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六十章今非昔比


    第一千零六十章

    今非昔比

    第一千零六十章

    今非昔比

    “哢擦!”其一道怪異的聲響在虛空中乍現

    天地威壓在此刻徒然一顫,那劍氣幻化而成的鏈鎖發出清脆的哢擦聲,斷裂開來。

    哢擦!又是數道哢擦聲響起,其虛空中密密麻麻的劍氣鏈鎖轟然破碎開來。

    凝固的虛空再次激蕩開來,堅固至極的劍氣之牢隨著鏈鎖的斷裂而崩潰開來。

    劍氣之牢一旦崩潰開來,其四周那股恐怖的威壓也就蕩然無存。

    憑借著一那的機會,蕭胖子其身形立即朝後退去,避開那掃射而來的劍影。

    劍光動蒼穹,蕭胖子一劍揮舞而出,撕碎了後方的劍影,身形躍出慕容羽的領域之外。

    破碎的劍氣鎖鏈失去控製,化作一道道磅的劍氣浪潮,擴散開來。

    慕容羽神色微變,其右手一揮,袖袍揮動瞬間,勁風在五指尖凝聚著,淩厲的勁風撕碎了湧來的劍氣浪潮。

    “想逃!”慕容羽抬步而出,其身形僅僅瞬息便追至蕭胖子身後,右手徒然朝前抓去,企圖握住蕭胖子的肩膀。

    咻咻!尖銳的破風聲再次響起,前方的蕭胖子猛然彎下身來,一道黑影掠過蕭胖子的後背,直射慕容羽而來。

    砰!慕容羽的右手抓住這道身影,赫然是劍神殿的一名長老。

    憑借著慕容羽身形一滯的那,蕭胖子身形矯健的避開四周的劍氣浪潮,拉開了與慕容羽之間的距離。

    “老家夥,數年未見,你倒是開始欺負起後輩,這可是與你的身份不符合!”一道清朗的笑聲在天際中泛起,隨著笑聲擴散而出,那漫天的劍氣浪潮徒然一滯,最後化作虛無。

    這道該死的聲音是五代的!慕容羽猛然抬起頭,淩厲的目光直直的望著遠處的虛空。

    無盡的火海翻騰著,吐著火舌,將整個虛空渲染成為了血紅色。

    而便是此刻,那翻騰的火海居然怪異的朝兩旁退去,其火焰也不複先前那般狂暴,變得無比溫順。

    劍眉微皺,慕容羽雖然未感悟火焰神通,然而在那退開的火焰中,他居然感受到了火焰的歡快,這些火焰仿佛在迎接火中君皇的到來。

    數道身影在虛空中漸漸浮現而出,為首的赫然是一名白衣青年,白衣如雪,與那血紅色的天際形成鮮明的對比。

    蕭胖子緊繃的臉上終於泛起了一絲笑意:“這些家夥來的還真及時!”

    陸壓等人也是驚喜若狂,神色極為火熱的望著遠處虛空中的那道白衣身影。

    “被這老家夥虐的滋味可不好受吧!”葉晨輕笑道,目光落在蕭胖子身上,“武道境,幾人之中唯獨我的修為停滯不進!”

    聞言,千川雪沒好氣白了葉晨一眼,這家夥又扯了,你實力若是沒有進步,那些武道境為何會死於你劍下。

    “被這老家夥追殺了數日,心可是一陣瞥屈!”蕭胖子無奈道,嘴角掀起一抹人畜無害的笑容。

    “老家夥!”葉晨眼眸微凝,寒意在漆黑的眼瞳中暴湧而出,隨即臉上浮現出一抹古怪的神色。

    慕容羽慕容森然的盯著葉晨,嘴角同樣掀起一抹冷笑,轉身,朝那名神秘勢力的黑衣人詢問道:“任務中也包括要擊殺五代,是嗎?”

    “嗯!”黑衣人冰冷的聲音猶如來自九幽似的:“劍神殿主,我等若是完成這個任務,那麼主上給的獎勵可不是區區一個劍神殿那名簡單!”

    “那麼便除去這年輕的五代!”慕容羽眼瞳中湧出無匹刺骨的殺意,盯著葉晨的目光,

    就猶如毒蛇盯著獵物一般。

    “這些家夥居然搞在一起!”仙虛以及仙落兩人目光冰冷的望著黑衣人,他們沒想到,堂堂的劍神殿主居然會和神秘勢力狼狽為奸。

    砰!蕭胖子等人朝前邁出數步,躍落至葉晨身旁。

    “那老家夥已經投靠外敵,不僅僅如此,整座劍神殿都被神秘勢力所掌控了!”蕭胖子低語道。

    劍神殿被神秘勢力所掌控,這一點葉晨早已在仙虛那邊聽過,隻是慕容羽投靠神秘勢力有些出乎意料。

    感受著慕容羽目光中那絲毫不掩蓋的殺意,葉晨淡然一笑,輕描淡寫道:“慕容殿主,許久未見了!”

    在三大殿主之中,葉晨也唯獨和這慕容羽曾交手過,當初麵對慕容羽時,他,慕辰以及蕭胖子三人可是毫無招架之力。

    “的確許久未見了!”慕容羽淡淡道:“隻是剛剛見麵便要取五代之命,這一點,本座也有點過意不去!”

    血紅色的虛空中,一股刺骨的殺意在慕容羽身上彌漫而出,四周冒出的熱浪也詭異的泯滅掉。

    風吹,火星四濺!聞言,葉晨依舊淡然一笑,“取我之命,這份見麵禮可是夠沉重,我可是接受不起!”

    “你很自信!”慕容羽凝視著隔空而立的白衣,輕歎道:“同樣有自信的資本,或許正是因為如此,我那徒兒才會那麼狼狽不堪!”

    “但是你少了一樣東西,時間,沒有時間讓你去成長。雖然你是五代月神,但是卻沒有為之匹配的實力!”

    “一,二,三!正好又是你們三人,不知道你們三人這一年以來,實力又進步了多少!“慕容羽淡淡道,目光掃過葉晨身旁的慕辰。

    白發如霜,慕辰的目光依舊死寂無比,不起一絲波瀾。

    “關於這一點,隻有試試才知道,不是嗎?”葉晨聳聳肩,神情從容道。

    見到葉晨那從容的神情,慕容羽輕微搖頭,淡淡道:“本座倒是要看看,爾等有何把握從本座手中逃離開來!”

    慕容羽踏著虛空緩緩走向葉晨,當他踏出一步的時候,體內便湧出一股極為淩厲的氣息,而其臉龐上的笑意也漸漸收斂,取而代之的則是無盡的寒意。

    同時,慕容羽垂落的右手再起抬起,劍氣在五指間流轉而出,隨著屈指一彈,驚人的劍氣在指尖迅速聚齊而出,凝聚成一道劍影,隨著慕容羽的劍指點落,其劍影帶起尖銳的破風聲,呼嘯而出,直射葉晨而去。凜然殺意彌漫開來,這道劍影以極為恐怖的速度在葉晨的眼瞳中放大著,瞬息而至,撕碎了四周的虛空。

    蕭胖子麵對這轟然而至的劍影,臉色輕微一變,正欲出手粉碎這道劍影,卻瞥見葉晨那從容的神色,也懶得出手。

    在劍影離葉晨還有半米的那,葉晨右手緊握,直接一拳朝前打出,打碎了那道激射而來的劍影,轟鳴聲回蕩而出。

    破碎的劍影,其劍氣擴散開來,還未觸及葉晨的那,四周翻騰的火焰便將之吞噬掉。

    收拳,葉晨神色有些古怪的望著慕容羽,隨即又輕笑而出:“今日非昔日,不是嗎?”

    “今日非昔日?”慕容羽搖搖頭,淡淡道:“不得不承認,你實力也進步了不少,但是今日的結果也會當初那一樣!”

    “不一樣的!”葉晨微微一笑,笑容中,卻是噙著冰冷殺意:“重傷在身的你已經沒有這個資格,強行壓製住重創的靈魂,你又能發揮出多少實力!”

    靈魂重創!慕容羽目光輕微一變,神色有些古怪,這家夥能夠察覺到我身上的傷勢。

    “能夠重創劍神殿主的人可是不多,武神殿主?”葉晨繼續道,其淩厲的目光直直盯著慕容羽的神色,不放過任何的細節。

    心神微震,慕容羽神色雖紋絲未變,然而心中卻起了轟然大波,他的確帶傷在身,特別是靈魂,這傷勢也是數日前與皇普廝殺時留下的。

    “強行壓製住重創的靈魂,看來這傷勢挺嚴重的!”葉晨朝前邁出一步,其四具劍屍緊隨在後,五股磅的氣息爆發開來,籠罩方圓數千丈內的虛空。

    砰砰!仙虛等武道境武者也朝前邁出一步,武道意誌通天衝霄而起。

    仙虛這方有六名武道境,加上慕辰,公子蘇,一共八股武道意誌。

    蕭胖子同樣持劍而出,嘴角帶著一絲嘲諷笑意,目光直直盯著慕容羽,其武道意誌同樣爆發開來。

    玉皇殿武者以及兩名武神大陸的武者,又是三股武道意誌,僅僅武道境的數量,葉晨這邊以絕對性的優勢壓倒慕容羽這邊。

    加上葉晨,一股十七股恐怖的氣息。

    眼角輕微一挑,慕容羽眼中罕見的流露出凝重之色,若是全盛時期,他不懼葉晨等人,然而如今他靈魂重創,已經無法發揮出全盛時期的實力。

    “對了,有句話忘記告訴閣下,你的兩個同伴已經在下麵等你了!”葉晨淡然一笑,其目光落在黑衣人身上,隻是眼瞳中卻流露出滔天的殺意。

    聞言,黑衣人臉色輕微一變,低語道:“那又如何?”

    “我想他們應該會非常的懷念你!”話語未落,葉晨腳掌一踏虛空,身形化為一抹閃電直射黑衣人而去。

    黑衣人森然一笑,其身形同樣暴射而出,“年輕的五代,就算擁有一道殘缺的月神意誌也無法改變你是靈武境武者的身份!”

    “還有一點,老夫可不是聖子那個笨蛋!”黑衣人身形一閃間,僅僅瞬息而已,其身形便詭異的出現在葉晨的身前,細小的眼瞳流露出陰狠之色,並未動用劍器,而是直接一拳朝葉晨打去。黑衣人的拳頭處彌漫著無盡的寒意,其一層肉眼可以瞧見的冰霜在他的拳頭上流轉著,四周的虛空徒然凝固住。

    見到這一幕,公子蘇等人臉上皆是浮現出一絲玩味的笑意,“寒冰規則,肉體之力,這家夥注定要倒黴了!”

    慕容羽劍眉輕微一挑,不過並未動手,那家夥有武道一層巔峰的實力,五代應該對付不了,然而葉晨那從容的神情卻讓慕容羽一陣不安。

    砰!月神印記彌漫著璀璨的光芒,一股異常強悍的月神意誌,

    猶如蘇醒一般,

    徐徐的自葉晨體內暴湧而出,其四周的虛空猛然震動開來。

    第二股月神意誌!葉晨右手舒展開來,感受著兩股月神意誌帶來的壓迫,嘴角卻是緩緩勾起一抹細微弧度,其目光直直的盯著那道掠來的身影。

    砰!兩道身影在虛空中相遇在一起,四周的火焰立即被逼退數十丈。

    黑衣人的拳頭準確無比的落在葉晨的手掌處,直至葉晨的手掌心。

    恐怖的肉體之力爆發開來,其沉悶聲在二者之間蔓延開來,同時,那寒意以黑衣人的拳頭為,瘋狂的朝葉晨湧去。

    漆黑的眼瞳中湧出一絲玩味的笑意,葉晨平攤的右手徒然緊握起來,緊緊的握住黑衣人的拳頭,同時,先前那股蔓延而出的寒意詭異的消散掉。

    不僅僅如此,就連黑衣人拳頭上彌漫的寒意也詭異的消散開來。

    砰砰!骨骼作響,其巨大勁道襲來,黑衣人身形一震,不受控製的朝後退去。

    然而葉晨的右手猶如鉗子一般,緊緊的抓住黑衣人的拳頭,不緊不慢道:“我說過,你的同伴在下麵等你!”

    黑衣人的神情有些不自然,特別是右拳頭上傳來的巨力讓他冷汗直冒,望著眼前這張過分年輕的臉龐,他也讀懂了葉晨眼中那玩味的笑意。

    “放心,除了你之外,還有其他人下去陪你!”葉晨淡然一笑,隻是笑容中蘊含的寒意讓黑衣人不寒而栗。

    葉晨抓住黑衣人的拳頭,右臂一震,直接朝後移去,勁道爆發,黑衣人的身形朝前傾去。

    同時,葉晨左手緊握成拳,直接一拳打落在黑衣人的胸脯處,黑衣人的胸脯立即出現了一道凹痕。

    “這才是剛剛開始而已!”葉晨微微一笑,左拳再次打出,接連數拳,打在黑衣人的胸脯上。

    兩股恐怖的月神意誌,夾帶著恐怖的劍氣,勢如破竹般的撕碎了黑衣人周旁彌漫的意誌,躥入黑衣人的體內。

    體內意誌亂竄,

    血氣狂湧,黑衣人直接一口鮮血噴濺而出。

    “接下來是最後一拳!”葉晨淡淡道,四周的火焰瘋狂的朝葉晨和黑衣人湧去。

    遠處,慕容羽神色猛然一變,其身形立即朝葉晨衝去,該死,這家夥什麼時候能夠動用兩種月神意誌。

    而便是此刻,又一股恐怖的意誌在葉晨的體內湧出。

    慕容羽踏出的身形也隨之止住在半空中,眼中第一次浮現出驚駭之色

    

Snap Time:2018-06-23 23:59:12  ExecTime:0.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