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悠悠萬載不朽銘劍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悠悠萬載,不朽銘劍(第三更)

    雪絮飄舞,兩道白衣身影在風雪中若隱若現。

    孤獨皇起身,神色有些苦澀的望著那兩道身影,“本來以為能夠真心的祝福,但是真正麵對的時候,還是做不到想象中那麼隨意!”

    “我還是高估了自己,不過唯一能夠確定的是,失去你之後,我會很孤獨!”孤獨皇緊緊握住手中的劍器,隨即鬆開。

    淡然一笑,孤獨皇便這般站在風雪之中,任那飄舞的雪絮染白了如夜幕般漆黑的長發。

    白衣如霜,慕辰的長發本來便是白的,其望向葉晨以及千川雪的目光中,罕見的出現了一絲笑意。

    陰風陣陣,葉晨擦拭掉嘴角的血跡,抓住酒壺的手指著旁邊那被皚皚白雪覆蓋的冰道,輕笑道:“你說,你我若是順著那冰道走下,是否會白頭皆老?”

    “白頭皆老?”千川雪神情一怔,目光遙遙的落在冰道上,入目的則是翩翩起舞的雪絮,“會被染白的!”

    “真不懂得風情!”葉晨嘀咕一聲,抓起酒壺繼續仰天長飲了一口。

    聞言,千川雪沒好趣的白了葉晨一眼,這家夥何時懂得說些風花雪月的話語?

    在千川雪看來,這家夥最懂得風情的事情便是將那條冰道染紅。

    殺戮之後的寧靜總是讓人安寧,千川雪微閉著雙眼,任憑那雪絮打落在自己身上。享受著這場風雪的洗禮。

    酒水入口,其略顯苦澀的味道彌漫開來,徘徊在葉晨的嘴中,葉晨偏頭。望著千川雪那絕美的容顏。

    垂落的青絲擋住了千川雪的側臉,但是卻遮擋不住那種如雪般的氣質,不食人間香火。

    風拂來,卷起那垂落的青絲,青絲飄蕩,葉晨清晰的看見千川雪嘴角那絲完美弧度,透著一股自信和矜持的雍容。

    微閉著雙眼的千川雪徒然轉過頭,美眸睜開。一絲笑意悄然的閃掠而過,目光直直的望著葉晨。

    葉晨立即轉過頭,繼續飄飄然然的望著那昏黑的天空,獨自飲酒著。

    一抹笑意在千川雪的嘴角泛起。先前她可是注意到身旁的這個家夥在偷看。

    千川雪的這抹笑意落入葉晨眼中,讓葉晨一陣惱火,心嘀咕著:“我心虛什麼,看自己的女人用得著心虛!”

    想此,葉晨再次轉過頭。直直盯著千川雪那足以顛覆蒼生的容顏,沒有來的說出一句:“要不要來幾口,故鄉酒!”

    清淡的酒味彌漫開來,千川雪接過葉晨手中的酒壺。其酒味入纏繞在鼻尖處。

    在葉晨目光的鼓舞之下,千川雪抓住酒壺。輕抿了一口,其略顯苦澀的味道在她嘴中彌漫開來。

    千川雪將酒壺遞給葉晨。正好瞥見葉晨嘴角揚起的一絲笑意,隨即猛然意識了到些什麼,這家夥先前也是用這酒壺喝的,這豈不是間接接吻?

    千川雪沒好氣的白了葉晨一眼,深深地垂下頭去,柔弱的雙肩微微有些顫抖,這家夥!

    灑然一笑,葉晨接過酒壺,絲毫不介意千川雪先前碰過這酒壺,繼續仰天長飲著,其酒水的嘩嘩聲清晰可聞,傳入千川雪的耳中。

    雪絮飛舞,葉晨輕笑泛起一絲笑意,他發現自己有種惡趣,喜歡打趣千川雪。

    在孤獨城那一段時間,這種事情他可是沒少幹。

    片刻後,眾人身上的輕傷大多數都恢複了,其渾厚的真氣流轉在眾人體內,一道道空間波紋隨之浮現而出。

    收起酒壺,葉晨轉身,環顧四周,道:“動身!”

    砰砰!一股股強悍的氣息冒騰而出,劍墓雖然恐怖無比,然而它的恐怖並未嚇到眾人,反而引起眾人內心的戰意。

    抬頭,葉晨望著那高高掛在天空中的虛幻之門,身形略顯沉寂,朝前邁出一步,身形立即暴射而出:“走!”

    咻咻!數十道劍光衝天而起,最終被虛幻之門所吞噬掉,不起一絲波瀾。

    死寂的冰封蟲墓立即崩潰開來,化作空間亂流湧動,最終化作無形,消散掉。

    踏入第二層劍墓之中,其驚天的殺氣便撲麵而來,緊隨著便是滄桑的氣息。

    灰蒙蒙的天空下是一片暗黑色的山脈,山巒起伏,一道道無名墓碑屹立在起伏的峰巒上,死寂的氣息在其上彌漫著。

    這些墓碑盤都橫插著一柄劍器,驚天的殺氣在這些劍器上彌漫著,顯然這些劍器上沾染了無數生靈的鮮血,以至於殺氣洋溢。

    遠遠望上去,這完全是一座墳墓場,埋葬了劍客,同樣埋葬了劍器。

    剛剛踏入此處,其一股壓抑的氣息便盤旋在眾人的心頭。

    葉晨站在首位,其目光遙遙的落在遠處林立的墓碑上,這墓碑仿佛屹立了許久,其上雕刻的紋路都被風給拂去。

    然而葉晨卻在其墓碑上感覺到了一絲波動,一絲氣息的波動,這絲氣息中蘊含了劍神門的功法。

    “這些墳墓中埋葬的是劍神門弟子!”葉晨心頭微沉,其靈魂力如同潮水般擴散而出,覆蓋了方圓白餘丈的地域,這些波動幾乎一致。

    山風卷起那枯黃的野草,野草紛紛,企圖掩埋那屹立不倒的劍器,打落在其上,一道清脆的劍吟聲響起,這僅僅隻是開始,這道劍吟聲帶動了一道道高昂的劍吟浪潮。

    這些匯聚而起的劍音聲回蕩在九天之上,激起一道道空間波紋。

    仙虛等人其神色立即警惕起來,目光在四周的墳墓上來回掃動著。

    “唉!”葉晨卻輕微一歎,在那一道道劍吟聲中。他卻聽出了一股莫名的悲哀,劍依在,劍客卻未在,這是一種何等的落寞。

    曾經叱吒風雲的強者。如今也化作一縷黃土,長埋於此地,陪伴他們的也唯獨昔日的劍器。

    清絕以及鳳歌等人也注意到了那些墳墓的不同,一股落寞的神情躍在眉宇間,這埋葬的是劍神門的前輩,那些持劍,拋頭顱,灑熱血守護武神大陸的前輩。

    在孤獨皇等人錯愕的目光中。清絕以及韓間等人突然朝前方那密密麻麻的劍墓一拜,行弟子之禮。

    仙虛以及仙落也意識到了這些墳墓的特別之處,連同仙落在內的七名武者,不顧武道境武者那所謂的高傲。同樣一拜。

    見此,孤獨皇等人越發的不絕,這些墳墓之中到底埋葬了誰?

    “數百年孤寂,一那璀璨,悠悠萬載。又有誰曾記得!”葉晨喃喃道,其麒麟戒中的四柄傳承之物輕微晃動著,這也曾埋葬了四大古族的族人。

    一股壓抑的氣氛彌漫開來,黯然最先開口道:“此處埋葬了誰?”

    “一些先人!”葉晨淡淡道。語氣不起波瀾:“第二層劍墓,不朽劍墓!”

    劍指抬起。葉晨指著那漫漫古道以及林立的墳墓道:“順著這條古道走下去,大概三千餘米便有一道劍柱!”

    “如同冰封蟲墓。在不朽劍墓中同樣也要數道劍柱的存在,不同的是這隻有三道劍柱!”生死蛟龍所給的氣息極為詳細,葉晨沉吟了片刻,繼續道:“在這並未有蟲族,然而卻有一群失去神智的劍客,或許這些武者曾經是叱吒風雲的強者,然而終究埋葬在此地,最後從墳墓中爬出來,徘徊在不朽劍墓中!這些武者的實力皆極為恐怖,堪比半步武道,其中比擬武道境的武者更是極多。這些武者也被稱為銘劍者,雖失去意誌,然而其武技儼然成為了身體的本能!”

    說此,葉晨右手從衣袖中探出,其銀色火焰在他的指尖跳動著,如同流水般,流轉開來,最後幻化成一副虛影,赫然是整個不朽劍墓的格局。

    見此,孤獨皇等人的眼神皆是有些變化,他們能夠如此輕易的突破冰封蟲墓,其中最大原因是他們掌握了詳細的情報,從而製定出攻略,由此可看出信息的重要性。

    隻是山泉未想到,未踏入過劍墓的帝君居然有不朽劍墓的格局圖。

    輪回火焰翻騰,山道,山峰以及山石清晰可見,葉晨指著其中一片血紅的地方,“這是血池,而那劍柱便屹立在血池之中!”

    “而在血池旁則有將近百名銘劍者,其中八名銘劍者的實力比擬武道境!”

    “雖然這些銘劍者還會身前的劍式,然而失去神智的劍客,劍便不是劍了!”葉晨淡淡道,盡量的將之介紹清楚。

    “除此之外,還有一點值得注意的是,這些銘劍者要在血池之中將之殺死,否則是殺不死的!”葉晨微閉著雙眼,其氣息完全收斂起來,憑借著葉晨超強的感知力,他能夠感受到一片血池的存在,以及血池中蘊含的滔天血煞之氣。這片血池時時刻刻吸收著墓碑旁那些劍器上流轉的殺氣,因此這聚集如此恐怖的血煞之氣。

    “殺不死?”仙虛劍眉微挑,這是什麼概念,難道將之頭顱割下,這些銘劍者還能存活?

    “就算將轟炸成碎片,以不朽劍墓的規則,這些銘劍者也會再次出現!”葉晨提醒道:“因此諸位擊殺銘劍者的時刻,最關鍵的便是要在血池中將之擊殺!”

    “所以諸位,要如何將銘劍者引入血池之中也是一個技巧!”隨著葉晨話語落下,其輪回火焰再次翻騰起來,形成一副縮小版的格局圖,其上一道通天的劍柱屹立著,其下方則是寬百餘丈的血池,四周野草狂長,零零落落的墓碑分散開來。葉晨睜開雙眼,指著墓碑,“不朽劍墓中雖然不存在可怕的劍陣,但是也要潛在的危險。這四周的墳墓之中,有些屍體已經成為了銘劍者,一旦驚動了這些銘劍者,他們便會從墳墓中爬出來!”說此,葉晨輕微一歎,神色複雜的望著遠處林立的墳墓,這些墳墓中埋葬的可是劍神門的先輩。

    而這些銘劍者也就是劍神門的先輩,這些曾是叱吒風雲的強者,然而卻淪落成如今失去意誌的銘劍者。

    “到底是為什麼,就算是死也要甘願成為銘劍者!”隨著葉晨劍指的變化,其輪回火焰再次冒騰而起,幻化成一副新的格局圖,其上是一座破敗的宮殿,斷壁堆積。

    其四道石柱顯得極為突出,在破敗的宮殿之中,一道百餘丈的劍柱屹立在其上。

    葉晨指著四周的石柱,沉聲道:“這四道劍柱構成了一道劍陣,因此,我等要進入宮殿摧毀劍柱,第一步便是要摧毀掉劍陣!”

    隨即葉晨又介紹了一些問題,盡量將需要的細節解釋的極為清楚,甚至列舉了一些假設。

    仙落不得不承認,葉晨在做事情的時候極為嚴謹,從他在細節事情上的處理便可看出來。

    一片寂靜,眾人都沉浸在葉晨的介紹之中,有些劍眉緊皺,有些一臉沉思。

    葉晨繼續凝視著四周的墳墓,著重注意那些劍器,特別是其上流轉的殺氣。

    “不知道行不行,不過可以嚐試下!”葉晨低語著,閉上雙眼,其靈魂力狂卷而出,籠罩方圓百餘丈的地域。他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那一縷縷殺氣,刺骨無比。

    待到眾人適應了不朽劍墓的環境後,葉晨方才轉身,道:“生死蛟龍,此次你先帶隊,帶著眾人先去摧毀第一道劍柱!“

    “我帶隊?”生死蛟龍神情一怔,他沒想到葉晨會將隊伍的領導權交給自己?

    山泉以及仙落等人皆是眉頭微挑,這家夥又要搞什麼。

    “嗯!”葉晨淡淡道:“摧毀劍柱後,爾等在血池旁等待我片刻!”

    “真讓我帶隊?”生死蛟龍見葉晨那認真的神情,看似不是胡扯,隨即輕笑而出:“奶奶的,老龍我早就想指揮這些卑微的人類!”

    “走!全部給我動起來,隨我老龍毀去那狗屁的劍柱!”生死蛟龍意氣風發,一掃先前的鬱悶。

    經過先前冰封蟲墓的事情後,無論是仙落,那是山泉等人,對於葉晨的話也不再反抗,然而讓生死蛟龍帶隊,幾人還是感到一陣不妥。

    “五代不前往?”仙虛略顯疑惑道。

    “片刻之後便趕去!”說完,葉晨直接閉上雙眼,不再言語。

    生死蛟龍不斷催促眾人動身,仙落等人雖不願意,還是起身。

    慕辰和千川雪也起身,緊隨在大部分之後,同時,葉晨還將天道和餓鬼道派出去,保護千川雪的安全,隻留下地獄道和人道。

    直至眾人的身影消失之後,葉晨方才睜開雙眼,望著四周的墳墓,喃喃道:“神通殺戮之身的成敗便在這不朽劍墓,希望別讓我失望!”(。。)

    

Snap Time:2018-01-23 20:06:08  ExecTime:0.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