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一劍飄血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一劍飄血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一劍飄血

    天地徒然一暗,無盡的黑暗吞噬了方圓數千丈的虛空。

    四周的轟鳴聲在這一刻死寂下來,無盡的黑暗帶來的殺機讓人毛骨悚然。

    這無盡的黑暗似乎過了很久,漫長如數萬年之悠久,短暫的又僅僅眨眼的功夫,瞬息而過,一抹清冷的月光撕碎了這死寂的天地,驅散了無盡的黑暗。

    清冷的月光迸射而出,那間,一輪銀月虛影在葉晨的後方冒騰而起。銀月虛影有數十丈之高,清冷的月光在其上打轉著。

    飄舞的長發如同惡魔的羽翼似的,沐浴在清冷的月光下,葉晨清明雙眸中充斥著色彩分明的生死二氣,生死二氣流轉開來,左手掌生,右手執死!

    寒風吹起了清冷的月光,莫名的寒意彌漫開來,葉晨的聲音也回蕩而起:“送你們去輪回!”

    “本座送你們我輪回!”葉晨神色淡漠,無盡的生死二氣在他上空盤旋著。生死二氣流轉開來,生死規則為引,意誌為體,一道玄奧的陰陽魚在上空漂浮而現。

    融入殺戮之身,葉晨的氣息暴漲,其生死輪回神通的威力同樣呈幾何暴漲。

    五道通天的劍柱撕碎了清冷的月光,越過空間浪潮,在死寂的虛空中劃過一道弧線,直射陰陽魚而去。在即將觸及陰陽魚的那,五股驚天的意誌在其上爆發開來,如同迸發的火山般,洶湧無比,不可壓製。砰!清脆的叮嚀聲響起,五道劍柱矗立在陰陽魚之上,波紋疊起。

    “碎!”葉晨低呼而出,其身後的銀月虛影大盛,璀璨的月光如同流水般在葉晨的指尖滴落開來,僅僅瞬間,月光便化作洶湧的洪流湧向陰陽魚。

    月光清冷,寧靜中帶起一股股肅殺之意。

    哢擦!一道異響在死寂的虛空中泛起,月光流轉在劍柱上,五股武道意誌無聲無息的消融在月光之中,劍柱經受不住月光的溫柔,一道道裂痕布滿整柄劍柱。

    哢擦哢擦!五道百丈劍柱在五名地獄武者的視線中破碎開來,駭然的神色湧上五人的眼瞳。

    “本座送你們去輪回!”葉晨的餘音依舊在九天之上回蕩著,如同那奔騰的雷鳴般,久盛不絕!

    天地之音在五名武者腦海中炸響著,這道聲音帶來的威壓讓五人感到了一絲敬畏,其後便是忌憚。

    這五道劍柱融入五人武道意誌,更是盡全力施展而出,卻抵擋不住那月光。

    月光如同流水般流轉開來,驅散了黑暗,五人的身影完完全全的暴露在清冷的月光下。

    寂靜,唯有風吹過的聲音,這溫柔的月光打落在五人的眼眸中,更是深深的印在了五人的靈魂深處,揮不去,抹不掉。

    五人身形皆是一震,旋即便靜靜的站在月光之中,一絲茫然的神色在眼瞳中打轉著。

    葉晨一道白衣,一步步的踏空而出,踏碎了虛空,其身影融入月光之中,他的白衣被月光渲染成銀色。請牢記

    盤旋的陰陽魚化作一道流光,直奔五名武者而去,其銀月虛影更是融入陰陽魚之中。

    葉晨緊隨在陰陽魚之後,身形漸漸消散掉,無聲無息。

    陰陽魚瞬息而至,月光流淌而出,其生死二氣更是融入月光之中。

    五道身影比起巨大的陰陽魚略微有些渺小,月光大盛,五人眼眸中的茫然之色更盛,嘴中更是喃喃念道:“我到底是誰!”

    輪回千世,生死規則帶著千世的畫麵席卷而來。

    五人沉淪在這千世之中,其心神仿佛也被分割成成千上萬道,身上彌漫的氣息漸漸薄弱下來。

    “我到底是誰?”寂靜的虛空中,五人的喃喃自語聲隨風飄蕩著,打落在月光中。

    遠處,眾多武者皆是心悸的望著這一幕,不敢直視那流轉而出的月光。

    時間如水,總是無言!五人垂落至腰間的長發在此刻也發生了變化,稀疏的白發在黑發中若隱若現,僅僅那的功夫,長發如雪般銀白。

    生機在五人生死飛快的流失著,消散在月光之中。

    劍眉緊皺,煙塵也是第一次見到如此詭異的神通,無聲無息間奪走了的生機,這種身段讓人為之心寒。

    在這樣下去,這五人必定生機消散,魂滅。煙塵持劍而出,踏進這被黑暗吞噬的虛空中,同時冷喝而道:“醒來!”

    “醒來!”煙塵的聲音洪亮至極,化作滾滾音浪擴散而出,甚至掀起了空間浪潮。

    其音穿透了時空,如同晴天霹靂般在五名武者的耳旁炸響。

    五人心神猛然一震,其眼中的茫然神色也在這一刻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駭然的神色。他們也發現自己身體的變化,生機消散,變得蒼老無比。

    站在月光之下,五人立即閉上雙眼,再也不敢直視打落而來的月光。

    可惜,以葉晨如今的實力,這月光無需視覺,直接投落在五人的靈魂深處。

    “該死,這到底是什麼神通!”五人身子顫抖,這是驚恐,其魂飛魄散的感覺席卷全身。

    “退!”煙塵低喝而出,目光淩厲無比的投落在陰陽魚之上,“隻要摧毀這道生死規則匯聚而成的陰陽魚,這月光便會消散!”

    咻!奪目的劍光撕扯了無盡的黑暗,劍氣流轉,煙塵的身形暴射而出,直奔陰陽魚而去。

    可是他剛剛邁出數十丈,一道天地之音便在虛空中響起:“輪回之事,你插手不得!”

    天地之音盤旋著,其淡漠的聲音內蘊含著滔天的殺機,在盤旋的聲音中,一道道醒目的雷霆徒然撕碎了虛空,破空而現,瞬息間便淹沒了煙塵的身影。

    砰砰!沉悶聲響起,煙塵身形頗為狼狽的朝後落去,退出這被黑暗籠罩的虛空,臉色慘白,嘴角處甚至出現了一抹血跡:“雷霆神通,這家夥居然能夠同時施展兩種神通!”

    “退!”五名武者的腦海中回蕩著煙塵的聲音,身子欲朝後退去,一股無法形容的感覺卻湧上心頭,這種感覺如同置身於冰窖般,無比寒冷,比刺骨還要恐怖。

    “神通冰絕!”葉晨的聲音在天地之中響起,其身影卻如同清風般,無聲無息的融入月光之中。

    在葉晨聲音響起的那,九天之上,一片片如同鵝毛般的雪絮飄落而下,清冷的月光和刺骨的雪絮在空中縱橫交錯著,形成一幕貫徹天地的雪景。

    同時,葉晨的身影出現在飛舞的雪絮之下,其氣息不似先前那般恐怖,他已經化去殺戮之身。

    無盡的雪花在天地間飄蕩,紛紛飛飛,越來越大,不僅僅打落在葉晨的身上,同樣打落在五名地獄武者的身上。

    雪絮的盡頭是五名武者那茫然的目光,其哢擦聲突然響起,一道道晶瑩剔透的冰霜在五名武者的身上蔓延而出,從其腳掌開始,最後至眉心,整個身體都被冰霜包裹住。

    這絕非尋常的冰霜,而是寒冰規則所化,刺骨無比。

    月光流轉,白雪紛紛,在這二者縱橫交錯間,一抹璀璨的光芒突然迸射而出,眨眼之間,璀璨的光芒暴漲,完完全全驅散了方圓數千丈內的黑暗。

    葉晨出劍了,天地蒼穹在這一劍前失去了原本的色彩,暗淡無光。

    這抹璀璨的劍光出現在月光中,一瞬眼間便消散在風雪中,葉晨白衣作響,其身形突然出現在了五名武者的後方,手勢依舊保持著出劍的姿勢,麒麟劍指向遠處。

    滴答!一抹血跡順著劍刃,最後在劍尖上繞轉著,滴落開來。

    砰!而便是此刻,盤旋的陰陽魚,流轉的月光,呼嘯的風雪皆是化作虛無,仿佛一切皆是虛幻似的。

    唯獨六道身影站在虛空中,白衣勝雪,滲著寒光的劍器吐著淩厲的劍氣。

    “說錯了,你們沒有輪回的機會!”葉晨低語著,收起麒麟劍,四周翻騰的火焰再次朝空曠的虛空湧來。

    正在激戰中的眾人皆是停下手,目光有些呆滯的望著虛空中那五道依舊站在原地的身影,冰霜在他們身上消融,同時,大量血水至五人的脖頸處汩汩而出。

    撲通!五人挺拔的身影毫無征兆的朝下方落去,如同墜落的星辰般,砸落進下方的火海中,化作灰燼。

    熱浪撲麵而來,見到這一幕的眾人卻感到一股莫名的寒意,打了個寒顫:“一劍飄血,飄起五名武道境的血,全部隕落!”

    轉身,葉晨持劍神色漠然的望著百丈開外的煙塵,淡淡道:“接下來輪到你,同樣,你也沒有輪回的機會!”

    無論千川雪,慕辰,還是蕭胖子,這些都是葉晨的逆鱗,僅僅憑借煙塵等人今日的舉動,葉晨便要將這些人全部埋葬在火海中,盡管也會付出代價,不過葉晨卻不在意這輕微的代價!

    葉晨話語飄出的那,天地變得更加寂靜與蕭冷了,就算周圍那滔天的火海也焚不盡這莫名的寒意,隻剩下風的呼呼聲以及火焰翻騰的嘶嘶聲。

    煙塵劍眉微皺,神情忌憚的望著踏空而來的葉晨,對著遠處的孤獨皇低語道:“孤獨皇,先前算我不對,此刻,你我若是聯手絕對可以除去此人!”

    “我煙塵保證,隻要除去此人,我便不再追殺那名女子,就算你休掉我族妹,我也沒有意見!”

    “除去這血獄帝君,這女子便屬於你孤獨皇,不是嗎?”煙塵輕笑道,同時,身形朝後方退去。

    孤獨皇閉著雙眼,山泉的死他是看在眼中,可是他未曾言語,至於煙塵的這一番勸說,他直接無視。

    見此,煙塵冷喝一聲,孤獨皇這家夥還真是冥頑不化。

    砰砰!煙塵踏落在虛空中,每退出一步,其虛空便破碎開來,形成一道道空間浪潮。

    空間浪潮在煙塵和葉晨之間蔓延而出,翻騰的火焰紛紛被淹沒掉。

    其他的地獄武者也察覺到局勢的變化,紛紛心生退意,各自擺脫對手,朝煙塵奔去。

    不過,武神大陸的武者又豈能浪費此等良機,紛紛展開猛烈的攻勢,將對方拖住。

    此刻,地獄這方武者方才體驗到先前公子蘇等人心中的瞥屈。

    無視那湧動的空間亂流,葉晨踏步而出,其寒意在他周旁彌漫著,湧動而來的空間浪潮瞬息間便被這股寒意所凍結住。

    砰砰!冰霜蔓延而出,直至煙塵的身前。

    “寒冰規則!”煙塵感悟的便是寒冰規則,但是他承認自己做不到將寒冰規則掌控至如此出神入化的地步。

    “盡管掌控不如你,但是我也很清楚寒冰規則的特性,極寒!”煙塵低語著,寒意在他手中凝聚著,再次幻化出一柄血劍,“隻要夠堅固,便可以撕碎這寒冰規則!”

    咻咻!一道劍影至煙塵手中浮現而出,這道劍影見風便長,眨眼之間,劍影已經膨脹至數百丈,將葉晨籠罩在其內。

    “今日我便以寒冰規則破去你的寒冰規則,記住,寒冰規則不僅僅隻是極寒,還有極堅!”煙塵冷喝而出,寒風陣陣,一道巨大的劍影從空中掠過,整片暗淡的天地隨之一亮。

    呼呼!揮落的劍影帶起了尖銳的破風聲,呼嘯而至。

    葉晨踏在冰霜凝聚而成的冰道之上,無視那揮落的劍影,火焰在他周旁環繞著,幻化出一道朱雀虛影。

    朱雀虛影展翅欲飛,直衝而上,牽扯著四周的火海,巨大的朱雀虛影以及火海瞬間便淹沒了劍影,劍影如同水遇見火般,無聲無息的消散掉。

    煙塵可是曾領教過葉晨肉體的可怕,因此,他不敢與葉晨近戰,而此刻,遠戰更是死死的被葉晨壓製住,其中僅存的戰意也蕩然無存,心存退意,冷喝而出:“撤退!”

    四周的地獄武者聞言,就算付出點代價也要擺脫對手,緊隨在煙塵在後,朝遠處退去。

    “想逃嗎?但是已經完了,諸位,還是留下來!”葉晨握住麒麟劍,劍指煙塵諸位,嘴角牽扯出一抹冷笑:“殺你,無需動用寒冰規則的極堅,極寒便足以!”

    

Snap Time:2018-08-15 08:57:56  ExecTime:0.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