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三十章鳳歌見過宗主


    第一千零三十章

    鳳歌,見過宗主!

    第一千零三十章

    鳳歌,見過宗主!

    “夜風!”韓間語氣森然道,目光在生死獸的屍體上掃射而過。

    混&

    彈窗廣

    告)

    如此眾多的生死獸齊聚在此,任誰都能看出其中的端倪。

    清流等人如此慌張的趕來也是察覺到韓間的氣息越來越虛弱,注意到四周那琳琅滿目的生死獸屍體,劍眉皆是一皺:“那家夥動手了!”

    “畢竟顧忌玄水隊長,那家夥並非明麵上出手,不過卻能夠在暗地動些手腳!”韓間冷笑著,單臂捂住身上的傷勢。

    韓間話語中的玄水是指他這支隊伍的隊長,也是武道境武者。

    一支隊伍擁有兩名武道境強者,這足以說明了這支隊伍的實力。

    突然想起了什麼,清流三人臉色輕微一變,道:“玄水隊長和那夜風達成了某種協議,任夜風在隊伍中挑選女性武者作為爐鼎!”

    “若是這樣下去,那麼鳳歌就危險了!”清流的話徒然凝固住,或許先前鳳歌的處境有些危險,但是此刻不一樣了,五代出現了。

    葉晨懶得去理會這其中的細節,轉身,朝著鳳歌氣息所在的方向走去。

    “走吧!”葉晨平淡的聲音傳來,融入那瑟瑟的秋風中,帶起了一股肅殺之氣。

    聞言,韓間,清流等人皆是握住劍柄,眼中浮現出凶狠之色,他們這數月以來可是受盡了屈辱。

    百餘人浩浩蕩蕩的朝前進發著,這塊石塊極為極大,猶如一座島嶼般,綿延數十萬米。

    經過韓間的介紹,此處被眾人稱為生死島,而生死島之上則是駐紮著眾多的隊伍,這些隊伍來自四大地獄,甚至有些是上幾次進入生死之淵的隊伍。

    林海綿延而出,其隊伍分布在林海之中,不時的傳出生死獸與人類的廝殺聲。

    在葉晨的帶領之下,其百餘名武者皆是收斂起了自身的氣息,雖如此還是驚動了不少武者。

    一道道身影在樹梢間閃掠著,不過瞧見氣勢洶洶的葉晨等人後,這些武者再次銷聲匿跡。

    武者與武者的廝殺在生死島上也極為常見,畢竟擊殺武者便可獲得對方的身份玉佩。

    百餘道長虹穿梭在樹梢間,激起了一層層湧動的綠浪。

    越靠近這所謂的生死島中央,其山脈起伏,一道道山峰綿延而出,不過這些山峰不過五十餘米之高,地勢也比較平坦。

    零零散散的帳篷搭建在其上,灰蒙蒙的虛空下,四周甚至架起了一堆堆火架。

    劈啪!木頭燃燒著,時而發出一聲異響。

    一道倩影持劍站在火堆旁,其劍光閃爍,衣裙飛舞,引起空氣一陣激蕩。

    路過此處的武者見此,皆是暗自搖頭,輕微一歎,若是未進入生死之淵,她還能逃脫夜風的魔爪,可惜如今那夜風又豈能放過她。

    憐憫的神情在這些武者臉上一閃而過,僅僅隻是憐憫而已,並未說些什麼,走進各自的帳篷中,繼續修煉。

    對於四周那些異樣的目光,女子視若無睹,神情專致的望著手中的長劍,一朵朵唯美的劍花在劍尖下幻化而出。

    火星濺射,落在那劍氣幻化而成的劍花上,劍花破碎開來,消失在虛空中。

    “鳳歌!”一道輕呼聲在後方響起,女子揮舞的劍器徒然止住,女子轉身望著身後那彌漫的火光。

    通天的樹杆上站著一名中年人,武衣獵獵作響,中年人麵貌平凡,然而其眉宇間流露出的威壓卻讓人不敢小覷。

    收劍,女子神色平靜,輕微行了個劍禮,淡淡道:“見過隊長!”

    女子,赫然是劍神門夕月峰的鳳歌,一襲藍色衣裙,鳳歌猶如灰蒙蒙天際下的藍色精靈般,藍色衣裙點綴了這黑白的世界。

    中年人頗為無奈的望著鳳歌,眼中流露出一絲愧疚之意,這數月以來,他的確擔負起了作為隊長的責任,至少他保證隊伍中的女性武者不受夜風的侵犯。

    然而自從數日前他和夜風達成那個協議之後,他便不插手阻止夜風,任憑夜風在隊伍中為非作歹。

    “今日隊伍中發生的事情,你應該也聽說過了?”中年人搖頭,開口道。

    “嗯!”鳳歌的聲音依舊那麼平靜,不起波瀾。

    “你也知道當初夜風便看重了你,或許再過不久他便會找上你!”中年人頓了頓,也不顧臉麵,道:“以你的修為終究擺脫不了他的,以其受折磨,還不如嫁給他!”

    “你放心,雖然我不能阻止夜風迎娶你,不過,我不會讓他將你當做爐鼎!”中年人神色愧疚,這也是他如今能夠做到的唯一補償。

    聞言,鳳歌搖頭,淡然一笑,道:“隊長,我的命運由我手中的劍決定,誰也不能決定我的命運!”

    —個沒有胭脂的女孩,劍氣粉飾了鳳歌,鳳歌粉飾了手中的劍,鳳歌緊緊握住劍柄,不再言語。

    中年人輕微一歎,望著那雙清明的眼眸,他看到了鳳歌眼中的堅定,他知道,就算是死,她也不會屈服。

    “唉!”中年人站在樹杆上,久久不語,夜風那家夥可是不會輕易的放棄獵物。

    “鳳歌的命運,你的確決定不了,你也沒有資格去做這個決定!”在中年人又準備開口相勸的時候,一道平淡的聲音透過夜風,飄然而至。

    中年人心神微震,猛然轉身,望著身後那漆黑的密林,並未發現蹤跡。

    鳳歌其嬌軀也是輕微一震,明亮的眼眸中跳動著難以置信之色以及狂喜,這道聲音,她熟悉無比,這是宗主的聲音。

    直到數十息後,漆黑的密林中方才走出了一道白衣勝雪的身影,四周那參天大樹儼然成為襯托的存在,天地間隻剩下這道身影。

    同樣站在樹梢上,葉晨望著遠處的鳳歌,察覺她並無傷勢後,葉晨嘴角輕微揚起。

    鳳歌那緊蹙的柳眉終於施展開來,嘴角也綻放起了一抹笑意。

    “閣下是誰!”中年人劍眉微皺,雖然在能夠察覺到葉晨的修為波動,然而在其上他卻感到了一股壓迫。

    中年人的話語剛剛說出來,其尖銳的破風聲卻在葉晨身後響起,百餘道身影浮現而出,慕辰等人同樣出現在樹梢上。

    淩厲的氣息在百餘道身影上流轉著,公子蘇以及冷楓等人皆是頗為不善的望著遠處的中年人,敵意十足。

    “鳳歌的命運,你沒有資格決定!”葉晨依舊是這句話,抬步朝鳳歌走去,每一步都踏在虛空中,生死二氣在腳掌下盤旋著。

    中年人劍眉皺的更深,隨著葉晨的走進,他越發能夠察覺到對方身上傳來的壓迫,目光掃過百餘道身影,中年人的目光最終落在韓間以及清流幾人身上,這些人顯然是韓間找來的:“韓間這些人是何人?”中年人明顯在公子蘇等人身上察覺到了身份玉佩的波動,但是這波動不是遊增地獄武者的波動,而是其他三大地獄。

    “隊長,這些人是我宗門之人!”韓間淡淡道,對於眼前這位隊長,韓間先前還是有些感激,這數月以來若不是他的照顧,鳳歌早就落入夜風的魔爪中。

    然而這些感激在今日卻蕩然無存,他沒想到玄水隊長會成為夜風的說客。

    中年人察覺到韓間語氣的變化,無奈一笑,並未說些什麼,隻是略顯凝重的望著慕辰等人,“這些人韓間所在宗門的武者?”

    想起了先前和夜風的協議,中年人內心正在做著抉擇,不過感受著慕辰等人身上傳來的威壓,中年人識趣的朝一旁退去,未阻擋葉晨的步伐。

    “為了那該死的夜風得罪這些人不值得,讓那些協議見鬼去!”中年人明智的表麵自己的立場,選擇中立,不參與此事。

    “鳳歌見過宗主!”鳳歌婉然一笑,麵對自己這位年輕的宗主,她語氣隨和,並未感到拘謹。

    “魂武三層巔峰,比起韓間,你的修為更加精進!”葉晨也從未在劍神門弟子前擺起宗主架子,淡然一笑。

    葉晨不得不承認,地獄中那殘忍的殺戮環境無疑是實戰的最佳舞台,經曆一年殺戮的洗禮,進入劍墓中的武神大陸武者其修為也是精進了不少。

    “夜風所在的位置,你知曉不?”葉晨雲淡風輕的望了中年人一眼,顯然極為滿意他的識趣,轉身對著鳳歌問道。

    聞言,鳳歌點頭,指著對麵的那些山峰,低語道:“如若不錯的話,那人便在前幾座山峰上!”

    “知道位置就好辦了!”葉晨淡然一笑,這笑看起來卻很冷,“走吧!”

    不再理會那名中年人,葉晨帶著鳳歌以及慕辰等人再次離去,浩浩蕩蕩的身影在中年人的視線中消散,中年人也隨之暗鬆了口氣,此刻他方才察覺到自己身後已經出了一身的冷汗。

    “好可怕的目光!”中年人喃喃道,以他武道境的實力卻能夠感受到壓迫,那名白衣少年絕不簡單。

    “夜風啊!隻能怪你惹了不該惹的人,至於那協議便作廢吧!此處武道境強者眾多,要進入劍墓,我不一定非得要與你合作!”中年人眼中流露出一絲沉思,起身,朝葉晨等人離去的方向追去

    

Snap Time:2018-07-22 19:01:40  ExecTime:0.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