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分工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分工(第二更

    淒厲的慘叫聲響徹而起,現場的寂靜徒然被打破。

    無盡的寒意徒然湧出,其數名武者的身形赫然被凍結住。

    寒氣彌漫,數具冰雕在冰道之上屹立著。冰雕內,其數名武者的臉上皆是布滿了慌張以及駭然的神色。

    葉晨猛然轉身,喝道:“退開!”

    砰砰!身影湧動,葉晨的身形暴射而出,其月神意誌凝聚而出,形成一道巨大的掌影,轟然揮落在那些寒氣之上。

    掌影驅散了那湧動的寒氣,然而其中的武者卻依舊被凍結住。

    葉晨眼眸微凝,神色凝重的望著那消散的餘波,以及這數具冰雕,在其上,葉晨已經察覺不到任何生機的存在。

    靈魂的波動也泯滅了,葉晨劍眉輕微一挑,喃喃道:“好恐怖的襟!”

    僅僅瞬息而已,這數名靈武境武者的生機便完全消散掉。

    “諸位,要小心四周的虛空,以免觸及襟!”仙虛出聲提醒道。

    聞言,所有武者皆是凝重的點點頭,經過此事之後,他們才意識到這劍墓的恐怖之處。

    砰!三具冰雕破碎開來,未濺起一道血光,三名靈武境便如此詭異的隕落,其沉重的氣氛蔓延在眾人的心頭。

    “走吧!”葉晨淡淡道,其靈魂力蔓延而出,時刻謹慎著。

    然而眾人又走出數百步的時候,其慘叫聲再次響起,這一刻眾人都極快,紛紛朝四周散去。

    咻!葉晨身形略顯一沉寂,暴射而出,劍指點落。撕碎這襟。

    一名武者全身上下都結著冰霜,不過並未死去。隻是臉色慘白的可怕。

    嘶嘶!數道異響徒然在冰道上響徹而起。時刻保持警惕的葉晨立即轉身,凝重的望著前方那飛舞的雪絮。

    雪絮之中,數十道虛影在葉晨等人的視線中浮現而出,足足有數人之高的虛影。鋒利的爪牙,蠕動的身體。血紅的眼眸,赫然是一些蟲族。

    根據生死蛟龍介紹,這種蟲族叫做血冰蟲。是冰封蟲墓中極為常見的蟲族。實力比擬靈武境。

    刺鼻的血腥味撲麵而來,特別是血冰蟲那血紅的眼眸,其內閃爍著嗜血的光芒。

    砰砰!仙虛以及仙落兩人持劍而出,淩厲的劍勢勢如破竹般的驅散了寒氣,落在血冰蟲上,血光乍現。

    數十隻卑微的血冰蟲經受不住七名武道境武者的攻勢。未動用神通以及意誌,僅僅規則便撕碎了這些血冰蟲。

    血肉灑落滿地。見此,葉晨劍眉微皺,道:“接下來諸位要注意躲在風雪中的蟲族!”

    刺鼻的血腥味會引來其他的蟲族,葉晨等人沒有任何的耽擱,繼續朝前趕去。

    途中又遭受了數批蟲族的襲擊,甚至出現被上百隻蟲族包圍的狀況。

    在付出數名武者的代價後,葉晨等人終於趕至分叉路口,數百米之寬的冰道分為五的小道,其中四條小道各自偏向東南西北方向,陣陣嘶吼聲在小道的盡頭處傳來。

    “順著這四條小道走下去,其盡頭便是劍柱所在,劍柱四周分別有一些蟲族守護,例如甲蟲、炎蟲、毒蟲、血蟲!”

    “其中各有一隻王級蟲族,其實力堪比武道境!”葉晨提醒道:“其他蟲族的實力也堪比武道境,因此諸位不能大意!”

    劍指抬起,葉晨指著東邊的小道,“這東方劍柱便交給孤獨皇負責!”

    “西風劍柱交給仙虛負責,至於北方的劍柱交給我負責,若是誰先摧毀了劍柱,便趕往南方劍柱!”

    “最後在此處集中,再次前往中央劍柱所在之地,諸位可聽明白了?”葉晨淡淡道。

    對於葉晨這簡單明了的分工,眾人都沒法反對,轟然應諾。

    顯然葉晨這種方法是最保險的方法,如今整支隊伍的人數已經縮減至七十五人,足足有十三名靈武境隕落。

    咻咻!孤獨皇和仙虛各自帶著人,踏入其冰道內,氣息完全收斂起來深怕引起其他蟲族的注意。

    葉晨目光環顧四周,持劍,率先踏入冰道內,四具劍屍緊隨在他身後。

    “慕辰,一會兒我主要負責摧毀劍柱以及擊殺王級蟲族,至於千川雪的安全便交給你了!”葉晨的聲音響起。

    聞言,慕辰點頭,同樣持劍而出,一步不離的緊隨在千川雪身後。

    冷楓等人更是不敢落隊,深怕引來血冰蟲的圍攻。

    眾人之中,唯獨生死蛟龍最為興奮,“這些爬蟲的血肉雖然不如人類那般可口,不過其體內蘊含的能量更加豐厚。”

    踏入冰道,周圍的溫度明顯下降了數十度,周遭堅硬的冰層晶瑩透亮,寒意彌漫。

    嘶嘶!在前進了數百米後,數百道虛影徒然在前方浮現而出,赫然是大量的血冰蟲。

    “天地雷霆,聽我號令,齊聚!”葉晨身形如同雷霆般,持劍衝入那血冰蟲族中,萬道雷霆在他的周旁齊聚著,其麒麟劍一旦揮舞而出,伴隨而出的便是萬道雷霆的轟炸。

    血光乍現,葉晨那一襲白衣所過之處,其四周的血冰蟲紛紛倒落,血柱衝天而起,無盡的血煞之氣凝聚而出,最後化作殺氣融入葉晨體內。

    白衣似雪,未沾染一絲血跡。

    葉晨神色平靜的望著四周的血冰蟲屍體,淡淡道:“走吧!”

    數百道血煞之氣凝聚而出,四周顯得更加死寂。

    “好強!”清絕嘀咕了一句,眼中依舊浮現先前那一道道淩厲的劍勢,殺氣衝霄。

    氣息完全收斂起來,葉晨等人掠過這滿地的血屍,無聲無息的朝前走去。

    吼!一道時候聲在冰封蟲墓之中回蕩而起,旋即便是一道道恐怖的氣息冒騰而出,此處的蟲族猶如從沉睡中蘇醒過來似的。瘋狂的咆哮著。

    “戰鬥要開始了!”葉晨望著東方,雖隔甚遠。他卻能夠察覺到空間的震蕩。

    “那群家夥可要遭罪了!”生死蛟龍輕笑道。目光直直的落在前方的冰川虛影上:“一旦甲蟲蘇醒,我們這邊的蟲族也要蘇醒了!”

    砰砰!整條冰道徒然震動開來甚至出現了少許裂痕。

    同時,數股強悍的氣息在冰道的盡頭處蔓延而出,這些氣息的強悍不亞於武道境。冰道的盡頭是一片足足有千餘丈之寬的冰層。

    冰層四周是斷層,陰風陣陣從其中倒卷而出。攪動這虛空中的雪絮。

    數道巨大的虛影橫臥在冰層上,一道通天的劍柱插在冰層中央,其天地靈氣凝聚在其上。劍柱表明不時的閃過徐徐玄奧的波動。融入虛空中。

    整座冰封蟲墓的基礎便是這些劍柱,無數道複雜的劍柱構成了這奇異的劍墓空間,葉晨持劍,其目光仿佛看穿了時空,看到了那柄通天的劍柱以及蟲族。

    “毒蟲!”葉晨低語一聲,腦中浮現出生死蛟龍所介紹的氣息:“毒蟲。堪比半步武道境,其內擁有一股意誌☆可怕的是那無所不在的毒霧以及毒液!”

    “公子蘇,冷楓,爾等負責清除四周的血冰衝!”

    “慕辰,清絕,生死蛟龍,你們負責前方出現的毒蟲!”說完,葉晨身影略顯沉寂瞬息,隨即便暴射而出,其四具劍屍緊隨在後,淒厲的破風聲驟然響起。

    “他又獨自闖入其中!”生死蛟龍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葉晨的身影完全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嘿嘿!不愧是我老龍的主人!”

    “比起那些卑微的人類,我更欣賞這份膽識!”生死蛟龍難得讚歎了一句,隨即又驚呼而出:“讓我老龍待在此處,豈不是意味著我要放棄那些鮮美的蟲族!”

    衣裙飄舞,千川雪緊握著劍柄。無奈一歎,雖然變強了許多,但終究還是累贅。

    刺骨的寒氣湧動著,葉晨踏雪而來,入目的則是數道巨大的虛影以及通天的劍柱。

    毒蟲,其身形通體黝黑,完全籠罩在毒霧之中,其兩道血色眼眸最為突出。

    “半步武道!”葉晨目光掃射而過,一共四隻尋常的毒蟲,以及數十隻血冰蟲。

    葉晨所在意的是盤臥在劍柱上的毒蟲,一股煞氣在其上彌漫著:“王級蟲族!”

    吼!驚天的嘶吼聲衝霄而起,沉睡已久的王級毒蟲從遠古中蘇醒過來,眼前這卑微的人類打擾了它的沉睡,它要撕碎這些卑微的人類。

    寒氣湧動,數股驚天的煞氣盤旋在冰層之上。

    煞氣壓迫著四周的虛空,葉晨平靜的眼眸中湧出了少許期待:“好濃厚的煞氣,很好!”

    吼!王級毒蟲其巨大的軀體猛然躍起來,直奔葉晨而來。

    其餘的毒蟲也是如此,毒霧蔓延而出,差點淹沒了整個虛空,這毒霧帶著強烈的腐蝕性,其虛空赫然被腐蝕出斷層,亂流湧動。

    “人道!”葉晨低語聲回蕩而起,其人道的身影如同長虹般掠出,右手轟然拍落在虛空中,禁製神通,禁製規則如潮水般湧出,禁製規則如潮水般湧出,融入虛空中,整個虛空徒然一顫,天地威壓凝聚,壓製出擴散的毒霧,甚至禁錮住了尋常的毒蟲。

    葉晨的一貫作風是先捕殺小魚,然後再捕殺大魚!

    砰砰!葉晨持劍而出,其三股截然不同的月神意誌凝聚而出,環繞在麒麟劍上,轟然揮落在一道毒蟲上,其毒霧直接被撕碎開來。

    “天地雷霆,凝聚!”葉晨嘶吼而出,源源不斷的雷霆狂卷而來,萬雷轟然而至,毒蟲那蠕動的軀體承受不住這恐怖的撕扯力,破碎開來,一些毒液立即噴濺而出。

    幸虧葉晨早已知曉這毒蟲之後會噴濺出毒液,因此,他早有防備,避開這毒液。

    天道,地獄道,餓鬼道其身形也是掠出,迎上其餘的三隻毒蟲,沒有任何的懸念,完全是一邊倒的戰鬥,僅僅數息,這四隻堪比半步武道的毒蟲紛紛死去。

    毒霧湧動,其四周傳來的威壓惹惱了王級毒蟲,毒蟲怒吼而出,其毒液在血嘴中噴濺而出,四周的禁製規則赫然被腐蝕掉,詭異至極。

    砰砰!沉悶聲回蕩而起,毒蟲直接擺脫了這禁錮,化作一道黑影冷光,射向葉晨,其毒霧湧動,腐蝕著四周的虛空,亂流緊隨在後,聲勢極為浩蕩。

    壓迫臨近,葉晨神色未慌張,能夠讓他忌憚也唯獨是那詭異的毒霧以及毒液。

    “輪回為引,天地火焰凝聚!”葉晨左指並指為劍,輕飄飄的點落在前方的虛空中,撕扯了一道裂痕,其輪回火焰冒騰而出,緊隨之後的便是源源不斷的火焰。

    “焚!”葉晨輕喝而出,以天地火焰焚盡這如潮水般洶湧的毒霧。

    葉晨身形飄忽不定,其劍指牽引著,四周的火焰立即將這道浮現而出,鎖住毒蟲的軀體,直接將之吞沒掉。

    恐怖的高溫灼燒之下,其四周的毒霧之上立即冒騰出白氣,其毒霧也漸漸變得稀薄起來。

    天地萬火焚盡世間萬物,更何況是這些毒氣。

    禁製規則被腐蝕,人道再次動用禁製規則,新一輪的天地威壓凝聚而來,在禁製規則以及天地火焰雙重的壓迫下,其王級毒蟲的身形再次被禁錮住。

    王級毒蟲瘋狂的嘶吼著,毒霧湧動,企圖腐蝕掉四周的禁製規則,然而在天地火焰的阻擋之下,始終未成功。

    持劍,葉晨身形暴射而出,轟然落在王級毒蟲的上空,雙手握住麒麟劍,至上而下的劈落。

    彌漫著毀滅氣息的劍光,未受到任何阻擋的直接轟擊而下,結結實實的落在王級毒蟲的頭顱之上。

    葉晨的**恐怖無比,更何況是融入三道月神意誌的一劍,轟然而下的那,天地動蕩,就算王級毒蟲擁有比擬武道境的實力,承受下這一劍,巨大的軀體瘋狂的征兆著,變得更加的瘋狂起來,淒厲的嘶吼聲不斷。葉晨冷笑而出,揮落的長劍再次抬起,繼續揮落,接連數劍。

    劍起落間,一股股腐蝕力極濃的毒霧,也是迅速自毒蟲的頭顱處湧出。

    “抹滅!”葉晨左手揮動間,其呼呼聲響起,雷霆蔓延而出......

    

Snap Time:2018-01-18 23:51:40  ExecTime:0.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