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酵已去劍不複劍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劍客已去,劍不複劍(第一更)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劍客已去,劍不複劍(第一更)

    死寂的不朽劍墓,墓碑猶如雨林般,成為山推上的一道風景線。

    一柄柄已經生鏽的劍器在寒風中搖曳著,清脆的劍吟聲灑落在山風中。

    悲嗆的劍吟聲打落著那枯葉,枯葉紛飛,死寂!

    葉晨目送慕辰等人的離去,轉身,望著四周那林立的墓碑,喃喃道:“銘竭!”

    失去神智為銘劍,昔日的強者成為行屍走肉。

    葉晨微閉著雙眼,傾聽著四周那一道道落寞的劍吟聲。

    “到底是為了什麼,就算是死也要成為銘竭!”葉晨低語道,這埋葬了太多遠古的滄桑。

    “劍客已去!”葉晨睜開雙眼,其右手徒然朝虛空中抓去,一道怪異的波動擴散開來,激起了一道道空間波紋。

    “劍不複劍!”天地靈氣變得狂暴起來,葉晨身上殺氣凝聚而出。

    沾染數萬生靈後的殺氣,在死寂的虛空之下,幻化成一道虛影,未完成的殺戮之身。

    “不甘,不甘長埋於此地,劍應該叱吒於九天,傲世於蒼穹!”

    “然而握劍的人卻不在,不過,今日我借爾等殺氣,以殺戮之身行走世間,行殺戮之道!”葉晨的話語極為低沉,回蕩而起,融入這天地齊顫的劍吟聲中。

    死氣在指尖上跳動著,透過那死氣,葉晨仿佛看到了一張張猙獰的臉龐,那些曾經死於他劍下的生靈。

    叮!一道道衝霄的劍吟聲伴隨而起,緊隨之後的便是滔天的殺氣。

    劍為百兵之君,其上無一不沾染著無數生靈的怨氣,這些怨氣化成了滔天的殺氣。

    相隔數千年,這些劍器沾染的殺氣不散,反而更加的凝聚。

    隨著葉晨右手朝前抓去,這些劍氣猶如流水般,被抓住,在虛空中凝聚而出。

    密密麻麻的墓碑足足有數萬座,而這劍器也要數萬柄,伴隨的則是數萬道刺骨的殺氣,殺氣凝聚,形成殺氣之雲。

    山風湧動,呼呼聲時而低沉,時而洪亮,打落在殺氣之雲中,聽聞起來就像鬼哭狼嚎般心顫。

    雲霧湧動,殺氣凝聚成雨,隨著山風湧動,飄落開來。

    殺氣凝聚的雨水是猩紅的,整座不朽劍墓中下起了一場血雨,染紅了那發黴的山石以及墓碑。

    一襲白衣,葉晨站在血雨之下,伸出手托住那飄落的雨水,輕聲喃喃道:“血色的世界,血色的雨水!”

    雨水打落在山石上,濺射開來,最後詭異的朝葉晨的殺戮之身聚集而去,最後融入其中。

    雨水還未打落在葉晨身上的時候,其雨水便詭異的消散,化作一縷縷殺氣融入葉晨體內,葉晨如同閑庭漫步般的走在血雨中,其殺戮之身緊隨在後。

    殺戮之身接受著雨水的洗禮,其原本虛幻的身影也漸漸變得凝練起來。

    一道道紋路在其內流轉著,彌漫著一股恐怖無比的氣息,壓迫著四周的虛空。

    這場血雨僅僅持續了片刻而已,片刻後,殺氣之雲消散掉,回蕩的雨水聲也被風聲所取代,葉晨轉身望著殺戮之身。

    “身形凝練了不少,不過還未實體化!”葉晨喃喃道,一股毀天滅地的氣息在殺戮之身內彌漫著,這殺戮之身一旦凝練出來,那麼葉晨的實力絕對會暴漲。

    陣陣轟鳴聲遠處的古道盡頭處飄蕩而出,葉晨微閉著雙眼,他能夠察覺到空間的震蕩。

    枯草紛飛,劍器依舊在輕微晃動著,然而其上已經失去了那淩厲的殺意。

    一道道裂痕在其劍器上彌漫開來,最後,這些劍器紛紛破碎開來,化作塵埃落在墓碑上。

    劍客含劍而生,抱劍而死,劍因劍客而在,因劍客而斷。

    遠古的石道上,其一些斷裂的劍器灑落其上,葉晨每踏出一步,其身上的殺意便冷冽一分,殺戮之身緊隨在後,猶如影子一般。

    沐浴著血色雨水的洗禮,地獄道以及人道身上也沾染了一絲毀滅的氣息。

    片刻後,其一道通天的劍柱在葉晨的視線中浮現而出,血氣彌漫,數十道身影在血池之中晃動著,時而激起一道道血花。

    葉晨持劍而來,其殺戮之身再次融入體內,其目光第一眼便落在血池上,比起先前,這血池中的煞氣更為濃重。

    “這家夥倒是沒少吞噬**!”葉晨劍眉微皺,在他的感應中,生死蛟龍的氣息比起先前更加的強悍。

    同時,生死蛟龍也注意到葉晨的到來,並未收斂起氣息,反而更加賣力的擊殺銘竭。

    通天的劍柱最終承受不住眾人的圍攻,轟然倒塌開來,砸落在下方的血池中,激起一道道血光。

    首次麵對銘竭,眾人還有些不適應,盡管在實力上完全壓製住,然而身上還是或多或少有些傷勢。

    而此刻,仙虛等人也注意到葉晨的到來,輕微點頭,不得不承認,在生死蛟龍的帶領之下,這是摧毀劍柱極為順利,特別是生死蛟龍那熟練的動作讓眾人暗自詫異。

    這一切,生死蛟龍都是看在眼,其嘴角微微上揚,流露出一絲自得的笑意:“你們這些卑微的人類又豈能猜出我老龍的實力!”

    血池翻騰,葉晨一襲白衣朝前走去,目光停落在那數具銘竭的屍體上,輕微一歎。

    “諸位再次休整片刻,再前方下一道劍柱之地!”葉晨淡淡道,一腳邁入血池的上空。

    而此刻,血池內蘊含的血煞之氣完完全全的爆發開來,直衝雲霄,還未休整的眾人立即抬起頭,駭然的望著血池的上空。

    無盡的血煞之氣凝聚而出,赫然形成一朵血色雲彩。

    滴答滴答!血色雲彩翻滾,其血色雲彩中的殺氣同樣凝聚成液滴,詭異的灑落開來。

    砰砰!原本站在血池邊緣的武者立即朝後方退去,神色駭然的望著那滴落的血色雨水,在每一滴雨水中,他皆是感受到驚天的殺意。

    “殺戮規則!”生死蛟龍語氣難得第一次如此凝重,目光死死的盯著那朵盤旋在虛空中的血色雲彩。

    地獄的武者對於殺氣極為熟悉,然而在麵對這血色雨水的時候,他們還是感動了心悸。

    “殺意凝聚成水!”孤獨皇沉吟道,他並未感悟殺戮本源,但是卻曾見過數名感悟殺戮本源的武者,那些武者無一不是地獄中最為強盛的武者,但是他們也做不到這一點。

    一襲白衣,那些血色的雨水打落在葉晨身上,詭異的是,這血雨未在葉晨的白衣上留下一道血印,直接融入他體內。

    這場血雨覆蓋了整片血池,雨水打落在血池上,激起一道道波紋,其更多的血煞之氣朝上空凝聚而去。

    望著這詭異的一幕,仙虛等人皆是選擇就沉默,並未出聲打斷現場的死寂。

    一股毀天滅地的氣息在葉晨體內盤旋著,最終彌漫在虛空中,葉晨其垂落至腰間的長發立即狂舞起來。

    這一幕足足持續了半個時辰,其血池內那血紅的液體也飛快的消散著,最後,隻剩下一灘清水,池底內部是堆滿了血色骸骨。

    死寂,四周除了死寂還是死寂!

    數息後,葉晨睜開雙眼,眼中閃過一絲冷光,這冷光令虛空震蕩開來,一股壓抑的氣息彌漫開來。

    仙虛等人皆是暗自心驚,身體本能的運轉起真氣,唯獨如此,他們才會感到丁點的安全感。

    “接下來便是第二道劍柱,消別讓我失望!”葉晨心神微凝,在他的腦海中,一道虛影正在盤曲而坐,殺戮之身。

    抬起頭,葉晨望著遠處那林立的墳墓,徐徐說道:“走吧!”

    說完,葉晨率先朝前衝去,其氣息完全收斂起來。經過短暫的休整,整支隊伍的戰鬥力再次恢複至巔峰,數十道劍光暴射而出,緊隨在葉晨身後。

    古道旁,枯葉紛飛,墓碑林立。盡管眾人收斂了其氣息,然而這些墳墓中還是不時的爬出數名銘竭。

    對於銘竭唯獨拖至血池才能殺死,因此,葉晨直接讓人道出手,將之禁錮住。

    整個隊伍時刻保持警惕著,因此一路而來,整支隊伍並未出現身亡的情況。

    其通體漆黑的烏鴉在昏暗的虛空中盤旋著,刺耳的啼叫聲打破了不朽劍墓的死寂。

    繞過數座山峰,其一座破敗的宮殿漸漸在葉晨等人的視線中浮現而出。

    斷臂倒塌,一道道裂痕布滿了柱子,這座宮殿看起來岌岌可危,然而數千年卻依舊屹立不倒。

    在宮殿的四周,四道百餘丈長的石柱落在最邊角的方位,石柱通體血紅,其上雕刻著的圖案赫然是四大古族。

    暗淡的光華在石柱上流轉著,四道石柱上的波動匯聚在一起,構成一道襟。

    “護宗襟!”葉晨劍眉輕微一挑,他雖然不精通陣法之道,然而卻曾見識過今門的護宗襟,以落霞峰,朝陽峰,星辰峰,夕月峰為基石,構成護宗襟前這襟簡直是護宗襟的縮小版△為今門宗主,葉晨自然也懂得自家護宗襟的破解之道,目光掃射而過,落在石柱上雕刻的圖案,“要進入宮殿,便要摧毀眼前這道襟!”

    “這襟被稱為四古靈襟,一旦宮殿或者本身受到攻勢的時候,整個襟便會瘋狂的運轉起來,其摧毀力道極為恐怖!”

    “最直接的方法便是聚集全部之力,同一時間摧毀四道石柱,不能逐一突破!”

    “當初我等隨城主突破此層劍墓的時候,城主便是用此法摧毀這道襟!”山泉低語,解釋道。

    山泉此言和生死蛟龍所說的信息幾乎一致,但是這樣的方法的確能夠破除襟,不過也麻煩了點。

    同時,葉晨要做的不算破除這道襟,他是要掌控這道襟,從而以這道襟來壓製宮殿內的銘竭。

    持劍而出,葉晨朝其中最進的一道劍柱走上去,淡淡道:“無需如此!”

    罡風在身旁四周浮現而出,葉晨淩空而立,緊握著麒麟劍,在數十道目光的注視之下,葉晨直接一劍揮落,百丈長的劍影冒騰而出,轟然揮落在宮殿的上空。

    “帝君,此舉不行!”山泉驚呼而出,對於這位血獄帝君,他可是頗為無奈,以他這樣的破陣方式,必然引起襟的反彈,山泉可是記得孤獨敗曾如此評價這道襟:“若是完全讓這道襟運轉開來,其反彈的能量足以重創一名武道一層巔峰武者!”雖然看不順葉晨,山泉還是出聲提醒道。

    百丈劍影下落的速度並未遲緩,反而更是迅速數分,在山泉無奈的目光中,劍影轟然而至,同時,四道刺耳的咆哮聲在石柱上冒騰而起。

    大勢凝聚,隨著那嘶吼聲的響起,其四道巨大的虛影徒然在石柱的上空浮現而出,天地靈氣瘋狂的朝那虛影湧去,匯入其中,虛影漸漸變得清晰起來,赫然是青龍,朱雀,玄武,白虎!

    清絕神情微怔,目光直直的望著那道青龍虛影。

    同時,清絕此刻才發現這四道石柱之中居然還蘊含了一股意誌,這意誌是四大古族先輩的意誌。

    虛影橫跨,籠罩方圓千餘丈內的虛空,威壓彌漫,滔天的天地靈氣流轉在一旁,四股恐怖的能量在其中凝聚著,隨時便可爆發開來。

    孤獨皇等人皆是神色凝重的望著這四大虛影,神色有些無奈,這血獄帝君為何做事情如此武斷!

    反而是仙虛和仙落兩人看出了些端倪,低語道:“護宗襟!”

    白衣獵獵作響,葉晨無視那凝聚的恐怖能量,以及那給人帶來壓迫的四大虛影。

    持劍,葉晨神色平靜的朝宮殿上空的正中央走去,此陣對於尋常人而言或許恐怖,但是,對於傳承了月神印記的月神而言,此陣不足為慮。

    “若是靠近陣中央,那麼便會被四周的能量所碾碎!”**也是劍眉微挑動,不過,無論是**還是山泉,都並未出手阻止,他們自己也不知道在潛意識中,對於葉晨的舉動是順從,而非反對!此刻,山泉和**等人倒是要看看這血獄帝君是要如何應付此襟......

    

Snap Time:2018-01-20 17:10:12  ExecTime:0.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