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因為綻放是為了堅持!”日鉑喃喃道,眼中流露出一絲之色。

    “隻是滋養鮮花的陽光已經偏離了,陽光不複,咳咳!”日臉色越發的慘白,長發在風中淩亂著。

    “花兒之所灶綻放並非因為陽光的滋養,而是花兒有一顆要綻放的心!”葉晨目光有些茫然,曾經的他是否也有一顆綻放的心。

    夜色漸濃,飄舞的花瓣劃過一條條弧線。

    日抬起頭,望著那飛舞的花瓣,他仿佛看到了以往,那個執刀的少年。突然,日鑰輕笑而出,同時也鬆了。氣。

    日起身,灑然一笑:“正是因為如此,你才是五代!”

    轉身,日鑰頭也不回的朝庭院外走去,他的步伐依舊那麼輕緩。

    “就算在黑暗中,花兒也會綻放,因為花兒心中有自己的曙光!”日低語著,在踏出庭院的那一那,日鑰突然停下腳步。

    日鑰抬起頭,望著天際處的血月,劍指抬起,指著無盡的虛空,輕笑道:“那片天空沒有了你會很孤獨,五代,那才是你的歸屬!”

    “風的舞台是天空,翱翔於九天之上,咳咳!”日鑰喃喃道,身影漸漸變得虛無起來,消失在夜風中。

    “太子,我始終會朝著自己的路走下去,抱歉,違背了你的命令!”

    “不過或許你已經也看出了這一點才讓我留下來,因為你心也想下完那一局殘棋,咳咳。”

    “五代,希望你能夠早點回到那個舞台,咳咳。”一抹璀璨的刀芒劃過天際,漫天星光立即黯然失色。

    千川雪暗鬆了。氣,不經意間,她後背已經被冷汗浸透。

    “盡管他未出刀,但是依舊讓人感到可怕!”千川雪搖了搖頭,輕微一歎,有些複雜的望著葉晨,正如日若說,他應該屬於天空,而不是一座小城。

    隻是千川雪心中又有些不舍,她想要的不多,她喜歡這種平淡的生活。

    婉然一笑,千川雪輕拂著葉晨的長發,輕聲道:“他說的,天空才是你的舞台!”

    千川雪眼中的執著越發的堅定,她一定會帶著葉晨找回過往。

    “我以前認識他嗎?”葉晨喃喃道,眼色有些茫然。

    “認識,他叫刀神日,一個很特別的人。”千川雪輕語著,眼露無奈之色。

    在這數年,千川雪也曾試圖將以往的事情告知葉晨,隻是,每過數日,葉晨又將那些事情忘過。

    “你曾經跟我提起過他,對嗎?”葉晨搖搖頭,苦惱道:“隻是,我又把他給忘了。”

    夜空下,千川雪不厭其煩的講起以前的事情,這個時候,葉晨總是會插一句:“你不是說我娶親了,你持劍衝上葉家把我劫走?”

    千川雪神情凝重道:“別打斷我的思路,你好好聽著就行!”

    對此,葉晨總是無奈的揚起嘴角,“我以前是不是也這樣被你忽悠?”

    “本宮從不忽悠人,不信你問日就知道!”千川雪認真道。

    聞言,葉晨一陣無語。千川雪最喜歡的就是看著葉晨無語的表情,嘴角揚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日鑰的到來如同平淡生活中的調味劑,並未打斷葉晨和千川雪的生活。

    尋常生活中!葉晨除了舞劍,閑餘時間便攙扶著千川雪,流轉於花城的大街小巷。

    秋風卷走了花瓣,寒冬白雪悄然而下,第十年的寒冬比起以往都要更加寒冷。

    白雪紛飛間,整座庭院都披上了一層白紗。

    暗淡的劍光在風雪中若隱若現,葉晨體內也出現了淡淡的真氣,輪回訣悄然運轉起來,天地靈氣時時刻刻都進入葉晨體內。

    經過生機轉嫁,葉晨靈魂上的傷勢基本上已經緩解,以一種極為緩慢的速度恢複著。

    依偎在院前,千川雪凝視著起舞的身影,眼中盡是柔情之色。

    叮!一道清脆的劍吟聲徒然在遙遠的天際泛起,這道劍吟聲極為悠揚,回蕩在九天之上。

    這道悠揚的劍吟聲打破了花城以往的安寧,城內的笙歌聲徒然一寂,天地都隨之暗淡下去,一股壓抑的氣息席卷而來。

    砰砰!大地開始震動,紛飛的雪絮都靜止在虛空中。

    殺意鋪天卷地而來,緊隨之後的則是血氣。花城內,各個武者皆是抬起頭,紛紛朝城門奔去,“獸潮?”

    堆砌在樹枝上的積雪被震落,濺起一地冰屑。

    千川雪臉色輕微一變,踏出數步,站在葉晨身旁,神情凝重的望著天際:“獸潮不是剛剛過去,難道又要來一次獸潮?”

    一道道淒厲的破風聲漸響,莫名的威壓在虛空中盤旋,壓製在眾人心頭,有種窒息的感覺。

    咻咻!破風聲在庭院上空響起,王右踏空而來,神情極為凝重,“出事情了?”

    “出什麼事情了?”葉晨未開口,千川雪出聲道:“難道又有獸潮?”

    “並非是獸潮,比起獸潮,這事情更加的嚴峻!”王右苦澀一笑,指著前方的花城,道:“我等先進城,邊走邊說!”

    聞言,千川雪也意識到事情的嚴峻,沒有任何的言語,直接拉著葉晨朝花城奔去。

    “王頭,速度點!”巨大的城門上,數名武者呼喊著。

    “曉得!”王右喝道,三人剛剛進入花城,其巨大的石門轟然而落,砰!

    石門落地,激起滿地的雪泥。千川雪緊握著葉晨的手,望向王右,低語道:“到底出何事了?”

    “在數年前,八寒地獄內出現了一名武者,誰也不知道他來自哪,神秘無比。”

    “而這名武者的出現便是為了血洗八寒城的武者,僅僅數月,便有數萬武者被他所殺。”

    “他這行為立即引起八寒城的憤怒,八寒城派出數名強者進行圍剿,隨之最後,這名武者不僅僅擊殺了數名強者,更是安然離去!”

    “同時這名武者也在八寒地獄中消失,直至數月以後,一股反對八寒城掌控八寒地獄的尊力崛起!”

    “這股勢力先前還有些弱小,不過通過蠶食其他勢力,這股實力不斷壯大著,甚至公然打出推翻八寒城的口號。”說到這,王右輕微一歎:“現在八寒地獄中最流行的說法便是這股勢力便是先前那武者所建立,經過數年的發展,這股勢力也聚集了眾多強者,這數月以來,這股勢力不斷血洗一些歸順於八寒城的勢力,部落!”

    聞言,千川雪也聽出一些端倪“花城內的部落是歸順於八寒城的?”

    “每年花城都會繳納一定數量的血晶給八寒城,在某種意義上而言,花城應該是屬於八寒城掌控的勢力範圍。”真氣突然湧出王右體外,王右神情忌憚的望著虛空,這股威壓越來越恐怖了:“根據花城情報傳來的消息,這股勢力已經盯上了花城,而這聲勢應該就是那些家夥搞出來的。”

    砰砰!天地都隨之震動起來,一道道璀璨的劍光在地平線的盡頭處浮現而出,殺意衝天。

    王右,千川雪,葉晨立即登上城門,目光遙遙的落在遠處,璀璨的劍光退去,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名名高大的武者,淩厲的氣息在其上流轉著。

    僅僅這一眼,王右等人倒吸了。氣,這淩厲的氣息和殺意唯獨經曆了殘酷的廝殺後才會出現。

    “這些人殺了很多人!”王右低語著,虛空中彌漫的威壓越來越恐怖。

    咻咻!尖銳的破風聲在虛空中久盛不散,一道道劍光撕破虛空,粉碎虛空亂流而來。

    一名名氣息更加強悍的武者浮現而出,魂武境。其中甚至有數十名靈武境的存在,數十股恐怖的氣息冒騰而起,融入大勢之中。

    “靈武境!”王右眼瞳縮至針彤,體內流轉的真氣甚至出現了停滯的現象,“這股勢力真看的起花城,居然派出了數十名靈武境,看來他們勢必要血洗花城!”

    飄落的雪絮也染上了肅殺之意,靜止的停落在虛空中,詭異至極。

    隨著這些武者的逼近,那股壓抑的氣息越來越濃厚。

    盡管這些武者出現之後隻是站在那,但是眾人卻不由握緊乎中的劍器,身後便是他們的家園,他們不能退。

    “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王右嘴角一陣抽搐,他可是聽聞過那股勢力的行事作風,對於歸順八寒城的部落,直接血洗,連婦孺孩童都不放過。

    王右輕微一歎,轉身,望著城門後的廣場,數千名披著盔甲的武者站在花城下方待命,各個神情凝重,其淩厲的殺氣同樣在他們身上彌漫著。

    為首的依然是中年人,在此處居住了數年,葉晨和千川雪也得知那中年人身份,幾個部落共同推選出來的花城城主,花無劍。

    渾厚的真氣在指尖流轉著,花無劍握住背後的巨劍,義無反顧的朝上空衝去。

    咻咻!數千名花城武者緊隨之後,劍光衝霄而起,帶著一股絕然的氣勢,盡管未突破花城上空盤旋的大勢,也足以撼動這股大勢,…(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7-16 16:59:28  ExecTime:0.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