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久違了慕辰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久違了,慕辰!(第二更)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久違了,慕辰!(第二更)

    ps:不知道有多少朋友和皇楓這般,中秋佳節飄蕩在異鄉!四周無一人,獨自一人。原本今天想回老家,可是回了老家,今天的更新就會斷。,今晚的更新能夠給孤單的人帶來一點慰藉。很喜歡這句話說,做比說還要重要,一個月九十一更,我做到了!中秋快樂,諸位!

    ---------

    生死二氣湧動,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四周徒然一寂。

    血袍老者其神色凝重的望著遠處那湧動的生死二氣,大多數武者都順著他的目光望過去。

    數道身影徒然浮現而出,為首的是一道消瘦的身影。

    “五代!”當瞧見那道身影之後,清絕以及那名青龍族族人皆是流露出一絲笑意。

    清絕的聲音在虛空中回蕩著,時隔一年,終於再次重逢。

    “半步武道,能夠讓武道境動全力,清絕你這一年以來倒是成長了不少!”雲淡風輕的望著下方的清絕,葉晨輕笑道。

    清朗的笑聲盤旋半空,一副絲毫不將血袍老者放在眼的樣子。

    地獄道,餓鬼道,人道,天道緊隨在葉晨身後,其四周的生死二氣紛紛朝前擴散。

    葉晨朝前邁出一步,瞬息而至清絕的身旁,察覺清絕的傷勢隻是肉體上的,並未傷及靈魂,輕笑道:“隻需數月便可完全踏入武道!”

    “清絕見過五代!”清絕擦拭掉嘴角的血跡,起身,身形略微狼狽。

    “孤獨地獄的武者,爾等是孤獨城的出戰者?”望著那張過分年輕的臉龐,血袍老者冷笑道。

    聞言,葉晨抬起頭,順著聲音的來源望去,淡淡道:“閣下先前殺的很起勁?”

    “很恐怖的雷霆,其控製力也極為巧妙,不錯!”

    “不過,對於本座而言,隻是多出了一些獵物而已!”血袍老者冷笑而出,其身形陡然暴射而出,尖銳的破風聲在五爪間回蕩而起。

    這一爪足以撕碎規則,就算尋常的神通,血袍老者也能將之撕碎。

    望著那道掠來的血影,葉晨眼中閃過一絲古怪的神色,身形猶如飄落的枯葉般,輕飄飄的朝前邁出一步。

    同時,血袍老者的鷹爪立即撕碎了葉晨留下來的殘影。

    “他居然能夠看破我的攻勢,好快的速度!”血袍老者神情微怔,眼神徒然一寒,右手踏著虛空,猛然轉身,轟然朝身後的葉晨抓去。

    “神通金爪!”金色鋒芒之氣在血袍老者的指尖流轉著,其死寂的虛空直接被撕扯,恐怖的威壓瞬息籠罩住葉晨全身。

    葉晨轉身,眼神古井無波的望著近在此尺的身影,葉晨嘴角揚起一抹玩味的笑意,右手抬起,其罡風和火焰在五指尖流轉著。

    劍指悄然點出,其月神意誌也在這一瞬息間爆發!砰,劍指和鷹爪徒然相遇,罡風和火焰凝聚成一道劍影,撕碎了環繞的鋒芒之氣,沉悶聲在二者之間回蕩而起。

    砰砰!血袍老者神情驚駭,眼中盡是難以置信之色:“兩股截然不同的武道意誌,這怎麼可能!”

    一代月神意誌融入罡風中,二代月神意誌融入火焰中,葉晨盡管不能將這兩股月神意誌完美的融合在一起,然而憑借著風助火,火助風,二者完全的爆發出恐怖的威力。

    砰砰!老者猛的急退了十幾步,一道醒目的血洞在他的胸前浮現而出,冷汗順著臉頰滴落,“你僅僅靈武境的修為怎麼可能動用武道意誌!”

    融神通為武道意誌,這是修煉中永不變的定理!血袍老者從來沒有想到,其靈武境武者會動用武道意誌。

    望著老者眼中那驚駭的身影,清絕輕笑而出,這便是五代,雖如此,清絕心中也是浮現出一絲詫異,五代的實力越來越強了。

    沒有理會血袍老者的話語,葉晨抬起頭,望著遠處的虛空,喃喃道:“又有獵物出現了,不過先要解決眼前這些獵物!”

    五指緊握,一絲雷霆在指尖蔓延而出,其四代月神意誌融入其中,葉晨朝前邁出一步,徒然暴射而出,其身形徒然消失在虛空中,無聲無息。

    化風訣!如同風般,無聲無息,不可捉摸!血袍老者身形急速暴退,然而就在其身形剛瞬間,葉晨的身形卻詭異的出現在血袍老者的後方,夾帶著三股截然不同的劍指轟然點落。

    砰!血袍老者並未轉身,握爪成拳,直接朝後方砸落,兩者相遇,其轟鳴聲再次回蕩而起。

    嘴角挑起一抹冷笑,葉晨全身的武衣赫然飄蕩開來,其漆黑的雙瞳中湧出了數道生死二氣,天地靈氣齊聚,一輪銀月虛影毫無征兆的在葉晨身後浮現而出。

    “生死輪回!”葉晨的聲音極為柔和,柔和的猶如那泉水敲打山石才發出的清澈聲。

    黑白的世界中,一輪銀月緩緩冒騰而起,其四周的虛空徒然一黑,陷入無盡的黑暗中。

    月光如水般流淌而出,柔和的月光掉落在血袍老者的眼眸深處,血袍老者心神狂震,在這冰冷的月光中,他感到了滔天的殺機,雖明知如此,他的心神還是漸漸沉浸在月光中。

    生死輪回,輪回千世,誰又能看透其中的玄機!血袍老者的眼神漸漸渙散起來,他的心神仿佛被分割成數千份,沉淪在每一世之中。

    “牙劍!”一道驚呼聲在無盡的虛空中炸響,回蕩而出。

    血袍老者身形猛然一震,其渙散的眼神再次凝聚起,入眼的是那一輪妖異至極的銀月,以及那張過分年輕的臉龐。

    冰冷的月光卻又如死神的鐮刀般,血袍老者朝後退去,月光臨身,其身上布滿了一道道醒目的劍痕,血柱狂湧,這一切僅僅瞬息間的功夫而已。

    葉晨正欲趁勝追擊,其兩道恐怖的意誌撕碎了蒼穹,鎖住葉晨,葉晨身形隨之一滯,任血袍老者逃離開來。

    “還差一點!”葉晨輕微一歎,轉身,望著遠處的虛空,那,兩股壓迫猶如蘇醒的洪水猛獸般。

    咻咻!數十道身影在虛空中浮現而出,其兩股壓迫來自為首的兩名武者,同樣是白發蒼蒼,卻穿著一襲血袍。

    察覺這兩道壓迫,血袍老者暗鬆了口氣,經過短暫的接觸,他心已經對葉晨產生了畏懼,其望向葉晨的眼神也不複先前那般淩厲。

    “小子,盡管你能夠動用武道意誌,不愧在真正的武道境前,依舊不堪一擊!”那名被喚作牙劍的老者朝後退去,與趕來的武者匯聚在一起。

    兩名武道境武者一瞥牙劍身上的傷勢,劍眉皆是一皺,望向葉晨的眼中也多出了凝重的色彩。

    “主上,這些人是八大地獄的武者!”清絕目光掃過葉晨身後的四具劍屍,低語道。

    “放心,一個都逃不了,已經入網的獵物又豈能讓他逃脫!”葉晨淡淡道,三名武道境武者還足以讓他忌憚。

    “小子,口氣倒是狂妄,本座承認,你那神通極為霸道,加上那恐怖的武道意誌,的確有跟我一戰的實力,但是三名武道境武者的圍殺卻是你承受不住的!”牙劍陰聲冷笑道。

    “但是我不喜歡單挑,我更喜歡群毆!”葉晨神情認真道。

    “群毆?”牙劍神情一怔,隨即搖頭道:“僅僅那名半吊子的半步武道的小子嗎?”

    咻咻!尖銳的破風聲在天際處響起,百餘道身影浮現而出,公子蘇持劍而來,神情淡漠的望著牙劍等數十名武者,沒有任何的言語,百餘名武者擴散開來,形成九天地獄陣。

    武道威壓在公子蘇身上彌漫,公子蘇站在首位,森然的殺意飄然而至。

    “又一名武道!”牙劍神情一怔,嘴角的笑意也徒然凝固住。

    “夠了嗎?”葉晨輕笑道,嘴角揚起一弧度,其身形朝前邁出一步,將人道擋在背後。

    “牙劍,你的隊伍能夠啃下這支隊伍?”其中一名老者古怪道,他先前也見識葉晨那詭異的神通,若不是他們出手,恐怖此刻的牙劍早已隕落。

    聞言,牙劍苦澀一笑,本以為以自己的實力足以擊殺半步武道小子所在的隊伍,卻不料半途殺出這個煞星。

    “你們隊伍啃不下,那麼這支隊伍便交給我等!”另一名老者也開口道,嘴角挑起一絲冷笑,武道玉佩可是值不少積分。

    “你們隊伍?”牙劍輕微一挑,目光掃過葉晨身後的天道等人,“或許你們隊伍要啃下這支隊伍也有點難度,要不我們兩支隊伍聯手!”

    “不必!”兩名武者皆是搖頭,轉身,朝身後望去,那是一片漆黑的虛空,一道耀眼的長虹卻撕碎了那片漆黑,破空而出,“牙劍,別忘記這支小隊的隊長並非是我等!”

    牙劍腦海不禁浮現出那道白衣如雪的身影,隨即打了個寒顫,“白發!”

    “以他們二人加上那名白發,要啃掉這支隊伍並非難事!”牙劍嘴角挑起一抹玩味的笑意,冷冷的望著葉晨,盡管要放棄眼前這些獵物,心中有些不甘,但是牙劍僅僅憑借自己以及數十名靈武境還不足以擊殺這支隊伍。笑意漸漸收斂,牙劍有些錯愕,他居然在那名少年臉上看到了一絲喜色。

    抬起頭,葉晨目光掠過密密麻麻的身影,落在那道激射而來的長虹上,嘴角微微上揚:“久違了,慕辰!”

    

Snap Time:2018-07-21 23:40:27  ExecTime:0.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