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落葉歸根


    清冷的月光打落在白衣裙上,葉慕婉神色漠然的望著遠處。

    月光之下,數名月神殿弟子踏空而來,其身後的銀色披風隨夜風飄舞。

    一輪高掛的銀月虛影繡在披風之後,其滲著寒光的劍器在朦朧的夜色下有些刺眼。

    “葉慕婉,請隨我等前往執法堂!”無形的空間波紋在月光中擴散著,八名月神殿弟子瞬息而至。

    其中開口的是一名中年人,中年人身上彌漫著淩厲的氣息,神色有些淡漠。

    聞言,葉慕婉搖頭不語,抬起頭望了遠處那一座立於湖麵上的閣樓,波光粼粼,閣樓的影子倒映在湖麵上,有些不複真實。

    葉慕婉沉默了片刻,方才低語道:“或許我應該聽老師的話,趁早離開這!”

    “龍葉長老在數月前便已經閉關!”中年人淡淡道:“至於此事,執法堂會給龍葉長老一個交代,請隨我等前往執法堂!”

    月光打落在平靜的湖麵上,霧氣隨風飄蕩著,一座閣樓若隱若現。

    葉慕婉輕微對著那座閣樓一拜,低語道:“老師,弟子走了!”

    叮!一道清脆的劍吟聲響徹而起,一柄樣式古樸的細劍出現在葉慕婉手中。

    握住劍器,葉慕婉轉身,踏在那清冷的月光上,朝幽徑小道走去,並未理會身後的數名月神殿弟子。

    “葉慕婉,請隨我等前方執法堂!”中年人低語著,聲音有些冷漠。同時,中年人聲音也極為低沉,深怕打擾到遠處閣樓中的主人。

    飄蕩的衣裙在幽徑小道上漸去漸遠,葉慕婉的聲音隨風飄蕩而來:“葉慕婉未犯罪,又有什麼理由前往執法堂!”

    砰!葉慕婉身形如同一道離弦的箭般,暴射而出,直奔天際而去。

    “擒住!”中年人冷喝而出,其數道身影徒然在虛空中浮現而出。

    咻咻!劍氣如同洪流般在虛空中激蕩著形成l道劍網,劍網呼嘯而至,籠罩住葉慕婉所在的虛空。

    威壓湧來,葉慕婉神色輕微一變:“規則沒想到為了我這區區一女子,執法堂會排出靈武境的執法者!”

    葉慕婉嘴角帶著一絲嘲弄之色,細劍帶起一道道殘影,直射劍網而去。

    砰!劍呼嘯而至,其湧動的劍氣赫然幻化成一條條鎖鏈,纏繞住劍器。同時,這蔓延而出的鎖鏈更是將葉慕婉的去路截斷葉慕婉輕微一歎,頗為無奈的望著遠處浮現出的四道身影“四名靈武境唉!”

    四名靈武境先前便埋伏在虛空中葉慕婉還是小覷了月神殿要擒住她的決心,或許當她踏入這月神殿的時候,她便注定沒有離開的機會。

    劍氣鎖鏈破空而現,纏繞住葉慕婉的身體,葉慕婉毫無動彈的機會,身形完全被禁錮住在虛空中。

    “帶走!”中年人低喝道,右手一揮,其兩名月神殿弟子踏空而去。

    砰砰!一股恐怖的氣勢在閣樓內爆發而出平靜的湖泊上立即引起一道道波紋。

    “本座的弟子,你們也敢動,執法堂是越來越放肆了!”一道渾厚的聲音在閣樓之中回蕩而出如同天地之音般,乍現天際。

    哢擦!威壓呼嘯而至,其劍網立即破碎開來。葉慕婉周圍的劍氣鎖鏈也發出一道清脆的哢擦聲,消散掉。

    遠處,平靜的湖泊上激起了一道淡淡的空間波紋,同時,一道儒雅的身影出現在其上。

    一襲青衫,長發整齊的束在背後,這道身影站在那,周圍的月光失去了原本的色彩。

    “老師!”葉慕婉一笑,隻是這一笑有些苦澀。

    “我等見過龍葉長老!”中年人臉色微變,不敢直視那投射而來的目光。

    “我當初便說過,這並非是你的歸屬,你要趁早離去!”龍葉儒雅一笑,搖了搖頭道:“不過沒事,有我在!”

    “龍葉長老,執法堂諸位長老命令我等前來請葉慕婉去執法堂!”中年人臉色微變,神色略顯恭敬道。

    “那些家夥也學會這種伎倆,唉!”龍葉輕微一歎,如今的月神殿已不是昔日的月神殿。

    滴答!龍葉朝前邁出一步,水花濺起,激起一道道水紋,倒映在湖麵上的月光隨之起伏。

    咻!無盡的寒意至九天之上驟然而降,籠罩住這數名月神殿弟子。

    一層肉眼可見的冰霜在月神殿弟子身上蔓延而出,僅僅瞬息而已,數具冰雕出現在月光之下。

    眼珠轉動,中年人體內流轉的真氣完全凍結住,這彌漫的冰霜更是將他的身體禁錮住,動彈不得。

    虛空中,四名靈武境弟子臉色皆是一變,紛紛出手朝葉慕婉奔去,隻是他們身形剛剛一動,其身形同樣被凍結住。

    “多謝老師!”葉慕婉暗鬆了口氣,四周的壓迫蕩然無存。

    “一位師者,不僅僅要傳道授業解惑,更要保護弟子的安全,如果連這一點都做不到,我又如何作為你老師!”龍葉儒雅一笑,腳尖點落在浮現的水紋上,下一那,龍葉的身形便出現在虛空中,青衫隨風飄舞著,發出陣陣劈啪聲,“趁早離開這是非之地,走吧!”

    “嗯!”葉慕婉感激的望著龍葉,輕微點頭道:“給老師增添麻煩了!”

    龍葉搖頭,笑而不語,率先踏空而去。見此,葉慕婉緊隨在龍葉身後,兩道長虹劃過漆黑的夜空,撕碎那如同流水般的月光。

    途中,葉慕婉也曾遇見數波月神弟子的阻攔,不過這些月神弟子大多數都化成了一具冰雕。

    月神殿占地麵積極為廣泛,龍葉和葉慕婉的速度奇快,但是也花費了數分鍾才離開月神殿,不過剛剛踏出月神殿,龍葉的臉色便是一變,劍眉挑起:“原來是在這等著,怪不得沒有人來阻攔我!”龍葉低語著,其身形徒然止住。葉慕婉臉色也是一變,凝重的望著前方的虛空晴朗的夜空中,一朵朵雲彩盤旋在其上。

    雲端之上,兩道身影站在其上,兩股武道意誌彌漫在虛空吹來的夜風都隨之止住。

    “龍葉,你還是出手了!”一名白袍中年人睜開雙眼,神色漠然的望著龍葉和葉慕婉,其天地靈氣在他周旁狂湧著。

    “但是,龍葉,這名女子是太子要留下來的,你應該知道違背太子的命令是什麼下場!”另一名老者也低語而出,冰冷的氣息席卷開來。

    “但是她是我的徒弟!”龍葉淡淡道:“所以我要護住她別無抉擇!”

    “可惜你帶不走她,這是月神殿!”兩柄滲著寒

    ef="

    書迷樓

    最快文字更新-< 書 海 閣 >-無廣告

    光的劍器破空而出,清脆的劍吟聲帶起一股肅殺之意,“拔劍吧,龍葉!”

    “拔劍,做了幾十年的師兄弟,你們也知道,我的劍一出必定染血又何必呢?”龍葉搖了搖頭,神色有些落寞。

    “可是我不得不出劍!”龍葉右手朝虛空中抓去,空間波紋擴散而出其一柄樣式古樸的劍器浮現而出,握住這柄劍器,龍葉整個人的氣質立即一變,如同出鞘的利劍般,鋒芒畢露。

    目光猶如實質劍芒般,掃射而出。轟!整個空間突然一震,隨後天空滾滾的烏雲夾著水汽在龍葉的上空凝聚。

    哢擦!一道雷霆閃爍而過,其磅大雨打落開來,形成一片雨幕。

    雨水紛飛間,一道璀璨的劍光破空而現。恐怖至極的劍氣冒騰而出,四周紛飛的雨水和這抹劍光儼然已渾為一體,化身為一柄數百丈長的巨劍。

    龍葉右手翻轉,其巨劍轟然而落,淹沒了前方的虛空。

    叮!兩道金鐵交鋒的爆鳴聲響起,衝霄而起的武道意誌撕開這道巨劍,同時,兩道身影朝後退去。

    水汽冒騰而出,凝聚成冰屑,冰屑紛飛間,龍葉的身形徒然在這兩道身影後方浮現而出,一劍輕飄飄的刺出,撕開紛飛的冰屑。

    叮!又是一道清脆的交鋒聲,一抹醒目的血光在細雨中乍現。

    !兩道身影狂退,其醒目的劍痕在兩人的胸脯處浮現而出,白袍中年和老者臉色都帶著一絲駭然:“龍葉,你突破了?”

    龍葉笑而不語,帶著葉慕婉朝前走去。

    雨水在他的腳下綻放出一朵朵劍花,走出數丈,龍葉突然轉身,望著月神殿所在的方向,低語道:“慕婉,老師也隻能將你送到這了!”

    數股前從未有的威壓在月神殿的上空冒騰而起,同時,數十道璀璨的劍光撕破了無盡的黑夜,直射此處而來。

    “老師!”葉慕婉略顯擔憂道,她也注意到遠處那直射而來的劍光。

    “放心,那些人交給我便可!”龍葉溫和一笑,劍指抬起,其一道柔和的光芒在他的指尖纏繞著。

    突然,龍葉劍指輕飄飄的朝前點出,點落在葉慕婉的眉心處,其一股磅至極的力量湧入葉慕婉的體內,柔和光芒流轉著,最後幻化成一道類似梅花狀的印記。

    一股意誌在葉慕婉的腦海中浮現而出,這股意誌漸漸幻化成一顆種子,意誌種子。

    “回到你該去的地方,那才是你的歸屬。”龍葉的氣息略顯薄弱數分,持劍而出,一步步的朝遠處的虛空走去。

    青衫獵獵作響,冒騰而起的雨幕淹沒了龍葉的身影。

    “老師!”葉慕婉輕微一拜,持劍離去,“老師是月神殿的長老,執法堂最多隻是追究老師放我走的罪名,應該不會加害於老師!”

    飄舞的白色衣裙消失在朦朧夜色中,而在葉慕婉離去之後,一道璀璨至極的光芒在雨幕中綻放而出。

    這抹光芒照亮了整片天地,龍葉身上的氣息再次暴漲而出,一人一劍。

    “燃燒靈魂!”白袍中年劍眉微皺,道:“龍葉,你這又是何苦!”

    “隻有這般,我才能將你們全部留在此處。”龍葉輕聲喃喃道,雨水打落在劍身上,清脆的劍吟聲響起。

    “為了一個徒兒,值得嗎?”老者也是低沉而出,並未出手。

    “值得,因為她是我徒兒!”龍葉輕聲喃喃道,“而且,她很像羽墨,當初作為一名父親,我沒有保住雨墨,我不是一名好父親,但是我想盡量當一名好老師!”

    龍羽墨,龍葉之女,數年前死在三大殿堂的利益紛爭中。

    聞言,白袍中年和老者都沉默了,他們已經察覺到龍葉體內那股暴漲的力量,燃燒靈魂之力換來片刻的強悍。

    咻咻!數道劍光呼嘯而至,赫然是數名月神殿長老,皆是武道境。

    一襲青衫,龍葉持劍而出,帶起了漫天的雨霧,一場大戰起。

    地獄,第六層劍墓內,生死二氣充斥著整片虛空,這的天空是灰蒙蒙的,死寂無比,生死二氣流轉在天際。

    枯葉紛飛,草長鶯飛,兩種不同的景象交替著。

    灰蒙蒙的天際之下,一座宏偉壯觀的死城出現在地平線上。

    說是死城,這死城內毫無生機,死氣沉沉,生死二氣更是在其中流轉著。

    哢擦!一道耀眼的光芒在虛空之中浮現而出,照亮了整片天地,死城的麵貌也略顯清晰了瞬息,血紅色巨石堆砌成高大的城牆。

    城牆之下則是布滿了堆砌如山的骨山,皚皚白骨鋪滿了這蒼茫大地,死氣在白骨上彌漫著。

    紛飛的枯葉打落在白骨上,卷過的寒風帶起一陣陣尖銳的呼呼聲。

    一道空間波紋在那灰蒙蒙的天際浮現而出,隨即,一道道身影在虛空中浮現而出。

    冷冽的寒風帶著血腥味撲麵而來,葉晨雙腳踏落在虛空,其神情有些凝重的望著遠處那宏偉的死城,以及下方無邊無際的骨海,“這便是第六層劍墓!”

    咻咻!火麒麟等人的身影也紛紛出現,神色凝重的望著四周,地平線處的死城上接灰蒙蒙的天空,下至無盡的骨海,一股死寂而又滄桑的氣息在死城中彌漫著。

    叮!一道悠揚的劍吟聲徒然響起,葉晨神色微變,詫異的望著右指上的麒麟戒,麒麟戒上紅光閃爍,其內的四塊月神佩玉震動著,四股意誌瘋狂的湧現著“

    

Snap Time:2018-01-18 16:14:39  ExecTime:0.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