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佛問


    無上皇座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佛問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佛問(第一更)

    紅葉簌簌落下,鋪滿了長長的台階。

    秋風瑟瑟,其紅葉紛紛飛舞著,和尚站在台階上,輕笑道:“年輕的五代!”

    佛光彌漫,其溫和的氣息撲麵而來。葉晨目光凝視著眼前的這名和尚虛影,在其上他察覺不到任何的氣息。

    “閣下見過我?”葉晨淡淡道,其目光下意識的望向生死蛟龍。按照生死蛟龍的說法,這古內存在著十八名羅漢尊者,這十八人守護著劍柱。

    生死蛟龍臉色也有些疑惑,這佛渡輪回劍墓中何時出現了個和尚。

    “未曾見過,但是貧道未隕落的時候,曾見過四代!”和尚溫和笑道。

    “而你身上擁有新的月神印記,那麼便注定你是五代!”和尚的語氣始終給人一中如沐春風的感覺。

    “閣下是古的守護者?”葉晨淡淡道,其寒意在指尖流轉著。

    “好濃厚的殺意!”和尚溫和一笑,轉身,緩緩的朝古內走去,其木魚聲越來越盛。

    即將踏入古的那,和尚轉過身,金色的佛光流轉而出。

    在佛光的映照之下,和尚的神色顯得格外的神聖:“不過諸位能回答貧道一些問題,貧道自然不阻攔諸位進入其中!”

    “死禿驢!”山泉輕聲罵道,武道意誌如同潮水般瘋狂的湧出,同時,山泉身形化作一道長虹。掠過孤獨皇等人,直射古內。

    “施主!”和尚微閉著雙眼。其悠揚的誦經聲卻響徹而起,這誦經聲撕碎了山泉的武道意誌。

    同時,一道沉悶聲響起!山泉其身形立即如同斷線的風箏似的,瘋狂的朝後落去,臉色慘白無比。

    砰砰!山泉退出數步,其目光有些駭然的望著眼前這名和尚,先前那種感覺猶如進入領域的感覺。此人是武道二層的強者。

    “諸位施主隻要回答貧道一些問題便可!”和尚溫和笑道,身形紋絲不動,猶如枯木似的,其上更是沒有一絲的生機。

    肅殺之意彌漫,驕子睜開雙眼,若有深意的望著這名和尚。旋即再次閉上雙眼:“佛渡輪回。儒門七子,佛子之道!”

    呼呼!雪梨花簌簌落下,眾人身上凝聚而成的威壓消散在秋風之中。

    同時,和尚的右手緩緩抬起,其飛舞的紅葉紛紛朝他的右手齊聚而去。

    隨即,和尚的右指徒然指向虛空中,和尚淡然一笑。目光掃過下方的眾人,“諸位施主,你們看到了些什麼?”

    孤獨皇等人劍眉皆是輕微一挑,這和尚這問是何意?

    孤獨皇等人的目光齊聚在和尚的手指上,佛光在其上流轉著,在那金色佛光之中,孤獨皇等人皆是感受到了浩瀚的意誌,很恐怖又很溫和的意誌。

    “大師的手指!”煙塵沉吟片刻。目光直直的盯著眼前這名和尚,眼中流露出一絲深思:“五代?這到底意味著什麼。他到底是什麼人!”

    和尚笑而不語,其目光落在孤獨皇等人身上。孤獨皇也是死死的盯著和尚的手指,隨即輕微一歎:“在下看到了漫天的佛光,以及大師的手指!”

    佛光演繹,金色的佛光如同潮水般,籠罩著和尚的虛影,虛虛幻幻。

    和尚依舊笑而不語,目光再次移開,掃過全場,落在驕子身上,其不起波瀾的眼眸中起了一絲變化,隨即又很好的收斂起來。

    察覺到投射而來的目光,驕子睜開雙眼,他先前可是察覺到和尚眼中的那絲變化。

    轉身,驕子並未去看和尚的手指頭,而是望向那虛空,虛空中,紅葉紛飛,花瓣飄舞。

    驕子沉吟片刻,隨即淡淡道:“紛飛的紅葉,飄舞的花瓣!”

    和尚依舊笑而不語,不曾解釋些什麼,隨即搖搖頭,轉頭,眼中帶著笑意望著葉晨,輕笑道:“年輕的五代,你呢?”

    葉晨睜開雙眼,目光不曾落在那金色的佛光上,也不曾去注意和尚的手指,更不曾去在意四周那紛飛的枯葉。

    神色平靜,葉晨迎上和尚的目光,淡淡道:“秋日!”

    紛飛的紅葉和飄舞的花瓣後是無盡的虛空,虛空無窮無盡,雲層飄蕩。

    然而在那雲層的背後則是一輪秋日,秋日不複夏日那般灼熱,溫和的陽光透過雲層,灑落在紅葉林中。

    “正是因為如此,你才是五代月神!”和尚輕語而出,這虛空無盡,他指向之處,萬物何其多,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道,道不同,看的物也不同。

    日為宏願,守護武神安寧,紅葉為紛爭,武神與天罡紛爭,手指為地獄,地獄紛爭。

    孤獨皇等人則是抬起頭,轉身望著虛空,風卷過天際,吹散那雲層,一輪秋日浮現而出。

    望著那輪秋日,眾人各自沉思著,神色不一。至於慕辰,直接閉上雙眼,紛飛的花瓣在他手心旋轉著,幻化成一朵朵綻放的花瓣。

    “本相萬千,唯獨本性!”和尚抓住那飄落的紅葉,隨即,紅葉在他的指尖流轉而出,一滴水滴徒然浮現在他的指尖。

    水滴順著和尚的指尖滴落,打落在風中,隨著秋風卷來,其水滴無聲無息的消散開來。

    見到這一幕,葉晨等人各自沉默,未打破現場的安寧。

    “滴水,無依無托,孤苦伶仃,如無娘之子;遇風即幹,對陽即逝,受熱即消,前途莫測,厄運難逃!”和尚輕笑道,右手舒展開來,一滴水滴懸浮在其上:“若不幹涸,則如何?”

    說到這,和尚的目光再次望向孤獨皇等人。

    “滴水如果不幹涸?”煙塵劍眉微挑,他知道眼前這位和尚絕對不會問如此淺白的道理,沉吟片刻,繼續道:“滴水凝結成冰,隻要夠寒,無懼陽光,無懼罡風!”

    和尚笑而不語,其手心處的水滴徒然凝結成一顆冰晶,寒意彌漫,四周的溫度下降了好幾度。

    “寒冰規則!”煙塵眼眸微凝,這恐怖的控製技巧,簡直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嘶嘶聲作響,其一丁點火星乍現,隨即便是源源不斷的火焰在四周冒騰而出,僅僅瞬息而已,和尚四周儼然成為了火海。

    和尚握住那顆冰晶,隨即鬆開,冰晶劃過和尚的指尖,掉落至火海之中,就算冰晶其上彌漫著寒冰規則,最終還是消散在火海之中。

    “冰雖寒,然而勢單力薄,如何抵擋住火海的灼燒!”和尚袖袍一拂,其周旁的火海立即蕩然無存,紅葉再次紛飛,打落開來。

    說此,和尚的目光在煙塵上移開,落在孤獨皇身上,“這位施主,你的答案呢?”

    “滴水不幹,歸於江海!”孤獨皇沉聲道,其目光不著痕跡的望向葉晨,他好像明白了些什麼。

    笑意在和尚的嘴角處泛起,和尚右手再次抬起,其一滴水滴在手心處流轉著,同時,和尚左手一拂,其嘩嘩的水流至九天之上飄然而至,四周儼然成為海洋。

    站在水麵上,和尚右手翻轉,其水滴順著指尖滑落,滴落在海麵中,激起一道波紋。

    望著那擴散的波紋,和尚自言自語道:“江河湖海乃滴水之母,滴水無論來自何方,終究是江河湖海所化育。淩於高空,風光無限;落於地隙,黑暗無涯。”

    嘩嘩的水流聲不絕於耳,秋風卷過,其流水轟然朝葉晨等人湧來。

    葉晨等人未退去,依舊站在原地,任憑那海水流光,漫過膝蓋。

    飄落的紅葉打落在水麵上,隨波逐流。

    “江河湖海乃滴水發展之基,唯獨匯入江河湖海的壯闊,滴水才有起跳的依托,激射的後盾,高揚的動力,才有進退自如的從容。”說到這,和尚意味深長的望了驕子一眼,頓了頓,繼續道:“孤身奮鬥,能領一時風騷,成不了大的氣候;形單影隻,苦鬥風車,難免無妄之災。”

    話語落地的那,其流淌而出的海水立即蕩然無存。

    葉晨若有深意的望了和尚一眼,隨即一笑,這和尚倒是有意思,目光不著痕跡的望向驕子以及孤獨皇等人,回歸劍神門嗎?

    瑟瑟秋風吹起了漫天的紅葉,和尚的身影也化作清風消散開來,漫天的佛光消散在秋風中。

    “懂便是懂,不懂便是懂!”和尚的話語依舊回蕩在虛空中,其古內的木魚聲越來越響亮,當木魚聲達到最高的時候,其木魚聲嘎然而止。

    “懂了便是懂!”葉晨喃喃道,地獄終究是武神大陸的一部分,一榮俱榮,武神大陸若是不在了,那麼地獄還會存在嗎?

    葉晨淡然一笑,率先朝古內走去,其陣陣香氣撲麵而來。

    驕子望了孤獨皇等人一眼,隨即也帶著數名武神殿長老走進古內。

    煙塵和孤獨皇等人皆是久久不語,沉默著。

    古內,其塔樓林立,縷縷煙氣流轉在其中,塔樓四周雕刻著一些圖紋,赫然是一些武神大陸武者與外敵廝殺的畫麵。

    走在幽徑的石道上,葉晨心境平和,目光掠過那林立的塔樓,落在那通天的劍柱之上......

    百度搜索泡書吧閱讀最新最全的小說 http:// /

Snap Time:2018-01-18 23:57:04  ExecTime: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