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八十章你們去輪回吧


    第一千零八十章 你們去輪回吧(第一更)

    璀璨的劍光在千川雪的眼眸中不斷放大著,千川雪甚至能夠察覺到山泉嘴角揚起的冷笑。

    咻!劍光破空而現,山泉心中卻湧出一股不安。

    特別是山泉注意到千川雪嘴角處的那一抹笑意,心中不安的感覺越來越盛。

    “殺!”山泉冷喝而出,其真氣如同潮水般狂湧而出:“這女子,必須得死!”

    璀璨的劍光轟然而落,然而當劍光即將觸及千川雪的那。

    “找死!”一道平淡的聲音徒然響起,同時,一道恐怖無比的威壓至下方的岩漿處蔓延而出。

    這道聲音落入山泉的耳旁中,山泉身形猛然一顫,其手中的劍勢也隨之一滯。

    一股魂飛魄散之感驟然在山泉體內蔓延著,這種感覺如同潮水一般瞬息就將他埋葬,這是血獄帝君的聲音。

    砰砰!天地威壓徒然齊聚在山泉方位數十丈的虛空內,天地徒然一寂,化作一道枷鎖。

    而山泉則是被枷鎖禁錮住,其璀璨的劍光也徒然破碎開來。

    四周紛飛的雪絮化作一道道流光朝山泉湧去,薄弱的雪花劃過他的身體,帶起一道道醒目的血光,血珠灑落開來。

    “破!”山泉低語著,神色略顯有些猙獰,其意誌如同爆發的火山般,迸發出來。

    砰砰!武道意誌撕碎四周的天地威壓,周圍的天地枷鎖略微一動,山泉艱難的朝前邁出一步,手中的劍再次激射而出,“就算血獄帝君趕至,本統領也要擊殺此女子!”

    “這女子留不得!”滲著寒光的劍器帶起了如虹般的劍氣。山泉以意誌為引,氣息鎖住千川雪。

    千川雪眼眸微低。神色寧靜。不帶任何的慌張。她一眼就看到了那踏在岩漿之上的身影,望著那一襲飄舞的白衣,她知道,這山泉傷不了他。

    “本座的人。你也敢動!”那道平淡的聲音再次響起,同時。一股滔天的威壓如同潮水般朝山泉湧去。

    一股磅的氣勢與威壓彌漫著山泉全身,山泉心神微震,其劍勢再次崩潰開來。身形如同置身於冰窖中似的。背後已經被冷汗所浸透。

    “他的威壓何時變得如此恐怖!”山泉眼瞳微縮,有些駭然的望著眼前的虛空,一道道淡淡的空間波紋在其上激起。

    咻!一道平淡的劍光在波紋之中悄然浮現而出,山泉心神微震,其身形如同閃電般的朝後退去。

    噗噗!山泉的反應雖然迅速,其平淡的劍光還是在他的胸脯處劃過。

    一股股血泉從山泉身上噴射而出。血柱噴出數十丈之遠,隨後在四周燃燒的火焰灼燒之下。化為一片氳氤的血霧。

    叮!一道清脆的劍吟聲響起,在激起的空間波紋中,一道身影走了出來。

    一襲白衣,白衣勝雪,目色冷漠的出現在千川雪的前方,右手握著滲著寒光的劍器,數滴血液從劍尖處滴答而落。

    這道身影一出現,整個虛空就變得陰風陣陣,一股壓抑的氣息充斥著方圓數千丈內的虛空。

    煙塵雙眼瞳孔收縮,目光如電,直直的盯著天空之上的那道白衣身影,其嘴角處的冷笑終於凝固住,臉色也陰沉的可怕:“血獄帝君!”

    心神震動,煙塵知道自己還是失策了,這血獄帝君居然能夠這麼快的從地下宮殿中出來。

    手持麒麟劍,葉晨神色平靜的望著站在遠處的山泉,其平靜的目光中卻掠起滔天的殺意,這種過分安靜的殺意才是最可怕的。

    山泉衣衫盡碎,長發更是淩亂的披在雙肩處,一條醒目的劍痕在他的胸脯處浮現,血水洶湧而出,染紅了全身。

    迎上這道平靜的目光,山泉頭皮發麻,再出剛才那一劍的時候,他便知道等待自己的結果會是如何。

    隻是,當真正麵對血獄帝君的時候,他做不到想象中的那種從容。

    葉晨神色淡漠,其修長的左手徒然按在虛空中,恐怖的寒冰規則在他的指尖流轉著,隨即,葉晨朝前邁出一步,不緊不慢的朝山泉走去。

    砰!葉晨的腳步仿佛踏落在山泉的心頭似的,山泉隨之心顫。

    遠處,黯然以及**等人皆是驚呼而出:“山泉,退!”

    同時,黯然和**也紛紛持劍而出,朝山泉所在之處奔去。

    咻咻!兩股武道意誌同時在黯然和**身上爆發開來,兩人各的身形如同長虹般,不過在葉晨目光投來的那,黯然和**的身影皆是徒然止住,頭皮一陣發麻。

    身上的武道意誌也在這一刻激蕩著,天地威壓齊聚,形成一道枷鎖,禁錮住黯然和**的身影。

    盡管葉晨隻是隨意一瞥,當便是這一瞥讓黯然和**感受到其中滔天的殺意,那是一種無言的殺意。

    收回目光,葉晨的步伐始終未止住,雪絮至九天之上飄落下來,打落在葉晨身上,齊聚在葉晨的左手處。

    咻咻!左手並指為劍,葉晨劍指迅速點落,四周狂舞的雪絮如同洪水般,暴射而出,瞬息間便淹沒了山泉的身影。

    紛飛的雪絮之下,山泉的身形略顯朦朧。山泉神色警惕的盯著這紛飛的雪絮,深怕葉晨出手,突然,山泉劍眉微皺,仿佛察覺到了些什麼,其一片雪花隨風而落,打落在山泉的身上。

    在這一那,山泉的心神狂震,其驚駭的神情在他臉上浮現而出。

    雪絮淹沒了山泉的身影,一道道冰霜憑空在山泉身上冒出,僅僅瞬息而已,山泉全身上下便浮現出了一層冰霜,冰霜彌漫間,山泉儼然化成了一具冰雕。

    冰層之下,山泉臉上那驚駭的神情依在,眼珠子轉動著,意誌瘋狂的湧出,企圖衝破這冰層。

    不過其冰層卻堅固無比,其上流轉的寒冰規則更是凍結住山泉體內流轉的真氣。

    葉晨神色淡漠的望著風雪中的冰雕,垂落的麒麟劍挑起,一劍輕飄飄的刺出,直射山泉而去。

    神右手一揚,掌心一縷刀芒在虛空中幻化延展,徑直斬向戰帝……

    “山泉!”虛空之上,黯然和**皆是驚呼而出,企圖阻止葉晨這一劍,然而周圍的天地威壓卻死死的將他們牽扯住,這是禁製神通。

    咻!一道平淡的劍光以絲毫之差的落在山泉的眉心處,滲著寒光的劍尖與晶瑩透亮的冰層相遇,一聲脆響,一道道裂痕布滿了整座冰雕,寒風吹來,哢擦!

    冰雕破碎開來,與此同時,山泉的整個身體直接破碎開來,血肉紛飛,未濺起一滴鮮血。

    “神通冰絕!”葉晨低語著,這寒冰規則凍結住的不僅僅是山泉的**,更是他的靈魂,在他**破碎的那,靈魂浮現而出,完完全全的暴露在風雪之下,其上也浮現出一層冰霜。

    九天之上,紛飛的雪絮簌簌落下,直墜山泉而來。

    薄弱的雪絮中卻帶著刺骨的殺意,一片片雪花從山泉的靈魂上洞穿而過,山泉的氣息徒然消散開來,暗淡的靈魂也漸漸化作虛無,魂滅!

    僅僅數息而已,一名武道境便如此隕落。

    踏著雪絮,葉晨神色漠然,目光落在遠處正在廝殺的眾人身上,低語道:“很好!”

    正在圍困慕辰和蕭胖子的數名地獄武者皆是心頭一緊,被葉晨的目光盯著,他們有種莫名的心悸,特別是葉晨如此詭異的擊殺一名武道境之後。

    整個虛空徒然寂靜了下來,葉晨踏步而出,步伐輕緩的朝慕辰和蕭胖子所在的方向走去,每當踏落的時候,其清脆的腳步聲便回蕩而起。

    正在廝殺的地獄武者皆是下意識的朝後退去,不敢獨自麵對葉晨。

    見此,煙塵劍眉微皺,己方的士氣大降,戰鬥未開始,心中便有退意,這是大忌。

    “諸位,此人雖強,但是在人數上,我等占據著優勢,他能夠輕易擊殺一名武道境,但是麵對五名武道境,他又能如此輕易嗎?”煙塵低語著,神色有些複雜的望著那道踏空而來的身影。

    此話一出立即引起其他武者的共鳴,的確,僅僅憑借單人實力,他們或許不敵,但是五名武道境絕對可以壓製住此人。

    想此,圍攻慕辰的十來名武者相望一眼,旋即,五道長虹直接掠過慕辰和蕭胖子,直奔葉晨而去。

    天空驀然一暗,周圍的虛空徒然破碎開來,空間浪潮湧動著,倒卷而來,周圍的武者紛紛退去。

    同時,這五名的身影消失在空間浪潮之中,雖如此,五道恐怖異常的意誌在空間浪潮中浮現而出,瞬息間,其五道高達數百丈的劍柱在浪潮之中破開,浮現而出,直射葉晨而去。

    劍柱未至,五名淩厲的意誌先至,籠罩住葉晨全身,如同數座大山壓製一樣。

    對此,葉晨的神色依舊平靜無比,無視那轟然而至的五道劍柱,其殺戮印記在他的眉心處若隱若現,滔天的殺機在其中彌漫開來。

    百丈劍柱,遮天蔽日,橫跨整個虛空,在五道劍柱即將轟落在葉晨的那,葉晨的身前徒然浮現出了一道身影,白發黑衣,殺戮之身。

    葉晨朝前邁出一步,其身形和殺戮之身重合在一起,其身後的白衣獵獵作響,那如墨的長發更是狂舞著,如同惡魔般的羽翼。

    在這一刻,天地間徒然陷入了無盡的黑暗之中,一輪銀月虛影在葉晨的背後浮現而出。

    “你們去輪回吧!”

    

Snap Time:2018-01-22 12:34:55  ExecTime: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