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可誅天可滅地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可誅天,可滅地 (第三更)

    虛空被渲染成血紅色,滔天的殺機在其上彌漫著。

    殺機是刺骨無比的,至少慕辰等人是這樣認為。

    葉晨一頭長發飄動,他盯著呼嘯而來的血色光芒,眼中露出一絲滔天的殺意。

    執掌殺意,這天可誅,這地可滅!葉晨這一生都在經曆殺戮,從前世到今生,死於他劍下的有數十萬餘人。

    然而葉晨這一路而來,吸納的殺氣卻不亞於數百萬道。

    劍指點落在虛空中,數百萬道殺氣在葉晨身上倒卷而出。

    整個虛空都徒然一顫,天地齊鳴。 數百萬道殺氣在血色的虛空中,掀起了殺戮風暴。

    葉晨站在風暴的最中央,血紅著雙眼,殺氣彌漫,身形朝前邁出一步:“殺!”

    殺字一出!天地變色,數百萬道劍氣幻化成一道蒼龍虛影,蒼龍虛影足足有百餘丈之長,其一道道殺戮規則流轉在蒼龍虛影上,蒼龍虛影活靈活現,栩栩如生。

    葉晨的身形踏落在蒼龍虛影上,踏著蒼穹虛影,直射虛空之上而去,無懼那降臨的血色光芒。

    迎上血色光芒,蘊含的殺機融入葉晨體內,**接受著天地規則的洗禮。

    撕心裂肺的感覺席卷而來,葉晨那血紅的眼眸中流露出的神色卻是興奮的,時時刻刻,他都能夠察覺到**的變化,變強的感覺。

    這種變強的感覺猶如吸毒一般,讓人沉迷在其中。

    至少在這一刻,葉晨迷上了這種感覺,甚至流露出享受的神情。

    蒼穹虛影咆哮著,攪動著天地間的靈氣。葉晨血肉崩潰,但是在下一刻。血肉再次重合。撕心裂肺的感覺蔓延至全身。

    血氣彌漫,葉晨的身形最終融入那血色光芒之中。蒼穹虛影在四周遊動著,激起一道道空間波紋,空間浪潮隨之掀起。一浪接著一浪。

    微閉著雙眼,葉晨如同閑庭漫步般走在血色光芒之中。其無盡的殺機紛紛凝聚在他身上,融入體內。

    殺機融入體內,葉晨的氣息隨之暴漲!晃動的虛空承受不住這股殺機。破碎開來。隻是虛空亂流被完全壓製住。

    除了虛空破碎的轟鳴,四周再無一道聲響。

    仙虛等人的身形已經退出數百丈開外,目光凝重的望著這血紅的虛空。

    “殺戮規則,仙落,若是此刻你對上五代,勝算如何呢?”仙虛輕笑而出。五代越強,那麼玉皇殿的那些反對派也沒有反對的理由。

    聞言。仙落冷哼一聲,麵對這滔天的殺機。他根本沒有勝算,而且以先前的葉晨便可擊敗他,更何況是如今的葉晨。

    神色頗為無奈,仙落瞪了仙虛一眼,這家夥說出這句話不知道很打臉嗎?

    孤獨皇等人一陣沉默,麵對這滔天的殺機,他們甚至要運起意誌抵抗。

    蒼龍虛影漸漸變得血紅起來,最後重新融入葉晨體內。血色光芒持續了片刻而已,山風倒卷而來,驅散了那漫天的血氣。

    血紅的虛空再次變得清明起來,葉晨身形重新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血色光芒消散的一刻,天地不再震動,然而一股極為壓抑的氣息卻籠罩整座不朽劍墓,這股氣息來自葉晨身上。

    殺戮規則印記沒入月神印記之中,葉晨臉色有些慘白,全身上下都是血跡。

    死去的皮膚脫落開來,取而代之的則是白嫩的肌膚。葉晨抬起手,寒意凝聚,四周的水氣凝結成液滴,灑落開來,衝刷著身上的血跡。

    隨即,葉晨便視若無人的從麒麟戒中取出一套新的武衣,穿上。

    見到這一幕,千川雪柳眉輕微一挑,這家夥莫非有當眾裸身的習慣?

    濕透的長發垂落至腰間,修長的留海擋住了葉晨的右眼,葉晨稍微舒展了下筋骨,骨骼咯咯作響,“**強度又提高了不少!”

    一拳打出,帶起尖銳的破風聲。空間亂流激蕩著,砸落在葉晨身上,葉晨的身形卻紋絲未動。

    “更強了不少!”葉晨喃喃道,緊握著拳頭,眼中流露出一絲滿意之色:“不過若是接受火屬規則的洗禮,身體強度又能提高不少!”

    “好恐怖的**!”山泉低語道,語氣有些凝重。

    “他這**是如何修煉的!”黯然有些無奈,比起血獄帝君的**強度,他們的**強度未免有些不入流。

    眾生殺機消散,其不朽劍墓再次恢複以往的死寂。

    吼!先前被壓製住的銘劍者再次嘶吼而出,淩厲的氣息衝霄,掀起一道道空間浪潮。

    同時,越來越多的銘劍者從墳墓之中爬了出來,朝此處聚集而來。

    仙虛等人神色皆是一變,紛紛起身,朝虛幻之門聚攏而去。不過當臨近葉晨的時候,眾人皆是察覺到那種壓迫。

    盡管葉晨極力的收斂起殺戮的氣息,這種壓迫感始終存在。

    葉晨神色平靜的望著下方那群聚而來的銘劍者,輕微一歎,並未馬上離去,收起麒麟劍。

    “聚!”葉晨輕聲喝道,天地靈氣徒然在他的身前浮現而出,輪回火焰在手心旋轉著,最後幻化成一架樣式古樸的古琴。

    指尖跳動,其如細線般的雷霆銀弦被牽扯而出。葉晨微閉著雙眼,修長的手指輕輕撥動著雷霆銀弦外,一道銀瓶乍破水漿迸的琴音回蕩而起。

    琴音如流水般在葉晨的指尖處流轉而出,激起一道道空間波紋。

    死寂的不朽劍墓中,清婉低轉的琴聲盤旋在上,悠揚的琴聲訴說著遠古的歲月,那個可歌可泣,英雄輩出的時代。

    淒厲的嘶吼聲漸漸散去,神色猙獰的銘劍者皆是安靜下來,沉浸在這琴聲之中。

    或許,他們失去了神智,然而他們卻是那個遠古時代的英雄,他們的**內依舊殘留著那種信念。

    信仰,就算靈魂泯滅,它也會存在於世間。

    這是一首信仰之曲,葉晨曾經曆過月神夢境,曾見過武者持劍,灑熱血,翱翔九天,捍衛家園的畫麵。

    所以,葉晨曾記得這種信仰,並且將信仰融入琴曲之中,遠古的歎息。

    仙虛以及仙落等人卻是無奈一歎,這些武者曾經是武神大陸的英雄,然而卻未受到敬仰,卻長埋於此,就算長眠於此,也不安穩。

    琴聲隨著葉晨的思緒而變化著,整座劍墓內安靜的隻剩下這琴聲。

    待到琴聲落地,曲散終了的時刻,葉晨指尖下的雷霆銀弦斷裂開來,其琴架也化作火焰消散開來。

    葉晨睜開雙眼,目光朝下方投落而去,百餘名銘劍者都閉上了雙眼,神色安寧,再無先前的那種猙獰。

    “走吧!前往第三層劍墓!”逝者安息,葉晨能做的也隻有這些。

    虛幻之門懸浮在虛空中,高高掛著,一股威壓彌漫在其上,靈氣流轉而出。

    葉晨率先朝虛幻之門走去,當要踏入的時候,葉晨轉身,再次望了下方那已經快要幹枯的血池,血池中,山石林立,一朵深開的血蓮在風中輕輕招搖,天空這樣的灰蒙蒙,有一段舊日的時光被凝固在此地,同樣這埋葬了太多關於英雄的傳說,如同史詩般。

    數十道劍光消散在虛幻之門中,塵封的不朽劍墓再次陷入以往的死寂。

    第三層劍墓,天空是蔚藍的,其一輪烈日高高掛在其上。

    這的陽光,更像一場暴雨,**裸的灼熱,無處可逃。

    葉晨等人抬起頭,凝視這如流水般的陽光,那種窒息,死寂的感覺也隨之被驅散。

    然而便是這種陽光卻如毒藥般,讓人沉醉,越是如此,葉晨等人越不敢大意。

    出現之地,一座孤峰如同劍器般,橫插在雲端之上,其下是翻滾的海浪,驚濤拍浪聲回蕩而來,伴隨而來的是一道道海鷗的嘶鳴聲。

    葉晨等人出現在孤峰之上,順著雲端望下去,下方是翻湧的海水。

    汪洋大海之上,一座孤峰顯得更加孤零零。

    在起伏的海浪間,一條條石道浮現而出,石道足足有數十米之寬,縱橫交錯著,順著石道蔓延而去,其數道劍柱虛影若隱若現,沐浴在陽光中。

    比起第一層冰封蟲墓的刺骨,第二層不朽劍墓的死寂,第三層劍墓則是充滿了生機,至少這是葉晨等人的第一印象。

    “第三層劍墓死海地獄!”站在雲端的邊緣,葉晨輕聲道:“死海內埋葬了無數的死物,比起前兩層劍墓,這些死物的實力雖然不如,然而數量卻遠遠超過前兩層劍墓!”

    “死海地獄中,我等要摧毀的劍柱有三道,順著那石道走下去,便可分別達到劍柱之地!”葉晨淡淡道,其劍氣在他的指尖流轉著,隨著葉晨劍指點落,其淩厲的劍氣撕碎了雲霧,化作一道長虹,打落在那起伏的海浪間。同時,無數股強悍的氣息徒然在海中彌漫而出,一道道虛影冒騰而出,吞噬掉那如虹的劍氣。

    “這些便是死海地獄中的死物!”葉晨凝重道,這些死物實力不過靈武境,然而一眼望過去,密密麻麻,不下數萬道......

    

Snap Time:2018-07-22 11:17:39  ExecTime:0.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