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過往如水昭華不負


    血月的妖異為夜幕增添了幾許妖嬈,夜風拂麵而來,帶起一陣陣花香。

    柳眉緊蹙,千川雪美眸中流露出一抹擔憂。

    “這樣下去,生機終究會消散的!”千川雪喃喃道,“或許還有辦法!”

    千川雪突然起身,微閉著雙眼,其劍指在虛空中揮舞著,帶起一道道殘影。

    這些殘影匯聚在一起,形成一道怪異的印記。

    同時,一縷劍氣在千川雪的指尖流轉著,劃破指皮,其一滴晶瑩的血液在指尖滴落開來。

    晶瑩剔透的血滴靜止在虛空中,在血月的渲染之下,這血滴的顏色極為醒目。

    千川雪臉色變得有些慘白,目光凝重的望著血滴:“希望千川家的秘術有效!”

    這滴血滴是千川雪的精血,其內更是蘊含著極為濃厚的生機。

    千川雪不會葉晨那種直接從血晶中提取生機的印法,但是千川家卻有一種秘術,將自身精血中的生機轉嫁給他人。

    玄奧的印記凝結而出,化作一道流光融入精血之中。

    精血通體呈現出璀璨的血光,千川雪連續結出數十道印記,直至結出第九十九道印記。

    臉色變得更加慘白,千川雪微微鬆了口氣,右手輕輕拖住精血,精血在掌心上方流轉著。

    千川雪走向葉晨,打斷葉晨舞劍。葉晨神情略顯呆滯的望著千川雪,目光透著茫然。

    “乖,不要亂動!”千川雪輕柔道,劍指輕緩的劃破月光,指尖觸及葉晨的眉心,流轉的精血順著指尖,滴落在葉晨眉心處。

    月神印記變得更加暗淡,精血打落在其上,詭異的融入葉晨體內。

    同時,葉晨的腦海深處,一道血光乍現,這抹血光帶著濃厚的生機,直射葉晨靈魂而去。

    咻!血光融入葉晨的靈魂內,葉晨靈魂深處的白光隨之一震,驅散了不少的死氣。

    見此,千川雪暗鬆了口氣,她能夠察覺到葉晨體內的生機便濃厚了不少,“還好有些,隻要生機足夠便能修複靈魂上的傷勢!”

    “傷勢一旦恢複,生死輪回之力留下的封印也會破碎,那樣就能恢複記憶了。”月光下,千川雪的臉色有些慘白。

    但是千川雪知道,自己精血內所蘊含的生機隻能維持葉晨的傷勢不再惡化,若想恢複傷勢,僅僅一滴精血是遠遠不夠的。

    天地靈氣瘋狂的朝千川雪湧來,千川雪吞下數顆丹藥,恢複了不少修為,再次睜開雙眼,如同先前,千川雪逼出自己體內的精血,足足有九滴。

    失去十滴精血便意味這失去大量生機,一條魚尾紋在千川雪的眼角處浮現。

    “咻咻!”九滴精血再次融入葉晨體內,葉晨身形輕微一顫,眼中的茫然也消散了不少:“我是誰?”

    在接下來的日子,千川雪都會咬破指尖,逼出自己體內的精血,通過秘術,將精血中的生機轉嫁於葉晨。

    千川雪雖是靈武境,但是一時間失去的生機卻不少那麼容易修煉回來,一天十滴精血,千川雪越發的消瘦了。

    同時,失去大量生機讓千川雪的臉上也增添了不少的魚尾紋。

    一年之後,千川雪那柔順的青絲已經出現了不少白發。

    兩年之後,千川雪消瘦十足,如同那飄舞的花瓣,隨時都會被風吹走。

    對於千川雪的變化,王右十分詫異,他也曾追問發生何事,千川雪始終笑而不語。

    追問無果,王右也沒有繼續深究下去,隻是他發現了一個怪異的地方,瘋子體內的死氣越來越少,將近枯竭的生機如同枯木逢春般,再次迸發而出。

    王右帶來酒肉的同時,也將為數不多的血晶留下。

    通過吸收血晶內蘊含的能量,千川雪的臉色也恢複了不少。

    隻是這血晶內蘊含的生機已經不能彌漫千川雪流失的生機,五年之後,千川雪滿頭的青絲完全轉化為如雪的白發。

    白雪紛飛的寒冬,千川雪攙扶著葉晨走在花城中,還未走到街道的盡頭,兩人全身便是一身白雪,銀絲在兩人後背狂舞著。

    每當這個時候,千川雪都會望著神色茫然的葉晨,喃喃道:“現在我的頭發和你一樣,這算不算白頭皆老呢?”

    說此,千川雪嘴角揚起一抹好看的角度,盡管韶華不負,依舊有路人駐足相望,神情呆滯,滿頭的銀絲掩蓋不住千川雪的氣質,就算眼角的魚尾紋也是如此。

    第六年,蒙蒙細雨灑落開來,滿地的積雪化作流水消散。

    庭院中,飽受整個寒冬風雪洗禮的桃花樹再次綻放出了無限的生機,一朵朵嬌豔的桃花掛滿枝頭。

    桃花度過了寒冬,迎來春季便綻放出生機,隻是千川雪卻如同枯萎的花朵般,生機不複,皺紋漸漸爬上了她的眼角,容顏不複。

    韶華易逝,容顏易老!第八年,千川雪變得如同葉晨那般蒼老,白發蒼蒼,在她的身上再也看不到以往的那種風采,傾城傾國的容顏再也不複,取而代之的則是人老珠黃。

    接連八年,千川雪每個夜晚都施展千川家秘法,將自己體內的生機轉嫁於葉晨。

    重創的靈魂接受生機的洗禮,葉晨不僅僅緩解了傷勢的惡化,就連暗淡的靈魂也恢複了不少光彩,靈魂周圍的死氣越來越淡。

    微弱的陽光撕碎了雲層,灑落開來。

    庭院中,葉晨依舊在舞劍著,八年的時間,葉晨也變得更加蒼老,邁出一步都極為吃力,步履蹣跚。

    “葉晨,願我韶華換你的過往,我一定會帶你找回過往!”千川雪的臉色暗淡無光,隻是她眼中的那股執著並未隨著歲月而散去,反而更加的堅定。

    以往,很多武者路過花城的時候,總是會駐足相望,遠遠望著庭院中的倩影。

    隻是這幾年以來,那些武者不再駐足相望,老去的容顏不複以往。

    倒是一些孩童在庭院外嬉鬧,每當桃子成熟時,這些孩童就偷偷溜進庭院,摘下桃子。

    千川雪總是站在庭院內,笑而不語。就連葉晨也會止住身形,望著偷桃的孩子。

    在第九年的時候,唯一讓千川雪感到驚喜的是,葉晨能夠簡單的進行一些對話,不複以往那般呆滯。

    “我是誰?”葉晨望著眼前讓他感到無比親切的千川雪,喃喃道。

    “你是葉晨,葉子的葉,早晨的晨,本宮的男人!”千川雪婉然笑道,這十年的笑比起她

    “然後呢?”葉晨嘴角微挑,眼中罕見的出現一絲狐疑之色。

    “然後你就成為我的男人!”千川雪義正言辭道。

    “沒有詳細一點嗎?”葉晨眼中的狐疑之色越發的濃厚,嘀咕著:“誰知道你是不是在坑我。”

    “你真的想知道過往?”千川雪神情極為認真,連語氣都變得凝重起來。

    “那是自然,作為你的男人,難道不應該知道你我的過去嗎?”葉晨臉色一正,凝重道。

    “好吧!那我就短話長說,年幼時,我辭家前往劍神門修習武道,途遇男扮女裝的你,兩人一見如故,誌趣相投,遂於草橋結拜為姐妹,後同到劍神門修習武道。在劍神門兩人朝夕相處,感情日深,這些日子中,我也知道了你的男子身份。後來我離開劍神門曆練的時候,你要娶其他女子為妻,然後我就持劍殺上你家,把你搶了過來,你就成為我的男人!就這麼簡單,你聽明白了嗎?”說完,千川雪輕微一歎:“真懷念以往,不過我也喜歡現在!”

    葉晨被千川雪的這番話忽悠的說不出話,直到數息後,葉晨才反應過來:“原來是這樣,那我還真是你的男人!”

    對於如今的葉晨而言,他根本不知道男扮女裝到底是什麼關鍵。

    王右剛剛走到庭院前,聽到這一番對話,直接笑趴下來,他沒想到往日性子冷淡的千川雪也能這麼忽悠人。

    葉晨指著籬笆外的王右,疑惑道:“他笑什麼?”

    “我也不知道!”千川雪搖搖頭,“可能他肚子痛吧!”

    “原來如此!”對於千川雪的話語,葉晨潛意識的選擇相信。

    “我說,瘋子,人家千川姑娘跟了你九年,你也得給人家一個名分。”王右人未至,其聲先至。

    “名分,那又是什麼東西?”葉晨喃喃道,他能夠理解的東西並不多,太多的記憶被封存住。

    對於葉晨這個問題,千川雪笑而不語,隻是眼中流露出一絲期待之色。

    見此,王右無奈的歎了口氣,真是不懂風情的家夥。

    “走,喝酒去!”王右拉著葉晨的手,爽朗一笑,也不管葉晨願不願意,直接將葉晨拉出庭院。

    望著兩人離去的背影,千川雪婉然一笑,隨即又輕微一歎:“他那是如此不懂風情,不管正是因為這樣,他才是葉晨!”

    秋風卷起滿地的枯葉,隨風飄蕩的枯葉交纏在一起,飄向遠方。

    “這種感覺真好!”千川雪低語著,嘴角掛著一抹很好看的笑......

    

Snap Time:2018-04-23 09:33:18  ExecTime:0.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