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劍女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劍女(第三更)

    血雨紛紛,飄落起遠古的歎息。

    簌簌落下,打落在風中,微風蕩漾,葉晨站在血雨之中,任憑那雨水打落在身上,神色有些落寞的望著這場血雨。

    心神微凝,葉晨在這一場血雨之中看到了太多,一幕幕強者隕落的畫麵。

    血雨融入體內,更多的殺氣則是湧入殺戮之身中。

    殺戮之身其身形漸漸的實質化起來,先是雙腳,隨即便是雙腿,小腹,胸脯!

    一股毀天滅地的氣息在其上彌漫著,僅僅這股氣息便不亞於一股尋常的武道意誌。

    下方的血池浮現出一道漩渦,其血煞之氣瘋狂的旋轉著,幻化成殺氣。

    葉晨控製著殺戮規則,規則如流水般融入殺戮之身內。

    天地靈氣變得無比狂暴,擊打著四周的虛空。葉晨望著殺戮之身,四周的一切皆是被他忽略。

    一時間,宮殿的上空,其無盡的血氣猶如潮水般從不朽劍墓中冒騰而出,凝聚在一起。

    放眼望去,天空的紅芒,無邊無際,籠罩了整片的虛空,掩蓋住了不朽劍墓那原本灰蒙蒙的天際。

    一股壓抑的氣息彌漫而出,仙虛劍眉微皺,凝重的望著眼前那被血氣所籠罩的宮殿,宮殿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

    恐怖的靈魂力席卷而出,仙虛企圖查看宮殿內的場景,然而靈魂一觸及宮殿便一股恐怖的力道彈開。

    “好恐怖的力道!”仙虛神色越發凝重,若不是察覺到葉晨的氣息安然無恙,他還真以為葉晨出事了。

    砰砰!數十道沉悶聲響起,數名靈武境武者紛紛朝後退出半步,嘴角掛著一絲血跡。

    這些靈武境武者的靈魂可不如仙虛強悍。雖然承受住了那股力道的反彈,不過也遭受到了一些波及。

    仙落以及孤獨皇等人臉色也是一沉。他們的遭遇如同仙虛那般。湧出的靈魂紛紛受到反彈。

    叮!一道清脆的劍吟聲在遠處的山石響徹而起,伴隨之後的便是漫天淒厲的劍吟聲,林立的墓碑旁,劍器輕微晃動著。一縷殺氣飄然而出,受到牽扯。融入宮殿上空的血雲中。

    仙虛深深的呼了口氣,“好恐怖的殺氣!”

    孤獨皇低下頭,望著自己手中的劍。劍器輕微的跳動著。一縷劍氣同樣飄然而出,融入那虛空中。

    嘩嘩!死寂的山峰間,一縷清風徐徐而至,卷動著那片血雲,血色雨水再次灑落開來,每一滴雨水中蘊含了一絲刺骨的殺意。

    “血色的雨水!”千川雪喃喃道。伸出手企圖托住那滴落的雨水,然而雨水卻詭異的靜止半空。旋即,雨水紛紛朝宮殿湧去。

    漫天細雨飄然而下,所落之處都相同。

    宮殿內,葉晨也抬起頭,凝視著那密密麻麻的血雨。

    其毀天滅地的氣息越來越恐怖,充斥著整座宮殿,最後破開虛空,回蕩在九天之上。

    這場雨持續了很久,葉晨站在雨水,平靜的望著眼前的殺戮之身,待到最後一滴雨水融入殺戮之身後,虛空中的血雲已經蕩然無存。

    “唉!”葉晨輕微一歎,眼前的殺戮之身其模樣和葉晨一模一樣,其身體大部分都已經實質化,然而這實質化也直到脖頸處,其整個頭顱還未實質化。

    “還差一點,神通殺戮之身便可完成!”

    “不過,不需要多久,殺戮之身便可完成!”葉晨嘴角揚起一抹笑意,不朽劍墓還有一道劍柱未摧毀,那同樣有一片血池。

    “足足有半個時辰,差點耽誤了時間!”葉晨踏進宮殿至今已經有半個時辰左右,收起麒麟劍,葉晨直接轉身,望了下方那些骸骨一眼,朝前邁出一步。

    其殺戮之身化作一道流光融入葉晨的體內,葉晨的氣息隨之暴漲,不過最終又沉寂下去。

    在葉晨踏出宮殿的那,其宏偉的宮殿轟然倒塌,灰塵冒騰而起,足足有數千米之高。

    仙虛等人神色皆是輕微一變,目光直直的注視著那翻騰的灰塵,片刻後,一道白衣身影在眾人的視線中浮現而出。

    見此,公子蘇以及清絕幾人皆是暗自鬆了口氣。

    葉晨踏步而來,其一襲白衣上依舊未沾染一絲血跡。

    不過當瞧見葉晨的雙眸時,仙虛心神輕微一震,葉晨的目光依舊平靜,然而此刻的平靜卻給人一種莫名的心悸,如入冰窖的感覺。

    有這種感覺的不僅僅仙虛一人,其他武者也是如此。

    葉晨漫步而來,他自然也察覺到自己身上的變化,融入殺戮之身之後,其一舉一動便能給人帶來一種莫名的震懾。

    “諸位,久等了!”葉晨淡淡道,盡管他刻意的收斂殺戮之身帶來的氣息,然而平靜的語氣中還是蘊含了一絲壓迫,至少仙虛等人是這樣認為。

    “在宮殿之中,五代到底發生了什麼!”仙虛輕微點頭,眼中流露出一絲沉思之色,唯一能夠確定的是,五代又變強了許多。

    先前孤獨皇還有自信與葉晨一戰,然而此刻對上葉晨的目光,他知道,就算自己對上葉晨,其獲勝的機會很小。

    “第二道劍柱已經摧毀了,接下來便是第三道劍柱!”葉晨目光環顧四周,此次摧毀第二道劍柱都是葉晨以及劍屍出手,眾人身上皆是未帶一絲傷勢。

    因此,葉晨也不再留時間給眾人休整,直接動身前方第三道劍柱所在之地。

    第三道劍柱也是第三層劍墓的入口處,峰巒起伏,葉晨等人的身形在其上晃動著,矯健無比。

    接連數場廝殺,葉晨也在眾人中豎立了聲望,至少在目前看來,整個隊伍的力量都凝聚在一起。

    生死蛟龍帶路,眾人也直接少走一些彎路,片刻後,第三道通天的劍柱終於浮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站在陡峭的山勢上,葉晨一眼望下去,下方是一片平坦的平原,其劍柱如同一座大山般,插在之上。

    最讓葉晨在意的是那覆蓋了足足有百餘丈的血池,血氣彌漫,顯得極為森然。

    踏在石台,仙虛順著葉晨的視線望去,立即倒吸了一口氣,“這麼多銘劍者!”

    入目,一道道行動遲緩的身影在血池中行走著,身上沾染了血跡,其恐怖的氣息在這些身影上彌漫著,足足有數百道身影。

    公子蘇等人也紛紛踏在石台,當瞧見下方那數百名銘劍者後,眾人也倒吸了數口氣,數百名銘劍者,就算大部分是靈武境,不過也有數十名堪比半步武道,甚至有十來名堪比武道境。

    這些銘劍者匯聚在一起,其實力就算不能比擬葉晨這支隊伍,但是也不會相差太多。

    “這些銘劍者並不是最為恐怖,最為恐怖的那一人在那!”葉晨淡淡道,修長的劍指抬起,遙遙的指著前方那道通天的劍柱。

    一道玉石雕刻而成的王座屹立在劍柱上,然而最引入注目的並非這玉座,而是玉座上的那一道倩影。

    血色衣衫, 並不華貴, 但隱隱間卻是深蘊著一種莫名的高貴,微低著頭,柔順的青絲垂落在玉座上,偶爾輕風吹來, 青絲飄揚。

    雖隔甚遠,眾人還是能夠看到那一張出塵的容顏,女子雖然嘴角泛起一抹笑意,然而這抹笑意卻未掩蓋住女子眉宇間的霸道,主宰天地的霸道。

    在眾人的注視之下,女子緩緩抬起頭,明眸凝視著遠處的眾人,淡然一笑,這一笑雖好看,但是很冷。

    “劍女,整個不朽劍墓內,唯一沒有失去神智的武者!”葉晨低語道,眼神有些複雜。

    “其實力堪比武道一層巔峰!”麒麟劍悄然的浮現而出,葉晨握住麒麟劍,身形朝前邁出一步:“這劍女便交給我,其他的銘劍者便交給諸位!”

    “咯咯!”巧笑嫣然,女子緩緩起身,身形欣長,其血色長裙隨之垂落下來,觸及腳跟,掩蓋住了那如雪般柔滑的**,然而一雙玉足依舊暴露在虛空中。

    叮!女子的笑聲驚動了下方的銘劍者,其淒厲的劍吟聲響起,各個銘劍者睜開雙眼,嘶吼而出。

    一步便是百丈,葉晨身形出現在虛空中,冷眼望著前方的女子,眼中一片冷意。

    咻咻!仙虛等人的身形略顯沉寂後,紛紛暴射而出,直奔下方的血池而去。

    唯獨在血池中殺死銘劍者,銘劍者方才會隕落。

    淩厲的劍光驅散了彌漫天地的血氣,其劍氣如洪流般在血池中躥來躥去,掀起了一道道血浪。

    二十餘名武道境對付百餘名銘劍者,雖然人數上占了劣勢,然而實力上卻占了優勢。

    “你來了!”女子婉然一笑,其明眸凝視著葉晨。

    女子話語輕柔,其語氣猶如老朋友間的問候。

    葉晨沉默不語,緊緊握住麒麟劍,時刻保持著警惕。

    “月神!”明亮的眼眸中湧出一絲笑意,女子朝前邁出一步,其玉足輕輕點落在虛空中,一道道空間波紋在腳尖處擴散而出。

    葉晨心神輕微一震,目光死死的望著眼前這名女子,企圖看出些什麼.....

    

Snap Time:2018-07-23 16:12:07  ExecTime: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