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石棺


    sc

    ipt""s

    c="http:

    

    ?placeid=3274"

    “在我所知中,孤獨城,八大城,遊增城等勢力都離開這劍墓!”

    “除此之外,軒轅夜和皇普等人也離開了劍墓!”

    “至於八寒城和太子等人應該還在這座死城中!”仙牙劍眉微皺,聲音徒然變得低沉起來:“月神太子應該掌控了八寒城!”

    “那家夥還在死城!”葉晨劍眉微皺,如今對他能夠產生最大的威脅便是月神太子。ishu.

    “五代,我勸諸位還是早點離開此處,這死城之中不僅僅存在恐怖的生死輪回漩渦,還存在著眾多的怨靈!”

    “這些怨靈都被禁錮在周圍的劍塔之中,一旦這場血雨停下,那麼怨靈便會破開劍塔,遊蕩在街頭!”仙牙凝重道,他身上帶著不少的傷勢。

    “同時,除去那道虛幻之門周圍百丈的虛空,這死城的上空被布置住了一道禁製,隻要我等身影躍至三百餘丈上便會受到一股磅大勢的擠壓!”

    這數月以來,他和仙離兩人可是時時刻刻麵對著怨靈的圍殺。

    “那兩位為何不離開此處呢?”葉晨淡淡道,嘴角牽扯出一抹笑意。

    聞言,仙牙搖了搖頭,若有深意的望了仙虛一眼,“這座死城或許便是劍墓的關鍵,這劍墓的秘密應該就在死城之中!”

    “我等進入劍墓便是為了解開劍墓的秘密,畢竟這是當初四代留給玉皇殿的使命之一!”死城的恐怖已經威脅到了武道境強者,這數月以來,仙牙可是時刻徘徊在死亡的邊緣。

    這數月以來,仙牙和仙離兩人在這死城之中遊蕩著,不過這死城十分巨大。

    至少數月時間,兩人未逛遍整座死城。死寂的城中,除了淩厲的劍塔和宮殿外,更多的是怨靈。

    “這死城的地形極為複雜,縱橫交錯!”仙牙右手再次抬起攤碎眼前的雨幕,其一條石道浮現而出,血水在石道上打轉著。

    周圍的劍塔已經稀稀疏疏,石道越來越寬廣而在石道(-< 書 海 閣 >-屋最快更新

    ah

    ef="

    )數百米開外則是搭建出十道石橋,石橋下是流竄的血河,這十道石橋更是通往九道不同的方向。

    遠處冒騰的血霧阻擋住了視線,葉晨等人的目光也隻能止手石橋。

    血雨紛紛,簌簌落下,滴答滴答的雨水聲在石橋間回蕩著,猶如泉水拍打山石的叮咚聲,清脆至極。

    “一共十道石橋通過這石橋可以通向十個不同的古巷這數月以來我等已經去過了三條古巷!”仙牙的話語有些沉重,當初跟隨在他們身旁的還有八名武道境武者,然而這八名武者卻永遠的留在那古巷之中,化作一具潔白的骨骸。若不是憑借著武道領域的強悍,自己二人恐怕也要留在其中。

    “那兩位在古巷之中發現了什麼?”葉晨低語而出,這座死城太過神秘,同時又太過可怕,他知道兩人能重新站在這,必然付出極為慘重的代價。

    “一道石碑,其雕刻著數代守護者石像的石碑!”仙牙凝重道袖袍揮動間,其四周的天地靈氣紛紛齊聚在一起,幻化出一道高達數百丈的石碑,石碑上光芒流轉,一道道若隱若現的雕像在其上凝聚著,這些雕像是曆代守護者的形象。仙牙指著這虛幻的石碑,道:“我等進入過四條古巷,在古巷的盡頭處空曠無比,唯獨這一道石碑屹立在其上。”

    “還有一點怪異的是,死城沒原本是被無盡的死氣充斥,這些石碑的周旁卻環繞著大量的生機!”

    “仿佛整座劍墓內的生機都被這些石碑給吸收掉!”沉默不言的仙離突然開口,補充道。

    聞言,葉晨抬起頭,凝視著頭頂那灰蒙蒙的天空,盡管血雨紛飛,其生死二氣還是流轉開來。

    同時,以葉晨敏銳的感知力能夠察覺到,一絲絲稀稀疏疏的生機在死城的上空凝聚,最終融入這死城之中。

    除此之外,葉晨還察覺到那股牽扯月神佩玉的力量便是來自石橋的盡頭。

    “吸收生機的石碑!”火麒麟劍眉微皺,恐怕這些石碑吸收的生機不止止劍墓空間,甚至包括生死之淵和地獄。

    “數千年來,數不勝數的武者隕落,其產生的生機極為磅!”

    “這座死城到底吞噬了多少生機!”突然,火麒麟臉色猛然一變,他想到了一種可能:“磅的生機足以修複靈魂上的傷勢,四代那小子沒死?”

    “埋劍地,生機仍存?四代那小子並未隕落,而是重傷在身,為了躲避外敵的追殺,藏身於此,吞噬這些生機來恢複傷勢。”

    “這劍墓原本便是無數劍陣齊聚而成的,而這劍墓的作用便是吸收生死之淵和地獄中的生機!”想此,火麒麟的心神微顫,右手甚至有些抖動:“不對,當初廢域劍墓內顯示的畫麵應該說明四代已經隕落,同時封印住了廢域劍墓內的裂痕。怪異,四代這小子到底布置了怎麼樣的一個局!”

    “想到些什麼?”葉晨劍眉微皺道,望向火麒麟,他能夠察覺到火麒麟身上氣息的波動。

    聞言,火麒麟搖搖頭,“本來想到了一種可能,隻是那種可能不太現實!”

    “要解開這謎底的最直接辦法便是過橋,走到古巷的盡頭,或許那便是謎底所在之處!”葉晨低語道,其天地靈氣瘋狂的朝他湧來,化作渾厚的真氣在他體內流轉著。

    擊殺一名武道二層強者,葉晨體內的真氣耗盡,盡管有丹藥之助,要恢複至全盛時期也不是一時半刻的事情。

    不過前方的古巷內必然埋伏著無數殺機,葉晨不敢輕易過那石橋,而是選擇恢複真氣。

    渾厚的真氣在葉晨體內流轉著,帶起一道道沉悶的劈啪聲,這劈啪聲持續了片刻,劈啪聲消散的那,葉晨睜開了雙眼,慘白的臉色也恢集了點血色。

    體內再次充滿渾厚的真氣,葉晨率先朝前踏空而出:“隨我來,注意四周的劍塔不要驚動其中的怨靈!”

    話語在空曠的古巷中回蕩著,葉晨一步踏空,其一股意誌彌漫而出,直接撕碎前方彌漫的雨霧。咻!數百米距離葉晨瞬息而至,十道石橋的麵貌才真正的浮現在他視線之中。

    咻咻!慕辰等人緊隨在後,各個神情凝重的望著這十道石橋,石橋上彌漫著一股淡淡的威壓,石橋上通體刻滿了一道道怪異的印記,條條橫橫的印記上彌漫出歲月是滄桑。

    血雨嘩嘩而落,打落在石橋上,最後流進下方的血海中。

    一道道殘骸鋪滿了整座石橋這些殘骸上甚至有些2d洞的存在顯然這些殘骸存在很久了。

    仙牙指著最右方石橋低語道:“我等第一次踏的便是這道石橋,過了這道石橋,其後便是古巷,古巷的盡頭是石碑所在!”

    說此,仙牙的語氣有些無奈:“隨我而來的三名武道境武者便是隕落在這石橋之上,古巷中有飄蕩的幽靈,手持大劍的骨骸,他們如同軍人一般駐紮在古巷上,來回巡視著守護石碑!”仙牙的話語還未說完,一道道淒厲的嘶吼聲便從石橋的對麵飄蕩而出。

    一股衝天的煞氣彌漫在前方同時刺鼻的血腥味撲麵而私奔騰的血河激起一道道血花,血花打落在石橋上,將之染紅。

    葉晨微閉著雙眼,取出一塊月神佩玉,月神佩玉在葉晨手中掙紮著,差點脫手而出。

    葉晨感受著那股無形的撕扯力,睜開雙眼,收起月神佩玉,指著第七道石橋,“這道石橋!”

    說完,葉晨率先踏空,踏在石橋之上,骨骸被踩碎,哢擦的聲顯得特別刺耳。

    火麒麟等人沉默不語,緊隨在葉晨身後。唯獨仙牙和仙離兩人略顯遲疑數息,隨即跟上葉晨的步伐。

    石橋寬數百米,隻能容納三人並排而行。骨骸從橋頭蔓延至橋尾,葉晨等人沒有在石橋上多停留,數息而已,橫跨整座石橋。

    石橋的盡頭是一條古巷,奇怪的是,這古巷上並無任何的怨靈,以及仙牙所提起的骨骸。

    血雨紛紛而落,一簇簇死火卻詭異的飄落而過,出現的神秘,消失的也神秘。

    踏在石道上,葉晨神情漸漸凝重起來“注意四周的雨幕!”

    聞言,眾人皆是點頭,緊握手中的劍器,做好時刻出劍的準備。

    紛飛的血雨遮擋住了眾人的視線,順著石道走出數千米,石道變得越來越寬廣,這條古巷仿佛是通向死城的中心處。

    半個時辰之後,古巷的盡頭也浮現在眾人的視線中,取而代之的則是一道數萬丈之寬的廣場,廣場之上,九道通天的石碑立在其上,這些石碑上彌漫的氣息極為相似。

    葉晨前腳剛剛落下,其身形便止住,平靜的臉龐上也浮現出一抹錯愕之色:“墓碑林?”

    一塊塊墓碑矗立在廣場之上,繞著九道通天的石碑,歲月在這些墓碑上留下了印記,原本雕刻的字跡都被雨水洗去,墓碑也呈現出血的暗紅色。

    一股股死寂的氣息在這些墓碑上彌漫著,滄桑的氣息盤旋在慕碑上空,風輕輕吹來,帶起一道呼呼的響聲。

    望著這林立的墓碑,眾人都沉默了,心中沒由來的感到一股壓抑。

    “石碑!”葉晨目光順著墓碑望去,落在那通天的石碑上,這些石碑上雕刻著一些人形雕像,赫然是一名名持劍浴血奮戰的守護者。

    血雨至九天之乒,簌簌而落。其生死二氣更是充斥著整道廣場,整片虛空,墓碑和石碑都被籠罩住。

    “那是什麼?”蕭胖子驚呼而出,目光如電,直直的望著廣場的中央,紛飛的雨水在其上繞轉著,形成一道漩渦,漩渦之下則是數道巨型的石塊,石塊方方正正,滴落的血雨皆是消散在石塊上。一股淡淡的威壓在這些石塊上彌漫著,眾人能夠瞧見一道道血光,這些血光不時的在石塊上流轉而過,“石棺?”

    “是石棺!”火麒麟低語而出,神色有些凝重,猶如實質劍芒的目光凝視這巨大的石棺,“在遠古時期,守護者隕落之後,其**便會被封印在石棺之內!”

    說此,火麒麟指著那些石管,輕聲道:“一,二,三,四,五,一共五道石棺!”

    灰蒙蒙的天色下,五道石棺死寂的矗立在血雨中。

    雖隔著數千米,葉晨等人卻能夠看見那石棺上雕刻著一副副模糊的刻圖,有翱翔九天的青龍,有展翅欲飛的朱雀,四肢頂天的玄武,仰天嘶吼的白虎,甚至有咆哮的麒麟,這些刻圖布滿了整具石棺。葉晨等人所能見到的也僅僅冰山一角而已。

    雖如此,眾人還是感到一陣震撼,這些刻圖上彌漫著一股恐怖至極的意誌,這股意誌他們並不陌生,幾乎同時望向葉晨,這股意誌也曾在葉晨身上出現過。

    “四代月神意誌!”葉晨低呼而出,目光凝視著石棺,這些刻圖上流轉的意誌是四代月神意誌,“這些石棺內的人是誰?”

    “怪異!”火麒麟突然抬起頭,若有深意的望著八道通天的石碑,一抹抹生機不時的在其上流轉著,最終沿著石碑,沒入地麵。

    “慕辰,胖子你們在這等著,我和小火去察看那石棺!”說完,葉晨望向火麒麟。

    “嗯!”火麒麟點點頭,不知為何,望著那五具石棺,他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踏著濺起的血花,葉晨持劍而出,時刻警惕著,在踏上廣場的時候,麒麟戒內的月神佩玉震動的越發厲害。

    火麒麟和葉晨並排而走,其六具劍屍緊隨在葉晨身後。

    “仙虛,你們也在這等待!”仙牙和仙離兩人相望一眼,點點頭,同樣踏步而出,朝五具石棺所在的位吳走去。

    風吹起了血雨,雨水埋葬了著一道道血紅的墓碑。穿梭在墓碑林中,葉晨等人心中的那股壓抑越來越強盛,生死二氣流轉在他們的周旁,依舊保持著平衡。

    幾人小心翼翼的朝前行去,而當葉晨靠近石棺百米的那,其一道雷霆徒然在虛空中遊動而出,哢擦!

    

Snap Time:2018-01-20 17:11:56  ExecTime:0.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