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蒼生棋天地路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蒼生棋,天地路(第二更)

    “九股意誌凝聚,同樣撕碎不了我的領域!”太子漠然道,劍指輕輕的彈落在劍身上。

    叮!一道猶如金鐵交鋒的爆鳴聲衝霄而起,整片天地的雪花都狂舞起來。

    天空乍然放明,雪絮紛紛而落,打落在麒麟劍上。

    麒麟劍隨之抖動著,承受不住這雪花的力量。

    一片雪花之中蘊含著極為磅的意誌,雪花淹沒了葉晨的身影。

    以葉晨的**之力,都有點承受不住這打落的雪花,一道道沉悶聲在他體內回蕩而起。

    “五代,埋葬在這場風雪之中吧!”

    “雪本是最純潔的東西,雪花的葬禮也是最神聖的葬禮!”說到最後,太子嘴角的笑意漸漸收斂起來,取而代之的則是無盡殺意。

    殺機在太子的眼中流轉而出,一股磅的氣勢與威壓在他身上完全爆發開來。

    感受這股威壓,眾人心頭直冒冷汗,就算刀神日鈤也是如此,“太子他動殺意了!”

    盡管眾人體內的真氣依舊流轉著,但是這股壓迫卻來自靈魂,靈魂上的壓迫,不可抵抗,一切抵抗都有些徒勞。

    “雪花的葬禮,埋葬了一柄劍!”太子踏空而出,袖袍揮動間,四周的風雪變得殺氣騰騰,其單薄的雪花變得如同劍器般淩厲,撕碎葉晨身上流轉的意誌,劃過葉晨的血肉。

    血肉在雪花劃過之後,立即浮現出一道血槽,血水瞬間湧動而出。

    刺鼻的血腥味彌漫開來,葉晨右手一抖,抽出麒麟劍,身形勢如閃電般的朝後退去。

    葉晨每後退出一步,一道道血柱便從他身上噴濺而出,如同雨幕般,從空中墜下,一朵朵血蓮綻放著。

    雪埋葬了一朵朵血蓮,雪也漸漸變得血紅起來。

    渾身染血,葉晨臉色慘白無比,雖如此,葉晨握住劍的手卻更加的堅定,“許久未有這種感覺,死亡的氣息!”

    雪非雪,而是太子操控萬丈內的天地規則,凝聚而成。

    每一片雪都比劍器還要堅固,密密麻麻的雪花形成了一道風暴,直射葉晨而去。

    萬片雪花劃過葉晨的**,痛徹心扉痛楚席卷來,不僅僅**如此,就連靈魂也是如此,葉晨的氣息變得越來越虛弱。

    葉晨的眼神越發的平靜,他沒有去躲避,而是承受這萬道雪絮的洗禮,濺起的血花染紅了他的眼。

    察覺到葉晨消弱的氣息,無論是火麒麟,還是慕辰等人皆是低吼而出,意誌狂湧,攻勢越發的淩厲,完全一副以死相拚的攻勢。

    公子羽臉色微變,連續踏出數步,躲過數道麒麟虛影的攻勢,其羽扇擴散開來,萬千鳥影席卷而出:“神通千鳥!”

    “不愧是三代火麒麟,就算靈魂重創,其實力也能重創到我!”公子羽身影融入萬千鳥影之中,他無法擊敗火麒麟,但是要將他拖住片刻還是可以的。

    花瓣漫天,慕辰的劍再悲傷也感染不了這漫天狂舞的雪花。

    四周的意誌洪流更是如同天險一般,阻擋住了慕辰等人的步伐。

    “五代,你聽過雪花落地的聲音嗎?血花落地,激起宿殺的殺意,而雪花落地,流轉出的卻是生命之璀璨!”

    “希望在你隕落的這一刻,傾聽這雪花落地聲!”太子的聲音漸漸變得溫和起來,狂舞的雪花也失去了肅殺之意,變得無比溫柔。

    隱藏在溫柔下的殺意更加可怕,太子踏著雪絮而來,其身形在風暴中越來越清晰,直逼葉晨而來。

    殺戮印記隱隱約約間在葉晨的眉心處流轉著,葉晨承受著非人的痛楚,他在等待一個機會,扭轉局勢的機會。

    無盡的黑暗之中,雪絮紛飛間,太子的身影還是出現在了葉晨眼前,速度極快,修長的劍指抬起,直射葉晨的喉嚨。

    劍指未落,指尖的雪花先至,葉晨的脖頸間鮮血迸濺,險些被切開喉管。

    滾熱的血液在葉晨嘴中蔓延著,盡是苦澀的味道。

    “殺戮之身!”葉晨低語著,無盡的殺意在他的體內爆發而出,如同狂風暴雨般,眉心處,殺戮印記取代了月神印記,浮現而出。

    白發黑袍,殺戮之身浮現而出,滔天的殺機都凝聚在殺戮之身上。

    天地殺戮規則,這殺戮規則可誅天,可滅地。

    而便是這一刻,葉晨無視四周傳來的天地威壓,朝前邁出一步,其身形和殺戮之身完完全全的重合在一起。

    最強的一刻,葉晨身上的氣息再次暴漲,虛空徒然震動起來,天地間的生死二氣也變得無比狂暴,其平衡立即被打斷,形成一道恐怖至極的生死輪回漩渦,漩渦盤旋在九天之上。

    漩渦之下,葉晨雙目血紅無比,他體內甚至響起一道清脆的劍吟聲,九股意誌凝聚,融入殺戮之身,葉晨再次抬起劍,依舊是先前那一劍,一劍傾城!

    “還是這一劍!”太子輕笑而出,劍指呼嘯而至,意誌如同流水般繞轉著。

    天地通體如墨,猶如一副畫卷般,而葉晨的手便是執筆的手,劍便是筆,筆尖揮動間,一抹醒目的血紅乍現,如同筆尖滴落的丹紅般,滴落在黑暗中,漸漸泛起。

    劍光帶起了璀璨的血光,太子的身影徒然止住,他的劍指再也阻擋不住這唯美的一劍,已經被這一劍所傾倒。

    血珠在指尖流轉著,太子漠然的目光中起了一絲波瀾:“五代,你果然是最令人出乎意料的棋子!”

    “殺戮神通,比起驕子那家夥也不差!”太子低語著,其右手抬起,舒展開來。

    “蒼生棋,誰人下,天地路,誰人踏!”太子突然長嘯而出,周圍的雪絮都隨之飄舞而起,天地轟鳴,一股意誌瘋狂降臨,禁錮了萬丈虛空,武道領域在這一刻完完全全的運轉起來,天地靈氣更是凝聚成一條條細線,這一幕,若是從九天之上看下去,萬丈的虛空中,這天地靈氣凝聚而成的細線交錯在一起,形成了一道巨大的棋盤。

    狂舞的雪絮凝聚成一枚枚白子,白子上,意誌流轉著,周圍的空間甚至破碎開來。

    在這天地棋盤出現的那,一股前從未有的威壓至九天之上,呼嘯而至。

    那間,萬丈虛空內的武道意誌立即崩潰開來,各個武道境抬起,駭然的望著虛空,盡管體內的真氣還在流轉著,但是他們身體卻不由自主的朝下彎去。

    “這便是太子的實力,咳咳!”日鈤咳嗽而出,神情有些複雜的望著虛空,“隻是,五代你能夠擋住真正的太子嗎?”

    密密麻麻的雪絮,十萬道白子,百萬道白子,呼嘯而下。

    數百萬道白子在彌漫這滔天的威壓,匯聚在一起,足以摧毀一切。

    而隨著太子的一掌拍落,這萬道白子化作一道流光朝葉晨直射而去,鎮壓住了葉晨的劍,更是抹去了那道璀璨的劍光。

    這幾乎是數百股武道意誌同時爆發開來,勢不可擋。

    “該死,這家夥還隱藏了實力!”火麒麟低吼而出,他知道,匯聚九道月神意誌,融合殺戮之身後的葉晨擁有擊殺武道二層的實力。

    但是麵對這如此恐怖的衝擊,就算葉晨的**恐怖至極,那也承受不住。

    “我說過了,這是太子和五代之間的戰鬥,誰也插手不得!”公子羽輕笑著,萬千鳥影發出嘶鳴聲,音浪洞穿了數道麒麟虛影,這家夥就算重傷也要拖住火麒麟。

    百萬道棋子覆蓋整個虛空,轟然而至,轟鳴聲絕地而起,葉晨的身影止住,再也移動不了,四周傳來的威壓將他禁錮住。

    哢擦!骨骼破碎的聲音在葉晨體內回蕩著,他的血肉已經裂開,血肉清晰可以,如同一布滿裂痕的瓷娃娃般,血染全身。

    麵對這呼嘯而至的白子,葉晨低吼而出,他絕不能再次隕落,他絕對不能死,就算兩者之間的差距極大,他也要反抗,

    月神印記在葉晨眉心處流轉著,三股月神意誌被葉晨運轉到極致,夾帶著葉晨的殺意,葉晨朝虛空中打出了一拳,這一拳轟擊,卻是驚天動地,使得前方呼嘯而至的白子轟然崩潰開來。

    但是麵對那鋪天卷地而來的棋子,葉晨這一拳顯得有些微不足道。

    一拳之後又是一拳,帶起一道道殘影,葉晨低吼著,他不甘,他修煉至今,他斬殺過武道境,甚至領域強者,他不甘隕落在此,因為這個世界上有他留戀的東西。

    一拳至百拳,每一道拳頭都蘊含了葉晨的**之力。望著看似困獸之鬥的葉晨,太子漠然道:“五代,結束了!”

    “你終究不是武道境,就算你能夠動用武道意誌,但是月神意誌終究不是你的東西!”太子朝前邁出去,百萬道雪絮繞轉開來。

    而便是此刻,一道低沉的聲音在死城的上空響起:“這句話我也曾對他說過!”

    “不過,太子,五代的命,你動不得!”一股恐怖至極的意誌爆發而出,這抹意誌赫然在太子的武道領域上撕開了一道裂痕......

    

Snap Time:2018-04-21 04:20:24  ExecTime:0.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