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遲暮夕陽劍之悲鳴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遲暮夕陽,劍之悲鳴(第二更)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遲暮夕陽,劍之悲鳴(第二更)

    血色雪花紛飛,肅殺之意彌漫在天地間。(-< 書 海 閣 >-網點shuhaige點)

    虛空如平靜的湖泊,雪花打落之處,一道道波紋激起。

    十三道劍虹在風雪中若隱若現,葉晨的臉色更加慘白,眼神也顯得暗淡無光。

    血染全身,一股滔天的戰意反而在葉晨身上彌漫而出,如雪的長發狂舞。

    “我之劍,屠殺無數世間生靈!我煉武殺靈武,靈武境殺魂武境,魂武境殺靈武境,靈武境殺武道境!”

    “我之殺意,可誅天,可滅地,為天地殺意,天地殺機,凝聚規則!”生機飛快的在葉晨體內流失著,葉晨的聲音顯得更加蒼老,更加低沉。

    “我之劍,融我殺意!”麒麟劍帶起一道幽明的劍光,這抹劍光將四周的飛雪渲染成墨水色。

    發如雪,銀絲如同流水般打落在飛雪之上,一道道清風在葉晨後方卷起,形成一道道殘影。

    “風無形,風無相,若風成形相便可撕扯天地!天地罡風,齊聚!”葉晨低語著,數十道殘影重合在一起,演化出葉晨的第十四劍。

    百丈罡風,夾帶著天地之勢,幻化成第十四道劍虹。

    “要到極限了嗎?”葉晨低語著,血已經染紅了劍身。

    “我還能出劍,第十四劍!”此刻的葉晨如同遲暮的老者般,身上的生機越來越散,死意彌漫。

    “我左手執生,右手掌死,天地輪回為生死循環,我執掌殺戮,掌控生死!”葉晨的聲音越來越輕,但是這喃喃自語聲卻化作驚天動地的天地之音。

    生死二氣充斥整片天地,倒卷而起的罡風帶起了生死規則,時光如水,總是無言,生死僅僅那而已。

    叮!第十四劍劍虹乍現,整個天地陷入無盡的黑暗之中,就連那飄舞的雪絮也黯然無光。

    黑暗中,太子的眼眸如同星辰般明亮,神色有些凝重,望著這乍現的十四道劍虹。

    轟轟之聲在這一瞬間回蕩而起,這十四道劍虹凝聚成一道劍柱,凝聚葉晨這一生所感悟的規則,所演化的神通,以及十股意誌。

    這無疑是葉晨最強的攻勢,傾盡生機所施展的一劍,這一劍可誅天,可滅地,更可抹去武道二層強者。

    而便是此刻,太子閉上了雙眼,一道歎息聲響徹而起,隨即,一股恐怖至極的氣息在太子身上浮現而出,這股氣息內蘊含的殺意不亞於葉晨的殺戮規則。

    一道幽明的光芒在太子掌心處浮現而出,赫然是當初李任曾得到的斷劍。

    “它是殺戮之刃,斬殺了數百萬,甚至數千萬生靈!”

    “它雖然是我的劍,但是我卻不喜歡它,因為它染了很多血!”

    “但是五代,如今的你卻不得不讓我出劍,你有讓我出劍的資格!”太子喃喃自語著,雖閉上雙眼,一道劍虹卻在他的腦海中浮現而過。跟我讀h-u-n混*h-u-n-< 書 海 閣 >-請牢記

    至始至終,太子從未出過劍,他最終隻動用領域以及規則。

    當太子握住劍的那一那,巍然若山,一動不動,這天下間,這斬落的劍柱無法引起他的注意。

    劍柱呼嘯而至,太子手中的斷劍輕飄飄抬起,劃過虛空,帶起雪花,刺落在虛空中。

    叮嚀!一道清脆的劍吟聲響徹而起,一劍動用萬丈之內的天地威壓,這平淡無比的一劍卻讓劍柱無聲無息的泯滅掉。

    仿佛先前的聲勢隻是虛幻而已,水中花,鏡中月。通天的劍柱消散,其淩厲的劍氣卻倒卷而出,淩厲的劍氣劃過太子的臉龐,隻差毫厘,沒入後方那無盡的黑暗中。

    一抹光華乍現,淩厲的劍氣撕碎了無盡的黑暗,白茫茫的雪絮再次飄落開來,四周依舊是白茫茫的天地。

    一道劍痕在太子的臉龐出浮現而出,醒目的血紅滴落開來,打落在白色衣袍上,一朵梅花狀漸漸彌漫開來,“五代,你還能出劍嗎?”

    雪絮翩翩起舞,如同花叢中的蝴蝶似的。太子劍抬起,斷劍指向前方滾動的雷池,狂暴的雷蛇紛紛朝兩旁退去,翻騰的火海更是消散開來。

    一道年邁的身影在雷池中浮現而出,血色雪花飄過開來,染紅了如雪的長發。

    葉晨的臉色比雪還要慘白,長發淩亂的披在雙肩,不再狂舞,而是垂落。

    生機的流失如同歲月飛逝一般,葉晨看起來猶如遲暮的老者,體內一片死寂。

    雪紛飛,打落在葉晨身上,葉晨身軀依舊如同劍脊一般,挺拔,不曲折。

    葉晨的目光依舊銳利而漠然,直直盯著遠處的太子,手中染血的麒麟劍發出一道無力的劍吟聲,此刻的葉晨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

    六道劍屍依舊站在葉晨周旁,隻是神色萎靡不振,體內的武道意誌甚至要消散掉。

    麒麟劍再次抬起,劃出幾朵妖異而唯美的劍花,染血的劍尖指著遠處的太子,葉晨目光依舊平靜的可怕,仿佛先前的瘋狂不是他,“我敗了,敗得很徹底!”

    不悲不喜的聲音顯得更加嘶啞,葉晨神色漠然,徒然抬起頭,望著那被飛雪充斥的蒼穹,喃喃道:“終於出現了裂痕,你的領域並不是沒有裂痕的!”

    隨著葉晨這一句話語落下,這白茫茫的世界徒然奔潰開來,如同布滿裂痕的鏡子般,碎裂!

    雪依舊在紛飛,但是這雪已經掩蓋不住葉晨的身影,以及他手中的劍。

    雪埋葬不了他的眼,一道道熟悉的氣息再次充斥在虛空中。

    虛空中,劍氣如洪流般湧動著,同時,眾人也注意到了四周再次恢複了正常,而不是先前那白茫茫的世界。

    血染長空,數道身影自空中跌落,赫然是數具屍體,其中包括武神大陸武者的屍體以及太子黨成員。

    在這一片虛空中,數十股恐怖的意誌充斥在其中,而此刻,眾人皆是抬起頭,神色有些震驚的朝虛空中望去,落在那道遲暮的身影上:“五代?”

    盡管已經變得蒼老無比,但是在場的人都熟悉這股氣息,葉晨的氣息。

    “晨小子!”已經幻化出麒麟本相軀體的火麒麟驚呼而出,巨大的軀體拍落在虛空中,撕碎周圍的鳥影,在先前白茫茫世界出現的那,他便為葉晨擔心,隻是沒想到情況更加嚴峻,如今葉晨的體內生機越來越少,一片死寂,靈魂更是脆落無比。

    風雪凝聚而成的虛影組成一道劍陣,驕子被困在其中,身上的武袍不起一絲褶皺,顯然,這劍陣隻能暫時困住驕子,並未產生任何的威脅。

    “五代!”驕子低語著,神情也有些凝重,手中的劍一揚,帶起一道璀璨的劍光,直射前方而去。

    砰砰!風雪虛影再次阻攔住了驕子,十股意誌同源,而又有點差異的意誌匯聚在一起,形成一道無形的枷鎖,阻擋住驕子的步伐。

    遲暮的身影落在慕辰等人的視線中,眾人皆是心神一震,胖子和慕辰兩人更是不惜燃燒靈魂之力,兩人的氣息隨之暴漲而出。

    “葉晨!”慕辰低語著,死寂的目光中起了波瀾,不再那麼空洞。

    丁香花飄舞而出,隱在花間的劍光若隱若現,帶起滔天的殺機。

    花飛花落花滿天,天可葬,這武道境也可葬。飄舞的花瓣打落在一名武道境的眉心處,在這名武者駭然的目光中,一道平淡無比的劍光浮現而出,那間,無盡的黑暗淹沒了他的心神。

    在他的額頭,一道醒目的血洞浮現而出,一絲絲白漿滴落開來,滴落在紛飛的花瓣上。

    殺人也可以不沾染一絲血跡,燃燒靈魂之力後的慕辰,其修為恐怖無比。花瓣打落在慕辰身上,慕辰的身影漸漸化作虛無起來,直奔葉晨而去。

    “傲世劍,今日我們真正的傲世九天之上,武道境的血,我們也要染!”胖子低語著,人畜無害的笑意漸漸收斂起來,取而代之的則是無盡的殺意。

    一步踏空,兩股截然不同的意誌凝聚而出,蕭胖子嘴角噙著一抹冷笑,他的劍從來都是為葉晨而拔,他討厭殺人,但是他不介意為葉晨殺人。

    劍虹乍現,傲世劍脫手而出,傲世劍和蕭胖子的身影同時消失在風雪之中。

    噗噗!一道道血柱在風雪中噴濺而出,血濺出數十丈,隨後擴展開來,化為一片血霧。

    兩具屍體在虛空中搖搖欲墜,最後墜落至墓碑林中,發出一聲重重的聲響,濺起滿地的冰屑。

    兩道長虹橫跨出數百丈,撕碎了狂舞的雪絮,呼嘯而至。

    兩股威壓掀起空間浪潮,緩解武道領域帶來的威壓。

    瞬息而至,慕辰和蕭胖子兩人劍眉皆是一皺,葉晨的傷勢比起想象中還要嚴重。

    沒有任何的遲疑,兩人的左手皆是拍落在葉晨的後背,渾厚無比的真氣湧入葉晨體內,驅散葉晨體內盤旋的死氣。

    太子單手負背,神色漠然的望著慕辰和蕭胖子,並未去阻攔二人的舉動,在他看來,葉晨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隻需要一劍便可以讓其隕落。

    “咳咳!”葉晨咳嗽而出,慘白的臉色越發的煞白,一絲血跡順著嘴角滴落,靈魂重創,體內生機大部分流失,很弱,這種虛弱的感覺,葉晨很討厭。

    轉身,葉晨慘然一笑,“我敗了!”

    曾以魂武境劍挑數百名靈武境,他未曾一敗。

    曾以靈武境斬殺無數武道境,殺李任,殺古田,殺慕容羽,他也未曾一敗。

    創造了太多的傳奇,而這傳奇之後,葉晨卻付出了更多的心酸。

    但是葉晨卻知道,今日他敗得很徹底,就算再天才,未成長起來的天才始終是弱者。

    葉晨一步步的走向下方的墓碑林,風雪卷過墓碑林,一陣呼呼的響聲搖曳而起,猶如墓碑的哭泣。

    踏在雪絮之山,葉晨的身影越來越年邁,四周安靜無比,不知不覺間,周圍的廝殺已經止住,仙虛等人紛紛朝葉晨湧去,就算千川雪以及韓間他們也是如此。

    在眾人眼中,葉晨如同一遲暮的老者,步履蹣跚的走向西下的夕陽,一種莫名的悲涼在眾人心中彌漫著。

    “五代!”刀神日鈤低語著,他同樣感到了一種悲涼,昔日那個風華絕代,舉手投足劍便可抹滅武道境的五代已經變成這年邁的老者,步伐踉踉蹌蹌。

    這種悲涼感染了四周飛舞的雪花,雪花嗚嗚作響,雪越下越大,這是一場雪祭,太子給葉晨的雪祭。

    一柄劍的葬禮,每踏出一步,葉晨身上的氣息便虛弱一分,握住麒麟劍的手也輕微抖動著,經脈破碎,生機流失,靈魂重創,死寂在葉晨的眼瞳中彌漫著。

    抬起頭,葉晨神色平靜的望著虛空,無盡的白雪簌簌落下。在九天之上,一道恐怖無比的生死輪回漩渦盤旋在其上。

    生死輪回漩渦猶如一隻猙獰的魔鬼,瘋狂撕扯著四周的雪花。

    柳眉緊蹙,千川雪心中充斥著一股莫名的心酸,特別是美眸觸及葉晨身後那如雪的長發時,千川雪的心隱隱作痛。

    她曾經見證了葉晨的傳奇,年少輕狂的他日日夜夜都在修煉,修煉成為他的本能,他用無數心酸鋪成了通向強者的道路,世人隻知他的風光,感慨他的天賦。

    但是再妖孽的天賦,僅僅數年而已,要達到如今的地步,又有付出多少代價?

    這其中的心酸很少有人知道,但是千川雪卻能體味,落霞峰頂,一道孤寂的身影,不分晝夜的揮著劍,能夠伴隨他的隻有手中的劍,以及漫天星光和雪花。

    而如今雪花陪伴了他,此刻也埋葬了他。

    望著近在此尺的眾人,葉晨嘴角牽扯出一抹笑意,這一笑很自然,很溫和。

    但是這一笑讓人更加心酸,生死蛟龍甚至別過頭,“***,為什麼我有點不忍心看到這家夥變成這樣,他應該是翱翔九天之上,而不是眼前這遲暮的老人!”

    神劍通靈,麒麟劍輕顫著,低沉而又嘶啞的劍吟聲激蕩而起。

    劍悲,麒麟劍的悲鳴聲!每一柄劍都有自己的故事,劍客用手中的劍來訴說那個故事......

    

Snap Time:2018-07-21 04:28:30  ExecTime:0.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