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四代守護刀芒乍現


    ~-< 書 海 閣 >-~電蛇遊動,帶起一抹璀璨的光芒。

    這抹光芒照亮了整片天地,而在雷光閃過的那,葉晨等人將完整的石棺一覽無遺。

    血雨之下,石棺長數米,寬數米,通體呈現出暗血色。

    這些石棺仿佛亙古便存在似的,恐怖的威壓在其上彌漫著。

    在石棺的上方則是被一道無形的光幕封印住,光幕上時而流轉出一道生機。

    同時,其中四具石棺之上有一道凹槽的存在,這凹槽上殘留著四代月神意誌。

    而葉晨先前感受到的無形撕扯力便是來自這四道凹槽,若不是葉晨的壓製,其月神佩玉或許早就破空而出,飛現那四道凹槽。

    冰冷與黑暗的石棺內,五具屍體安靜的躺在其上,死寂的氣息在這五具屍體上流轉著。

    這五具石棺埋葬的便是這五具//書迷樓最快文字更新-< 書 海 閣 >-無廣告//屍體,當璀璨的雷光乍現時,葉晨等人可以清晰的看見著五具屍體的麵貌,臉色皆是慘白無比。

    這五人的麵貌平凡無比,安靜的神情依舊停留在他們臉上。

    “怎麼可能!”火麒麟心神一震,目光死死的盯著這五具屍體,眼中盡是難以置信之色:“怎麼會是他們?”

    血色通紅的石棺,一股浩瀚如同海洋般的波動,如同潮水般擴散而出。

    這股波動盡管未帶任何的殺意。但是那種毀天滅地之勢卻直接作用於在場眾人的靈魂。

    眾人心神猛然一震。在這股浩大地威壓之下,千川雪等人臉色紛紛變得煞白無比,其武道之下的武者更是不由自主跪拜下來。

    滄桑古老的氣息在整片廣場內彌漫著,這種氣息仿佛將眾人帶回了遠古,那個可歌可泣的時代。

    意誌流轉著,葉晨抵抗住這股席卷而來的威壓,汗水在他的額頭處打轉著。

    越靠近這五具石棺,其威壓便越恐怖。火麒麟,仙牙,仙離幾人也是臉色微變。磅的意誌各自爆發而出。

    “居然是他們!”感受著熟悉無比的威壓,火麒麟臉上布滿了錯愕之色,其右手更是輕微抖動著,“這埋葬的是他們!”

    “他們?小火。你認識這五具屍體?”葉晨低聲問道,神情有些凝重,這無論是死城的神秘,還是此處的怪異都給他一股莫名的感覺,這種感覺讓他有些不安。

    “以前見過,那時候這些家夥還是尋常的武道境而已,如果我猜測沒錯的話,這五個家夥現在的身份應該是四代守護者!”

    “四代麒麟,四代青龍,四代白虎。四代朱雀,四代玄武!”火麒麟微微鬆了口氣,眼中卻流露出一絲沉思之色,目光死死的望著周圍的石碑,暗道:“生機凝聚,莫非這五個家夥並未隕落。數千年劍墓吞噬的生機順著石碑,湧入這些石棺,可是怪異的是,我為何在這些石棺內卻感覺不到任何的生機!”

    “四代守護者!”葉晨也若有深意的望著那九道石碑,低語道:“劍墓埋葬的是四代守護者。那麼周圍的墓碑下也是埋葬了四代那個時期的守護者!”

    浩瀚如同汪洋的威壓衝擊著血雨,滂沱血雨卻漸漸消散掉。

    這場持續半天的血雨徒然停了,沒有任何的征兆。

    呼呼!寒風卷過灰蒙蒙的天際,一片片彌漫著白光的花瓣卻徒然浮現而出,一場花雨簌簌落下。取代先前的血雨。

    這飄落的花瓣打落在眾人身上,眾人心神一震。一股柔和的力量沒入體內,整個人都隨之舒爽了不少。

    花瓣飄落在血紅色的大地上,打落在石碑,墓碑以及石棺上,如同雪花那般,無聲無息的消融掉。

    花瓣上彌漫的白光照亮了整片天地,葉晨左手抬起,托住這飄落的花瓣,“生機,生機幻化而成的花瓣!”

    火麒麟閉上雙眼,方圓萬丈的虛空中彌漫著大量的生機,這些生機凝聚在一起,幻化成一片片飄舞的花瓣。

    花瓣紛飛間,石碑以及墓碑間都幻化出一道道白光,白光流轉著,墓碑上的波紋越來越清晰,這些波紋之中仿佛記載了遠古的滄桑,那些讓人為之壓抑的往事,用血鋪成的史詩。

    慕辰等人則是站在原地,遠遠眺望這些墓碑,並未靠近。

    雖如此,他們還是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壓抑,在這一刻,他們耳旁仿佛響起了慘烈的廝殺聲。

    葉晨神色平靜的望著這漫天的花瓣,再次率先朝前走去,磅的威壓雖恐怖,卻阻擋不住葉晨的步伐。

    六具劍屍一步不離葉晨,如同貼身侍衛。

    四周一片死寂,寂靜的隻剩下那花瓣的落地聲,雖說花落無聲呢?

    百米,五十餘米,二十餘米,葉晨身上承受的壓迫越來越強烈,目光如電,直直盯著其中四道石棺,以及石棺上的凹槽。

    這些凹槽的形狀和月神佩玉極為相似,葉晨依稀能夠猜出些端倪,四塊月神佩玉應該放置在凹槽之中,隻是安置之後又會發生什麼?

    無聲無息間,一股殺氣突然逼近,葉晨猛然抬起了頭,一抹璀璨的寒光在他的眼中浮現而出,這抹寒光上沾染著一道氣息,葉晨熟悉的氣息。

    而在這抹寒光即將觸及葉晨眉心的那,葉晨雙指將之夾住,定眼望去,赫然一柄晶瑩璀璨的小刀,這抹小刀猶如藝術品似的,通體有些透明。

    “刀神日鈤,你的刀比起以往更加的可怕,隻是你刀沾染了殺意!”葉晨劍指揮動,其小刀掉轉,寒光劃破虛空,直接天際而去。

    寒光洞穿了花瓣,最後詭異的止住,一雙修長而又慘白手浮現而出,握住那小刀,隨即一道消瘦的身影漸漸浮現而出,伴隨而來的是一陣咳嗽聲:咳咳!

    修長的青衫,垂落至腰間,青年低垂著頭,孤寂的站在飛舞的花瓣中,緩緩的收回抬起右手,袖袍揮動間,滲著寒光的小刀詭異的消失。

    “刀雖然更可怕,但還是如同以往,五代你還是將之擋住,咳咳!”又是一道咳嗽聲響起,青年抬起頭,潔白的花瓣打落在他臉上,臉色被渲染的更加慘白。

    “刀神日鈤,他怎麼在這!”人群之中,清絕臉色微變,神情有些凝重的望著那道消瘦的身影。

    “刀神日鈤,此人也是武神大陸的武者?”公子蘇低語道,一道消瘦的身影,身上並未流轉任何的真氣波動,但是公子蘇卻感到一股莫名的心悸,仿佛此人舉手投足間便可奪走自己的性命,“層出不窮的強者,武神大陸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存在呢?”

    “你已經出現了,想必太子也來了!”葉晨淡淡道,麒麟劍悄然浮現在手中,花瓣打落在麒麟劍上,化作碎片灑落。

    突然,葉晨眼瞳微縮,目光死死盯著日鈤背後的虛空,嘴角掀起一抹冷笑:“還是來了!”

    一股寒意徒然在虛空中浮現而出,紛飛的花瓣皆是靜止在虛空中。

    同時,一片片雪絮取代了雪花,飄落而至。紛飛的雪絮激起一道道空間波紋,一道修長的身影率先在踏出那空間波紋。

    一襲白衣的青年慢慢的從虛空波紋中走出,邪魅的臉龐上噙著一抹若有若無的笑意,其眉宇間流轉出書卷氣,垂落至腰間的長發隨意用一根麻繩束約著。

    在這道身影出現的那,漫天的雪花皆是發出一道道歡快的輕呼聲,狂舞起來,打落在白衣青年那淡然的臉上。

    天地間的雪花都在迎接這名白衣青年的出現,白衣青年抬起頭來,如星辰般的眼眸之上中閃過一似笑非笑的神色。

    “月神太子!”葉晨低語著,目光如電,直射天際。

    兩道目光在虛空中相遇,其虛空激起一道道波紋,隨即便破碎開來。

    見此,生死蛟龍嘴角微微一挑,這兩人太恐怖了,僅僅目光中蘊含的威勢便如此恐怖。同時,生死蛟龍也認出了,這名白衣青年和數日前那道身影一模一樣,他至今還記得那一盤天地之棋,“這便是那人的本尊嗎?果然可怕無比,僅僅一道目光便讓老龍有種心悸的感覺!”

    “想要獲勝,最直接的方式便是打破規則,五代,久違了!”嘴角揚起,太子的聲音飄蕩而出,不悲不喜。

    “看來你們是在此處等待我,沒想到我這顆棋子能夠讓你如此重視!”葉晨淡淡道,聲音同樣不悲不喜。

    “三代火麒麟,看來你也恢複了軀體,隻是實力恢複至巔峰了?”太子笑而不語,右手托住那飄落的雪花,雪花在他指尖流轉著,太子不緊不慢的朝前點落一指,繞轉的雪花帶起一抹璀璨的寒光,直射火麒麟而去。

    幾片薄弱的花瓣,隨風飄蕩著。

    但便是這幾片花瓣,火麒麟的眼中卻湧出濃濃的忌憚之色:“月神太子,果然是一個讓人不可忽視的存在!”

    嘶嘶!紫色妖異的麒麟本源之火同樣冒騰而出,火麒麟劍指抬起,輕描淡寫的朝前點去,“月神太子,或許你擔當的起這個名字!”~-< 書 海 閣 >-~

    

Snap Time:2018-07-17 07:42:03  ExecTime:0.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