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閑花無聲春雨無影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閑花無聲,春雨無影(第三更)

    春雨沾衣無聲,死寂的青藤再次綻放出生機。

    青藤蔓延而出,萬物呈現出澎湃的生機。

    老者站在春雨之中,打落的春雨抹去了他臉上的灰塵,卻抹不去歲月的痕跡。

    一絲絲遊離在天地中的生機仿佛受到牽扯似的,化作一滴滴細雨,打落在老者體內。

    這一幕持續了許久,直至花城的城門打開時,這場雨才停住。

    踏空而出,一道道身影在花城中激射而出。

    一縷縷淩厲的劍氣切碎了青藤,踏空而出的武者站在宏偉的城牆上,各個神色凝重無比 。

    肅殺之意融入春風之中,春風拂過大地,綠芽都低下頭來。

    一種風雨欲來的氣氛在花城中蔓延著,就連往日出城獵殺魔獸的武者今日也怪異的留在城中。

    花城一片死寂,往日的歡笑聲也消散掉。

    各個武者穿梭在花城中,步伐整齊的朝花城外走去。

    高大的城門轟然拉啟,一道道劍光掠出,數千名身著黑色盔甲的武者如同屹立的石碑般,一動不動的站在城外。

    肅殺之氣在這些武者身上彌漫著,這是一支從死亡堆中爬出的隊伍。

    一名披著血色盔甲的中年站在首位,劍眉星目,不經意間流露出的威壓讓人為之心悸。

    突然,中年人注意到了石道旁的老者,劍眉微皺,沉聲道:“此人是誰?”

    “為何不進城?”中年人接連問了兩個問題,眼露詢問之意。

    話還未落地。一名青年武者持劍而出,行了個劍禮,低語道:“大人,此人便是花城中盛傳的瘋子!”

    “七月前,他來此便在未離去!”說此,青年武者嘴角牽扯出一絲苦澀的笑意:“先前,我等也勸此人進城。誰知此人根本就是一瘋子!”

    聞言,中年人劍眉皺的更深,“一會兒便是獸潮,此人若待在城外必定會被魔獸撕咬!”

    說此,中年人指著兩名武者,道:“你二人將那瘋子送入城內!”

    “此人在我花城的範圍內,那麼我便保此人周全!”中年人淡淡道,抬起頭。目光遙遙的落在地平線的盡頭,眼中流露出一絲擔憂:“今年的獸潮來的太突然了,讓人反應不及!”

    一架架巨型弓弩安置在城牆之上,冷冷的箭支指向天際。

    在地獄中,人類和魔獸之間的廝殺從未停止過。不少部落被魔獸血洗的例子也極為常見,這也是為何眾多部落齊聚在一起的緣由。

    而花城四周的地勢極為平坦,每年都會遭受幾次獸潮。

    神色茫然的望著天際,老者神情始終那麼呆滯,彌漫開來的肅殺之意影響不到他。

    如雪般的銀絲緊緊貼在老者的後背。身上的一襲白衣已經泛白,破碎無比,猶如身上掛著一條條布帶。

    兩名武者劍眉皆是微皺,還未靠近,一股刺鼻的臭味便撲麵而來。

    其中一名武者略顯不煩道:“瘋老頭,別站在這傻站著,趕緊進城去!”

    對於這名武者的話語。老者不聞不問。目光依舊茫然。

    另一名武者劍眉也是輕微一皺,“一會兒便是獸潮,你若待在這非得葬命不可。”

    風卷起了潮濕的氣息。同樣卷起了老者垂下的銀絲,銀絲飛舞間,一道怪異的印記在老者的眉心處若隱若現。

    “我是誰?”老者喃喃自語著,他完全沉浸在自我的世界中,忘記了整個世界。

    見此,兩名武者皆是無奈歎了口氣。他們發現自己好像做錯了事情,瘋子永遠聽不懂人話。他們先前還試圖去說服這個瘋老頭。

    “怎麼辦?”一名較年輕的武者無奈的聳聳肩,望向另一名武者。

    “還能怎麼辦,隻能將這家夥強行帶入城內了!”強忍著老者身上傳來的惡臭,年長的武者也是一臉無奈。

    就在兩名武者要動手的時候,一道低沉的聲音在二人的後方響起:“他交給我來處理吧!”

    聞言,兩人身形止住,轉身,見來人,嘴角牽扯出一絲笑意:“王右,聽說你認識這瘋老頭,正好你來了,趕緊勸這瘋老頭進城,免得成為魔獸口中的食物!”

    王右微笑點頭,察覺到兩人眼中的不耐,輕笑著:“嗯!”

    見王右插手此事,兩人皆是暗鬆了口氣,也不再留在此地,大步流星的朝大道走去。

    刺鼻的惡臭在空氣中彌漫著,王右對於這種味道早就習以為然,走向老者,將手中的酒遞給老者。

    酒香彌漫,老者抓起酒壺,仰天長飲著,也唯獨此刻,老者臉上的呆滯有些緩解。

    “瘋子,再過不久就是獸潮,這不安全,進城吧!”見老者如同酒鬼一樣,王右咧嘴一笑:“進城,我好好的請你吃一頓。”

    瘋子永遠隻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他從來不會聽懂別人的話。王右苦澀一笑,幾月了,這家夥還是一點沒變。

    “瘋子,待在這會死的!”王右難得凝重道,隻是老者依舊未理會,將手中的酒壺扔在地上,再次舞起手中的劍器。

    見此,王右搖了搖頭,揚起手中的酒壺,飲了一口,無奈道:“那我也得留下來陪你這個瘋子!”

    王右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下,目光隨著老者的劍器而移動。

    遠處,中年人見到這一幕,無奈的歎了口氣,一老瘋子也罷,現在又加上個小瘋子。

    砰砰!大地開始顫抖起來,一道道如同雷鳴般的踏空聲至地平線的盡頭處響徹而起。

    中年人等人臉色皆是猛然一變,中年人抽出腰間的巨劍,冷喝道:“諸位,關係到花城的存亡時刻到了,抽出你們的劍。讓你們的劍來捍衛家園!”

    中年人的聲音同樣洪亮無比,數千名武者皆是低吼而出:“殺!”

    數千股殺意匯聚在一起,形成滔天的殺意。殺意如同潮水般湧出,帶起一道道空間波紋。

    王右起身,神情有些凝重的望著遠處,低語道:“好恐怖的壓迫,這一次的獸潮又有那些畜生?”

    砰砰!天際處的雲彩破碎開來。一道道巨大的虛影在天空中浮現而出。

    “雷鷹!”王右低呼而出,嘴角一陣抽搐:“這些畜生也來湊熱鬧!”

    雷鷹,通體被血色羽毛所覆蓋,有數丈之長,其爪牙和尖嘴可以比擬魂武劍器。

    密密麻麻的雷鷹展翅而來,足足有數百隻。而其下,一隻隻通體血色的野狼浮現而出,威風凜凜的血色毛發隨風飄蕩。滲著寒光的尖牙足足有半米之長。

    “雷鷹,血色野狼!”中年人臉色微變,眼露忌憚之色。

    尖銳的破風聲漸起,刺鼻的血腥味撲麵而來。中年人巨劍一揮,其數千道劍光便從他的後方掠出,帶著絕然的氣勢,衝向地平線盡頭處的血色野狼群。

    “弓弩,弓弩負責上空的雷鷹!”中年人冷喝道,話語剛出。一道道尖銳的破風聲便響起,巨大的箭弩同時拉動,咻咻!

    箭雨漫天,數丈之寬的箭支劃破虛空,直射雷鷹而去。

    “殺!”殺戮聲衝天而起,淩厲的劍氣帶起了一道道殘影,數千名武者身上的氣勢匯聚在一起。形成恐怖的威壓。

    以人牆築造了一成防禦線。將血色野狼群擋在五百米開外。

    血肉紛飛,血色野狼的獠牙在人群揮舞中,不時帶起人類的肝髒。血淋淋十足。

    虛空中,雷鷹展翅高飛,一道道雷霆隨之而落,摧毀激射而來的箭支。

    箭雨盡管未重創雷鷹,不過也阻擋了雷鷹進攻的步伐,這是一場為生存而戰的殺戮。無比慘烈。

    王右劍眉皺的更深,緊握著手中的劍器,此次的獸潮比起往常更加的猛烈。僅僅血色野狼便有數萬隻,加上盤旋在虛空中的雷鷹,“該死,雷鷹和血色野狼怎麼會同時來攻打花城!”

    悲烈的殺戮聲衝霄而起,清晨的朝陽都不忍見到這慘烈的一幕,躲在雲層之中。

    花城內的低階武者各個神情凝重,特別是那些婦孺,神色擔憂無比。

    血色野狼的咆哮聲也罷,武者的冷喝聲也罷,這一切都與老者無關,他依舊舞著雜亂無章的劍式,眼中時而茫然,時而呆滯。

    春雨潤物細無聲,一場蒙蒙細雨至天盡頭灑落下來。

    春風拂麵而來,帶著清冷的雨水,打落在老者臉上。老者身影輕微一顫,止步,神情猛然的望著遠處的戰場,握住劍的右手不斷抖動著。

    “瘋子?”王右注意到老者的變化,緊皺的眉頭終於舒展開來:“你這個家夥終於害怕了,現在進城還來得及,走吧!”

    說完,王右左手朝前探去,剛剛要拉起老者的手,不過一股莫名的殺意徒然在虛空中泛起,王右不由打了個寒顫。

    同時,老者停落在半空中的劍再次揮舞而起,一道道淒厲的劍吟聲響徹而起,肅殺之意在這柄生鏽的劍上彌漫著。

    “殺意!”王右低語著,神情有些錯愕的望著老者,在那一道道無力的劍式中,他感到了一股驚天的殺意,這股殺意讓他有種置身於冰窖般的感覺。

    不過這抹殺意出現的突然,消失的突然,老者的右手依舊抖動著,仿佛連劍都握不住,一股若隱若現的死氣在他掌心處浮現,這並非是畏懼,而是身體的本能,對於殺戮的本能。

    “瘋子,你到底是誰?”王右嘀咕著,眼中流露出一絲複雜之色:“為何你又變成如今這個模樣。”

    雨水衝刷著漫天的血氣,而王右卻未注意到,遠處戰場上,武者和魔獸隕落之後,一絲絲生機便消散開來,這些生機融入春雨之中,春雨打落在老者身上,生機也隨之進入老者體內。

    吼!一道嘶吼聲打斷了王右的沉思,尖銳的破風聲徒然在耳旁響起,王右腰間的劍虹乍現,化作一道流光激射而出。

    噗噗!劍虹帶起一道血柱,一道巨大的身影轟然倒塌下來,赫然是一具血色野狼屍體。

    生機在血色野狼體內消散,融入雨水之中,再次打落在老者身上。

    王右神情凝重的望著前方的屍體,此刻,他方才發現遠處的防線已經被攻破,血色野狼群瘋狂的衝來,一名名武者的身體直接被撕成碎片。

    一道道數十丈粗的雷霆從天而降,砸落在城牆之上,整座花城都隨之震動開來。

    哢擦!一道丈粗的雷霆轟然而至,直接將老者周旁的一顆大樹劈成兩半,木屑紛飛。

    “該死的,弓弩已經阻擋不住雷鷹的攻勢!”王右朝前踏出數步,將老者護在身後,手中的劍器帶起一道道殘影,阻擋住數隻血色野狼的攻勢。

    “天空和地上的防禦都已經被攻破,這樣下去,城必破!”王右的實力不過魂武境,麵對數隻血色野狼的圍攻還有點勉強。

    哢擦!一道璀璨的雷霆再次呼嘯而至,直接砸落在王右身上。

    劍意凝聚劍意虛影,王右一劍將雷霆撕扯,一時間,血色野狼也趁機發動淩厲的攻勢,爪牙揮舞,一隻頭上長著獨角的野狼化作一道流光,淩厲的爪牙在王右臂膀上劃過。

    嘶!王右倒吸一口氣,左臂上立即多出了一道血淋淋的抓痕,血肉模糊,其中的手骨清晰可見。

    刺鼻的血腥味更加刺激了血色野狼的瘋狂,王右立即陷入惡戰之中。

    雷蛇在天際間遊動著,泛起一道道璀璨的雷光。

    劍垂落,老者停下身形,目光茫然的望著天際間遊動的雷蛇,喃喃自語著:“雷霆!”

    哢擦!隨著老者的一句話落下,天地間遊動的雷霆立即變得狂暴無比,瘋狂的朝著四周肆虐著,甚至不受雷鷹的控製。

    鷹啼叫聲有些慌張,控製雷霆是雷鷹生來具有的本能,而此刻,這些雷霆卻不受它們的控製。

    鷹瞳漸漸血紅起來,數隻雷鷹放棄了城牆上的武者,赫然朝下方的老者猛衝而來,遊動的雷霆纏繞在周圍,夾帶著毀天滅地之勢。

    王右臉色猛然一變,抬起頭,驚駭的望著那直衝而下的雷鷹,驚呼道:“瘋子,快躲開!”

    老者神情呆滯,沒有理會王右的驚呼聲,依舊目光茫然的望著天際,肆虐的雷霆。

    被數隻血色野狼圍困住,王右身上的傷勢也越來越多,無力擺脫血色野狼的圍攻,唯一的希望便是瘋子自己躲開。

    但是眼前這一幕卻讓王右絕望了,因為絕望,王右才更加的瘋狂,劍勢變得淩厲無比,一往直前,完全是以命來殺出一條血路。

    別人笑他瘋,笑他傻,但是這又如何?他是我王右的朋友,能夠唯一傾聽我話語的人,瘋子!

    “瘋子!”王右嘶吼著,一股遠古的氣息在王右體內蔓延而出,在這一刻,他有種恍惚的感覺,他是翱翔九天之上的蛟龍。

    哢擦!激蕩的雷霆浩浩蕩蕩,足足有數百丈之寬。在王右殺出一條血路的時候,那轟然而至的雷霆也淹沒了老者的身影。

    無言的歎息聲在城門上響起,眾多武者皆是搖搖頭,那瘋老頭完了,年邁的他如何承受住雷霆的衝擊。

    “瘋子!”王右雙目漸漸血紅起來,義無反顧的衝擊激蕩的雷霆之中。

    噗通!王右身形方才踏出半米,其數丈之長的雷霆便轟然而至,恐怖的勁道直接將他的身體拋出。

    鮮血狂湧,絕望的神情淹沒了王右的雙瞳,“瘋子死了?”

    “雷霆,傷不到他!”一道清脆婉轉的聲音徒然在天地之中泛起,隨著這道聲音響起,天地間的廝殺聲也隨之一滯......

    

Snap Time:2018-01-23 21:39:15  ExecTime: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