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強勢擊殺

  
  雨幕至九天之上降臨,籠罩整片虛空。
  四道璀璨的劍光劃過血霧,帶起尖銳的勁風,飄起灑落的血雨。
  四道截然不同的領域更是覆蓋方圓數百丈的虛空,葉晨站在石道之上,其一股壓迫便朝他湧來。
  慕辰等人臉色皆是輕微一變,武道領域擴散而出的壓迫還是極為恐怖。
  “仙牙,仙離!”仙虛踏空而出,目光如電,直直望著那兩道飄蕩的身影。
  “外敵!”冷冽的殺氣冒騰而出,仙落神色冰冷無比。
  數股武道意誌衝霄而起,如同湧流般橫掃天際。
  砰砰!轟鳴聲擴散而出,其原本僵持的戰局立即隨這數道意誌的衝擊而打破。
  黑霧湧動間,兩名黑衣人的身形輕飄飄的朝後落去,其紛紛的血雨化作一道道血箭,密密麻麻的血箭充斥方圓數百丈的虛空。
  咻咻!血箭齊射而下,撕扯了雨幕。
  葉晨神色平靜的望著灑落的血箭,收起月神佩玉,劍指輕飄飄的朝前點落。
  月神意誌在葉晨指尖流轉著,無盡的寒意流淌而出,那些還未至的血箭紛紛靜止在虛空中,凝結成冰。
  寒風倒卷而出,密密麻麻的血箭紛紛破碎開來,化作冰屑。
  冰屑紛飛間,兩名黑衣人的身形化作一道黑霧,朝遠處退去。
  “留下!”一道平淡的聲音卻在虛空中徒然響徹而起,同時,一股恐怖無比的氣息在下方的雨幕中冒騰而起。
  咻!一襲白衣踏空而出,周圍簌簌落下的雨水朝四周擴散開來葉晨持劍,神色漠然的望著兩名黑衣人,其冰冷的殺意絲毫不掩蓋的蔓延而出,緊緊鎖住兩名黑衣人。
  “乒代!”虛空中,那名被仙虛喚作仙尊的中年人,目光有些複雜的望著葉晨。
  “年輕的五代,這二人交給我等便可以!”另一名玉皇殿武者仙離劍眉微皺,低語而出。
  聞言,葉晨搖搖頭,好不容易找到磨練的對象,他又豈能將之讓給別人。
  “五代月神,沒想到你也踏入第六層劍墓!”刺耳的冷笑聲在虛空中泛起,黑霧擴散開來,一名黑衣人身影漸漸清晰起來,赫然是一名臉色慘白至極的中年人。
  中年人目光陰冷的望著葉晨,嘴角浮現出一抹冷笑:“可惜如今不是解決你的時刻,可惜了!”
  說此,中年人目光有些凝重的望著下方慕辰等人,數十名武道境武者,該死,這些人怎麼這個時候出現。
  這數十名武道境武者足以打破僵持的戰局,因此,神秘勢力的兩人隻能撤退。
  “可惜嗎?”葉晨搖搖頭,他隻要麵對其中一名黑衣人便可,因為他已經察覺辮一股冷冽的殺意,來自火麒麟身上的殺意。
  磅的真氣破體而出,中年人手中的劍徒然挑起,身影化作一道流光朝葉晨直奔而去。
  咻!一抹寒光劃過虛空,那抹寒光乍一出現,便消失在血雨之中。
  當這寒光出現的時候,赫然在葉晨眼前。葉晨目光如電‘冷冷的盯著這抹破空而現的劍光,劍指抬起,兩根手指準確無比的夾在劍尖上,雲淡風輕的化去這一劍的威。
  望著近在咫尺的臉龐,中年人不由倒吸了一口氣,特別是觸及葉晨的目光時,他心中威到一股莫名的寒意。
  一聲劍吟!宛若遊龍,天地間陷入了無盡的黑暗,同時,六道劍屍徒然齊聚在葉晨身後,組成劍陣,六股月神意誌衝霄而起,匯聚在葉晨身上。
  三股月神意誌也如同流水般浮現而出,九股月神意誌齊聚在葉晨身上。
  僅僅瞬息而已,葉晨手中的麒麟劍卻隨之刺出,一劍輕飄飄,失去了勇猛之勢,如同紛飛的枯葉般。
  無盡的虛空,無盡的漆黑,一抹唯美至極的劍光破空而出,這抹劍光掉落在中年人的眼眸中。
  在璀璨的劍光中,一抹血紅浮現而出,這抹血紅如同水墨筆尖滴落的丹紅般。
  滴答!猩紅的血水在虛空中滲透而出,撕碎了無盡的漆黑。
  噗!血柱狂湧,一道斷臂拋天而起。中年人身形狂退,每退出一步,下方的虛空便破碎開來。
  仙牙和仙離皆是臉色微變,目光如電,直直望著那狂湧的血柱:“五代的劍居然能夠傷到他?”
  如墨的長發垂落下來,葉晨一步踏出,神色平靜的望著狂退的中年人:“很幸運的是,你是第四個,很不幸的是,你要見到那三個倒黴鬼!”
  “三個倒黴鬼?”中年人心中隱隱約約間有種不妙的感覺,其身形狂退的瞬間,武道意誌如同潮水般湧出,周圍的虛空甚至因此出現了扭曲,紛飛的血雨扭轉開來,形成一道道漩渦。
  “武道領域,我倒要看看,你一旦踏入我的領域之中,還能保持如此平靜!”中年人的眼光變得無比陰冷,滔天的威壓在百丈虛空中湧動著。
  無視這波動的武道意誌,葉晨一步踏落,踏進武道領域之內。
  砰砰!恐怖的天地威壓這一踏之下,化作灰灰。殺氣繞轉,殺戮印記隱隱約約間在葉晨的眉心處浮現而出。
  波紋擴散而出,一道殺戮之身在虛空中浮現而出。葉晨再次朝前踏出一步,兩道身影重合在一起,最強狀態。
  “你的武道領域擋不住我的劍,至少目前如此!”葉晨低語著,如今火麒麟已經恢複了部分實力,他沒有任何的後顧之憂,要出劍,便是最強的一劍。
  “雨!”低語聲在虛空中回蕩著,葉晨的身影化作虛影,融入這場血雨之中,直奔中年人而去,身上流轉的九股意誌淩厲無比,勢不可擋,直接撕碎四周湧來的天地威壓和意誌。
  “九股意誌!”中年人眼瞳微縮,僅存的左臂抬起,朝虛空中按去,無盡的天地靈氣在左掌心凝娶而出。
  而便是此刻,一抹寒光撥起,驚虹乍起,這抹寒光令天地黯然失色,打落在眾人的眼眸中。
  這抹令天地為之色變的劍光瞬間便消散掉,白衣狂舞間,葉晨的身形徒然出現在中年人的麵前,麒麟劍正在沒入中年人的喉嚨深處,一股股鮮血冒騰而出,染紅了劍身。
  望看近在此尺的葉晨,中年人才出聲,可是卻出不了聲,生機飛快的在他體內流失九股意誌凝聚死死的將之禁錮住。
  中年人眼中盡是恐懼之色眼神漸漸渙散開來。
  “尋常的武道領域,擋不住我這一劍!”葉晨輕笑道,其麒麟劍抽出,帶起一道道璀璨的血光。
  同時,一道暗淡的靈魂在中年人的屍體內浮現而出,破空朝後退去。
  葉晨沒有去理會那一道逃逸的靈魂,臉色略微有些慘白,體內的真氣將近枯竭這一劍耗盡了他全部的真氣。
  “接下來便交給你了!”葉晨低笑而出,右手撥動,數枚圓潤的丹藥塞進嘴中丹藥化作滾滾熱流在體內流竄著。
  嘶嘶!一簇紫色火焰徒然在血雨中浮現而出,這抹紫色火焰出現的恰到好處,也極為及時。
  一股寒意籠罩在中年人的心頭,其靈魂直接撞上這簇紫色火焰,“啊!”
  慘叫聲打破了虛空的死寂,撕心裂肺的感覺淹沒了中年人的神經,其恐怖的武道靈魂在紫色火焰中漸漸化作灰灰。
  “麒麟本源之火,焚盡八荒,嘖嘖,當初小火因為外敵而失去軀體,如今再次見到外敵,這可是仇人相見,分外眼紅!”慘白的臉龐上浮現出一抹笑意,葉晨喃喃自語著。
  殺戮印記隱去,九股月神意誌如同潮水般消散,葉晨身上再無一絲氣息波動。
  “這是?”仙牙心神猛然一震,目光死死盯著那一簇跳動的紫色火焰,眼中盡是難以置信之色。
  滂沱的血雨卻澆滅不了這簇紫色火焰,火焰彌漫間,一道挺拔的身影浮現而出,赤紅的長發狂舞著,一股狂妄而又霸道的氣息在其上彌漫著。
  “這人又是誰?”仙離低語著,在這道高大的身影縣,他感受到了一股驚天的壓迫,以及一股滄桑的氣息。
  咻!僅存的一名黑衣人神情驚恐無比,別人或許不曉得著抹紫色火焰,但是黑衣人卻認識,麒麟本源之火。
  而且,望著眼前這道身影,黑衣人的腦海中不由浮現出一道巨大的虛影,麒麟軀體。
  “動用麒麟本源之火,唯獨麒麟可以,此人是三代火麒麟!”黑衣人神色凝重,黑霧瘋狂的湧動著,融入這場血雨之中,其身形也漸漸變得虛幻起來,“該死,五代肯定是得到第五層劍墓中的麒麟本相,而三代火麒麟便通過麒麟本相重鑄軀體!”
  “在我麵前還想施展著虛幻神通嘖嘖,當初那些老家夥都不敢,何況是你這小輩!”火麒麟輕笑著,目光如同寒冰般刺骨,白暫修長的右手從袖袍下伸出,麒麟本源之火在他的指尖流轉著,帶起一道道空間波紋。火麒麟一步邁出,瞬間,周圍百丈虛空中便化作了一片火海,麒麟虛影鎮壓諸天,一股滾動的黑霧在火海之中浮現而出,隱隱約約間,一道人影在黑霧中飄動。
  火麒麟的右手掠過滾動的黑霧,落在那道人影身上,其一道慘叫聲驟然響起。
  麒麟本源之火翻騰著,黑霧漸漸散去,兩道尊影浮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火麒麟站在火海之上,右乎正在按住黑衣人的頭,其冒騰而出的麒麟本源之火已經將黑衣人的身體包裹住,任憑意誌如同洪流,黑衣人阻擋不住這蔓延的麒麟本源之火。
  嘶嘶!火焰翻滾間,黑衣人的身影化作灰燼,消散在火焰之中,風吹起,掀起幾道火花。
  火麒麟輕描淡寫的撤去周圍的火海以及麒麟領域,輕笑道:“那些老家夥估計都隕落了,這心中的瞥屈也隻能找這些後輩發泄了!”
  比起葉晨那驚豔的一劍,火麒麟這一手更讓人震撼,舉手投足間便擊殺一名武道二層強者。
  “三代火麒麟!”仙牙和仙離也注意到了火麒麟的身份,臉色輕微一變,隨即持劍隔空對火麒麟行了個劍禮:“我等見過三代火麒麟!”
  聞言,火麒麟轉身,目光有些複雜的望著仙虛和仙離兩人,這二人見了葉晨這小子不行劍禮,反而見了我行劍禮,這不是故意無視葉晨小子。
  仙虛以及仙落等人也是劍眉一皺,這兩個家夥就算不同意玉皇殿由五代領導,但是基本的禮儀也不能無視,這豈不是給五代難堪?
  想此,仙虛下意識的朝葉晨望去,當瞧見葉晨臉色時,仙虛暗自鬆了。氣,幸虧五代不介意。
  仙牙和仙離兩人也注意到失禮之處,尷尬一笑,突然兩人想起來什麼,目光怔怔的望著葉晨:“擊殺武道二層武者,五代何時有這等實力!”
  一道唯美至極的劍光在兩人的腦海之中若隱若現,仙牙輕微一歎,不得不承認,五代已經變強了,強到不能忽視的地步。
  葉晨淡淡一笑,沒有理會仙牙等人的目光,而是望向火麒麟:“浪費了兩道武道靈魂!”
  聞言,火麒麟也是一笑,一縷縷生機在雨水中浮現而出,聚集在他手心,最終融入他體內。
  “不知兩位踏入這死城有多久了?”轉身,葉晨目光凝視著前方那稀稀疏疏的劍塔,背對著仙牙和仙離道。
  仙牙兩人還是沉浸在葉晨那風華絕代的一劍之中,而葉晨的聲音卻將二人的心神從那抹劍光中拉回現實。
  “數月前我等便踏入這死城!”說此,仙牙臉色徒然變得凝重無比:“這座死城內充滿無盡的殺機,一不小心便踏入萬劫不複的地步!”
  “數月前踏入第六層劍墓的除了兩位,其他人去了那堙H”葉晨淡淡道,一道道劍吟聲在麒麟戒中回蕩而出。月神佩玉的震動每然存在。
  “大部分人應該離開了這座死城,出了劍墓!”仙牙右手抬起,撕碎那垂落的雨幕,指著無盡的蒼穹,道:“每隔七日,這死城的上空便會出現一道虛幻之門!按照四大城的說法,通過那道虛幻之門便可離開劍墓。在數月以來,不少的武者都通過那道劍墓之門離開了劍墓!”
  葉晨順著仙牙所指的方向,入目的則是無盡的生死二氣,血雨紛紛,生死二氣彌漫開來,“又有哪些人離開了劍墓?”
  

Snap Time:2018-10-20 10:43:06  ExecTime:0.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