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掌控雷霆爾敢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掌控雷霆,爾敢?(第三更)
  燈火通明,其數座高大的帳篷搭建在平坦的山地上。
  一眼望過去,山地猶如黑幕中的指明燈似的。
  生死之淵中沒有晝夜的現象,然而此處卻違反了這種現象。
  酒味在其上彌漫著,大多數武者修煉之後便飲酒作樂,緩解死亡帶來的陰影。
  其數名武者頗為無奈的在四周來回巡視,以免生死獸以及其他武者的偷襲。
  這些武者目光皆是頗為羨慕的望著最中央的那座帳篷,眼中跳動一絲向往之色。
  “嗯嗯!”一道道低沉而又迷離的呻吟聲在帳篷中響徹而起,回蕩在平坦的山峰上。
  “夜風前輩當真好福氣,日日**!”一名武者低吟著,他此刻能夠想象的出那帳篷麵的春色。
  聞言,諸位同行的武者皆是暗自點頭。
  “不過傍晚時刻,我曾見過夜風前輩正在招待貴客!”
  “這位貴客應該也在那帳篷之內,這豈不是說明..”這名武者低聲道,腦海浮現出一副副淫穢不堪的畫麵。
  這數名武者正在竊竊私語的時候,其下方漆黑的夜幕中徒然躍出一道白衣身影。
  白衣身影猶如鬼魅般,出現的無聲無息,其後緊隨著百餘名武者,尖銳的破風聲也漸漸回蕩而起。
  “什麼人!”這尖銳的破風聲打斷了數名武者的竊竊私語,猛然抬起頭,警惕的望著下方。
  “我去瞧瞧!”起先開頭的那名武者低語道,持劍,身形化作一道流光朝下方衝去。
  瞬息而過,其沉悶聲卻徒然響徹而起。一道血影拋天而起,數名武者眼神皆是一變。冷冷的望著那道血影。赫然是先前那名武者。
  “死了!”一股莫名的驚恐在這些武者心中蔓延著,這可是靈武一層的武者,僅僅瞬息便被擊殺。
  血氣彌漫,一道道肆虐的雷霆在屍體上遊動著。其靈魂直接被雷霆所抹滅。
  砰!屍體猶如斷線的風箏似的,直接朝那些帳篷之處砸落而去。
  砰砰!數座帳篷倒塌。其內正在飲酒作樂的武者紛紛破罵,氣勢洶洶的衝出來。
  “放肆!”最中央帳篷內的呻吟聲依舊持續著,同時一道喝斥聲衝霄而起。那麼所謂的夜風提著褲襠。臉色略顯陰沉的從帳篷中走出來。
  夜風在外表看起來猶如中年人一般,然而其實際年齡早就超過六十歲。
  此刻,夜風陰沉的臉,神色頗為不耐,他利用女性武者作為爐鼎修煉,正要**的時候卻被突然打斷。
  那些巡守的武者發現臉色陰沉的夜風。心神皆是一沉。
  持劍,各個神情凶狠的朝下方衝去。若是讓夜風這煞星以為自己等人辦事不利,那麼情況就槽糕了。
  七八名靈武境以及數十名魂武境,人影閃動,帶起一道道尖銳的破風聲,十幾股氣勢匯聚在一起,落在那道白衣身影上。
  葉晨神色平靜的望著那些衝來的身影,朝前邁出一步,其道道殘影在一旁蔓延而出,同時葉晨直接掄起拳頭,一拳拳打落在這些衝來的武者身上。
  砰砰!沉悶聲響起,僅僅數息而已,這些衝來的武者倒射而回,骨骼破碎的聲音不絕於耳。
  葉晨的**極為恐怖,其一拳又豈是那麼好接的。拳中蘊含的力道足以撕扯天地,更何況是區區的人類**。
  血霧彌漫,靈武境以下的武者直接生機消散,而那些靈武境也是奄奄一息,猶如死狗般砸落在山石上。
  望著這一幕,夜風的眼中終於浮現出了一絲凝重,葉晨動手的速度奇快,以夜風的眼力也隻能看到一道道模糊的虛影,讓夜風感到凝重的是葉晨的**,其**如此恐怖。
  “諸位倒是好大的膽子,敢來本座的地方砸場!”雖然夜風顧忌葉晨那恐怖的**,但是還未到忌憚的程度。
  冷喝聲飄蕩而出,激起了一道道淡淡的空間波紋。
  輕而易舉的解決數十名武者之後,葉晨朝前走去,直接忽視掉夜風帶來的壓迫。
  咻咻!慕辰等百餘人緊隨在葉晨身後,聲勢浩大。慕辰以及公子蘇都刻意的收斂起了自身的武道壓迫,然而冷楓等人先未收斂起氣息,百餘道淩厲的氣息衝天而起。
  “韓間,鳳歌!”韓間以及鳳歌的身形也在葉晨身後浮現而出,見此,夜風也意識到這些人是為何而來。
  “看來諸位今日是為本座而來,韓間,這些人便是你的幫手!”雖然有些意外,夜風冷笑著,其目光在冷楓等人身上橫掃而過,這些人並非是遊增地獄的武者。數十名靈武境武者的氣息波動在虛空中彌漫著,形成一股恐怖的威壓,不過這威壓在夜風眼中卻顯得有些微不足道,作為武道境強者,他絲毫不懼靈武境武者的聯手。
  “他便是夜風?”葉晨淡淡道,語氣淡然。
  聞言,韓間點頭,低語道:“嗯!”
  “武道境!”葉晨眼眸半眯著,在他的感知之中,夜風身上的確流轉著武道境獨有的威壓,不過比起其他武道境武者,他的氣息實在是弱了不少。
  “武道之途雖有捷徑可走,然而終究不如那些一步步走來的武者!”葉晨搖頭,這夜風雖然憑借著爐鼎修煉,速度雖快,終究不如那些真正的強者,強者是要接受無數生死的洗禮,而不是僅僅依靠女人的肚皮。葉晨目光掠過夜風,落在那依舊屹立不倒的帳篷上,其斷斷續續的呻吟聲清晰可聞,顯然麵還有人。
  一股怪異的波動在帳篷四周彌漫著,這股怪異的波動阻擋住了其內的氣息,當葉晨的靈魂力觸及那帳篷的時候便被這股波動給彈開。
  夜風其目光在鳳歌身上流轉著,眼中流露出一絲火熱之色,“原本打算數日之後將你收了。不過鳳歌你今日自己送上門來,本座又豈能錯過良宵呢?”
  一股恐怖的武道意誌在夜風身上彌漫而出。他雖然顧忌葉晨那恐怖的**。但是在葉晨身上,他並未察覺到武道的壓迫,僅僅這一點,夜風便無懼葉晨。
  話音一落。夜風突然朝前邁去,其身形猶如一道雷電般。融入虛空中,直射葉晨而來。
  雷霆規則,夜風將雷霆規則融入自己的身法之中。其身形一動便是如同雷霆般。一閃而過,讓人無法撲捉其蹤跡。
  在夜風身形消失的那,葉晨平靜的臉龐上卻依掀起一抹弧度, 眼中流轉出一絲玩味的笑意:“雷霆規則!”
  感悟本源,掌控雷霆,葉晨沒有想到夜風也是感悟雷霆,腳步輕輕的朝前踏出一步,其右手徒然抬起。劍指轟然左邊的虛空中點落,其恐怖的雷霆彌漫在指尖間。
  隨著葉晨這一指的落下, 其前方的虛空立即破碎開來。激蕩的空間亂流中,雷霆閃動,夜風的身形赫然在其中,此刻,夜風也是略顯錯愕的望著眼前這張過分年輕的臉龐:“被看穿了!”
  夜風身上的武道意誌湧動,壓製住了四周激蕩的空間亂流,其一柄長劍悄然的浮現在右手上,望著近在此尺的葉晨,嘴角挑起一抹冷笑:“奔雷!”
  萬雷奔騰之勢,一劍出風雲變!其璀璨的劍光在雷霆中浮現而出,萬道雷霆緊隨在後,夜風這一出手便是不留餘地,其雷霆規則完全融入這一劍之中,這一劍也承載了雷霆的力量,狂暴無比。同時,夜風身上的武道意誌緊緊鎖住葉晨,他這一劍勢必要做到一劍擊殺葉晨的地步。
  僅僅數米而已,其璀璨的劍光在葉晨的眼眸中不斷放大著,葉晨的神色還是那般平靜,玩味的望著那些奔騰而來的雷霆。
  “你不該,不該在我前麵動用雷霆規則!”葉晨喃喃道,右手再次抬起,劍指輕飄飄的朝前點落而去......
  “**之力固然強悍,然而區區**又豈能承受住天地規則的鎮壓,無知!”夜風嘴角的冷笑越濃,萬道雷霆將他襯托著猶如雷霆中的君皇似的,掌控天地雷霆。
  雷霆肆虐,其璀璨的劍光在葉晨的眼瞳中不斷放大著,然而其劍光未至,那源源不斷的雷霆便轟然而至。
  砰砰!雷霆擊打**的沉悶聲響起,葉晨的整個身形都被雷霆所淹沒,見此,鳳歌與韓間兩人皆是心頭一沉,眼露擔憂之色。
  雷霆是世間最狂暴的力量,抹滅一切。當初韓間和鳳歌便是見過夜風憑借著雷霆輕易抹殺了數名靈武境武者,這也是為何他們擔憂的緣由。
  雖擔憂卻還未到慌張的地步,踏入半步武道,韓間知道自己的這位宗主,其實力遠遠不像表麵看起來那麼簡單。
  身置雷霆之中,葉晨神色依舊平靜,猶如魚入水般,這狂暴無比的雷霆敲落在他身上仿佛是替葉晨疏鬆筋骨,舒服至極。
  見此,夜風的神色終於變了,不過劍已出便沒有出劍的選擇。
  “天地雷霆隻能由我掌控,至少你沒有資格掌控天地雷霆!”
  “天地雷霆,聽我號令,齊聚!”月神意誌如流水般流淌而出,葉晨身後的虛空徒然破碎開來,一道道雷霆在其中湧出......
  破碎的虛空中,其萬道雷霆蔓延而出,密密麻麻,瞬息間便淹沒了葉晨的身影、
  雷霆在劍指尖流轉著,葉晨這輕飄飄的一指卻準確無比的抓住了那激射而來的劍光。
  砰!一道猶如金屬交鋒的爆鳴聲響徹而起,雷霆流轉,葉晨的劍指死死的夾住其劍尖。
  雷霆化去其劍身上蘊含的巨大力道,夜風隻感覺自己的劍仿佛被陷入山石中,無法動彈。
  劍器被控製主,任夜風如何反抗,都無法揮動此劍器。
  望著近在此尺的年輕臉龐,一股寒意在夜風心中蔓延著,後者的強悍出乎他的意料。
  一抹玩味的笑意在葉晨嘴角挑起,葉晨朝前邁出半步,步伐踏落的時候,萬雷奔騰,轟然而至,瞬息間便淹沒了夜風的身體。
  夜風感悟雷霆規則,掌握雷霆神通,往日他絲毫不懼雷霆。
  然而此刻,他卻驚恐的發現這些肆虐的雷霆中蘊含了兩股恐怖至極的意誌。
  萬雷轟然而至,其內蘊含的恐怖的能量沒有受到任何的阻擋,夜風那看起來頗為強壯的身體直接向凹陷了數分,一口鮮血噴出。
  “怎麼可能,你怎麼可以控製我的雷霆!”勁道爆發開來,夜風臉色極為慘白,直接放棄其劍器,其身形猛然朝後退去。
  “想逃嗎?”葉晨輕笑而出,劍指彎曲,其夾住的劍器翻轉開來,葉晨左手立即抓住其劍柄,踏著雷霆,直射而出,劍器插入那翻滾的雷霆中。
  嗚嗚!清脆的劍吟聲響徹而起,葉晨望著夜風那張驚恐的臉龐,沒有任何的憐憫,直接一劍劈落。
  砰!血光乍現,夜風極為勉強的避開這恐怖的一劍,不過,其胸前還是浮現出一道醒目的劍痕,血柱噴湧。
  夜風沒有止住那噴湧的血柱,身形搖搖晃晃,倒射而出,血染了滿地。
  砰砰!夜風的身形落在帳篷上,帳篷搖搖晃晃,再次倒塌,其接連不斷的呻吟聲徒然止住。
  數具**的玉體沒有任何阻攔的浮現在葉晨等人的視線中,這些女子全身上下一絲不掛,神色悲憤。
  這些女子目光洞口的躺在皮毛上,任憑那倒落的帳篷打落在身上。
  黑霧湧動,一道身影站在數名女子中,左擁右抱,其寬鬆的黑袍將他的整個身形籠罩住。
  見到這道身影,葉晨眼中閃過一絲刺骨的殺意,還真是冤家路窄。
  神秘勢力的黑衣人,先前那股波動的掩蓋,葉晨並未察覺到此人的氣息,不過隨著帳篷破碎,那股波動也消散。
  黑衣人起身,推開身上兩名**的女子,枯瘦的右手從黑袍中探出,拍落在倒退而來的夜風身上,化去其餘波。
  黑霧在黑衣人四周湧動,陰冷無比,一道道冰晶在虛空中浮現而出,黑袍下,黑衣人那雙細小的眼瞳中跳動著一抹冷冽的寒意:“五代!”
  

Snap Time:2018-10-23 21:49:33  ExecTime: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