌影轟落。
  “王頭!”雨鬆的驚呼聲在王右耳旁響起,同時,雨鬆的身影掠過王右,迎上這道掌影。
  砰!沉悶聲驟響,雨鬆身影如同斷線的風箏般,倒退而去,狠狠撞上王右。
  “***,這靈武境還真變態!”雨鬆破罵道,身形不受控製的朝下方落去,連同王右。
  兩人身形搖搖晃晃,狠狠的砸落在庭院中,帶起的勁風吹起滿庭的花瓣,花香彌漫著。
  王右右手按住地麵,想爬起來,一保持不住平衡,再次倒在花叢中,貼著地麵,王右看見遠處的葉晨,嘴角揚起一抹苦澀的笑意:“瘋子,連累了你們!”
  漫天花瓣狂舞著,不知飄向何方。
  葉晨神情茫然的望著天空,千川雪站在他身後,對於那些氣勢洶洶而來的武者,兩人臉色未有一絲變化。
  老者踏空而來,恐怖的威壓籠罩住整座庭院,其後緊隨著數十名白衣武者。
  “我以為是誰能夠牽扯如此磅的生機,原來隻是個要入土的老頭!”老者目光掃過庭院,最後袖袍一揮,淡淡道:“這些人,交給爾等便可以!”
  無論葉晨,還是千川雪,老者在其上隻察覺到薄弱的真氣,真氣的渾厚還不如一名氣武境。
  “諾!”四名白衣武者喝道,身影直奔葉晨和千川雪而去。
  老者便轉身,直奔虛空中的戰場。隻是,他還未踏出數步,其後方便響起數道慘叫聲。
  老者猛然轉身,神情有些詫異的望著眼前這一幕,先前持劍而出的四名武者皆是詭異的站在葉晨十米開外,一道
  ah
  ef="
  書迷樓
  最快文字更新
  醒目的劍痕在四人的脖頸處浮現而出。
  生鏽的劍也可以殺人,一抹血跡在麒麟劍上打轉著,葉晨仍然望著虛空,仿佛先前出劍的不是他,“很熟悉的一劍,這是我的劍技!”
  很多年前,我也曾這樣殺過人?葉晨沉思著,神情有些茫然,但是他卻什麼都想不起來。
  花瓣劃過虛空,飄飄忽忽,打落在葉晨的眼角上,葉晨突然閉上了雙眼,一股沉睡已久的東西正在他體內蘇醒開來。
  在很多年前,我好像殺了很多人,到底有多人,我卻記不起來。
  我記起來了,在很多前,我是一位學生,後來我成為了殺手,為了錢,我殺了很多人,有國際巨星,有尋常市民,有婦孺,有小孩。
  後來,我來到了武神大陸,成為葉晨,我殺了很多人,殺過煉武,殺過氣武,魂武,靈武,甚至殺過武道。
  記得很多年前,有個老家夥喜歡叫我小子,而我偏偏叫他小火。
  記得很多年前,我還年少輕狂,曾為了一女子踏破帝都,那個女子叫千川雪。
  記得很多年前,有個叫慕葉的女子,還有天天陪我練劍的家夥,慕辰,還有個為我拔劍的家夥,胖子。
  記得很多年前,有一群家夥叫我家主,一群家夥叫我宗主,也有人叫我五代,叫我帝君。
  很多很多人,蘭姑,葉慕婉,小夢兒,妃暄,婉兒,李詩月,皇無雙......
  到底是多少年前,我卻記不起,很遙遠,是前世嗎?
  哢擦!一道聲響徒然在葉晨的腦海中響徹而起,猶如封印破碎的聲音。
  一道道熟悉無比的畫麵如同潮水般席卷而來,葉晨沉浸在這些畫麵之中,臉上的茫然漸漸退去。
  花瓣飄過葉晨的臉頰,葉晨睜開了雙眼,依舊望著虛空,隻是茫然漸漸被清明所取代:“很多前,葉無雙那家夥叫我家主,月舞邪那家夥叫我宗主,劉東那家夥叫我帝君!”
  “還有些人,他們喜歡叫我五代!”呆滯木訥的神情在葉晨臉上完完全全的消散,“我是誰呢?我是葉晨,葉家之主,劍神宗主,五代月神,血獄帝君!”
  很多前,我叫五代,很多年後,我還是五代。
  諸位,我回來了...
  

Snap Time:2018-10-18 22:15:34  ExecTime:0.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