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千川我是誰


    磅氣勢盤旋在花城上空,萬飄雪皆是詭異的靜止住。//-< 書 海 閣 >-//(shuhaige -< 書 海 閣 >- 全文字)

    數千道璀璨的劍光破空而現,撕碎了飛舞的雪絮。

    冒騰而起的劍光散去,花無劍帶著數千名花城武者淩空而立,下方的花城上也架起了巨型弓弩。

    滲著寒光的箭支指向虛空,盡管這些箭支對於高手而言如同虛設。

    下方,披上血色長袍的武者持劍朝花城踏來,地麵震動,回蕩出整齊一致的腳步聲。

    天氣變得無比寒冷,比起往日都要刺骨。

    寒風卷過天際,帶起一陣陣尖銳的破風聲。

    虛空中,數百名六襲白衣的武者站在風雪中,他們大部分都微閉著雙眼,其恐怖的壓迫卻彌漫而出。

    數十名靈武境武者朝兩旁退去,他們在等待,等待一個人的到來。

    死寂的虛空隻剩下風呼聲,靜止的雪花都染上了一股肅殺之意。

    “他們在幹嗎?”葉晨劍指抬起,指向遠處虛空,喃喃道。

    寒風卷起,葉晨劍指所指之處,其肅殺之意立即消散,威壓不複。

    “在等人,等一個人的到來!”王右語氣凝重道,目光漸漸變得淩厲起來:“每六次,這股勢力都會派出一名主事者來血洗歸順於八寒城的部落!”

    “他們要等的人就是此次的主事者。”王右聲音漸漸低沉下去,眼露忌憚之色,那人的修為應該很高,花城又有誰能夠抵擋住?

    花城上的武者保持嚴謹的陣列,緊緊拉住弓弦,箭支隨時待允滲著寒光的劍器在風雪中若隱若現,絕對的死寂給人一種莫名的壓迫。

    砰!一道洪亮的踏空聲在天際中響起,這道突如其來的踏空聲打破了天地間的死寂。

    砰砰!王右朝後退出:步,神情駭然的望著虛空。

    白衣飄舞數百名武者朝兩側退開,神情淡漠無比,目光略顯恭敬的望著後方。

    一道修長的身影踏著雪絮而來,他所踏之處雪花都凝聚成冰。

    微弱的陽光都被凍結住,這人步伐輕緩,每踏出一步猶如踏在眾人心頭似的,完完全全牽扯著整個毒空的大勢。

    溫而儒雅的氣質洋溢於神情之間,青年神色漠然的望著下方的花城。

    “君回統領!”數十名靈武境武者低語而出,眼露恭敬。

    被稱呼君回的青年隻是點點頭,平淡如水的目光掃過全場,隨即朝下方的花城走去靜止在虛空中的雪花都隨他狂舞起來。

    “君回!”花無劍神情輕微一怔那股勢力還真看得起花城。

    “君回該死的,居然是這個人!”王右低語著,青筋暴起。

    “你聽聞過此人?”千川雪柳眉微蹙,隱隱約約間,一股恐怖的壓迫席卷而來。

    “這家夥可是出了名的無情,曾血洗過眾多部落,無論婦孺孩童,一律處死!”王右輕微一歎若是花城一破,他身後這如畫般的花城便會頃刻間化作人間地獄,血流成河。

    風吹起雪絮隨著青年的逼近,花城這方武者身上的真氣都狂湧起來。

    虛空中,花無劍持劍而出,高聲喝道:“在下知道諸位來自月域,也知曉諸位來此的目的!”

    “不過,容在平說一句,花城的確每年繳納血晶於八寒城,但是這並不意味著花城是八寒城的勢力!”

    “對於貴勢力與八寒城紛爭,花城始終保持中立的態度。”

    “所以諸位,能否放過花城?”花無劍本是驕傲的人,但是為了身後花城的數十萬生靈,他卻不得不低下姿態,乞求道。

    青年神色淡漠的望著花無劍,一陣沉默,滲著寒光的劍器在他手中浮現而出,“殺!”

    殺字一出,天地徒然變色,一股寒意至九天之上飄蕩而起。

    花無劍輕微一歎,其原本帶著乞求的目光變得淩厲無比,既然無法保全,那麼寧為玉碎。

    “城破則人亡,今日我等與花城共存,城在人在,城亡人亡!”花無劍嘶吼著,掀起一股恐怖的氣浪。

    “殺!”數千名武者嘶吼而出,身後便是家園,他們不能退,唯獨用手中的劍來捍衛。

    喝聲衝霄而起,數千道璀璨的劍光徒然浮現而出。

    數千道棗長的劍氣冒騰而起,匯聚成一條長虹,長虹掠過天際,直射青年而去,聲勢極為浩大。

    咻咻!巨大的弓弩拉動起來,滲著寒光的箭雨齊射而出,撕碎了飛舞的雪花。

    就在劍氣齊聚的那,青年手中的劍悄然抬起,帶起一抹璀璨的劍光。

    濃烈的寒氣彌漫間,青年身影如同長虹般直射而出,在虛空中留下一道道殘影,滔天的殺意直接讓花無劍等人的攻勢一滯。

    轟!璀璨的劍光在劍氣長虹之中浮現而出,摧枯拉巧的將之摧毀。

    同時,士股恐怖無比的寒氣彌漫開來,數名花城武者直接被寒氣所籠罩,化作一具具晶瑩剔透的冰雕,生機全無。

    咻咻!緊隨在青年身後的白衣武者也紛紛出劍,璀璨的劍光籠罩住整片天地,花無劍等人的身影直接被劍光淹沒,時而帶起一道道醒目的血光。

    掃射而出的箭雨如同虛設,箭未至便被劍氣洪流淹沒。

    慘烈的一幕在眾人眼前上演著,王右輕微一歎,他知道,僅僅王右等人是阻擋不住這些人的攻勢。

    “走吧!”王右低語著,耳旁環繞著一道道不甘的嘶吼聲。

    “要撤離了嗎?”清冷的眼眸露出一絲無奈,千川雪知道,花無劍等人並非試圖去阻擋住這些白衣武者的步伐,而是將之拖延住,為部落的撤離爭取點時間。

    “隻要種子在,那麼希望仍在,總有一天會綻放出璀璨的花朵!”王右喃喃道,握住劍柄的力道不由加大幾分。

    咻咻!擴散開來的劍氣轟然掃落在花城之上,蔓延在璧山的青藤直接被粉碎整座花城震動的厲害。

    “雨鬆,瘋子他們的安全便交給你了!”王右朝前邁出一步,其氣勢突然瘋狂的暴漲起來。

    剛剛登上城樓的雨鬆神情一怔,錯愕道:“王頭你不隨我等離去嗎?”

    聞言,王右搖了搖頭,目光有些茫然的望著虛空,喃喃道:“我得留在這!”

    “但是按照花城主的安排,我等要護送部落的婦孺孩童離去!”雨鬆劍眉微皺,語氣略顯急促,他知道一旦王右留下來,那麼等待他的便是隕落。

    “瘋子你和千川可要一直幸福下去!”王右轉過身輕輕拍打著葉晨的肩膀。

    “還有你可別欺負千川!”王右爽朗一笑,其身上的氣勢越發淩厲。

    丈長的劍氣冒騰而出,王右朝前走去,每一步都如此堅定,“曾經我一直很困惑,我到底是翱翔於九天之上的蛟龍,還是花城內的王右!”

    “但是有一點我可以確定,花城是我的歸屬我屬於花城。”王右喃喃道,眼露絕然神色。

    “可是,王頭“”雨鬆話還未說完便被王右強行打斷:“雨小子你別婆婆媽媽你還要幾個白眼狼要養,趕緊隨大部隊離去!”

    王右怒吼道,神情有些猙獰。話語未落,王右其身形徒然朝虛空中一邁,化作一道長虹,直衝天際而去,“殺!”

    “殺!”王右狂吼而出,極為恐怖的劍氣在周旁冒騰而出,帶起尖銳的破風聲,向上空掃射而去,撕碎了虛空。

    隻是,魂武境的王右如同大海中的一片浪花,最終掀不起滔天的巨浪,隻能被海浪所淹沒。

    數十名白衣武者立即圍上來,密集的劍勢死死的將王右困住,淩厲的劍氣劃過他的胸脯,帶起一道道醒目的血花。

    虛空中,花城這方完全被壓製住,在數十名靈武境的衝擊之下,這場廝殺完全變成了屠殺,花城武者根本沒有反抗之力。

    而地麵上,猶如潮水般的血衣武者持劍而來,踏著城牆,直射城樓而來咻咻!一道道劍光從花城內激射而出,掠過城樓,企圖阻擋住這些血衣武者的步伐!

    劍影布滿了天際,這是一場慘烈無比的屠殺,刺鼻的血腥味彌漫在虛空中。

    雨鬆輕微一歎,他知道今日,要麼全死,或許一部分人逃離開來,“瘋子,千川,走吧!”

    “雨鬆,落葉要歸根,不是嗎?”葉晨喃喃道,目光茫然的望著那一道道濺起的血光,這一幕給他很熟悉的感覺。

    “雨鬆,你先護送其他人離去,不要管我們。”千川雪婉然一笑,玉手攙扶著葉晨。

    “但是,王頭吩咐我要護送你們離去!”王右急促道。

    聞言,千川雪搖搖頭,清冷的目光掠過劍影,遙遙落在遠處的茅屋庭院上,那才是她千川雪的歸屬。

    “唉!”雨鬆輕微一歎,毅然甩過頭,身影掠下城樓,一路向著背離城門的方向掠去。

    殺戮聲匯聚成一章哀曲,噴濺而出的鮮血染紅了城門,一滴滴血珠在雪絮上打轉著。

    “千川,我以前是不是也經常殺人?”葉晨喃喃道,他的手本能握住麒麟劍,盡管劍已經生鏽。

    聞言,千川雪婉然一笑,道:“嗯,你殺過很多人,其中有魂武境,靈武境,甚至武道境!”

    “但是我為什麼要殺人?”右手托住飄落的雪絮,雪絮給葉晨一種刺骨的感覺。

    “殺戮從來不需要理由!”

    “隻要你認為對的,那麼便應該堅持下去。”清冷的眼眸中流轉而出一絲追憶之色,千川雪記得以前葉晨就是這樣說的。

    “殺戮從來不需要理由,隻要對的就應該堅持下去!”葉晨喃喃道,這句話他同樣熟悉無比。血光乍現,噴濺而出的鮮血灑落在葉晨身上,染紅了一襲白衣。

    葉晨渾然不知,他再次沉浸在忘我的世界中,“很熟悉的一句話,但是我卻忘記了說這句話的人。我到底是誰呢?”

    “我是誰?”葉晨的自語聲立即被殺戮聲淹沒,城樓上,許多血衣武者呼嘯而至,手中的劍器帶起占道道寒光,劃過花城武者的脖頸,鮮血狂湧。

    “我是誰?”葉晨低語著,無視四周湧動的劍氣,狂舞的劍光,轉身,一步步的朝城樓邊緣走去。

    “千川,我記得那句話是誰說的了,是我說的,對嗎?”葉晨突然輕笑而出。

    千川雪望著眼前這道年邁的身影,步履蹣跚,仿佛隨時便被風吹散。

    千川雪緊隨在葉晨身後,輕聲道:“嗯!”

    “原來真是我說的,隻是我什麼時候說過這樣的話?十年前,應該不是,那時候我還是個瘋子!”

    “還是二十年前,到底多少年了,我記得不清楚了!”葉晨沉思著,他拚命的去回憶,但是卻記不起來,他隻記得很久以前他就在雪中舞劍。

    一步步的朝前走去,葉晨每踏出一步,眼中的茫然便加重數分。

    血衣武者也注意到了葉晨和千川雪,不過當瞧見隻是兩位年邁的老人時,這些人將之忽視過去。

    站在城樓的邊緣,下方是遍地血屍,染紅了百丈石道。

    抬起頭,葉晨望著虛空中飛舞的雪花,右手抬起,朝前抓去。

    砰!葉晨的身影如同墜落的星辰般,朝地麵落去。千川雪沒有任何的遲疑,同樣朝前邁出一步,緊隨在葉晨身後。

    兩人如同雪花,輕飄飄的,最後落在地麵上。

    白茫茫的世界中,風雪越來越大,葉晨輕念著:“我到底是誰?”

    “千川,我還是想不起以往。

    ”葉晨喃喃道,“以往到底是多少年並”

    “沒事,我會帶你找回過往!”千川雪柔聲道,兩人互相攙扶著,步履蹣跚的朝庭院走去。

    殺戮聲依舊,劍光乍現的同時始終帶起一道血光。

    城樓已經化成了地獄,但是這一切與葉晨無關…

    

Snap Time:2018-07-19 23:12:14  ExecTime:0.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