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瘋子殺人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瘋子殺人(第二更)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瘋子殺人(第二更)
  一座庭院,一張石桌,一棵桃花樹,一座草屋。 /-< 書 海 閣 >-/ -< 書 海 閣 >-廣告 全文字
  起舞的清影在庭院中飄忽不定,春雨綿綿,花落不知多少。
  桃花瓣在風中搖曳著,隨風飄擺著。
  生鏽的麒麟劍泛著一股死寂的氣息,葉晨持劍在庭院中起舞。
  桃花香充斥整座庭院,千川雪坐在石椅上,雙手托著下巴,目不轉睛的盯著舞劍的葉晨。
  葉晨的神色依舊那麼茫然,很早有清醒的時候,就算清醒時,葉晨總是重複著那一句話:“我是誰?”
  花瓣紛飛間,一絲絲生機悄然的融入葉晨體內。
  策馬而過的武者都刻意的安靜下來,深怕打破庭院的寧靜。
  千川雪的到來讓花城可是喧鬧異常,眾多武者都知道城外來了一位美若天仙的女子。
  不過在中年人刻意吩咐下,庭院範圍百丈範圍內為禁地,誰也不能踏入其中,除非得到主人的允許。
  中年人知道千川雪的性子冷淡,最重要的是千川雪那恐怖的實力,中年人可是不願見到花城外出現血流成河的一幕。
  因此,王右便成為全城人羨慕的對象。
  雖如此,大多數武者出城的次數更加頻繁,不能一睹佳人芳澤,卻能夠遠觀。
  噠噠!馬蹄聲漸去漸遠,消散在花城內,留下一道道久盛不絕的感慨聲。
  每當這個時候,王右嘴角便揚起一抹笑意,這群家夥,瘋子的女人你們也敢偷覷。
  手持巨劍,王右如同一門衛般,驅散著四周駐足的武者,爽朗笑道:“看什麼看,要看就回去看自家婆娘!”
  對此,眾多武者皆是無奈一笑,興意闌珊的走去城中。
  隔了數月,整個花城的人也習慣了,習慣了城外那個舞劍的瘋子和比天仙還要漂亮的女子。
  秋的氣息悄然溜進眾人的視線中,漫天的花瓣再次籠罩整座花城。
  庭院中,瑟瑟秋風席卷而來,卷起滿地的枯葉。
  枯葉紛飛間,葉晨持劍而舞,他身上已經換了一襲嶄新的白衣,淩亂的白發也用麻繩束著,垂落至後背。
  數月以來,千川雪嚐試了多次第一次,第一次為葉晨洗澡,第一次為葉晨梳頭,第一次喂著葉晨吃飯。-< 書 海 閣 >-/ -< 書 海 閣 >-廣告 全文字
  想起葉晨赤身全裸在水桶中玩水的那一幕,千川雪不由自覺的輕笑而出。
  秋風堙A飄走著葉晨的身影。千川雪的目光在空中流轉著,隻要輕輕地呼吸,就能感覺到葉晨的存在。
  王右每次來的時候都未踏進庭院,站在庭院外望著葉晨舞劍,離去的時候,他總是在庭院的籬笆處放置數壺酒,他知道瘋子喜歡喝酒。
  夕陽的餘暉將天邊的雲彩染紅,秋天的風吹落了婆娑。
  王右策馬而歸,身後緊隨雨鬆等武者。
  “王頭,嘖嘖,今日又是大豐收!再這樣下去,我等都可以休息數月了!”雨鬆裂嘴笑著,顯得極為高興。
  王右也是爽朗一笑,嘿嘿道:“你要是休息數月,你家婆娘會讓你休息?”
  雨鬆嘴角立即流露苦澀的笑意。其他武者也是哄笑開來,“雨鬆你要是休息數月,你家婆娘和小孩就要挨餓了!”
  聞言,雨鬆抬起頭,無奈道:“生活不容易啊!不僅僅要養活婆娘,還要養活三個白眼狼,做男人還真不容易!”
  雖說如此,雨鬆眼中還是流露出一絲幸福的神色。正是因為家的存在,他才感覺到歸屬,這也是為何他在死亡關頭屢試爆發出潛力的緣由。
  “今日的虎豹屍體便由雨鬆處理,不過那虎豹的肉可要為我留一點,我一會兒給瘋子送去!”王右將一枚空間戒指交給雨鬆,吩咐道。
  “曉得曉得!”雨鬆咧嘴一笑,接過黝黑的空間戒指。數月前,雨鬆聽說多食一些虎豹的血肉便能滋養體內的生機,他將這個消息告知王右,王右每日捕殺獵物都刻意選擇虎豹,將部分血肉烤熟了送到庭院去。王右至今還記得葉晨狼吞虎咽的畫麵,想此,王右嘴角邊揚起一抹笑意。
  砰砰!一道道馬蹄聲在後方響起,灰塵鋪天卷地而來。
  王右劍眉微皺,策馬朝兩旁退去。數道身著金色盔甲的武者踏馬而來,九匹高大駿馬拉著一座豪華的馬車。
  在馬車之內,王右察覺到一股恐怖的威壓。
  淩厲的目光掃過王右等人,這些武者直接踏馬而過,直奔花城而去。
  “王頭,這些人什麼來頭,排場如此之大!”雨鬆拍散身上的灰塵,嘀咕道。
  聞言,王右搖搖頭,道:“誰曉得!”
  突然,王右臉色猛然一變,目光變得淩厲無比,那些武者並未進城,而是朝庭院奔去。
  “該死,那些人是衝著瘋子而來!”王右雙腳一踏,直接暴射而出。
  庭院前,數十名武者站在籬笆之外,高大的駿馬來後踱步,發出噠噠的響聲。
  簾幕拉起,一名身材修長的青年從馬車中踏出,臉色極為慘白,一副縱欲過度的神色。
  青年剛剛踏出馬車,其目光便直直的望著庭院中的那一道倩影,絲毫不掩蓋眼中的欲望,“還真有這等女子在,這樣的女人,本座又豈能放過!”
  狂笑間,青年帶著數位武者朝前庭院中踏去。
  隻是他還未踏進庭院,一道璀璨的劍光在籬笆前浮現而出。
  這抹劍光很美,美的讓人沉醉在其中。唯美的劍光之後卻蘊含著刺骨的殺意,劍光散去,一道醒目的血光乍現。
  噗!血柱噴濺而出,青年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其眼神已經渙散掉,醒目的血洞在他的眉心處浮現而出。
  王右踏空而來,滿臉錯愕的望著這一幕,眼中盡是難以置信之色:“瘋子?”
  籬笆前,葉晨持劍而立,血跡在生鏽的麒麟劍上繞轉著。
  誰說生鏽的劍不能殺人?葉晨的手依舊不能穩穩的握住麒麟劍,如同往日那般,他抬劍而起,舞劍。
  劍式雜亂無章,而偏偏這雜亂無章的劍卻帶起了一道道血光。
  僅僅數息而已,緊隨青年而來的武者皆倒落在血泊之中
  一縷縷生機在屍體上浮現而出,這些生機化作一道流光融入葉晨體內。
  神情呆滯,葉晨轉身朝庭院內走去,再次舞起劍。
  王右,雨鬆等人目瞪口呆的望著這一幕,瘋子殺人了?
  “王頭,剛剛那人真的是瘋子嗎?”雨鬆有點不確定道。
  “應該是!”王右的心神還沉浸在先前那一抹唯美的劍光中,這抹唯美的劍光給他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好像很久以前,他便見過這抹劍光。
  千川雪也是滿臉錯愕的望著這一幕,先前她隻察覺一股殺意在葉晨體內爆發開來,隨即葉晨的身影便暴射而出,躍至籬笆前,輕而易舉的解決這些武者。
  千川雪還未反應過來,葉晨已經持劍而回。
  “這家夥!”千川雪搖了搖頭,朝前走去,抓住葉晨的右手,滿臉無奈的望著葉晨這被血染紅的白衣。
  “又要浪費一件衣服了!”千川雪也不管葉晨願不願意,直接拿走麒麟劍,攙扶葉晨走進茅屋。
  庭院外,王右無奈聳聳肩,指著數十具屍體道:“處理一下!”
  至今,眾人還是沉浸在先前那一幕之中,直至王右出聲,眾人才反應過來,拖著屍體離去。
  屋內,熱騰騰的水汽在木桶上方冒騰著,千川雪熟練的脫下葉晨身上的血衣,嘀咕著:“真是個不愛幹淨的家夥。”
  對於葉晨的身體,千川雪恐怕比起葉晨本人還要熟悉,小心翼翼的攙扶著葉晨,“坐下!”
  經過數月的相處,葉晨也能夠聽懂千川雪一些簡單的言語,坐在木桶中,神情還是那麼木訥。
  千川雪輕微一歎,玉手抓去一塊毛巾,輕柔的擦拭著葉晨的後背,指尖時而點落在葉晨的胸脯處,渾厚的真氣順著指尖躥入葉晨體內。
  葉晨體內受損的經脈在真氣的滋養下,以一種極為緩慢的速度修複著。
  同時,這木桶內的水並非是尋常的水,而是充斥著濃厚生機的藥水,每當葉晨泡在其中時,藥水內蘊含的生機便融入葉晨體內,隻是這種生機太過稀薄了。
  替葉晨洗完澡,千川雪取出幹步擦拭掉葉晨身上的水跡,為其更衣,直至一切做完之後,千川雪方才鬆了口氣。
  千川雪見葉晨目光直直盯著桌上的麒麟劍,無奈一笑,將麒麟劍遞給葉晨。
  握住麒麟劍,葉晨立即轉身朝庭院走去,月色如水,一道年邁的身影再次舞起劍。
  替葉晨沐浴更衣之後,千川雪還要眾多的瑣事要做,比如重新煉製藥水,洗下葉晨換下的衣服。
  做完一切瑣事之後,夜已深,千川雪擦拭臉頰上的香汗,走出庭院,坐在石椅上,雙手托著下巴,望著葉晨舞劍。
  血月高掛,笙歌漸漸散去,整個天地都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庭院內安靜的隻剩下劍嘯聲,銀發狂舞,比起一年前,葉晨體內的生機越來越少。
  盡管葉晨的肉體時時刻刻吸收遊離在天地間的生機,但是這些生機還不足以彌補葉晨靈魂上的傷勢,其傷勢甚至開始惡化。
  葉晨腦海中,靈魂盤坐在其上,通體暗淡無比,一團死氣在靈魂周旁環繞著,唯獨一道白光在靈魂深處浮現。
  這白光代表了葉晨的生機,隻要這抹白光消散,那麼葉晨體內僅存的生機都會散去。
  一道幽幽的歎息聲庭院中響起,千川雪柳眉緊蹙......
  

Snap Time:2018-10-20 04:12:13  ExecTime:0.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