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兄弟相殘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兄弟相殘(第三更)

    麒麟本源之火在火麒麟的指尖繞轉著,火麒麟的劍指點落在雪花之上。

    叮!清脆的叮嚀聲響起,其數片花瓣在火麒麟的指尖消融。

    咻咻!麒麟本源之火脫離指尖,化作一道流光朝虛空中流竄而去。

    太子抬起頭,臉上依舊掛著一絲平靜,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情可以讓他動容。

    激射而來的麒麟本源之火帶起一道道璀璨的火光,太子輕笑而出,指尖一點漣漪泛出,虛空之中,一股股無形波動擴張開來。

    紛飛的雪花瞬間便吞噬了遊動的火光,麒麟本源之火無聲無息的消散掉。

    “能夠將領域之力運用的如此出神入化,很少見!”火麒麟淡淡道,此刻他才意識到眼前這白衣青年的可怕之處。

    聞言,太子淡淡一笑,淡然的望著葉晨以及六道劍屍,“劍屍嗎?”

    “聖子那家夥拚死拚活奔波了十來年,最終還是為他人做了嫁衣!”太子朝前邁出一步,其紛飛的雪絮越來越多密密麻麻,充斥著整片天地。

    不僅僅廣場上空,甚至死城的上空也飄起了一場雪絮,無視死城上空的那道禁製。

    雪絮紛飛間,一道道尖銳的破風聲漸起。

    一道道虛影在風雪中湧動著,磅的武道意誌如同潮水般朝四周擴散而起,激起一道道空間波紋。

    雪絮落下,太子和日鈤的身後徒然出現了四十餘道身影,這些人身上都是流轉著一股恐怖的威壓,武道境的壓迫。

    雪絮在這些的壓迫之下也靜止在虛空中,全場的氣氛隨這些人的出現而緊繃起來。

    咻咻!磅的威壓如同潮水般朝葉晨湧來。寬鬆的武衣飄蕩,葉晨神色冰冷。目光直視虛空。未退一步。

    “公子羽!”一道滔天的殺意在廣場的邊緣冒騰而起,公子蘇清明的眼眸漸漸血紅起來,持劍而出,身上的氣息也不斷波動著。顯然,此刻的公子蘇已經失去了往日的淡然。

    八道劍影在公子蘇身上繞轉著。清脆的劍吟聲直透天地。

    修長的青衫,揮舞的羽扇,一名青年傲然而立。神色平靜的站在太子身旁。

    當公子蘇的聲音響徹而起的那。青年臉色微變,目光冷冷的望著下方的公子蘇,淡淡道:“公子蘇,比起數年前,你實力進步了不少!”

    “但是還是不入流的實力,沒用的家夥。滾出這劍墓!”青年的語氣徒然變得淩厲無比,恐怖的氣勢在他身上爆發開來。

    青年的身影突然之間變得極為模糊。在虛空中帶起一道道殘影,瞬息而至公子蘇的前方,羽扇揮舞間,四周的雪花如同冰刃般,倒射而出。

    一股前從未有的壓迫臨身,公子蘇劍眉一皺,眼中殺意不減反增,公子劍提起,帶起一道道劍影,四周八道巨大的劍影更是橫掃而出。

    “廢物般的弟弟,你還沒認清你我之間的差距嗎?”青年嘴角噙著一抹冷笑,羽扇揮落,拍打在劍影之上,摧枯拉巧的將之擊碎。

    砰!一道轟鳴聲響起,公子蘇的身形如同斷線的風箏似的,直接被拋飛,血珠在虛空中帶起一抹血線。

    廣場之上流轉的生死二氣徒然旋轉起來,化作一道恐怖至極的生死漩渦。

    青年連續踏出數步,身形直射公子蘇而去,眼中的寒意漸盛,修長的左手朝虛空中抓去。

    這家夥是直接送公子蘇去輪回,慕辰和蕭胖子等人皆是臉色一變,一抹劍虹乍現,直射青年而去。

    青年輕微搖了搖頭,淡淡道:“這是我的領域,沒有我的允許,誰都不能出手!”

    “而且這是我八寒城的家事!”青年的話語未落,數十道乍現的劍光立即暗淡無光,劍吟聲悲鳴。

    慕辰等數十名武道境都是感到心頭一沉,其劍勢便一股恐怖的天地威壓摧毀,身形朝後退出半步。

    “沒有的家夥,沒想到你也能找到夥伴,可惜找錯人了!”青年左手還是抓住了公子蘇的肩膀,無視公子蘇身上流轉的武道意誌,一步朝前踏去,直射生死輪回漩渦而去。

    而在青年踏出一步的瞬間,其一道平淡的聲音在他耳旁響起,“放下他,他是血獄的人,而非你八寒城!”

    葉晨的身影突然消失在風雪之中,橫跨數千丈,其一道劍虹在他的腰間浮現而出,天地雖然有些明亮,然而在葉晨這一劍出現的那,這方圓百丈內的天地還是陷入無盡的黑暗。

    無盡的黑暗籠罩住青年全身,青年搖了搖頭,低語道:“五代,為了這個廢物出手,不值得!”

    青年的身形未止住,更是浮現身後那抹乍現的劍虹,不緊不慢的朝前踏落,一步躍至生死輪回前,左手如同提著小雞似的,提起公子蘇,左臂一甩,公子蘇的身體如同沙包似的,直接被扔進生死輪回漩渦之中。武道領域覆蓋百丈的範圍,其天地威壓死死的壓製住公子蘇身上的真氣,讓其沒有反抗的力量。

    恐怖的撕扯力拉扯著,公子蘇如何反抗也無法擺脫這輪回之力,此刻,公子蘇才意識到自己和公子羽的差距如此之大。

    “被生死輪回漩渦吞噬,記憶被封,重生於地獄,就算要恢複記憶也要數十年的時間!”公子蘇嘴角的笑意越來越苦澀,這樣下去,今生都沒有希望擊殺公子羽。

    突然,一抹寒光在公子蘇的眼眸中乍現,透過那抹寒光,公子羽見到其後一襲飄蕩的白衣:“主上!”

    乍現的劍光驟然而至,而便是此刻,青年轉過身,手中的羽扇悄然消失,右手擋住這抹劍光。

    砰!血光乍現,麒麟劍洞穿了青年的手骨,其劍勢也隨之止住,這青年以右手之傷來化解葉晨這一劍。

    一滴鮮紅的血水從虛空中滲出,隨後墜落風雪中,染紅了飛舞的雪絮。

    葉晨神色微變,左手朝前抓去,企圖掠過青年,抓住生死輪回漩渦中的公子蘇。

    然而青年的武道領域卻在這一刻爆發開來,青年染血的手死死握住麒麟劍不放,天地威壓齊聚,擋住了葉晨一瞬息,這一瞬息足以改變一切。

    公子蘇嘴角反而流露出一道笑意,他知道主上能夠對公子羽出劍,那便說明主上真正認同了自己,認為是自己人,而非簡簡單單的劍奴而已。

    “就算記憶被封,重生地獄,當記憶覺醒時,我會再次成為你的劍奴,主上!”生死輪回漩渦完完全全的吞噬掉公子蘇的身影,其氣息完完全全的在這劍墓中消失。

    見此,青年輕笑而出,這笑意隱隱約約間帶著一絲後怕,“公子蘇,你就好好在地獄活著,等你實力足夠強大了,再來找我!”

    “五代你可是太子的獵物,若我將你打傷了可不好!”青年淡淡一笑,右手一縮,脫離麒麟劍,血肉紛飛,手骨清晰可見。

    風吹起的那,青年的身影如同雪絮般,漸漸模糊起來,直至消散,那間,這名青年的身影再次出現在虛空中,神色安靜的站在太子身旁,身上再無一絲氣勢,和先前判若兩人。

    “武道領域!”葉晨劍眉微皺,身形朝生死輪回漩渦中走去,無懼那生死輪回之力。

    “唉!”葉晨輕微一歎,公子蘇已經完完全全的被生死輪回漩渦吞噬掉,無法挽回,“公子蘇,此人便是你要讓我殺的人嗎?”

    “送去輪回,你還是斬不斷那一縷情,比起以往,你變得更像人,而不是一柄劍!”太子望了公子羽一眼,嘴角掀起一似笑非笑的弧度。

    聞言,青年,既公子羽沒有解釋些什麼,隻是淡淡一笑,他知道自己的這些伎倆瞞不過太子,不過,他也沒有想去掩蓋自己的這些舉動。

    “無情的劍雖可怕,但是更可怕的是有情的劍!”太子搖了搖頭,淡然的目光瞥向葉晨:“五代,你能否陪我下完那一場未完的棋局呢?”

    隨著太子話語落下,天地徒然一顫,其灰蒙蒙的天色變得極為陰沉。

    昏暗的天空下,一片片彌漫著白光的雪絮飛舞而出,同時,天地靈氣在虛空中凝聚而出,形成一道天地棋局,黑白子縱橫交錯,僅僅一盤簡單的棋局卻給人帶來一種磅大勢的感覺。

    交錯的棋子,一股意誌流轉在其上。

    葉晨劍眉微皺,神情有些凝重的望著這儼然化成冰雪的世界,雪絮紛飛,出現在天涯,消失在海角。

    太子盤曲而坐,神情漠然的望著眼前的這盤棋子,不再言語。

    “領域!”火麒麟低語道,右手托住那飄落的血紅,其身形輕微一震,這每一片雪花之中都蘊含了一股天地威壓,可怕至極。

    無盡的黑暗如同潮水般湧出,籠罩萬丈虛空,雪花飛舞而過,無聲無息的消融在黑暗之中。

    “萬丈領域,這家夥還真不是一般的強!”火麒麟暗道,尋常武道境的領域也唯獨覆蓋數百丈虛空而已,哪像這個家夥,萬丈虛空。

    這領域的覆蓋範圍也間接表達了武者的實力,如今,火麒麟靈魂上的傷勢未恢複,其領域覆蓋的範圍也唯獨八千餘丈而已。

    砰!葉晨望了四周一眼,持劍而出,走到那棋盤前,雙腿微屈,盤坐在虛空中......

    

Snap Time:2018-04-22 12:49:16  ExecTime:0.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