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白頭皆老莫過於此


    ~日期:~10月29日~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白頭皆老,莫過於此(第一更)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白頭皆老,莫過於此(第一更)

    藍天白雲,細水河畔,百草暗幽香。

    夜明星稀的夜晚,葉晨罕見的沒有練劍,而是拉著千川雪的手奔向花城。

    綻放的雛菊在風中搖曳著,閉上雙眼,就能輕易嗅到明媚的味道。

    依偎的指尖,兩簇白發,搖曳的身影。

    血色月光將雛菊渲染出一層血紅色,葉晨拉著千川雪,走在空曠的街道上。

    闌珊的笙歌若隱若現,往日,花城的花街極為熱鬧,特別是兩旁綻放的雛菊吸引了眾多青年到來。

    然而今日,這條花街太寂靜了,安靜的隻剩下花瓣落地聲。

    千川雪柳眉微蹙,有些警惕的望著四周淩厲的閣樓。

    葉晨察覺到千川雪的變化,溫和一笑,右手輕微捏了捏千川雪的手心。

    白發在風中搖曳著,葉晨拉著千川雪一直走向花街的盡頭。

    盡頭處,無數種鮮花鋪開,踏入其中猶如置身於花叢般的感覺。

    千川雪步伐輕柔,深怕踩踏腳下的鮮花。

    而便是此刻,一道璀璨的煙火在花城的上空綻放開來。

    煙火雖短暫,然而那間璀璨卻照亮了葉晨的臉,以及那如同星辰般明亮的眼眸。

    在千川雪錯愕的目光中,葉晨朝前邁出一步,轉身,彎下腰,拉起千川雪的手,輕笑著:“千川雪,你是我的女人,那你今日就要嫁給我!”

    砰砰!煙火越來越璀璨,照亮了整片蒼穹。

    王右突然出現在街道上,使勁的呼喊道:“嫁給他!”

    “嫁給他!”一道道整齊的喝聲徒然在四周的閣樓中響徹而起,燈火搖曳間,一名名武者出現在閣樓,街道兩旁。

    “嫁給他!”喝聲在千川雪的耳旁環繞著,目光碾過歲月的波紋,千川雪突然輕笑而出,他知道,這一定是王右策劃的,葉晨這個木頭根本不會這般風情。

    盡管如此,少許清淚還是在千川雪的眼角打轉著。

    “嗯!”千川雪婉然笑道,容顏不複,但是這一笑卻牽扯出萬種風情。

    葉晨嘿嘿一笑,緊緊握住千川雪的手。周圍的街道傳出一陣喝彩聲,在這座小城,在滿城武者的見證之下,一場簡單而又樸素的婚禮漸漸拉起開端。

    這一日,出城捕殺魔獸的獵人早早歸來,到處張燈結彩,醇厚的酒香在花城中彌漫著。

    劍客持角徊於生死的邊緣,他們手中的劍無情,但是人有情。

    將近十年的時間,葉晨和千川雪已經成為了這座小城的一部分,不可分離。

    梳著牛角辮子的孩童穿梭在人群中,在全城武者的祝福下,葉晨難得換上了一襲嶄新的白衣,一根麻繩束著滿頭銀絲。

    白發在風中搖曳著,葉晨攙扶著千川雪,兩人步履蹣跚的走向庭院。

    一座庭院,一棵桃樹,一張石椅,一座茅屋。柔和的月光下,許許雪絮至九天之上飄落開來,雪絮漸漸淹沒了葉晨和千川雪的身影。

    燈火在風雪中搖曳著,王右右手托住飄落的雪花,目光帶著笑意的望向遠處的庭院:“今年的雪來的有些早,不過比起往年都要漂亮,沒有刺骨的感覺!”

    聞言,雨鬆醉醺醺道:“王頭,連瘋子都有婆娘了,你也該找個婆娘了!”

    “婆娘?”王右搖了搖頭,眼中流露出一絲茫然的神色,最近數日,他又經曆那種夢境,越來越清晰,“我是夢中的蛟龍,還是花城的王右呢?”

    王右眼中的茫然之色越來越濃厚,直至最後他又陷了那種恍惚之中。

    直至雨鬆叫醒王右的時候,王右才反應過來,尷尬一笑,道:“走!今日是瘋子的喜日,我可是要大醉一場。”

    血月溫柔,流轉在小城的上空,遠遠望上去,小城仿佛披上了一層血色輕紗。

    時間無言,如指尖流沙,悄然而過。又是一年夏日時,平淡的生活雖然乏味,但是平淡中帶來的溫馨感讓人迷醉。

    第十年,千川雪的身形越來越消瘦,她體內的生機如同當初的葉晨,她已經施展不住秘術將生機轉嫁給葉晨。

    稀稀疏疏的真氣在千川雪體內流轉著,千川雪方才走出數步,身形便搖晃的厲害,朗朗蹌蹌。

    夜幕蓋下,月明淡淡,蛙鳴片片,偶爾傳出一陣歡聲笑語,伴著孩童的打鬧嬉戲。

    飄落的花瓣碎了滿地,葉晨持劍在庭院中起舞,盡管每一劍都很無力。

    千川雪雙手托著下巴,目不轉睛的望著舞劍的葉晨,十年了,他還是想不起以往。

    地平線盡頭處,一道修長的身影漸漸浮現。如墨長發隨意披在雙肩處,月光之下,那張慘白的臉龐顯得更加醒目。

    青年抬起頭,目光落在天邊飛舞的花瓣上,輕聲喃喃道:“很美的一座小城,咳咳!”

    步伐輕緩,青年朝花城走去,他的身形極為消瘦,如同風中搖曳的花瓣,隨時便被風吹走。

    “五代,久違了,咳咳!”青年低語著,目光遙遙落在庭院上,起舞的身影上,“隻是,五代你變了許多。”

    庭院中,千川雪身形猛然一顫,枯黃的手立即抓起石桌上的劍器,神色忌憚的望著庭院外,一襲青衫。

    “咳咳,不僅僅五代變了許多,千川你也變了許多,容顏不複,韶華傾負,咳咳!”涼爽的夏風撲麵而來,帶著花城獨有的氣息,青年臉色越發慘白。

    微弱的真氣在指尖流轉著,千川雪起身,滿院的花瓣皆是詭異的靜止在虛空中,肅殺之意彌漫開來。

    “你還是和以往那般警惕,我隻是來看看五代而已,並沒有惡意,咳咳。”青年輕笑著,劍指夾住靜止在虛空中的花瓣。

    “而且,以如今的你擋不住我的刀,這一點你比誰都明白,咳咳!”花瓣在青年的指尖滑落,帶起一道唯美的刀光,刀氣彌漫,花瓣化成碎片灑落。

    “刀神日鈤!”千川雪低語著,其微弱真氣在她體內瘋狂的湧出,炎熱的夏日,片片雪絮至夜空下飄落開來。

    靜止在虛空中的花瓣都凝結出一層冰霜,晶瑩剔透,帶起一股肅殺之意。

    劍止,葉晨轉身,望著遠處的青年,眼露茫然的神色:“刀神日鈤?”

    “很熟悉的名字,真的很熟悉,隻是我卻想不起來他是誰!”葉晨喃喃自語著,劍再次抬起:“但是我隻知道,沒有人能夠動我的女人!”

    “咳咳!”日鈤咳嗽而出,嘴角牽扯一絲無奈的笑意:“如今的五代和千川,你們是擋不住我的刀,但是我也沒有出刀的念頭,咳咳。”

    日鈤搖了搖頭,朝庭院中邁去,腳步一落,靜止在虛空中花朵再次飄落開來,那雪絮和肅殺之氣都隨著日鈤這一步而消散,他的步伐還是那麼輕緩。

    日鈤微閉著雙眼,站在原地數息,方才開口道:“很美的聲音,太子喜歡聽雪,但是我更喜歡聽花,微風拂來,花蕾在風中漸漸綻放出璀璨的生機,夾帶著淡淡的清香味,而不是血腥味,那種感覺真的很好。咳咳,五代,我突然有點羨慕你,因為你這麼久以來都能夠聽到花落的聲音!”

    葉晨神色茫然,卻能夠靜靜聽著日鈤的話語,“我以前見過他,隻是我現在卻記不起他,千川雪說我忘記了整個世界!”

    日鈤睜開雙眼,右手托住飄落的花瓣,他的右手依舊那麼修長而又慘白,誰又會知道這是一雙握刀的手。

    薄弱的花瓣劃過日鈤人指尖,日鈤朝前走去。

    千川雪目光變得無比淩厲,直直盯著日鈤,她在提防日鈤,提防他那無所不在的刀,他的刀是例不虛發。

    一雙蒼老的手握住了千川雪的手,千川雪轉身,迎上葉晨的目光,葉晨輕微搖頭,“他說的對,他不會出刀,因為他身上沒有殺意!”

    葉晨曾感悟殺戮規則,盡管忘記了過往,但是本能還在。聞言,千川雪暗鬆了口氣,結微垂落,正如日鈤所說,無論是她還是如今的葉晨,都擋不住日鈤的刀。

    花瓣堆滿了石桌,石桌上排放著一壺酒,這是王右昨日留下的酒,淡淡的酒香味仍然彌漫在空氣中。

    日鈤自然的坐下來,指著酒壺,輕笑道:“五代,不知我能否和你喝上幾杯?”

    千川雪看不透這個如花般的男子,日鈤如同那飄舞般的花瓣,飄飄忽忽。

    葉晨也坐下來,為日鈤倒上一杯酒。

    日鈤修長而又慘白右手從袖袍下伸出,輕輕握住精致的酒杯,酒香撲鼻而來,低語一聲:“好酒!”

    三人陷入了一陣沉默,隻是舉杯飲酒,並未出聲。

    接連數杯,日鈤方才抬起頭望著星空,血月高掛,一片片花瓣飛舞而下,“有時候我在想,人生就像花一樣,默默的綻放,卻那麼短暫,那麼燦爛。看上去,仿佛每一朵花看起來似乎都一樣,但開放的意義卻不一樣,花開花落,演繹著人生的變化。很久以前,我都在尋找自己開放的意義,並且堅持著自己的執著!”

    “人生如花,盡管短暫,生如夏花之璀璨便是精彩。繁華落去,靜如秋花,寂寂廖廖!”葉晨茫然道,“因為為了綻放,所以堅持!”

    說出這一番話之後,葉晨的神色越發的茫然,他不懂這句話的意思,但是他卻說出來,或許很久很久以前,他就是這樣想的......

    

Snap Time:2018-07-20 10:54:18  ExecTime:0.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