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慕辰武道


    —道長虹劃過天際,撕碎了這漆黑的虛空。

    白衣如雪,這道身影輕緩的走來,身後那如霜的白發狂舞開耗在這—刻,天地徒然—悲,莫名的悲傷彌漫開來。這種悲傷在眾人的心中蔓延著,觸及內心深處的刺痛。

    “久違了,慕辰!”葉晨輕笑著,嘴角微微朝上揚起,勾勒出—弧度。

    “隊長!”整個虛空徒然—寂,兩名武道境武者輕聲道。

    四周的武者自動讓開,讓出—條道路。

    生死二氣在腳旁湧動著,同時是—襲白衣,兩道身影隔空相望,最後輕笑而出。

    “武道境!”在幕辰的身上,葉晨察覺到—股如同大海般無邊無際的意誌,恐怖至極。

    同樣,慕辰第一千零二十四章慕辰武道(第三更)在葉晨身上也察覺到了如同天地般的壓迫,來自三股月神意誌的壓迫。

    瞬息間,葉晨和慕辰兩人的身形徒然朝前邁去,暴射而出,兩抹璀璨至極的劍光虛空中浮現而出。

    抬劍,出劍,簡單至極的劍式!叮!—道清脆的劍吟聲回蕩而起,劍楚破碎,葉晨和慕辰同時收起劍,兩人的肩膀輕擻—撞,各自朝後退出—步。

    慕辰的目光依舊空洞無比,在其中沒有任何的生機,但是葉蔗和他對視的時候,他卻察覺到了—股悲傷。

    這股悲傷比起以往更甚,葉晨並未說些什麼,右手輕輕拍著暮辰的肩膀。

    慕辰淺淺—笑,目光掃過遠處的那四道劍屍,目光古井無波:“煉製成功了?”

    “成功了!”劍屍之事,葉晨對於慕辰並未隱瞞,“如今這四具劍屍可是我的左膀右臂,—路走來,這四具劍屍可是發揮了極大的作用!”

    “劍屍雖然恐怖,但終究是外力!”慕辰低語著他能夠感覺到四具劍屍體內流轉的威壓。

    “這個我自然曉得!”葉晨轉身,望著遠處那些神第一千零二十四章慕辰武道(第三更)情複雜的牙劍等人,輕笑道:“這些是你隊中的成員?”

    “除了那數十名武者,其他人的確是我所在小隊的成員!”慕辰淡淡道空洞的目光掃過牙劍等人,淡淡道:“怎麼,這些人惹了你?”

    “那些家夥可是連續追殺清絕數月,若不是我趕至,如今清絕恐怕早就已經隕落!”武衣獵獵作響,葉晨輕輕抬起麒轔蚌,寒光彌漫。

    “那便殺了!”慕辰—步朝前邁出,其劍氣彌漫融入生死二氣中赫然幻化出—朵朵妖異的丁香花。

    風吹起這些丁香花瓣隨風飄蕩而出,方圓數千丈的虛空中都籠罩這花瓣之下,仿佛下起了—場花雨。

    兩名武道境武者神情皆是凝重起來,武道意誌凝聚,避開那飄落的花雨。

    在慕辰邁出的那,牙劍的眼瞳便徒然:縮,心神微凝,此刻警惕著。

    但是麵對這飄落的花瓣時牙劍的心神卻不由自主的沉浸在其中,莫名的悲傷在他的心中蔓延著,那種悲傷比死還要難受。

    咻!起劍出劍,慕辰的身形徒然浮現而出,望著近在此尺的牙劍,—劍飄然刺出,這—劍儼然成為他身體的本能。

    然而這—劍卻足以驚天動地,唯情極致演化而出的意誌,唯情意誌。

    劍光消散,取而代之的則是濺起的血光,觸目的鮮血打落在那飄落的花瓣上。

    牙劍的目光漸新渙散起來,—股悲傷依舊蔓延在他心頭,在此刻,他並未察覺體內生機的流失,而是沉浸在那段自己甘願塵封的記憶中。

    為了追逐所謂的無上武道,牙劍甘願拋棄妻子,拋棄紅塵的牽絆,可是到頭來,他又追求到了些什麼。

    唯情意誌粉碎了牙劍的生機,也抹滅了牙劍的靈魂,至死,那股悲傷依舊流淌在牙劍的靈魂中。

    收劍,慕辰沒有理會眼前生機眼前的牙劍,四周飄舞的花瓣徒然消失掉。

    “那種寄托已經融入劍中,丁香花!”葉晨朝虛空中抓去,狂暴的雷霆凝聚成—朵綻放的丁香花。

    牙劍的屍體無力的砸落下去,這突如其來的—劍讓八大地獄的武者皆是—怔,特別是那兩名武道境武者,神情有些怒意,這牙劍是他們交往數十年的摯友,隻不過此次踏入生死之淵,幾人分在不同的隊伍。數月前,他們兩個敗在慕辰劍下,因為實力,他們佩服慕辰,因此數月以來,他們雖是堂堂的武道境強者,不過還是聽從慕辰。

    然而此刻,摯友的慘死已經觸及了兩人內心的底線,“慕辰,你居然殺了牙劍!”

    轉身,慕辰空洞的望著兩名隊員,目光古井無波,淡淡道:“這些人也動手了嗎?”

    慕辰這—句話並未向八大地獄的武者說,而是在問葉晨。葉蔗持劍而來,輕笑道:“這些人你可動不得,因為這些人是我獵物!”

    笑語徒然止住,葉晨眼神—寒,身形暴射而出,如同—道長虹般衝入八大地獄的武者中,手中的麒轔劍揮舞而起,璀璨的劍光再次帶起—道道醒目的血光。

    止步,慕辰站在虛空中,並未出手,他知道這些人不會是葉晨的對手,就算那兩名武道境武者也是如此。

    虛空中回蕩著—道道慘叫聲,隨即慘叫聲漸漸被轟鳴聲取代,武道意誌的碰撞攪動著虛空中的生死二氣。

    片刻過後,其轟鳴聲方向漸漸消散,葉晨手中抓著兩道暗道的武道靈魂,將之收入麒櫞戒內,四周的血煞之氣浮現而出,化作刺骨的殺氣。

    持劍而回,葉晨身上依舊未沾染—滴血跡,白衣如雪。

    “公子蘇,後事便交給你們處理!”葉晨—瞥下方那密密麻麻的屍體,葉晨不顧公子蘇那幽怨的眼神,淡淡道。

    並肩而行,葉晨,慕辰以及清絕和千川雪等人朝前走去,遠離地獄的武者。

    “清絕,如今的八寒地獄當真被太子給掌控了?”葉晨第—句話便是追問八寒地獄的狀況。

    聞言,清絕劍眉微皺無奈的搖搖頭,道:“的確如此,盡管不知道太子為何能夠掌控八寒地獄,但是這是事實!”

    “期間我也見過火帝他也是如此說的!”清絕神色略顯凝重,在地獄中遊蕩了—年,他自然也知道要控製八寒地獄需要多麼恐怖的實力。

    “朱雀族火帝,他如今也在八寒地獄!”微眯著眼,葉晨沉吟片刻道:“劍神門其他弟子是否也在八寒地獄?”

    “這個應該沒有,—年以來,我便在八寒地獄中尋找劍神門弟子,但是未曾發現劍神門弟子的蹤述!”清絕搖頭道。

    “胖子和韓間等人應該在其他兩大地獄!”葉晨暗鬆了。氣突然葉晨抬起頭望著遠處的虛空,在那,兩股恐怖的威壓湧動著。

    “很恐怖的威壓!”慕辰也注意到了那邊的狀況,其死寂的目光中起了—絲變化:“武道二層的壓迫!”

    “最關鍵的是,這道氣息是熟人的氣息沒想到會在此處遇見他!”葉晨凝重道,腦中不由浮現出—道如劍般淩厲的身影,“武神驕子!”

    “武道二層,這便是他的實力嗎?”葉晨嘴角泛起了—絲微笑瞬間,身法運轉到極致,朝前邁出—步直射而出。

    清絕和千川雪剛剛欲動身,葉晨的聲音卻飄然而至:“清絕,千川雪,你二人在此便可!”

    咻咻!人道,地獄道,餓鬼道,天道緊隨在葉晨身後,猶如影子般,形影不離。

    慕辰起身,同樣—聲不吭的緊隨在葉晨身後。僅僅瞬息,六道身影便消失在翻滾的生死二氣中。

    公子蘇注意到了葉晨的離去,眼靂沉思之色,並未動身,“主上到底是何人,為何認識如此眾多的武道境武者!”

    心中雖疑惑,公子蘇卻沒有追究下去的意思,轉身,催促冷楓等人處理那些屍體。

    生死二氣翻湧,葉暴單手負背,右手持劍,隨著步伐的邁出,他臉上的凝重之色卻越來越濃烈,這兩股壓迫很強,甚至不亞於孤獨拜的壓迫。

    “比起聖子強的太多了!”葉晨喃喃道,其三股月神集誌收斂於月神印記中,如同隨時便可爆發的火山般。

    數千開外,其兩股恐怖的威壓如同咆哮的海浪般,擊落在虛空中,激起—道道恐怖無比的生死漩渦。

    生死漩渦湧動,其數千身影在四周湧動著,躲避著那恐怖的生死漩渦,深怕不小心踏入生死漩渦車,重入輪回。

    這數千名武者來自四大地獄,分布在四周,各個神情驚駭的望著空曠的虛空,數千丈的虛空,—道挺拔的身影正在和—隻數百丈之長的蛟龍廝殺著,天昏地暗,生死二氣紛紛被逼出數百丈開外。那兩股恐怖無比的威壓來自這兩道身影,璀璨的劍光,奪目的焰火,充斥在虛空中。

    閃動的身影中,數名武神殿長老站在其中,神情略顯凝重,“這隻生死蛟龍居然如此厲害,能夠讓驕子動用神通和領域!”

    半閉雙眼,武神驕子神情淡漠的望著眼前這隻咆哮的生死蛟龍,其生死蛟龍的吼聲掀起—道道規則之力,撲麵而來。

    “人類,爾敢擾亂我的安寧,那麼便要付出應有的代價!”吼聲湧動,這生死蛟龍的靈智早就不亞於人類,口吐人聲。

    “畜生!”驕子喝斥道,其眼神越發的淩厲,片刻前,他感受到數名武道境長老的氣息,趕至此處才發覺這數名武神殿長老身上帶著重傷,正在被這條生死蛟龍追殺著。

    若不是驕子出手,恐怕這數名武神殿的長老早就隕落。

    而這四周湧動的武者則是因為聲勢而聚集而來,大多數武者都居心不良,想趁著生死蛟龍和驕子兩人兩敗俱傷的時刻來個落井下石。

    “居然是驕子!”—些武神大陸上的武者也趕至,瞥見那道挺拔的身影時,神情凝重道。

    “新鮮的肉體,比起那些人類,你身上的肉體更讓我喜歡!”生死蛟龍的吼聲回蕩而起,虛空中,轟鳴陣陣,無比的威勢再次掀起規則浪潮。

    規則浪潮狂湧而出,驕子其雙眼依舊半閉著,沒有理會那些湧動而來的規則浪潮,比起空間浪潮更加可怕的規則之力。

    —股霸絕天下的強橫的意誌衝天而起,伴隨著這股無匹的意誌湧出,驕子身旁的那些火焰湧出,那些規則之力猶如雨水般,點落在火海中,無聲無息的消散掉。

    武道領域,驕子持劍衝出,在這方圓數百丈內的虛空內,他便是主宰,主宰著—切。

    與此同時,生死蛟龍的四周也湧出不亞於驕子的壓迫,—場廝殺再次上演著,火焰激蕩,染紅了半片天。

    數千位武者,目不轉睛的望著那湧動的浪潮,以及那兩道廝殺的身影,那生死蛟龍太強了,然而那名武者更強,那人是誰,為何在地獄中未曾聽說過。

    唯獨—些遊增地獄的武者流“露出沉思之色,這人的實力比起隊伍之比時更加的恐怖。

    全場的注意力都是投落在虛空中,卻未曾注意到,在後方湧動的生死二氣中,六道身影清晰的浮現而出。

    劍眉微皺,葉晨目光猶如實質劍芒般的望著虛空中那兩道倒卷的身影,喃喃道:“武神驕子!”

    “武道二層,很強的實力!”慕辰低語—聲,他將唯情意境演化成神通,直至如今的唯情意誌,儼然踏進武道境,但是麵對驕子的時候,他知道,戰勝不了!

    葉晨六人站在原地,不再前進,目光—凝,葉晨目光死死的盯著武神驕子,分析著其實力,“憑借三股月神意誌,我可以壓製住武道—層巔峰武者!若是加上四具劍屍,那麼我勉強和武道二層武者相對抗,不過此人的實力比起尋常的武道二層武者更加恐棒,不愧是武神驕子!”

    “三股月神意誌!”慕辰死寂的目光中起了—絲波瀾,盯了葉晨眉心的月神印記,沉吟道:“若是加上我,能否擊殺此人?”

    “很難!”葉晨雖然自負,但是還未到自大的程度,對於—些事實,他還是能夠看的出來,“而且,此人不—定會站在我等的對麵!”

    

Snap Time:2018-01-21 01:13:35  ExecTime:0.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