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葉晨本宮的男人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葉晨,本宮的男人!(第一更)

    璀璨的雷光照耀著蒼穹,雨水都被渲染出一層光暈。

    雷霆肆虐,映襯著王右雙目中的絕望。

    而便是這一刻,一道清脆婉轉的聲音在天際處泛起:“雷霆,傷不到他!”

    天地徒然一顫,漫天的廝殺聲在這一刻都死寂下去。

    !王右身形的朝後退出數步,止住,神色錯愕的望著眼前這一幕。

    雷霆依舊在激蕩著,然而這雷霆卻失去了先前的狂暴。

    一道年邁的身影在雷池中若隱若現,這道身影對於王右而言極為熟悉,“瘋子!”

    老者站在雷霆之中,雷霆在他的周旁遊動著。

    狂暴的雷霆恐怖無比,足以抹滅一下。然而老者所站之處,一切雷霆都變得無比溫順。

    白色衣裙飄舞著,一道倩影踏空而來,在這道身影出現的那,整個天地都隨之失色。

    王右猛然抬起頭,目光遙遙的落在天際,眼神瞬間呆滯掉。

    不僅僅王右如此,城門上的眾多武者也是如此,目光直直的望著那道踏空而來的身影,忘記了拉開弓弩。

    飄舞的白衣裹著女子纖細的嬌軀,一頭如墨的長發柔順無比,垂落至腰間,如同瀑布一般,赫然是千川雪。

    清脆的腳步聲在虛空中回蕩著,取代了洪亮的雷鳴聲。

    千川雪立於九天之上,那張傾城的容顏上卻掛著一絲莫名的悲傷,這抹悲傷讓天地都隨之一歎。

    千川雪單手持劍,踏著飛舞的細雨,一步步朝前走去∵向那成為汪洋大海的雷池。

    空中盤旋的雷鷹悲吟而出,拍打著巨大的翅膀,並未阻擋千川雪的步伐。

    千川雪一步又一步,整個天地都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王右目光呆滯的望著眼前這位踏空而來的女子,一種窒息的感覺撲麵而來,這名女子太美了,她的美讓人窒息。

    激蕩的雷霆在千川雪的前方退讓開來。一條小道浮現,綠芽在石道上迸發出來,細雨蒙蒙,沾衣無聲。

    千川雪的步伐很緩慢,每一次踏出,她臉上便多出一抹悲傷。

    當她來到老者的前麵,略顯發白的嘴唇輕微一張,一聲輕輕的歎息聲行珍珠般的清淚從眼角滑落……

    蒼老的臉龐,歲月在老者臉上留下一道道可見的印跡,如雪的銀發在風中搖曳著。

    老者神色茫然的望著眼前的千川雪,一股熟悉的感覺在他的心頭泛起,第一次,他眼中出現了一絲清明之色,隻是這清明之色出現的突然,消失的也迅速。

    “我是誰?”老者茫然道,他的神情始終那麼呆滯。他忘記了整個世界,也忘記了自我,忘我,如此而已。

    春風帶著萬物複蘇的氣息撲麵而來,吹散了千川雪眼角的清淚,清淚打落在石道,隻是來年這是否能夠綻放出宿世的思念。

    “你叫葉晨。葉子的葉。早晨的晨!”千川雪喃喃道,白皙的手從衣袖中探出,輕柔的撥動著老者額前的長發。一道印記在老者的眉心處浮現,似月。

    “我是誰?”老者依舊重複著這句話,他明明很熟悉眼前的這名女子,但就是記不起來。

    “葉晨,本宮的男人!”千川雪嘴角揚起一抹笑意,記得很久以前。她也這麼問葉晨,我是誰?那時候。葉晨也是如此,嘴角揚著笑意說:“千川雪,本座的女人!”

    “葉晨,我尋了你很久,真的很久,那種感覺仿佛像一個世紀般漫長!”

    “葉晨,我也想了你很久很久,這種想念讓我的生命也想到了盡頭!”

    “葉晨,我也念了你很久很久,仿若今生就是如此般念完!”

    “幸好,我尋到了你!”千川雪破涕而笑,這抹笑驅散了她臉上的漠然,不需要任何的冷漠來偽裝自己。

    老者亦是葉晨,月神印記不複以往的璀璨,暗淡無光,誰能夠想象出當初那個輕狂的五代月神如今淪落成遲暮的老人。

    他的手無力,無力的不能穩穩握住劍。他的眼神茫然,茫然的忘記了整個世界,忘記了自我。

    這半年,我流轉地獄,不為留戀,隻為觸及你的指尖。在葉晨茫然的目光中,白皙的玉手牽起了布滿塵土的手。

    千川雪緊緊握住葉晨的手,她不介意葉晨身上惡臭的味道,不介意這雙枯老而又邋遢的手。

    千川雪隻是迷戀這種感覺,兩手緊握的感覺清淺淺的執手,舒舒暖暖的相望,相擁便是整個天涯。

    “葉晨,原來,思念時是連呼吸也會心痛!”千川雪用衣袖擦拭著葉晨臉上的灰塵,盡管年少不負,蒼老依舊,千川雪的動手還是那麼輕柔,小心翼翼。

    雷霆激蕩著,盤旋的雷鷹再次發起猛烈的攻勢。

    數十丈長的雷霆呼嘯而至花城上空,數名武者直接化作灰燼,慘叫聲響徹而起。

    唯獨此刻眾人方才反應過來,目光不再落在千川雪身上,箭雨再次齊射而出,遠處的廝殺聲也漸漸洪亮起來。

    不過這一切與千川雪無關,與葉晨也無關。

    王右神情略顯呆滯的望著這一幕,喃喃自語道:“本宮的男人,這女子是瘋子的婆娘?瘋子還真是好福氣,找了個如花似玉的婆娘!”

    刺耳的鷹啼聲響起,先前猛衝下來的雷鷹再次撲來,比起先前更可怕的雷蛇的爪牙間浮現,鷹爪抓著雷蛇,在即將來臨的那,雷蛇紛紛齊射而出。

    “小心!”王右驚呼而出,正欲提劍朝前衝去,其右腳剛剛抬起便停頓在虛空中,滿臉震撼的望著眼前這一幕。

    白色雪絮在九天之上簌簌而落,飄舞的雪絮打落在雷池之中。狂暴的雷霆徒然寂靜下來。一層冰霜在其上蔓延著,就連遠處激射而來的雷蛇也是如此。

    晶瑩剔透的冰層麵折射出淡淡的白光,站在冰層上,千川雪抬起頭,清冷的目光掃過盤旋在上空的雷鷹。

    雷鷹發出一道淒厲的鷹啼聲,啼聲有些急促。

    噗噗!本能的感到危險,數隻雷鷹瘋狂的撲打著翅膀。企圖飛離開來。

    隻是漫天狂舞的雪絮卻淹沒了雷鷹的身體,風起,吹起了飄落的雪絮,數道晶瑩剔透的冰雕在虛空中浮現。

    五隻雷鷹完全化作冰雕,急速的朝下方落去,狠狠的砸落在地上,碎裂成滿地的冰塊。

    “瘋子不僅僅找了個如花似玉的婆娘,而且著婆娘實力貌似還很強悍!”王右嘀咕著●情有些不自然的望著滿地的血肉,寒氣依舊在冰塊上彌漫著。

    血色野狼發出低吼著,滲著血光的雙瞳緊緊盯著千川雪。

    千川雪橋葉晨的手,柳眉微蹙,其劍指抬起,虛空中卷動的雪花紛紛朝他的指尖凝聚而來。

    “疾!”千川雪低語著,劍指揮落,其數片雪花化作一道流光而去,帶起一道道璀璨的血光。寒冰規則!

    噗通!先前圍困王右的血色野狼轟然倒塌,一道醒目的血洞在眉心出浮現,血柱濺射。

    見此,王右不由倒吸了口氣,好可怕的婆娘,舉手投足間便屠殺這些畜生。

    “當初瘋子能夠壓製住這婆娘,那麼瘋子的實力應該不弱!”王右嘀咕著然王右感到一股莫名的寒意。抬起,迎上那道清冷的眼眸,尷尬一笑。道:“那個,我不是說你是婆娘!”

    “這數月多謝你對他的照顧!”千川雪臉色略微有些緩和,她看出此人應該和葉晨有些端倪。

    聞言,王右搖了搖頭,爽朗笑道:“這是什麼話,沒有照顧不照顧的。我和瘋子是朋友,倒是瘋子這家夥要夜夜聽我嘮叨!”

    聞言川雪笑而不語,隻是這一笑又讓四周飛舞的雪花失色。

    王右倒是光明磊落,他堅持的原則就是朋友妻不可欺,這婆娘是瘋子的女人,那就不能有任何的邪念,目光磊落,不帶一絲邪念。

    雪絮在花城上空飛舞著,盤旋在上空的雷鷹皆是發出嘶鳴聲,頗為不甘的離去。

    在這些雪絮之中,雷鷹感到了本能的畏懼,唯獨抓起數具人類的屍體,散去。

    雷鷹一散,花城上的弓弩火力便集中在下方的血色野狼群上,巨大的弓弩同一拉動,箭雨鋪天卷地而去,帶起一道道醒目的血光。

    在遠攻以及進攻的雙重攻擊之下,數萬隻血色野狼也紛紛潰敗而走。

    殺戮聲漸漸散去,刺鼻的血腥味彌漫在虛空中,飄落的雪絮落在血泊上,一觸及血便融化開來。

    悲涼的氣氛彌漫開來,直到最後一隻血色野狼消散地平線的盡頭時,大多數武者皆是暗鬆了口氣,終於熬過了此次的獸潮。

    雪落在眾人身上,中年人抬起頭,望著虛空中飛舞的雪絮:“寒冰規則,靈武境!”

    轉身,中年人拖動著染血的劍朝花城走去,持劍,對著千川雪行了個劍禮:“多謝閣下出手!”

    千川雪神色淡漠無比,對於中年人的劍禮,她隻是點了點頭,並未有過多的理會。

    中年人看出千川雪的性子如此,也不介意,溫和一笑,轉身布置其他人處理後事,一股悲涼的情緒蔓延在眾人心中。

    雖然度過了獸潮,但是太多的人將永遠的長眠於此地。

    殺戮帶來的是永遠無法彌補的傷痛,正是因為如此,殺戮才讓人憎恨。

    咯咯!巨大的城門再次被拉起,一群群人影簇擁而出,大多數都是婦孺孩童。

    婦人站在城門眺望著遠處的武者,目光在人群中掃動著,當看到熟悉的臉龐時,便暗鬆了口氣。

    至於那些失去丈夫的女人隻能抱著孩童啕嚎大哭,婦女的絕望和孩童的茫然形成鮮明的對比。

    年幼的孩童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母親為何而哭,隻是母親哭,他們也跟著哭,隻是他們不知道這片土地曾經埋葬著他們的祖輩,而今日他們心中的英雄也將長眠於此地。

    王右輕微一歎,生活教會了他們生存的道理,同樣也留下了太多的傷痛,地獄,這永遠是一個殺戮的舞台。

    一道無言的歎息響起,千川雪緊緊握住葉晨的手,葉晨,殺戮不好,真的不好,你一直承受著殺戮帶來的罪,那種感覺不好受,對嗎?

    “我會帶你找回過往的!”千川雪語氣堅定道,清冷的眼眸中流露出一抹柔情:“一定會找到過往的,就算你忘記了整個世界,忘記了自我,那我便給你一個世界!”

    “我們離開此處,好嗎?”千川雪輕柔道,隻是葉晨的目光始終那麼茫然,他聽不懂千川雪的話語,聽不懂這個充滿殺戮的世界。

    葉晨茫然的望著飄落至天邊的雪絮,這雪絮來自天,但是又要飄向何處?

    轉身,葉晨朝後走去,站在風雪中,手中的劍再次起舞,天地間的風雪都隨之繞轉著,他的銀發被染得更加慘白。

    “不願離去,那麼我們就待在這!”千川雪喃喃自語,轉身,目光柔和的望著葉晨舞劍。

    王右抓起酒壺,低飲了一口,輕笑道:“他總是這般,時時刻刻都在舞劍,盡管他的手已經不能很有力的握住劍!”

    “因為,這是他的本能,他深信高手是用寂寞堆砌而成的,他沒有過多的時間去風花雪月,所以他是一個不懂風情的人!”

    “他的風情便是出劍,帶起那間的血光!”千川雪輕笑著,隻是她的笑有些慘然,沒有人比起她更清楚葉晨付出了多少心酸,隻是以往成就在一夜之間便如同雲煙般消散。

    王右雖然聽不懂千川雪的話,但是他卻感到一股莫名的悲涼,“他曾經是個用嬌者,是嗎?”

    “不,他不是強者,這個稱呼太沉重,但他是個劍客,用獎人的劍客!”千川雪搖搖頭,低語道:“能幫我一個忙嗎?”

    “可以!”王右直接應承下來,並未追問千川雪要他做些什麼。

    纖細的玉指抬起,千川雪指著前方,輕聲道:“幫我在那建一座庭院,可以讓他舞劍的庭院,一樹一桌一屋子便足以。”

    “嗯!”王右點頭,抓著酒壺朝花城內走去,這些事情對於他而言隻是一件小事,但是他知道,這件事情對於瘋子而言卻是大事。

    雪絮染白了千川雪的青絲,千川雪目光始終落在葉晨身上,未曾移開,“葉晨,任你一世癡傻,我也願陪你走在風雪中,一起被白雪染到老。”

    

Snap Time:2018-01-19 15:42:55  ExecTime:0.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