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神通終成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神通終成第一更

    山風拂過山崖間,打落在虛空中,血氣倒卷而出。

    血色衣裙獵獵作響,女子明眸凝視著眼前的葉晨,嘴角泛起一抹淺笑。

    巧笑嫣然,卻給人一種置身於冰窖般的感覺。

    下方的劍光湧現,虛空中安靜的卻隻剩下那山風的呼呼聲。

    月神印記彌漫著淡淡的銀光,葉晨平靜的凝視眼前這雙明亮的眼眸,在其內他卻未察覺到任何的殺意。

    “我記得很久很久以前,我也見過這印記,月神印記!”

    “隻是到底有多久呢?我卻已經忘了,真的忘記了!”女子輕笑著,嘴角挑起一絲苦澀。

    “你是這一代的月神?”女子抿著嘴,牽扯出一絲好高的弧度。

    “五代!”葉晨淡淡道,微閉著雙眼,靈魂力如風暴般狂卷而出,覆蓋了整個虛空。

    在這名女子體內,葉晨隻察覺到一絲殘魂的存在,並非是完整的靈魂。

    “僅僅隻是一絲殘魂而已!”葉晨劍眉微挑,眼中卻流露出一絲疑惑,這絲殘魂給他的氣息有些似曾相識的感覺。

    但是,葉晨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從未見過眼前這名女子,為何會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突然,葉晨猛然睜開雙眼,目光死死的望著眼前這名女子,的確,他見過這名女子,但是未在現實世界中。而在夢境中卻見過。

    二代劍意幻化而出的夢境中,當初那個回眸一笑便足以顛覆蒼生的女子。

    二代的劍傾盡整個天下,然而二代卻傾倒在一女子手中!

    “你知道我的過往,可是我卻不記得自己的過往!”女子婉然一笑。她的笑撕碎了那湧來的山風。

    “不過有一點你猜錯了,我隻是殘念,並非是殘魂!”女子語氣有些落寞。

    “殘念?”葉晨劍眉輕微一皺,微閉著雙眼,在他的感知中,眼前這女子體內擁有了一股恐怖的意誌。

    “你會撫琴嗎?”女子突然輕聲問道。

    聞言,葉晨點頭。女子婉然一笑,“那麼能否為我撫一首?”

    明眸的眼眸中流露出一絲悲傷。女子的嘴角卻還噙著一抹笑意。

    其一架樣式古樸的古琴在虛空中浮現而出,葉晨凝視著這古琴片刻,輕微一歎,左手輕輕按住銀弦。其一道清脆的叮嚀聲徒然炸響。

    叮!這道叮嚀聲掩蓋了虛空破碎的轟鳴聲,盤旋在天際,久久不散。

    單手握住麒麟劍,葉晨沉默不言,其左手那修長的手指卻在銀弦外之上撥動開來。銀弦跳動,一道道悅耳的叮嚀聲流淌開來,匯聚成一道天籟之音。

    這首曲子並非是隨意而作,在夢中。葉晨曾聽過二代彈過,那女子也彈過。

    每當二代與人比鬥的時候。那女子便在一旁彈著這琴曲,隻是物是人非。昔日的強者已經隕落,紅顏已化一堆骷髏。

    清脆婉轉的琴音打破了不朽劍墓的死寂,這琴音將人帶回了遠古,那個可歌可泣的時代。

    女子明眸微閉,其明媚的俏臉上卻浮現出一絲化不開,驅不散的悲哀。

    下方,銘劍者與慕辰等人的身影交織在一起,這婉轉的琴音飄蕩在耳旁,殺戮聲和琴音匯聚在一起,矛盾而又自然。

    雖數月未觸及琴弦,葉晨還是能夠完整的將這琴曲彈出來。

    琴曲終了時,指尖下的琴弦外斷裂開來,其古琴也化作天地靈氣消散開來,融入天地之中。

    女子睜開雙眼,明眸凝視著葉晨,輕笑道:“謝謝!”

    當女子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女子的身形徒然變得虛幻起來,最終消散掉,其氣息也不再出現。

    同時,麒麟戒中,一道清脆的劍吟聲響起。葉晨臉色微變,心神凝聚,取出一柄形狀怪異的劍器,冰霜在這柄劍器表明浮現而出:“絕刃戰劍!”

    絕刃戰劍,為白虎族先輩絕刃的佩劍,葉晨當初還是魂武境的時候便是憑借此劍為切入點,感悟二代劍意。

    絕刃戰劍輕微抖動著,淒厲的劍吟聲回蕩而起。

    葉晨眼眸微低,凝視著這柄劍器,眼中流露出一絲深思,最終還是將之收入麒麟戒之中。

    持劍,葉晨踏步而出,朝那劍柱走去。那抹殘念所化的女子在琴曲終了的那便消散了,殘念也隨之沉寂。

    玉座上布滿了裂痕,最終破碎開來。葉晨望著這道通天的劍柱,轉身,俯視著下方那廝殺的一幕,此處的殺戮聲驚動了四周的墳墓,一道道身影從銘劍者從墳墓中爬了出來,抓住昔日的劍器,身形略顯遲緩的朝劍柱走來。這些銘劍者身上的武袍早已腐爛,然而隱隱約約間卻能夠看出其樣式,樣式和劍神門的武袍一樣。

    越來越多的銘劍者出現,虛空中彌漫的壓迫也隨之暴漲,仙虛等人的壓力也隨之暴漲。

    在這樣下去,整座劍墓內的銘劍者都會蘇醒過來,要麵對如潮水般的銘劍者,饒是武道境也會感到頭皮發麻。

    雷霆和火焰在麒麟劍上彌漫開來,三道截然不同的月神意誌纏繞在其上,幻化出武道意誌虛影,蔓延而出,直至百餘丈。

    葉晨一步邁出,其麒麟劍揮落的那,百餘丈的劍影轟然而至,通天的劍柱被淹沒掉,瞬息間,轟鳴聲響徹而起,劍柱之上,裂痕布滿,罡風卷過,劍柱隨之破碎開來,碎石掉至血池中,激起一道道血光。三道劍柱完全被摧毀,其不朽劍墓內徒然響起一道悠揚的劍吟聲,天地靈氣狂湧,一道虛幻之門在葉晨等人的上空中浮現而出。

    第三層劍墓的入口終於出現了。踏入虛幻之門便可至第三層劍墓。

    摧毀完劍柱之後,葉晨並未朝下方衝去,反而站在虛空中,目光有些期待的望著下方那覆蓋百餘丈的血池。“今日,神通殺戮之身必然成功!”

    微閉著雙眼,其原本死寂的虛空中徒然浮現出了陣陣陰風,刺骨無比。

    血煞之氣在血池上彌漫而出,匯聚在虛空,染紅了半片天。

    正在廝殺中的眾人皆是錯愕的望著下方的血池,血池翻滾,其刺骨的血煞之氣湧動著。幾乎同一時間,數十道目光朝虛空中望去。

    血氣凝聚成雲彩,雲彩之下,一襲白衣獵獵作響。葉晨持劍而立,一道虛影在他身旁浮現而出,擴散而出的空間波紋打落在血氣上。

    殺戮之身,其血氣在他身旁環繞著。

    葉晨朝前邁出一步,其左手朝虛空中抓去。這一抓便牽扯出了無盡的殺氣,殺戮規則。

    規則凝聚,融入血煞之氣,化作磅大雨。打落開來。

    突如其來的磅大雨籠罩了方圓千餘丈的虛空,每一滴雨水之中都是融入了殺戮規則。血色的雨,灑落在殺戮之身上。並且融入其中。

    這場雨同樣打落在血池上,濺起一道道血花。

    血色雨水打落在身上,冷楓等人皆是心神一震,閃避這場血雨。

    “退開!”仙虛望了虛空一眼,紛紛朝虛空之門退去,聚攏在虛幻之門旁。

    失去目標的銘劍者瘋狂的嘶吼著,揮動著生鏽的劍器。

    這場血雨打落在銘劍者身上,銘劍者其身形皆是詭異的止住,一股壓迫讓他們動彈不得。

    葉晨睜開雙眼,望著下方那百餘道身影,以及四周爬出來的銘劍者,收起麒麟劍,死氣在右手處彌漫,波動彌漫,拍落開來:“感悟殺戮,掌控殺戮本源,今日演化神通,凝聚殺戮之身!天地殺戮之氣,齊聚!”隨著葉晨話語回蕩而起,其當初殺戮規則幻化而成的印記再次在葉晨的眉心處浮現而出,殺戮印記。

    叮!千萬道劍吟聲衝霄而起,一縷縷殺氣在四麵八方湧出,齊聚而來。

    無論是銘劍者,還是仙虛等人,身上同樣飄出一縷殺氣,這些殺氣融入那血色雲彩之中,凝聚成液滴,豆大的雨珠,嘩嘩的傾盆而落,形成一片雨墓。

    在那雨幕之中,葉晨以及殺戮之身的虛影變得模糊起來。

    這場雨同樣淹沒了銘劍者,神色猙獰的銘劍者皆是徒然安靜下來,沐浴在這場雨中,他們身上的殺氣漸漸散去。

    雨水落在山石上,滴答滴答作響,幾乎是數息的時間而已,整個地麵就積滿了血色雨水,陰風覆蓋,一道道波紋擴散而出。

    整個天地,彌漫著殺氣,殺氣卻瘋狂的朝葉晨的殺戮之身湧去。

    沐浴在磅的血色雨水之中,葉晨身上的白衣依舊一層不染,打落的雨水便融入體內。

    葉晨離殺戮之身有數步的距離,葉晨凝視著殺戮之身,神色平靜,他運用掌控殺戮規則,幾乎是將整座不朽劍墓內的殺氣凝聚在此。

    不朽劍墓,埋葬了昔日的數十萬劍神門強者,這些強者手中皆是沾染了無數的生靈,就算隕落,然而生前的殺氣依舊殘留在體內,劍器之上。

    而葉晨將這殺氣聚攏起來,殺氣之磅早已出乎葉晨的意料,然而葉晨要的便是這個結果。

    唯獨如此,殺戮之身才能百分百的演化成功。

    殺戮之身的實質化止於頭顱,隨著殺氣的湧出,殺戮之身其虛幻的頭顱也漸漸開始實質化,毀天滅地的氣息彌漫而出

    這一場磅大雨持續了許久,壓抑的氣息彌漫著整個不朽劍墓,銘劍者皆是安靜的站在雨水之中。

    待到殺戮之身完全實質化的那一刻,整個天地徒然一顫,萬千的劍吟聲伴隨而起。

    “執掌殺戮,掌控生死!”葉晨輕聲喃喃道,右手抬起,其死氣彌漫,形成一團漆黑無比的光團,劍指抬起,葉晨朝前邁出一步,其四周的雨幕紛紛退讓。

    砰!葉晨的劍指點落在殺戮之身的右眼,死氣匯聚而成的光團融入其中,殺戮之身體內回蕩起一道轟鳴聲,氣息暴漲。

    此刻,仙虛等人皆是凝重的望著那片雨幕,特別是感受到那股恐怖的氣息後,眾人臉色越發的凝重,那股氣息刺骨無比。

    雨水在指尖劃落,葉晨左手抬起,其無盡的生機在手掌心處彌漫而出,生機凝聚成一團白色光團。

    如同先前那般,葉晨劍指抬起,再次落在殺戮之身的左眼,隨著光團沒入其中,殺戮之身的氣息再次暴漲。

    “神通殺戮之身!”葉晨輕聲喝道,猶如天地之音般回蕩而出,同時,緊閉著雙眼的殺戮之身徒然睜開雙眼,左眼為生,右眼為死,眉心處浮現出一道殺戮規則印記。

    左眼為白,右眼為黑,其冷漠和無情的神色充斥在其中,同時,殺戮之身的長發飄舞起來,如墨的長發瞬息間便化成如雪般的銀白。

    一股驚人的氣息從殺戮之身內彌漫而出。這股氣息,是毀滅世間生靈,毀滅天地的氣息,殺戮的氣息。

    砰砰!轟鳴聲回蕩著,雨幕破碎開來,磅大雨皆是靜止在虛空中,最後化作流光,湧入葉晨體內,葉晨身上也充斥著一股毀滅天地的氣息,與殺戮之身上的氣息極為相似。

    “殺戮!”葉晨凝視著眼前的殺戮之身,嘴角挑起一絲殺意,這殺戮神通終於演化神通。

    砰!殺戮之身朝前邁出一步,其兩道身影漸漸的重合起來,最後,殺戮之身完全的融入葉晨體內,葉晨的氣息也再次暴漲,未憑借月神意誌,其氣息卻可以比擬武道境。

    雨水散去,葉晨的身形再次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四周一片死寂,仙虛等人再次感到了葉晨的變化,特別是那毀天滅地的氣息,令人心悸。

    “帝君!”公子蘇低語道,眼前的這葉晨猶如從地獄的血海中走出來。

    聞言,葉晨轉身,其目光投落而來!砰!公子蘇心神一震,在那種冷漠與無情的目光注視下,他本能的握住自己的劍器。

    葉晨沒有理會眾人的神情,微閉著雙眼,轉身,感受著殺戮之身和肉體融合在一起帶來的變化,其毀天滅地的氣息也有所收斂。

    呼!公子蘇暗鬆了口氣,被帝君的目光盯上,實在太可怕了。

    然而就在此時,不朽劍墓那漆黑的虛空中,一道血色至極的光芒浮現而出,氣息彌漫,這股氣息令天地徒然一顫。

    這道血色光芒以恐怖的速度降臨,降臨此地便是葉晨所在的虛空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7-16 16:57:04  ExecTime: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