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天地殺機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天地殺機(第二更)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天地殺機(第二更)

    血色光芒劃破了天際,它的氣息卻不僅僅隻限於整座不朽劍墓。

    第三層劍墓,其一座孤寂的山峰上,驕子抬起頭,望著頭頂這片漆黑的天空,眼中流露出一絲詫異。

    驕子手中沾染血跡的劍器上,一絲劍氣飄然而出。

    驕子身後站著數十名武者,他們身上同樣冒騰出一抹殺氣,殺氣詭異的融入虛空中,消散。

    “殺戮規則!”驕子輕聲喃喃道:“殺戮規則的洗禮,五代,是你嗎?”

    驕子微閉著雙眼,其無盡的殺氣徒然在他四周浮現而出:“要洗禮,那麼便要瘋狂點!”

    劍指抬起,驕子的劍指點落在虛空中,其無盡的殺氣流淌而出。

    殺氣融入虛空中,最終消散掉。做完這一切之後,驕子的嘴角處罕見的揚起一抹笑意、

    劍墓第五層,一片火海,儼然成為火焰的世界。

    然而便是這火焰的世界,其皚皚白雪卻飄落開來,打落在四周的火海上。

    紛飛的雪絮下,一道修長的身影如同閑庭漫步般走在火海上,四周的火焰還未觸及這道身影便紛紛退讓開來。

    飛舞的雪絮與火焰共同存在著,這一幕顯得格外的矛盾,又自然。

    在這道身影之後緊隨著數十名武者,這些武者身上的氣息極為淩厲,日鈤赫然在其中。

    日鈤劍眉微皺,低頭望著自己的手心,一柄滲著冷光的刀刃浮現而出。

    憑借著這玲瓏的刀刃,日鈤曾擊殺過無數生靈,縷縷殺氣在刀刃上浮現而出,融入四周的虛空中。

    其他武者也是如此,紛紛止住身形,在對方的眼眸中看到了錯愕的神色。

    那道修長的身影也止住,抬起頭,雪花飄落在那張邪魅的臉龐上,輕輕滑落,赫然是太子。

    “殺戮!”太子劍眉微皺,隨即又舒展開來,“世間除了感悟殺戮的武者屈指可數,驕子曾感悟殺戮,五代也曾感悟!”

    “驕子在數年以前便演化出殺戮規則,這殺戮規則的洗禮必然不是驕子,五代!”

    “!”太子微閉著雙眼,其恐怖的靈魂力倒卷而出,融入天地之中,數息之後,太子方才睜開雙眼:“劍墓二層!”

    “五代,期待與你的相見!”太子輕笑而出,在太子的身上同樣冒騰出淩厲的殺氣,淩厲的殺氣融入天地中:“充滿變數的棋子,不應該存在!”

    “規則共鳴,到底是誰能夠引起天地規則的共鳴!”第五層劍墓,月神殿殿主軒轅夜盤曲坐在火海中,神情凝重道。

    在軒轅夜的周旁赫然是武神殿殿主皇普,皇普起身,望著那蒼穹,喃喃道:“殺戮規則,你說世間能夠掌控殺戮規則又有幾人?”

    “五代,他也踏入了劍墓!”軒轅夜語氣略顯詫異,輕微一歎,有些複雜的望著皇普。

    “有些堅持不能忘,如果連最初的堅持都忘記了,那麼存在又有必要嗎?”雙手負背,皇普轉過身,望著軒轅夜,“慕容羽已經忘記了最初的堅持,軒轅夜,你呢?”

    “年輕時,我等雖輕狂,但是也知道什麼事情該堅持,什麼事情不能做!”

    “但是很可悲的是,歲月的洗禮磨去了輕狂,同樣也抹去了那種傻勁!”見軒轅夜久久不語,皇普輕微搖頭,轉身,身形漸漸被冒騰的火焰吞噬掉。

    “我隻想在有限的生命中,瘋狂一次,而不是死守規矩!”軒轅夜低語道,他知道,從今日起,自己或許如同慕容羽那般,站在了皇普的對立麵。

    聞言,皇普身形止住,喃喃自語道:“還記得弱冠之齡時,我等三人曾偷偷潛入劍神門,在月神石像前立下了一誓言,今生都堅守使命,還記得當初我們說的那句話嗎?”

    “很可悲,你們卻與我背道而馳!”皇普低語著,語氣有些落寞,“這條路,我會替你們走到盡頭!”

    話語回蕩在火海之中,皇普的身形卻消失在軒轅夜的視線中。

    軒轅夜起身,凝視著那道離去的身影,輕微一歎,誰會知道,所謂的三大殿堂殿主曾經會是摯友,曾結伴遊曆武神大陸數十年的摯友!

    “當初的那句話!”軒轅夜眼中流露出一絲追憶之色,耳旁似回蕩著年幼時的那一句宣誓:“我軒轅夜,我皇普,我慕容羽,今生誓死守護武神大陸,追尋月神之道,匡複劍神!”

    被掩埋在最深處的記憶湧上心頭,軒轅夜依舊記得,昔日,年幼的皇普曾說過:“若誰背離之道,我便用手中的劍將之拉回,拉不回,我便讓他沉淪!”

    “皇普,的確,我們忘記了最初的堅持,隻是因為覺得那種堅持沒必要,而你依舊還走在那條道路上!”軒轅夜喃喃道,其身上同樣湧出一縷殺氣,融入虛空中。

    第五層劍墓內,其山石時時刻刻被火焰灼燒著。四大城的城主也是抬起頭,殺氣在他們身上冒騰而出。

    同一時刻,生死之淵中,其縷縷殺氣在各個武者身上浮現而出,生死獸身上亦如此。

    地獄中,其殺氣在生靈上冒騰而出,融入虛空。

    武神大陸上,其強弱不一的殺氣在生靈上浮現而出。

    天地殺氣如同潮水般齊聚第二層劍墓,沒有,融入那道血色光芒中,血色光芒降臨,威壓彌漫開來。

    空間隔絕不住殺氣的湧入,就連這最神秘的劍墓亦如此。

    仙虛等人身上也是冒騰殺氣,其殺氣融入那道血色光芒之中,幾乎本能的,仙虛等人紛紛朝後退去。

    此刻的葉晨,全身上下彌漫著毀天滅地的氣息,眾人目光直直的盯著葉晨,在短短的數日內,葉晨帶給了他們太多的不可思議。

    “殺戮規則洗禮!”仙虛低語道,武者演化神通便要接受天地規則洗禮,淬煉肉體。

    但是能夠天地規則如此強烈的共鳴,仙虛還是第一次見到。

    血色光芒在最初看來隻不過籠罩數百平方米的範圍,然而隨著血色光芒的降臨,眾人方才見識到這血色光芒的巨大。

    武神大陸眾生的殺氣匯聚而層,更是融入天地殺戮規則。

    血色光芒籠罩著方圓數萬丈,甚至數十萬丈的虛空,

    血色染紅了灰色的虛空,猶如紅燒雲霞般,看上去倒是有幾分唯美的味道。

    隻是,血色光芒上彌漫出來的氣息卻破壞了這番味道。

    葉晨神色平靜的望著那道降臨的血色光芒,嘴角甚至挑起了一抹笑意:“規則洗禮!”

    他演化過寒冰神通冰絕,風屬神通化風,雷霆神通天劫,同樣接受了這些規則的洗禮,其身體盡管淬煉,肉體也變得更強悍。

    因此對於殺戮規則的洗禮,葉晨甚至有些期待。

    “我這一生,殺了無數生靈,甚至幾次差點沉淪於殺戮之中!”

    “但是唯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我殺之人皆是可殺之人,對於殺戮,隻能由我掌控,而非反受其控!”葉晨淡淡道,他的視線中唯獨這降臨的血色光芒。

    血色光芒盤旋在天際,湧動開來,整個虛空儼然成為紅色的海洋,猩紅的血光,照耀了整座不朽劍墓。

    一道奇異的嘶吼聲在天地之間響起,這是天地之怒的聲音,天地執掌殺戮,以雷霆之道維持秩序,掌控生死,葉晨身上的殺氣已經觸及了天地規則的底線。

    以天地殺戮規則為引,抹殺葉晨,若承受住,那麼葉晨便執掌殺戮,執掌天地殺戮。

    一股滔天的殺意在天地間彌漫而出,這是天地對於葉晨的殺意,眾生殺意融入其中。

    刺骨的寒意彌漫而出,血色的虛空下,一道血色光芒激射而出,殺意凝聚成雪,赫然飄落開來。

    雪絮紛紛,每一片雪花內都蘊含著天地殺機。

    猩紅的血色光芒撕碎紛飛的雪絮,天地嘶吼聲回蕩在其中,鎖住葉晨的身形,轟然而至。

    整個天地的殺機臨身,葉晨身形猛然一震,砰砰,接連退出數步,一襲白衣立即破碎開來,鮮血淋漓。

    抬起頭,葉晨目光直直的望著那血紅的虛空,輕笑道:“整個天地的殺機便如此嗎?”

    “這種程度的洗禮,遠遠不夠!”整個虛空中充斥著葉晨狂妄的笑語聲,抬步,葉晨迎上那紛飛的雪絮,一步又一步的朝血色光芒走去,步伐堅定。

    在麵對天地殺機的時候,仙虛等人不得不運起意誌抵抗,當瞧見葉晨這無視天地殺機的時候,各個麵露無奈之色,這便是差距。

    每一道臨落的血色光芒中蘊含了天地殺機的同時,更是蘊含了天地靈氣。

    每踏出一步,葉晨便接受一道血色光芒的洗禮,身體在接受洗禮的時候,更是瘋狂的吸收天地靈氣,肉體變得更加強悍。

    滔天的殺意在葉晨身上冒騰而起,葉晨清明的眼眸漸漸血紅起來,他要掌控殺戮,這殺戮包括眾生殺意,更是包括天地殺意。

    “本座今日要完全的執掌殺戮!”葉晨身後的長發狂舞著,身形如同萬古長存的日月般...

    

Snap Time:2018-01-24 02:11:18  ExecTime:0.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