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武神棋局巔峰對決


    ?原創第一千零七十一章武神棋局,巔峰對決(第一)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武神棋局,巔峰對決(第一)

    雪絮紛飛,紛飛的雪絮打落在棋盤之上。-< 書 海 閣 >- 

    葉晨踏著飄舞的雪絮,坐在蒲團之上,神色凝重的望去漂浮在虛空的棋盤。

    炙熱的火焰規則在葉晨的指尖流轉著,葉晨夾住飄落的雪絮,流轉的火焰規則幻化成一枚黑。

    “三三嗎?”葉晨喃喃道,在棋局之中,三三肩衝是不合主流的開局,然而便是這種開局體現出青年的自信。

    葉晨其劍指輕飄飄的點落而出,黑轟然點落在連星位,那間,天地徒然一顫。

    在棋盤的上空中,無盡的火焰撕碎了虛空,湧出。

    火焰規則流轉在其間,形成一道巨大的掌影,掌影遮天蔽日,威壓流轉在其間。

    寒冰規則和火焰規則流轉開來,兩種規則在虛空中相遇在一起,激起一道道空間波紋。

    青年淡然一笑,劍指再次點落,其一枚白再次落在三三上。

    依舊三三,青年的笑越發顯得邪魅,僅僅兩手棋便可看出青年的棋風,棋風矯健,貌似平靜,卻早已成竹在胸,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僅僅氣勢上,葉晨便弱了青年一分,步步為營,惟恐一招致不慎!

    棋之靜,如一池春水,波瀾不興,而一旦化靜為動,則狼煙四起,殺戮大開。

    葉晨收斂起自身的心頭,其平靜的眼眸中徒然湧出寒意,風屬規則在他的指尖流轉著,葉晨劍指再次點落而出,風屬規則凝聚而成的黑夾帶著雷霆萬鈞之勢,轟然點落在星三三的位置,此一落,葉晨身上彌漫的氣勢也變得淩厲無比,與青年爭鋒相對,唯獨這般,葉晨能打破先前的局勢,漸漸掌控主權。

    棋局不要拘泥於一城一池的得失,而要著眼於全盤局勢的掌控,這便需要有全局觀。

    棋局如人生,每落下一枚棋,整盤棋的格局隨之改變,就像人的生命,每時每刻都在發生變化。

    罡風規則夾帶著罡風而來,帶起了漫天的火焰,火焰如同潮水般淹沒了寒冰巨劍,寒冰巨劍無聲無息的消融掉。

    寒冰巨劍破碎,其恐怖的火星噴濺到青年的臉上。

    青年難得睜開雙眼,望著葉晨這簡單至極而有充滿攻勢的布局,淡然一笑:“世事如棋局,不著的是高手;人生似瓦罐,打破了方見真空!”

    說完,青年不緊不慢的再落一,漫天狂舞的雪絮徒然充斥著肅殺之氣,一股意誌流轉在其上。

    隨著白落在左上連星位上,飄蕩的雪絮化作一柄柄細小的兵刃,冰刃化作流光衝入火海之中,凝聚的罡風規則隨之破碎開來。

    青年的棋風依舊膽大,下出乎葉晨的意料,但是卻時時刻刻的掌控全局,天地為棋,蒼生作,落間,磅的大勢在青年身上彌漫開來。

    整盤局勢的變化時時刻刻被青年捉到,其一個細節都未忽略過。

    這不僅僅是一盤普通的棋局廝殺,是規則與武道意誌的碰撞,棋局為媒,兩人的意誌和規則時時刻刻都在遭受著對方的衝擊。

    善於爭先是製勝關鍵,先發製人,後發製於人!在一開始,葉晨的局勢便弱於青年。

    隨著青年這一落下,整盤局勢都變得有些模糊,讓人看不透。

    葉晨眼眸微凝,神色淡然無比,靜靜的注視著眼前的這盤棋,隨即低語道:“天地為棋,蒼生作,混亂的棋盤猶如武神大陸,局勢不清,但是本座要做的便是將這混亂的局勢搞的加混亂,棋局一亂,所有的布局都將隨之打破,隨即再次掌握棋局的主權,重布局,成為博弈的人,而非棋!”

    一代月神意誌如同流水般在指尖流淌開來,虛空震蕩,一枚黑再次在葉晨的手中幻化而出,葉晨雙眸明亮,其內帶著一股勢不可擋的鋒芒:“三大殿堂,神秘勢力,百宗林立,地獄四大城,這棋局已經亂了,棋都不穩定了!”說此,葉晨劍指轟然點出,黑點落,一代荒蕪的孤獨意誌幻化成一條蒼龍虛影,火焰掌影破碎,火焰紛紛齊聚在蒼龍虛影周旁,蒼龍虛影一甩,鋪天卷地而來的威勢粉碎了那漫天飄舞的雪絮。雪絮紛飛,蒼龍虛影攪動著整個虛空,虛空破碎,亂流湧動,虛空不複先前那般清明,混亂無比。

    遠處,生死蛟龍化作人形,神色駭然的望著虛空那兩道身影,以及那意誌彌漫的棋盤,喃喃道:“意誌為棋盤,規則為棋,靈魂為戰場,這兩個瘋!”

    “或許也唯獨瘋會下這樣的一場棋,棋滅則魂滅!”生死蛟龍有些擔憂,任憑他如何擊打前方的虛空,恐怖的威壓便在其上流轉,阻擋住他的步伐。

    淩厲的劍風倒卷而出,青年隨意的落,笑而不語,依舊一副胸有成竹的樣。

    “不夠亂,再亂點!”二代月神意誌流轉而出,葉晨同樣淡然一笑,劍指點落,其二代月神意誌同樣融入蒼龍虛影之中。

    “這棋局越來越亂了,水也越來越渾了!”青年微閉著雙眼,對於棋局的走勢,他了然於心,每一步棋,他都不需要時間來考慮,一場宏偉磅的棋局漸漸布下。

    “隻有水渾了適合摸魚,不是嗎?”葉晨淡淡一笑,四代月神意誌同樣流轉而出,蒼龍虛影嘶吼而出,摧枯拉巧般的粉碎了青年周圍彌漫的武道意誌以及徹底抹滅了寒冰規則。

    砰!黑落下,其黑順勢,直接抹滅青年的一枚白,混亂的局勢,隱隱約約間被葉晨掌控著。

    一枚白被抹去,青年神色未有任何的慌張,嘴角揚起一抹笑意:“棋失去了存在的必要,那麼便棄,也就是棄。棋的存在是為了大局的利益,有時不得不舍棄棋而為大局。舍得舍得先舍後得,沒舍就沒得。”青年搖了搖頭,一枚白再次落下,失去了這枚白,整個局勢反而清明起來。

    在青年眼中,這枚白便如同劍神殿聖,他的存在引發出了混亂的局勢,三大殿堂各自流露出所謂的野心。

    白已去,劍神殿被神秘勢力掌控,武神殿至今保存中立,月神殿選擇背道而馳,各個宗門選擇不同的主張。

    一盤生死之棋,其內卻包含了整個武神大陸的局勢,葉晨和青年是以武神大陸為棋盤,各個勢力為棋。

    “蒼生皆可為棄?我突然為那些追隨你的人感到可悲,因為他們一旦成為無用的棋,你就會毫不猶豫的將之舍棄!”葉晨淡淡道,劍指撕碎了咆哮的寒風,黑呼嘯而落,砰!

    “有得必有失!”青年淡淡道:“我給了他們想要的東西,他們甘願成為棋!”

    頓了頓,青年目光落在棋盤上,黑白縱橫著,局勢混亂無比,這混亂的局勢起源於葉晨的第一枚黑,在青年眼中,這枚黑便是五代,原本受控製,如今卻不受掌控的棋。

    “棋局似人生,有規則,有束縛,但是失去控製的一枚棋,其一個小小動作往往影響到整個的棋局!”

    “唯一的方法便是抹去這枚棋,這混亂的局勢也自然清明開來!”青年淡淡道,嘴角帶著一抹邪魅的笑意,隻是這抹笑意太冷了,肅殺之意彌漫。

    殺意凝聚而出,赫然形成一枚白。青年目光有些遺憾的望著葉晨,旋即,一指點落,白落在黑中,與四周的白連成一片,原本數枚看似無用的棋卻成為了一道殺招,接連抹去葉晨的數枚白,同時,虛空中,空間波紋彌漫開來,一道巨大的身影在空間波紋之中邁了出來。

    殺氣彌漫,這道虛影漸漸實質化開來,赫然是一名高數百丈的巨人,巨人踏在火海之上,其飛舞的雪絮落在他身上。

    吼!巨大一怒,萬虛空震蕩開來,冒騰的火焰紛紛破碎開來。

    其一股恐怖的意誌在巨人身上彌漫著,這股意誌是青年的意誌。

    抬起頭,葉晨凝視著傷口那巨人,淡淡一笑,道:“想以此撕碎我的蒼龍虛影,還不夠!”

    話語未落,葉晨劍指再次點落,黑落在宮角之位,黑落下的那,整個棋盤都震動開來,三股恐怖無比的月神意誌如同潮水般從葉晨身上湧出,同時,無盡的殺氣也彌漫開來。

    融入三道月神意誌,蒼龍虛影同樣嘶吼而出,其嘶吼聲絲毫不亞於巨人之吼。

    吼聲湧動著,數千丈開外的火蛇都徒然寂靜下來。

    巨人與蒼龍虛影淩空而立著,其兩股磅大勢在其上彌漫著,二者之間的虛空甚至凹陷進去,後破碎開來。

    “不夠嗎?那麼我便給他一把利器來屠龍!”青年目光掃過整個棋盤,終落在三三的位置,淡淡一笑::“依舊是三三!”

    一枚白在青年的劍指之間幻化而出,青年目光徒然一寒,劍指點落,白落下,這道白內蘊含了一股恐怖無比的力量,落在棋盤上,天地徒然震動開來。

    同時,一道道恐怖的規則撕碎了那震動的虛空,控股的規則在巨人手中凝聚著,赫然形成一道寬數十丈之長的戰斧。

    “力量規則!”葉晨凝重的望著虛空中那些湧動的規則未完待續

    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書 海 閣 >- 

    請分享

    

Snap Time:2018-07-19 16:03:18  ExecTime: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