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七十章天地棋誰人下


    雪絮紛飛,雪花打落在火海中。

    火焰詭異的朝四周湧去,僅僅瞬息的時間而已,方圓數百丈內再無一縷火焰。

    紛紛的雪絮間,一道修長的身影在麒麟本相軀體上浮現而出。

    雪絮打落在那張邪魅妖異的俊臉上,這道身影站在風雪中有些朦朦朧朧,虛幻無比。

    葉晨目光凝視著眼前這道身影,劍眉輕微一挑:“月神太子?”

    麒麟劍悄然的出現在葉晨的手中,同時,遠處的地獄道,天道,人道也紛紛齊至葉晨身後。

    雪輕飄飄的在麒麟劍的劍尖上滑過,肅殺之意彌漫在虛空中。

    “冬違了,五代!些嘴角揚起邪魅的笑意,青年輕笑道:“你還是來了,僅僅隻是因為火麒麟的本相虛體!”

    “多多少少,或早或晚,我們都衝動過,而這所謂的衝動是被莫名的精神和情緒的洶湧潮水推動過。”

    “你來此處便是所謂的衝動,,該舍棄的棋子!”青年抬起手托住那飄落的雪花,冰冷的氣息化作一道道寒風席卷開來

    葉晨心神微凝,時時刻刻警惕著,在他的感知中,眼前這道虛影並非是實體,也非是靈魂。

    同時,這道虛影中更無生機,但是他便是如此詭異的存在。

    “你知道我要來?”葉晨淡淡道,雷霆在指尖流轉著,時而迸發出一道道璀璨的電光。

    “我喜歡聰明的人,因為跟聰略的人說話不需要任何的廢話!”

    “當年踏入第五層劍墓的時候就注定你要來此處,不是嗎?”

    “隻有了解棋子才能真正的掌控這枚棋子!”青年嘴角的笑意漸漸收斂起來:“因為五代你有必須來的理由!”

    雪絮紛紛,隨著青年的話語飄落,一股肅殺之氣在這寒風中飄蕩而出。

    “你要殺我?”葉晨簡單直接道,月神印記彌漫著淡淡的銀光。

    “是!”青年淡淡一笑,在青年看來殺人和風花雪月冉樣是一件讓人熱衷的事情。

    “你並非是月神太子!”葉晨的目光猶如實質劍芒般,直射青年臉龐企圖在其上看出一些神色變幻。

    然而葉晨失望了,因為青年的神色始終不曾變化過,除了那一抹邪魅的笑意。

    “這個世界好比如一盤盤簡易複雜的棋局,眾生是棋子棋子都一樣,所有棋局中的棋子都一樣,有存在的必要,也有消失的必要!”

    “你已經變得不受掌控,在我的棋局中,你便有消失的必要,否則整盤棋都會亂了!”青年指尖夾住雪花,輕聞著雪花的味道。

    雪花原本是沒有味道的但是站在寒風中的葉晨卻嗅到了梅花香。

    “五代你認為世間最純潔的事物是什麼?”青年右手垂落手心的雪花也紛紛飄落。

    四周環繞著火蛇的嘶吼聲,聲浪掀起一道道滔天的火焰浪潮。

    然而湧來的火焰浪潮觸及雪花的時候卻詭異的泯滅掉,青年輕微搖搖頭,道:“聒噪!”

    頃刻間,天地間徒然一寂,連那翻騰的火焰也是如此。

    青年帶著笑意的目光望向葉晨,好像頗為期待葉晨的回答。

    迎上青年的目光,葉晨淡淡道:“一個充滿利益紛爭的世界不存在所謂的純潔。有人的地方便有利益,有了利益便有紛爭。隻是很多人能夠在道德底線內追逐那種利益,然而更多人則是不擇手段去追逐。”說此葉晨抬起麒麟劍,劍指青年,丈長的劍氣冒騰而出。

    “有時候把事情看得太透徹反而不好,五代!”青年望著漫天飛舞的雪絮,喃喃道:“雪花真的很美,也隻有雪花才是世間最純潔的存在,不是嗎?”

    “而殺戮的存在卻汙染了雪花!”青年低語著,遠處火蛇身上噴濺而出的鮮血染紅了一片片飛雪……“五代,你討厭殺戮嗎?”

    “殺戮存在,那麼便有存在的理由!”葉晨淡淡道,“違背規則便需要殺戮去抹滅!”

    “但是我討厭殺戮,在我看來這世間隻所以有殺戮,僅僅隻是這個世界的規則太過陳舊!”

    “武道的存在導致了弱肉強食的規則,為生存,為功法,為丹藥,而殺戮,這不是很滑稽嗎?”

    “隻要掌握方圓,掌控天地,定義新規則,武道不複,那麼便沒有殺戮的存在!”青年自言鼻語道。

    聞言,葉晨劍眉微皺,隨即又舒展開來,這家夥野心倒是不小,控製整個世界,禁止世界生靈修煉功法。

    隻是武道不複,人類走在另一種文明,這殺我難道就真的不會存在。葉晨搖搖頭,就算前世,那個被喻為文明的世界,同樣存在著殺戮。

    “殺戮是因為天性延伸而出,天性使然而已!”葉晨淡淡道。

    “天性!”青年輕微一笑,徒然朝前邁出去,一步踏空,四周的雪花紛紛朝他湧去,凝聚的雪花形成了一道蒲團,青年坐在其上,“人性之善,猶如水之下也。因為這個世界的規則教會了他們殺戮,弱肉強食的自然規則,武道是殺戮的延伸,隻要這些規則不複,人重新接受新規則的教化,那麼便不存在殺戮!”

    葉晨淡淡一笑,不再說些什麼。

    “可惜,你我走的路始終不同!”青年輕微一歎:“已經失去控製的棋子,隻能除去,可惜了,可惜了!”

    青年右手一抬,其四周的虛空徒然一顫,旋即,無盡的禁製規則在四周流轉而出,無盡的天地威壓凝聚在周旁。

    葉晨劍眉微皺,凝視著眼前的一片虛空,虛空中,雪絮依舊在紛飛,葉晨卻感覺到這片虛空完全和宮殿隔離開來。

    青年右手徒然朝虛空中抓去,其天地靈氣紛紛齊聚而來,形成一道漩渦,隨著天地靈氣的湧動,這漩渦漸漸幻化成一道棋盤,其上,條條線痕交錯著。

    同時,青年劍指點落,雪絮朝棋盤的另一方湧去,形成了一道蒲團,青年指著蒲團,淡淡道:“的確,我並非是月神太子,而隻是他的一具殘魂分身而已!”

    “本尊在見過麒麟本相軀體之後便知曉,五代你總有一天會來此取麒麟本相軀體!”

    “所以,本尊在這留下一道殺招,以殘魂分身構成的月陣!”

    “如今劍陣已經啟動,盡管本尊未在,但是此陣也足以困住五代。月陣內蘊含了本尊一身感悟的天地規則以及演化的神通,更是融入了本尊的意誌!”青年指著無盡的虛空,淡淡道。

    宮殿壁麵上,天地靈氣流轉著,交錯縱橫的劍光激射而出,籠罩住葉晨百丈開外的虛空。

    葉晨心頭微沉,這飄落的雪絮給他帶來一種莫名的壓迫,“先前那禁製並非是劍墓的禁製,而是太子布置下的禁製!”

    “先前那禁製以及火焰劍柱都是你在操控?”葉晨神色平靜,被困在這所謂的月陣中,眼眸中未見一絲慌張。

    “的確是我在操控!”青年淡然一笑,右手抬起,雪絮飄落在他手中,凝聚成一枚白子,寒冰規則融入這枚白子之中,青年目光落在棋盤之上,劍指夾住白子,點落在棋盤之上,白子落地,其天地徒然一顫,無盡的雪絮旋轉起來,形成一道數十丈之長的寒冰巨劍,寒冰巨劍轟然朝葉晨揮落,夾帶著毀天滅地之勢。

    葉晨劍眉微皺,這道寒冰巨劍給他一種無盡的寒意,這是寒冰規則的感覺,除此之外,葉晨卻感覺到眼前這寒冰巨劍有些虛幻,不似真實。

    麒麟劍挑起,其淩厲的劍光破空而現,葉晨一劍刺出,淩厲的劍氣落在寒冰巨劍上,然而寒冰巨劍卻未受影響,依舊揮落而下。

    劍氣透過那寒冰巨劍,仿佛這寒冰巨劍是虛幻的,不存在是的。

    然而葉晨依舊能夠察覺到那寒冰巨劍上彌漫的寒意,看起來,這寒冰巨劍又是真實存在的。

    寒冰巨劍在葉晨的眼瞳中不斷放大著,葉晨再次朝前邁出一步,收劍,而是一拳打出,轟然落至寒冰巨劍上,拳頭依舊打空,沒入寒冰巨劍中,同時,葉晨身形猛然一退,其一股寒意沒由來的在他靈魂內浮現而出,幸虧他及時壓製住這股寒意,不然靈魂非得受點輕傷不可。

    “五代,為何不來下一盤棋局呢?”遠處,青年微閉著雙眼,開口道。

    退出數十丈開外,葉晨若有深意的望著這寒冰巨劍,以及遠處的那盤棋局,隨即,輕笑而出:“原來如此!”

    “所謂的月陣便是棋局的世界,一些攻勢皆是因為棋子而現,棋滅,攻勢自然崩潰開來!”青年淡淡道,指著遠處那空蕩蕩的蒲團:“我執白先行,五代,輪你了?”

    “恐怕不止如此,這些所謂的攻勢並非作用於**,而是靈魂!”葉晨淡淡道,微呼了口氣,這種感覺真討厭,被人牽著鼻子走的感覺。

    但是,葉晨不得不承認,如今,他不得不遵守這遊戲規則。

    葉晨抬起頭望了那麒麟本相軀體一眼,抬步朝那蒲團走去,同時,虛空中的寒冰巨劍也靜止開來……

    本文字由展翅更新組小四提供  

Snap Time:2018-07-18 04:47:08  ExecTime:0.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