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無下棋心卻有殺人意


    無盡的黑暗,一道磅的天地棋盤浮現在其上。

    雪絮簌簌落下,灑滿了整道棋盤,天地靈氣凝聚成線,縱橫交錯。

    踏空而來,葉晨隨意盤曲而坐,目光落在棋盤之上,淡淡道:“最後的棋局!”

    微閉著雙眼的葉晨能夠察覺到四周那恐怖的壓迫,他知道,自己等人已經置身於太子的領域之中。

    如同死城般神秘的領域,今日,唯獨兩個結果,隕落在這領域之中,或者走出這領域。

    劍氣在葉晨的指尖流轉著,形成一枚黑子。

    葉晨劍指點落,其黑子呼嘯而落,那間,整盤棋局立即崩潰開來。

    “可惜,我無下棋心,卻有殺人意!”彌漫著磅大勢的棋盤如同鏡子般破碎開來,碎片紛飛間,其一抹唯美至極的劍光浮現而出。

    這抹唯美的劍光讓天地更加的失色,就連那紛飛的雪絮也染上了一層墨水色。

    天地在這一刻靜止住,劍光徒然在太子眼中乍現,毫無征兆!

    太子神色淡然的望著這一劍,其身形不論如何看,猶如亙古長存的高山般,沒有什麼可以撼動他的身形,不可戰勝的巨山,就算眼前這一道唯美至極的劍光也是如此。

    “可惜了,這或許是注定是一場未下完的棋局!”太子低語著,一聲歎息,這聲歎息並不洪亮,然而卻回蕩在九天之上。

    任誰都能聽出這歎息中的無奈,以及遺憾之色。

    同時,一股恐怖無比的威壓在萬丈虛空內浮現而出。

    大多數武者都承受不住這股威壓。紛紛拔劍而出。慕辰和胖子等人也是神情凝重,這周圍的狂舞的雪絮如同一柄柄利劍般。阻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唯美至極的劍光乍一出現。那間便消失掉,兩根修長而又***的手指夾在麒麟劍的劍尖上,輕輕的將麒麟劍止住,同樣化去這恐怖的一劍。

    狂舞的白衣在虛空中飄蕩著。葉晨神色平靜的望著近在此尺的太子,他太強了。

    **之力。三股月神意誌融入這一劍,一劍傾城,可以傾倒世間之劍。卻傾不住此人的劍指。

    右手翻轉。葉晨手中的麒麟劍輕微一顫,飄飄然的脫離太子的劍尖,同時,葉晨身形也如同那飄舞的雪絮般,朝後落去。

    “很唯美的一劍,也唯獨你五代才能將殺人的劍弄的如此唯美?”邪魅的笑意在太子的嘴角揚起。太子緩緩的站起身來,便在他站起身的同時。在場的每個人都感到了一股磅的大勢在他身上凝聚著。這股磅大勢讓人有種麵對高山的感覺,自己顯得無比渺小。

    太子劍指悄然點落在虛空中,漫天飄舞的雪花都發出了一道輕顫的叮嚀聲。

    在這一那,眾人都全身輕顫起來,神情有些凝重的望著四周的飛雪,這潔白的雪花中已經帶起了肅殺之意。

    如同清風般,葉晨身形顯得無比輕盈,當他退出百丈的那,一陣陣的輕顫之音充斥在耳中,周圍的雪花瘋狂的旋轉起來,似在哀嚎。

    雪絮入目,葉晨整個身體完完全全的緊繃起來,磅的月神意誌如同潮水般湧出,充斥在周圍的虛空。

    但是這恐怖的月神意誌卻阻擋不住狂舞的雪絮,雪絮無聲無息的越過流轉的月神意誌,輕飄飄的打落在葉晨身上。

    雪落間,一股浩瀚如同海洋般的力量爆發開來,同時天地威壓凝聚在葉晨身上,在轟中的那,葉晨能夠聽到一道清脆的聲響,那是骨骼破碎的聲音。

    哢擦!葉晨的身影如同斷線的風箏,遠遠的倒飛而出,一抹血跡在他的嘴角滴落。

    在血跡滴落的那,葉晨眼中已經充斥著忌憚的神色:“以我的**居然承受不住這~~

    ef="

    -< 書 海 閣 >-網

    -更新首發~~一擊之力!”

    壓製住翻滾的血氣,無盡的罡風在葉晨周旁浮現而出,葉晨腳步一退,罡風凝聚成一道道虛影,虛影漫天,虛幻不分。

    簌簌落下的雪花劃過虛影,雪花和虛影同時泯滅掉。

    “化風!”葉晨的聲音略顯低沉,虛影夾帶著毀天滅地之勢凝聚成一隻百丈青龍虛影,巨尾一甩,青龍虛影咆哮而出,直衝太子而去。

    “風屬神通,但是這是我的領域,五代!”太子輕笑著,紛飛的雪絮劃過一道道波紋,帶起寒意。

    一種無法形容的古怪感覺從葉晨的心頭冒騰而起,這種感覺是來自那些紛飛的雪絮。

    目光如電,葉晨直直的望著那紛飛的雪絮,雪絮淹沒了青龍虛影,青龍虛影無聲無息的化作虛無,如同火架上的冰雪似的。

    輕描淡寫的破去五代的風屬神通,仙虛等人皆是倒吸了口氣,太子這家夥到底有多強?

    砰砰!葉晨朝後退出數百丈,六道劍虹劃過無盡的黑暗,躍至葉晨身旁。

    六道劍屍,六股截然不同的意誌在四周彌漫著,雖如此,葉晨心頭那股古怪的感覺卻依在。

    “要動用了六具劍屍之力了嗎?我有點期待,你最強的一劍會是如何?”太子漠然一笑,其袖袍一揮間,密密麻麻的雪絮至九天之上飄落而下,籠罩住他和葉晨的身影,“這是五代和我之間的戰鬥,三代火麒麟,你在一旁觀戰便可!”狂舞的雪絮徒然形成一柄柄雪劍,雪劍在四周繞轉著,擋住正要抬步而出的火麒麟。

    “武道領域之力!”火麒麟劍眉微皺,他是武道二層的修為,比任何人都要清楚這月神太子的可怕之處,至少在葉晨所遇見的人中,此人是最強的。

    “數千年未出手,手有點癢!”火麒麟淡淡道,僅僅一個葉晨擋不住這月神太子,就算動用六具劍屍之力。機會也很渺茫。

    麒麟本源之火在火麒麟周旁環繞著,磅的大勢湧出。

    火麒麟一步朝前踏空而去。環繞的麒麟本源之火化作一道流光。直接撕扯了前方旋轉的雪劍,雪劍化作雪絮再次飄舞而出,麒麟領域彌漫而出,數道麒麟虛影在上空同樣冒騰而出。

    虛空中流轉的生死二氣的平衡被打破。形成一道道恐怖的生死輪回漩渦。

    砰砰!一道低沉的爆鳴聲響起,旋即一抹璀璨的劍芒掠過那麒麟虛影。直射火麒麟而來。

    火麒麟冷哼一聲,右手抬起,轟然朝前拍落。直接撕碎這道璀璨的劍芒。劍芒散去,一道修長的身影浮現而出。

    公子羽手持羽扇,神色淡然的望著火麒麟,輕笑而出:“太子吩咐過了,這是他和五代之間的戰鬥,三代火麒麟你便在一旁觀看便可!”

    “若你手癢了。我可以跟你玩玩。”天地威壓湧動,公子羽的武道領域也彌漫而出。兩股領域之力在虛空中相遇,摧毀了數道生死輪回漩渦。

    火麒麟劍眉微皺,火海湧動,直接朝公子羽湧去,六千餘丈的領域,這家夥的實力還真不能小覷。

    羽扇揮舞間,公子羽淡然一笑,身形邁入火海之中,任憑火海多沒恐怖,他總是能夠恰到好處的擋住火麒麟的去路,其眼光之毒辣遠超常人。

    “怎麼辦?”仙離望向仙牙,神情有些凝重。

    “出手吧!五代不能隕落,隻要阻止太子的攻勢便可!”仙牙低語道,袖袍揮舞間,其武道領域同樣蔓延開來。

    比起太子,火麒麟,公子羽等人的領域,仙牙二人的武道領域就弱了不少,二千餘丈的武道領域,天地威壓轟然齊聚。

    砰砰!又是兩道恐怖的領域波動傳來,兩名太子黨的成員持劍而出,身影出現在風雪之下,擋住了仙牙和仙離的去路。

    “武道領域!”仙牙臉色微變,其身形立即融入風雪之中,其領域之力再次碰撞起來。

    雪絮打落在墓碑林上,五具石棺依舊死寂無。

    虛空之上完全被領域所覆蓋,感受著這恐怖的威壓,慕辰和蕭胖子等人皆是點點頭,持劍而出。

    “清絕,千川雪等人的安全便由你負責!”話語未落,慕辰等人的身影便衝天而起,撕碎了紛飛的雪幕。

    數位武神大陸的武者略顯猶豫了下,也持劍而出,當初若不是葉晨相助,他們早就隕落,今日,這個情,他們要還。

    數十道如同驚鴻般的劍光乍現,衝天而起,淩厲的劍氣帶起一道道尖銳的呼嘯聲。

    砰砰!刀神日鈤神色漠然的踏空而出,在日鈤身後,二十餘道身影手執劍器,踏空而出,整齊的步伐聲如同雷鳴般洪亮,無形之中,一股駭人的氣勢席卷而來。

    雪絮如同海浪般一層層遞推而出,打落在虛空中。

    那間,七十餘股武道意誌在虛空中爆發開來,如同迸發的火山般,勢不可擋。

    一道道璀璨的劍光在虛空中激蕩著,武道境的廝殺在虛空中上演著。

    清絕護住千川雪等人,神情凝重的望著虛空。

    千川雪輕微一歎,這種程度的廝殺根本不是他們可以插手的,美眸流轉,一切無言,清冷的目光停落在虛空中的那一道白衣身影上。

    雪絮輕飄飄的打落在太子身上,在飛雪的映襯之下,太子的神色越發的漠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對手,這樣不是很有趣嗎?”

    漠然的目光掃過全場,站在虛空中的太子猶如天神下凡般,一襲武衣隨風飄動起來。

    “或許吧!”葉晨淡淡道,身後的六道劍屍已經站在不同的方位,其氣息漸漸重合起來,六股恐怖的意誌如同流水一般,流淌開來。

    “要動用劍屍之力了嗎?當初聖子本是廢物,不過其六道宿體還是不得不讓人一讚,如今你動用這六具劍屍又能發揮出多強的實力呢?”

    “說實話,我有點期待,五代出劍吧!”太子***修長的右手從袖袍下伸出,夾住那飄落的雪花,劍指微彈,一片雪花輕飄飄的落開,直射葉晨而去。

    “自信,絕對的自信!”葉晨輕微一歎,此人這份氣魄便遠超常人,這個世界上或許也唯獨此人敢讓自己出劍。

    一聲清脆的劍吟聲響起,其六道劍陣組成,六道恐怖的意誌匯聚在葉晨,同時,葉晨眉心處的月神印記也爆發出璀璨至極的銀光,三股月神意誌衝霄而起。

    九道意誌凝聚,葉晨的氣息隨之暴漲,白衣飄飄,葉晨的身影漸漸變得模糊起來,一步踏空,依舊是一劍傾城,然而比起先前那一劍,威力則呈幾何暴漲。

    天地間突然一暗,這陰沉的天色讓雪絮都染成了一層墨水色,同時,密密麻麻的雪絮都詭異的靜止在虛空中,仿佛整片天地都靜止住,一切陷入生死永之中。

    “生死永!”低沉而又悠揚的聲音在九天之上回蕩著,虛空中的生死二氣徒然流轉起來,形成一對眼瞳,詭異的浮現在虛空中。

    這對眼瞳呈現出黑白色,目光所落之處,雪絮詭異消失,太子的身影完完全全的暴露在這一道目光之下。

    “這才是真正的生死永!”太子嘴角掀起一抹笑意,神色依舊那麼漠然,漆黑的眼眸深邃的如同古潭,不起波瀾。

    而便是此刻,一點微弱的光芒從無盡的黑暗中浮現而出,僅僅瞬息而已,這抹劍光取代了整片天地,如同一顆隕落的流星,撕碎了無盡的黑暗,拖出一道長尾。

    這抹劍光出現的極快,瞬息而至太子的眼前,九股截然不同的意誌在其上凝聚,那永。

    唯美的劍關頃刻間便消失,天地再次陷入無盡的黑暗之中,而在劍光消失之處,一抹妖異的血光卻噴濺而出。

    黑暗中,一朵朵血蓮墜落而下,天地間的那一道雙瞳也在這一刻消散,那種永的感覺消失,時間仿佛再次運轉起來。

    葉晨持劍而力,依舊保持著出劍的姿勢,其麒麟劍差點觸及了太子的眉心,但是兩根修長而又***的手指夾住了麒麟劍的劍尖。

    血跡在劍尖泛起,染紅了雪絮,太子漠然道:“同樣的一劍,還是同樣的結果,可惜了,五代!”

    

Snap Time:2018-07-18 09:01:39  ExecTime:0.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