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孤獨之劍


    ~-< 書 海 閣 >-~意誌洪流如同迸發的火山般,直衝雲霄。

    三十六道麒麟虛影橫跨在虛空中,火麒麟坐在蓮台之上,閉著雙眼。

    其劍指牽扯,四周的火焰如同是他身體的延伸,火焰翻滾之間,無聲無息的奪走一名名地獄武者的性命。

    片刻之後,其慘叫聲漸漸消散掉。火海之中,劍氣洪流消散掉,空曠的火海之上,唯獨生死蛟龍等人站在其上。

    三十餘名武道境隕落時,其生機皆是消散在火海之中。

    火麒麟睜開雙眼,右手朝前方的火海探去,四周翻滾的本源之火化作一道流光朝他體內湧去。

    這些本源之火內可是聚集著三十餘名武道境的生機,磅至極。

    不過大多數生機還是融入劍墓虛空中,唯獨少量生機被火麒麟吸收。

    “任重而道遠!”火麒麟輕聲喃喃道,要想將重創的靈魂恢複至巔峰,這些生機遠遠不夠。

    三十六道麒麟虛影也化作無形,融入虛空之中。

    冷冽的寒風掀起了滔天的火焰,同樣掀起了葉晨的衣袍,望著那死寂的虛空,葉晨輕聲道:“全部隕落了!”

    一時令整個場麵都靜寂下來,這種情況,出手眾人的意料,特別是公子蘇以及冷楓等人,各個滿臉的難以置信之色。

    三十餘名武道境全部隕落在此,這可是相當於一大城的實力。

    在感到震驚的同時,公子蘇臉上還是揚起了一抹笑意:“或許再過不久便可以殺死那個男人!”

    火麒麟起身,漫天的火海紛紛朝四周退散而去,其身上彌漫的驚人壓迫也收斂起來。

    “武道領域,太強悍了!”蕭胖子嘀咕道,此刻他不禁感到後怕,當初若不是慕容羽那老家夥重傷在身,否則他必然隕落在慕容羽的武道領域之內。

    武衣獵獵作響,火麒麟踏空而來,l道道波紋在他所過之處擴散而出。

    突然,火麒麟指著遠處的孤獨皇等人,淡淡道:“這些人呢?”

    風帶起點點火星,黯然和銷魂兩人皆是心頭一沉,神情有些凝重的站在孤獨皇身後,時神警惕著。

    聞言,葉晨轉身,目光順著火麒麟所指的方向望去,旋即搖了搖頭:“讓他們離去!”

    先前若不是孤獨皇出手,或許千川雪等人早就隕落,這一點,葉晨在餓鬼道的記憶中可以看到。

    在某種程度上而言,孤獨皇等人在目前還未與葉晨等人形成利益上的衝突。

    千川雪持劍站在虛空中,飄舞的衣裙如同絲柳般,集隻是靜靜的望著葉晨,並未出聲。

    黯然和銷魂皆是暗鬆了口氣,麵對二十餘名武道境武者的目光,他們時刻都感受到一股壓迫。

    “少城主!”黯然低語著,示意孤獨晨離開此地。

    踏在火海上,孤獨皇目光直直的望著遠處的葉晨,隨即,孤獨皇在黯然等人錯愕的目光中,赫然持劍朝前走了出去。

    砰!意誌在孤獨皇身上彌漫著,隨著孤獨皇一腳踏落,其下方的火焰立即破碎開來。

    “我有集後悔,後悔當初那麼輕易的將她交給你!”

    “至少我不會將她留在這個未知的劍墓世界中!”

    “至少我會在她最危險的時候出現!”每踏出一步,孤獨皇便冷喝一聲,目光變得無比淩厲:“今日,我想挑戰你!”

    “或許我會變得很慘烈,但是我想知道你我之間的差距!”孤獨皇朝前邁出一步,身影徒然朝虛空之上射去,三尺青峰上徒然暴射出數十丈之長的劍氣:“知道差距,才會追趕。總有一天,我會彌補這這差距,甚至超越你。如果那一天,你還不能真正的保護她,那麼我便奪走她,寧願她成為籠中的鳥兒,也不願讓她隨你過著這不知何時便隕落的日子!”

    “帝君,你敢與我一戰?”孤獨皇低語道,無盡的戰意在孤獨皇的身上爆發開來,無懼葉晨那恐怖的實力,戰意衝霄。

    葉晨神色平靜的望著孤獨皇,緩緩取出麒麟劍,低語道:“你真想挑戰我?”

    “戰!”孤獨皇冷冷道,語氣堅決,朝前踏去,其虛空在他的下方破碎開來。

    “我給你這個機會!”葉晨淡淡道,麒麟劍輕緩抬起,劍冷冷指著孤獨皇。

    “還有一點,希望你記住,她是本座的女人,不需要其他人來保護,本座的劍可以保護她!”冷冽的寒風帶起葉晨那垂落至腰間的長發,長發狂舞著。

    話語飄落而出,虛空中,強橫的戰意淩空壓下,兩人的氣息在虛空中碰撞在一起,掀起一道道滔天的火焰浪潮。

    一道道無形的空間波紋朝四周散去,數道清脆的劍吟聲從虛空中響起,全場的劍器皆發出一陣悲鳴的慘叫聲,冷楓等人都滿眼驚駭的望著那兩道人影,僅僅是一氣勢就壓的他們透不過氣。兩人幾乎同時朝前揮出一劍,清脆的劍吟聲在半空中相碰,一圈圈無形的能量餘威朝四周擴散而去。

    兩道璀璨的劍光在火海中消散,兩道身影交錯而過。

    葉晨轉身,神色平靜的望著遠處的孤獨皇,淡淡道:“還要繼續嗎?”

    !能量餘波衝擊著孤獨皇的軀體,孤獨皇朝後退出數步,轉身,神色有些慘白。

    一股滾熱的潮濕感在他右手處彌漫而出,這簡單至極的一劍,孤獨皇便感受到葉晨那恐怖至極的肉體,至今,他的右手還有些發麻。

    “戰!”孤獨皇冷喝道,強悍的戰意給人帶來一種窒息的氣息。

    無視這股窒息的氣息,葉晨持劍朝前走出去,寒意彌漫間,天地驟然奇冷,一片片雪絮在九天之上飄落開來,打落在葉晨身上,同樣打落在孤獨皇身上。

    “至少在我還未到極限,未施展出極限的一劍!”孤獨皇雙腳踏落在那飄落的雪花上麵,身影如鬼魅般的化作一道虛影朝葉晨猛射而來。

    “孤獨劍式!”其真氣如同潮水般湧出孤獨皇的體外,孤獨皇右手持劍,轟然由上而下朝葉晨劈落,一道寬數丈長的劍光延伸而出。

    周圍的空氣為之一凝,其雪花皆是詭異的靜止在虛空中,靜的隻剩下孤獨皇那一抹破空而過的劍光。

    “最強的一劍嗎?”目光一凝,葉晨右手反手握劍,輕飄飄的一劍刺出,帶起尖銳的呼嘯聲。

    兩道劍光在虛空中悍然相撞,一陣清脆的劍吟聲響起,隨即又便被轟鳴聲所淹沒。

    虛空之上發出一道極為刺眼的光芒,將葉晨和孤獨皇的身影淹沒掉。

    劍器的碰撞聲回蕩而起,兩人的速度越發的神出鬼沒起來,遠遠望去,虛空之上,兩道絢麗的冷光不斷的飛舞著,周圍的空間隨之破碎。

    隨即又是一道清脆的劍吟聲,兩道黑影飛快的朝後躍去,那道刺眼的光芒也緩緩消散掉。

    葉晨和孤獨皇的身影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幾滴血紅的液體緩緩的從孤獨皇的嘴角滴落。

    “少城主!”黯然和銷魂也是低呼而出,身形一(-< 書 海 閣 >-屋最快更新)躍,化作一道流光朝孤獨皇湧來。

    “退下!”孤獨皇隨意擦拭掉嘴角處的血跡,滿頭長發隨風飄蕩,眼中的戰意越來越盛,冷聲道:“這是男人之間的挑戰,誰也不能插手!”

    聞言,黯然和銷魂身形立即止住,神色頗為無奈的望著遠處的那道背影,旋即輕微一歎,退出數十丈開外。

    “劍客能夠依賴的隻有手中的劍,而我想重新站在念葉身旁,我也隻能依賴我手中的劍!”孤獨皇舉起手中的劍,其氣息和劍器上的氣息重合在一起。

    此刻,眾人居然在孤獨皇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執念,這股執念,很多人不懂,因為一個女子而產生的執念,或許看起來有些不出息,但是孤獨皇認為卻值得。

    “執念嗎?”葉晨緩緩抬頭,眼中也流露出一絲了然之色,嘴角泛起了一絲微笑:“一劍,我便一劍摧毀你這執念!”

    沒有絲毫的預兆孤獨皇手中的長劍舞成了一團耀眼的白光,武道意誌連綿不絕地激射出來,兩人之間的虛空中被武道意誌所禁錮住,葉晨的身影漸漸被那白光所淹沒。

    “我也有執念!”葉晨低語著,那抹璀璨的白光在他眼眸中不斷放大著。

    寒風吹來,吹刮著每個人的臉龐,每個人都忍不住的一抖,同時,其無盡的殺氣在身上彌漫而出。

    僅僅瞬息而已,濃鬱的殺氣在虛空中幻化成一道身影,白發黑袍,殺戮之身。

    葉晨朝前邁出一步,兩道身影重合在一起,葉晨身上爆發出了一股恐怖至極的氣息,四周的雪花再次飄落開來。

    漠然的目光直射孤獨皇,葉晨嘴角微揚,淡淡道:“記住就是這一劍!”

    在最後一字尾音落下時,葉晨身軀猛然一震,緊握住麒麟劍,朝前邁出一步,滾滾嘯聲如雷鳴般響亮,一股來自心靈的壓抑在眾人的心中緩緩蔓延著。

    叮,一道清脆的劍吟聲響起,四周的風雪漸盛。

    狂舞的雪絮密密麻麻,天地徒然一黯,陷入了無盡的黑暗之中。

    無盡的黑暗吞噬了紛紛的雪絮,同樣吞噬了皇無雙的劍,以及他的身影。

    而便是在這無盡的黑暗之中,一點微弱的光芒從徒然浮現而出,溫柔至極的劍光,如水般的溫柔。

    這抹唯美的劍光讓人沉醉至其中,目光一觸及這劍光,心神便無法自拔。

    這抹唯美的劍光如同劃過天際的流星般,那光華,頃刻間便消散,再次消失在無盡的黑暗之中。

    但是這一抹劍光卻投落在眾人的靈魂深處,無法抹滅。

    咻!眾人目光皆是一凝,死死的盯著那劍光消失的地方,無盡的黑暗中,一片片血花乍現,如同綻放的血蓮般。

    砰!骨骼破碎的聲音突然響起,這無盡的黑暗如同退潮的海水般,消散掉。

    “少城主!”黯然和銷魂驚呼而出,神情擔憂的望著前方那飄落的雪絮。

    雪絮之下,兩道身影站在風中,那濺起的血花將雪絮染紅。

    “一劍傾城!”葉晨依舊保持著出劍的姿勢,麒麟劍的半截劍身沒入孤獨皇的體內,洞穿了他的肋骨。

    劍垂落,孤獨皇身上那淩厲的氣息再不複。

    一片血液從孤獨皇的胸脯出噴濺而出,從空中墜下,如同一簾雨幕般。

    戰意依舊在孤獨皇的眼中彌漫著,孤獨皇第一次察覺到原來死亡離自己如此之近,他左手朝麒麟劍握去,抓住麒麟劍,鮮血順著劍刃滴落。

    “一劍摧毀我的執念,摧毀不了,隻能擊敗我!”

    “同時,我也知道了你我之間的差距,總有一天,我會擊敗你!”眼中沒有任何的頹廢,孤獨皇嘴角處徒然泛起了一抹笑意。

    噗!孤獨皇左手勁道一發,身形朝後退去,脫離麒麟劍,血柱再次噴射而出,染紅了滿天的雪絮。

    持劍,孤獨皇落寞的轉身,溫和的目光投落在遠處的千川身上,溫和笑道:“如果有一天,如果你在他身邊過的不好,就算我擊敗不了他,我也要將你搶走。或許這也是我唯一能夠表現出來的霸道,念葉。”

    雪劃過孤獨皇的臉,染白了他一頭黑發。

    溫和六笑,孤獨皇持劍走向那無盡的風雪中,戰意和氣息紛紛消散掉,孤獨皇的身形搖搖晃晃,直至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少城主!”黯然和銷魂紛紛轉身,緊隨在孤獨皇之後。

    雪絮飛舞,下方則是翻滾的火海。葉晨收起麒麟劍,若有深意的望著那數道身影離去的方向:“滴水不幹,歸於江海!”

    “月神,這真是個沉重的稱呼!”葉晨低語著,轉身,望著那火焰和雪絮並存的虛空:“不想成為棋子,唯一的辦法便是成為博弈人!”

    武道棋局,無論林立的宗門,三大殿堂,這些都是棋子。

    “盡管晚了點,不過這棋局還是布了下去,孤獨城!”葉晨喃喃道,雪花飛舞,覆蓋這蒼茫天地,融化在翻騰的火海中……~-< 書 海 閣 >-~

    

Snap Time:2018-01-22 04:44:11  ExecTime:0.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