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不可饒栓)


    璀璨的劍光帶起驚天的殺意,殺機彌漫間,虛空震蕩著。

    千川雪神色平靜的望著那道揮落的劍光,眼中並未帶著絲毫的慌張。

    劍光呼嘯而落,撕碎了千川雪的忘情劍意。

    在武道意誌的鎮壓之下,千川雪的實力顯得如此微不足道。

    遠處,慕辰和蕭胖子神色皆是有些急迫,甚至不顧傷勢,強行突破數名武道境的圍攻。

    其他地獄武者也注意到這一情況,冷笑連連,又是數名武道境武者加入圍攻的行列,將近十名武道境,死死的將慕辰和蕭胖子壓製住。

    公子蘇等武者也是紛紛朝千川雪湧去,其他地獄武者也將之阻擋住。

    呼呼!劍器揮落而下,帶起一道道尖銳的破風聲,劍氣未至,其淩厲的劍風先至,淩亂了千川雪那一許青絲。

    青絲飛舞間,千川雪朝前邁出一步,手中的長劍緩緩抬起,清冷的劍光劃過天際,其劍氣形成一道銀月,激射而出。

    劍氣銀月流轉開來,如同一麵鏡子般,當那抹璀璨劍光劃過時,銀月虛影破碎開來。

    見此,千川雪輕舞一歎,在武道境強者麵前,靈武境的攻勢顯得有些慘白。

    璀璨的劍光在千川雪的眼瞳中不斷放大著,千川雪嘴角卻牽扯出一絲笑意,她並不是一個人。

    呼!劍光轟然而至,淹沒了千川雪的身影。眾多武者皆是輕微一歎,也唯獨八大城的少城主會如此辣手摧花。

    然而便是這一刻,其一道嘶吼聲毫無征兆的響起。

    這道嘶吼聲響起的那,無盡的天地靈氣在虛空凝聚著,形成一道漩渦,威壓至漩渦中心擴散而出。

    一張巨嘴浮現而出,巨嘴一張,撕扯力蔓延開來。

    虛空中湧動的劍氣紛紛被巨嘴吞噬掉,就連那道璀璨的劍光也暗淡下來。

    煙塵神情輕微一怔,目光凝重的望著那張巨嘴,猶如來自遠古沉睡的洪荒巨獸般。

    目光微移,煙塵神情凝重的望著下方的千川雪,以及千川雪周旁的那道身霧,“武道境!”

    “吼!”餓鬼道低吼而出,漆黑的眼瞳變得血紅無比。

    先前餓鬼道受到命令留下來保護千川雪,當千川雪的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餓鬼道立即嘶吼而出。

    見此,慕辰等人皆是暗鬆了口氣,幸虧有這家夥在。

    “詭異的神通,吞噬神通嗎?”煙塵喃喃道,長劍冷冷指著下方的餓鬼道,冷笑道:“此人,便交給諸位了!”

    煙塵的話語剛剛說出,其數名武道境武者立即掠出,武道意誌幻化成一條條意誌鎖鏈,鎖鏈如同長蛇般,遊動而出,朝餓鬼道直射而去。

    餓鬼道嘶吼而出,踏破虛空,一拳打出,直接撕碎了數條激射而來的意誌鎖鏈,其巨嘴再次一張,方圓數百丈內的虛空皆是籠罩在這股撕扯力之下,大部分的意誌鎖鏈直接被吞噬掉見此,四名武道境臉色皆是微變,他們沒想到餓鬼道的吞噬神通如此恐怖。

    砰砰!四道劍柱衝天而起,虛空崩潰徹底崩潰,空間浪潮湧動間便淹沒了巨嘴。

    同時,這四道劍柱轟然而至,洞穿了那道靈氣漩渦,巨嘴顯得極為暗淡,震動著,持續數息,巨嘴轟然破碎開來。

    巨嘴一破碎,意誌鎖鏈再次布滿了虛空,無處不在。

    餓鬼道拳影揮舞間,撕扯著意誌鎖鏈,其一不小心,一道意誌鎖鏈纏繞住他的右臂,動作也因此變得緩慢無比。

    “鎖道!”四名地獄武者低吼而出,以武道意誌將餓鬼道壓製住。

    見此,煙塵輕微一笑,同時也鬆了口氣,幸虧那些人進入了地下宮殿,否則要是那些人在場的話,自己等人今日要擊殺這些人必然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砰砰!煙塵踏劍而出,冷冷的望著千川雪,隨即,輕笑而出:“可惜了,沒有實力的女人終究隻是花瓶而已!”

    不得不承認,在麵對這張足以顛覆蒼生的俏臉時,煙塵也有些不忍,不過更多的則是興奮,摧毀如此女子也算一次難得的經曆。

    咻!意誌湧動間,煙塵再次出劍,這一劍劃過天際,直射千川雪的眉心處而去,“可惜了!”

    千川雪神色依舊平靜,對於所謂的死亡,她的心境不起波瀾。

    “煙塵,爾敢!”一道咆哮聲在虛空中乍現,如同天地之音般,擴散而出,掀起一道道巨大的空間浪潮。

    聲音盤旋在耳旁,煙塵其狡輕微一滯,隨即變得更加淩厲,眼中殺意更盛。

    咻咻!一道身影如同長虹般掠過虛空,如同寒風般,消散在虛空中。

    砰!在煙塵的劍即將觸及千川的那,一隻修長的手徒然浮現而出,五指緊握,緊緊抓住煙塵的劍,任煙塵的劍洞穿了手心。

    血光乍現,打落在四周紛飛的雪絮上。

    虛空波紋擴散而出,一道身影在波紋中浮現而出,赫然是孤獨皇。

    同時,山泉,黯然,**等人的身影也在天際處浮現而出。

    此刻,孤獨皇的左手正握住煙塵的劍,鮮血滴落開來。

    眼瞳中掠起滔天的殺意,孤獨皇整個人顯得殺氣騰騰,目光如同實質劍芒般,直直盯著近在此尺的煙塵,森然道:“煙塵,你這是找死!”

    此處的戰鬥餘波已經傳遍了整座遠古彼岸劍墓,孤獨皇原本是在一座火焰山上修煉,//書迷樓最快文字更新無廣告//當他察覺到煙塵的氣息和千川雪氣息在同一地方的時候,他便立即破關而出,馬不停蹄的趕來∫虧在最後一霎那,他趕來了,若是遲一瞬息,孤獨皇實在難以想象這一劍落在千川雪身上的畫麵。

    滔天的殺機在孤獨皇心頭彌漫著,在這一刻,孤獨皇直接無視煙塵的身份,無論是誰,敢殺千川雪他孤獨皇就算落得身敗名裂,也要將之擊殺。

    “孤獨皇,讓開!”煙塵心神微震,特別是被孤獨皇那刺骨的目光盯著他有種被毒蛇盯上的感覺。

    “煙塵,你明知她是我的逆鱗,你這是在挑戰我的底線!”孤獨皇森然道,其聲音如同雷鳴般洪亮,掀起一道道空間浪潮,浪潮倒卷而出,四周的雪絮退出百丈開外。

    “但是無論是誰,觸及了我的底線便要付出代價!”孤獨皇的聲音不複往日的那般溫和森然無比。

    砰砰!武道意誌狂湧而出化作一道掌影直接朝煙塵揮落這是武道一層巔峰的意誌,同時,孤獨皇更是全力以赴,威力恐怖無比。

    煙塵眼瞳一縮,臉色有些無奈,孤獨皇這家夥是認真的,居然對自己下死手。

    咻!右手翻轉,煙塵企圖將劍器從孤獨皇的掌心中抽出卻不料孤獨皇不顧手上的傷勢,死死的抓住煙塵的劍。

    勁道爆發,煙塵隻感覺自己的劍仿佛插入最堅固的山石中無法拔出。

    “破!”寒冰規則在左臂上彌漫著,凝聚出數條蛟龍,煙塵一拳打出,蛟龍激射而出,撕碎了這武道意誌幻化而成的掌影。

    撕碎掌影之後,其數道蛟龍虛影繼續朝孤獨皇湧去,緊隨之後的則是鋪天卷地而來的冰刃。

    刺骨的殺意彌漫著,孤獨皇其目光依舊死死的盯著煙塵,無視這倒卷而來的蛟龍虛影以及冰刃。

    同時,孤獨皇右手一抖,掙的一聲劍鳴,其劍器悄然浮現在手中,一劍揮舞而出,劍氣彌漫之間,一道道殘影浮現而出,幾乎同時,這些殘影一漿樣揮舞開來。

    密密麻麻的劍影迎上蛟龍虛影以及冰刃,兩者相撞在一起,一道道空間亂流漩渦浮現而出,餘波擴散。

    砰!在餘波的衝擊之下,千川雪身形朝後退出數步,不過其大部分餘波都被孤獨皇化解掉,千川雪並未因此受到傷害。

    “孤獨皇,看來你真的要為這個女人和我反目成仇了!不過孤獨皇,你別忘記了你自己的身份,你是孤獨城的少城主,而這女子卻武神大陸之人。若孤獨城主聽聞此事,不知他又有何感想!”煙塵冷笑著,右手直接鬆開,放棄劍器,身形朝後連續踏落,退出數十丈開外。

    孤獨皇直接無視掉煙塵的話語,其一道道殘影直奔煙塵而去,淩厲的狡形成一道進,呼嘯而出。

    “孤獨皇,今日是你動手在先,也別怪我無情了!”煙塵眼神也變得陰冷起來,孤獨皇接二連三的殺意也觸及了煙塵的底斑煙塵朝虛空中抓去,其雪絮在他的右手心處凝聚而出,形成一柄雪劍,宛若實質,與真實的刀劍無異,其上,寒冰規則流轉開來。

    手腕婉轉,煙塵手中雪劍帶起一道道璀璨的劍光,飛舞的雪絮再次凝娶成一道道冰刃,密密麻麻的冰刃倒卷而出。

    咻咻!冰刃洞穿了進,更是粉碎了不少的殘影。

    孤獨皇抬起頭,冷冷的望著那道晃動的身影,低語道:“煙塵,你逃不了的!”

    “念葉,我突然有些後悔將你交給那個人,不管如何,他將你留在此處,差點隕落!”

    “在我弄來,這就是不可饒恕的罪!”背對著千川雪,孤獨皇低語著。

    話落,孤獨城持劍而出,四周的殘影紛紛齊聚在一起,數百道殘影旋轉開來,隨著孤獨皇一劍揮出,殘影立即直衝天際。

    尖銳的呼嘯聲在耳旁響起,煙塵神色凝重的望著那倒卷而來的殘影,他更注意的是緊隨殘影之後的孤獨皇,心中無比警惕,這家夥可不好對付。

    寒風刮打著千川雪的衣裙,千川雪神色有些淡漠,平淡的目光落在孤獨皇遠去的身影上,“又何苦呢?”

    咻!又一道虛空波紋在千川雪的上空激蕩而起,其中一道身影浮現而出,赫然是山泉。

    山泉目光冰冷的望著千川雪,低語道:“紅顏禍水,孤獨城和八大城的交情絕不能因為你這個女子而破碎!”

    “至於這個罪便由我來承擔,抱歉了,少城主!”武道意誌爆發,山泉持劍,赫然朝千川雪揮去。

    山泉這一劍毫無征兆,又十分急促,遠處的公子蘇等人根本來不及阻止。

    孤獨皇身形一滯,漫天的殘影也止住,孤獨皇猛然轉身,沒有理會遠處的煙塵,咆哮道:“山泉,住手!”

    煙塵則是暗鬆了口氣,看來孤獨城的人並不是各個那麼愚蠢,至少有識大體的存在。

    處於武道意誌的浪潮中,千川雪的身影如同大合的孤舟般,岌岌可危。

    劍意凝聚,千川雪一劍帶起,企圖擺脫這股武道意誌的壓製,然而其恐怖的意誌直接粉碎了她的劍意。

    一道璀璨的劍光在千川雪的眼瞳中不斷放大著,千川雪卻突然停止了掙紮,一抹笑意徒然在她的嘴角泛起……

    你這家夥,終於回來子!

    全場的目光皆是落在千川雪所在的虛空,卻無人注意到,下方那湧動的岩漿發生了變化,岩漿自動朝兩旁湧去。

    同時,一道白衣勝雪的身影浮現而出

    

Snap Time:2018-01-20 09:36:30  ExecTime:0.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