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花語小城癲狂酵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花語小城,癲狂劍客(第一更)

    血雨紛紛,一道白衣身影在雨中狂奔著。1(1)

    時而長嘯,時而嘶吼,四周的血雨都隨之繞轉起來。

    這場雨下的足足一夜,待到旭日初升的時刻,陰霾的天空方才漸漸放晴。

    八寒地獄,花城,這個被嬌豔鮮花覆蓋的城市,舉目的風景如畫,如同畫家筆尖勾勒出來的世界。

    滄桑的城牆上被青藤布滿,朝陽的光輝打落在其上,青藤拚命的往上爬,隻為爭取更多的陽光和水分。

    微風乍起,吹醒了青藤下一顆顆打轉的雨珠。

    一夜的雨衝刷著天際,天空難得出現了一絲蔚藍,這樣的天空在地獄中極為少見。

    陣陣清香在花城中彌漫著,這原本是一些部落組成的簡易居住地,卻成為了地平線上的一道風景線。

    高大的巨石門轟然倒落,一陣陣馬蹄聲漸起,踏碎了滿地的殘紅。

    晨風中飄蕩著枯葉的悲歌,蕭瑟荒涼逆流成河,落紅的曲傷堆砌滿地。

    一隻隻高大的駿馬狂奔而出,花瓣流轉在馬蹄間,神色嚴峻的武者安然坐在馬背上,手中的劍器泛著淡淡的寒光。

    王右是花城部落中的一名武者,其修為雖然不強,但是廝殺的經驗極為豐富,憑借豐富的經驗,他所帶的隊伍每月都撲殺數千隻魔獸。

    一早,王右便帶著數十名武者策馬出城。一夜的縱欲,大多數人臉上都掛著一絲疲憊之色。

    “一會兒可要提起萬分精神,獵殺魔獸可不是小事!”王右嘮叨道,他的嘮叨總是讓其他成員頗為無奈的一笑。

    砰砰!高大的駿馬一躍便是數丈。如同一隻離弦的箭似的。

    剛剛出花城,王右臉色便是一變,猛然拉住韁繩,性子狂野的駿馬立即嘶鳴而起,雙蹄在虛空中亂躥。

    數位武者臉色皆是微變,抬起頭,朝前望去。

    一道年邁的身影站在石道前,長發淩亂的披在雙肩。掩蓋住那蒼老的臉龐。

    雖如此,那雙滄桑的眼眸還是暴露在王右等人的視線中。

    老人右手處握著一柄生鏽的劍器,劍器暗淡無關,甚至沒有一絲劍器該有的淩厲。

    “老頭。現在是狩獵隊出城的時候,你如果不想被馬撞飛,趕緊一邊去!”一名臉上有刀疤的中年人斥道。*1*1*

    若不是王右及時的拉住韁繩,不然以坐下這駿馬的衝擊力,這老人絕對可以被撞飛出去。

    同時。以他年邁的身影,恐怕這一撞便足以要了他的命。

    老人對於中年人喝斥不聞不問,而是神色茫然的望著那花瓣飛舞的虛空,時而傻笑而出。

    “傻子?”中年人劍眉微皺。接下來的一番言辭直接死在腹中。

    “雨鬆,將他扶到一邊去!”王右劍眉也是一皺。在眼前這位老人身上,他感受到的生機極為薄弱。

    聞言。中年人無奈一笑,下馬,攙扶著老人走到大道的旁邊,嘀咕著:“老頭,你幸虧是遇上了王頭,不然其他人哪會理會你這個即將入土的老頭!”

    中年人也沒有理會老人是否聽得懂,指著那寬闊的石道,喋喋不休說著:“老頭,記著別跑去那。花城大道是狩獵隊必經之路,明天都有很多的武者來往!”

    “以你這身子板哪經得起人家一撞!”中年人搖了搖頭,他注意到老者的目光始終那麼黯然無神,嘴角處掛著一抹癡笑。

    “還真是個瘋子!”中年人右手拍落在老者的肩膀上,一絲渾厚的真氣順著掌心湧入老者體內。

    老者慘白的臉龐也難得浮現出一抹血色,收手,中年人搖搖頭,大步流星的走向王右等人。

    “走!”王右輕微一歎,心中不知為何有種悲涼的感覺,特別是望著老者嘴角那癡笑的時候,這種感覺越盛。

    經過這個小插曲,王右等人也精神了不少,一掃先前的疲憊。

    “駕!”數十匹駿馬再次狂奔而起,濺起了滿地的花泥。

    秋意襲人,老者站在梨花樹下,香氣襲人的梨花在寂靜的蒼穹下盛然綻放,沉隱的暗香讓人迷醉。

    如雪般薄弱的花瓣打落在老者的臉上,老者渾然不知,神情茫然的望著飛舞的花瓣,眼瞳沒有任何的焦距。

    花落花飛花滿天,薄弱的生機在花瓣上消散著。

    當花瓣劃過老者的臉龐上,一絲細微的生機沒入了老者體內。

    老者渾然不知,他的眼神始終那麼茫然,迷失在這落英繽紛的天空。

    旭日初升,懶散的秋日將滿天的花瓣渲染出了一層金色,沉寂一夜的花城恢複了以往的喧囂,一名名氣息淩厲的武者策馬狂奔而出,組隊出城獵殺魔獸。

    淩厲的殺氣和紛飛的花瓣交錯在一起,既矛盾,又自然。

    大多數武者都是注意到老者的存在,投來詫異的目光,當察覺老者身上一點真氣波動全無之後,又收回目光,策馬而去。

    秋風淒冷梳骨,老者身形輕微一顫,如同那飄落的枯葉般,不知飄向何處。

    花瓣打落在劍器上,劍器已經生鏽,連花瓣都無法劃破。

    老者突然狂笑起來,手中的劍器挑起,瘋瘋傻傻的揮舞著,他的劍如同他年邁的身體,無力,連一道劍風都未帶起。

    瘋狂時舞劍,安靜時望著天空。老者始終重複這些動作,時而狂笑而出,誰也不知道他在笑什麼,或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塵世間的喧囂影響不到老者,老者的瘋傻也影響不到花城的熱鬧,路過的人皆是駐足觀看,看了一會兒,覺得沒意思就離去。

    大部分人隻是知道花城外來了個老瘋子,瘋瘋傻傻的。

    老者的到來隻是成為一些閑人飯後談論的話題罷了,時間流轉,斜陽西落,還未褪盡。

    餘暉照著蒼穹,泛出一片殘紅,羞紅了不染的雲彩,一絲淡然的風拂過長滿青藤的城牆,花瓣紛飛。

    噠噠!出去獵殺的武者策馬而歸,大多數身上都帶著傷勢,隨著這些武者的入城,空氣中泛起了淡淡的血腥味。

    王右策馬而歸,臉上掛著淡淡的喜意,今日的狩獵頗豐,足足有數百隻魔獸,這些魔獸的精血可以煉製成血晶,血肉還可下酒菜。

    “王頭,早上遇見個瘋老頭,今日就大豐收,看來那瘋老頭還能給人帶來好運!”被稱為雨鬆的中年人輕笑著,嘴角處依舊掛著一抹血跡。

    王右也是一笑,突然,王右身形一震,目光直直的望向遠處:“他還在這!”

    聞言,雨鬆抬起頭,朝前方望去,入目的則是一道年邁的身影,舞著雜亂無章的劍式,死氣沉沉的劍。

    一股莫名的悲涼在王右等人心頭泛起,王右輕微一歎,他能夠感覺到老者的氣息比起今早更虛弱,或許明日,這老者體內的生機便會完完全全的消散。

    下馬,王右踏著滿地花泥,大步流星的走向老者。

    老者或者習慣了被人圍觀,對於王石的到來,他未曾理會,生鏽的劍無力的劃過虛空。

    “我不知道你的以往,但是如今的你不適合成為一名劍客!”

    “你的手握不住劍!”王右低語著,右手抬起,其濃厚的真氣流轉而出。

    王右朝前邁出一步,身形如同輕飄飄的枯葉般,按落在老者的肩膀上,老者身形一震,傻傻的站在原地,也不掙紮。

    濃厚的真氣湧入老者的體內,王右微鬆了口氣,低語道:“老家夥,明天的朝陽會很美好,希望你能夠見到!”

    收手,王右重新躍上馬背,策馬進城。

    薄弱的真氣在老者體內流動著,他體內的經脈已經破損,而這些溫和的真氣則是滋養著破碎的經脈。

    飄落的花瓣落在夜幕最深處,夕陽泯滅,闌珊的笙歌在花城之中回蕩而起。

    白晝的花城是恬靜如水的佳人,而夜晚的花城是浪跡天涯的歌姬,燈火將小小的花城照的如同白晝般明亮。

    經曆一日廝殺的武者呼朋引伴,流連於酒閣,玩轉於花柳之地。

    一座尋常的酒肆中,王右右手抓著酒壺,仰天長飲,酒水的嘩嘩聲不絕於耳。

    處在歌舞升平的酒肆中,王右的心卻依遲遲不能融入這周圍的繁榮中,反而感到一股莫名的悲涼,一道年邁的身影在他腦中久久不散。

    “唉!”王右輕微一歎,這酒喝的越來越不是滋味。

    其他武者則是有些詫異,今日大豐收,為何頭兒會歎息,唯獨雨鬆能夠猜出一些端倪。

    “我出去走一走!”起身,王右抓著數壺酒,留下一句話後便邁出酒肆。

    微弱的燈火跳動著,晚風卷過,掀起一片片飄落的花瓣。

    王右便飲邊走,兩旁不時傳出男人的狂喜聲,時而摻雜著一些歌姬的呻吟聲。

    走過喧嘩的街道,王右不知何時走到了城門前,沐浴在月光中的城門顯得有些妖異美,特別是那蔓延開來的青藤,霜露在其上浮現而出。

    王右鬼使神差的走出花城,寬闊的石道上鋪滿了一層花瓣。

    花城外一片死寂,死寂的隻剩下花落的聲音。

    清冷的月光如水般流淌而出,花前月下,一柄生鏽的劍器在花間忽閃忽現......

    

Snap Time:2018-04-24 20:38:29  ExecTime:0.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