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格局


    ~日期:~09月29日~

    更多好看的小說,txt下載~請上~讀客吧~ ~#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格局(第三更)

    砰!血光乍現,天地唯獨這道璀璨至極的劍光。

    青長老的眼神已經渙散,他至死都不會想到葉晨會突然出手。

    沒有的反抗的機會,葉晨也沒給對方機會,一劍洞穿了青長老的整個頭顱。

    左手朝虛空抓去,葉晨抓住青長老的靈魂,神色淡漠道:“忘記了說,數月前,李任那家夥就是死在這柄劍下!”

    噗!輪回火焰冒騰而出,淹沒了青長老的全身,淒慘的慘叫聲響徹而去。

    抹去其神智,葉晨收起青長老的靈魂,靈武境靈魂雖然不及武道靈魂,不過可以給餓鬼道那家夥當做甜心。

    突如其來的變化打破了現場的寂靜,先前那些壓製住內心殺意的武者紛紛爆發開來。

    劍氣如長虹般湧出,瞬間便淹沒了葉晨四周的虛空。

    抬起頭,葉晨神色平靜的望著那些衝來的武者,劍輕微挑起,其劍尖上依舊殘留著少許血跡。

    微閉著雙眼,葉晨沒有理會那些湧來的劍氣,喃喃道:“劍染了血便有殺意,因為劍本來就是用來殺人的!”

    “殺戮從來不需要理由,在罪惡者眼中,殺戮是神聖的,而在善者,殺戮是罪,但是在我眼中,殺戮就是殺戮,不需要任何的定義!”

    劍氣轟然而至,撕碎了葉晨的身影,身影破碎,赫然是殘影。

    一襲白衣,持劍而立,葉晨雲淡風輕的揮動著手中的劍,輕而易舉的帶起一道道妖異而又唯美的血花。

    在地獄中,最廉價的東西不是尊嚴。而是生命,生命是廉價的。但是葉晨卻用藝術的手法抹殺一切。

    虛空中。殺戮聲衝天而起,攪動著四周的生死二氣,生死二氣被打斷,形成一道道恐怖的生死漩渦。其屍體被卷入其中,刺鼻的血腥味彌漫而出。

    巨大的石塊上。千川雪微閉著雙眼,神色平靜的望著那道飛舞的白衣。

    “在他看來,所謂的風花雪月便是揮舞手中的劍!”嘴角勾勒出一絲笑意。千川雪回想起孤獨城的那段日子。他舞劍,而自己安靜的在一旁觀看著。

    劍影飛舞,葉晨的身影如同飄忽的枯葉般,搖擺不定。

    數十種神通在虛空中演化而出,數十名靈武境的殺意企圖鎖住葉晨的身影,卻偏偏撲捉不住。

    麵對數十名靈武境的圍殺。加上那些魂武境武者組成的襟,葉晨還是感動了一點壓力。

    微閉著雙眼。葉晨所過之處,其罡風赫然浮現而出,形成一道道虛影:“神通,化風!”

    一道,十道,百道,道道虛影蔓延而出!白衣飛舞,其濺起的血花攔不住那些身影,一名名武者隕落,血將整個黑白世界染出了一副血紅的畫卷。

    “神通化風!”公子蘇輕微一歎,他方踏入武道境,正需要對手來試試的實力,可是主上這家夥根本不給他機會。

    “哪有當主上的去對付一些小嘍囉!”公子蘇幽幽道,他能夠察覺身後那些武者身上心中壓抑的戰意。

    地獄的強者是從屍體堆中爬出來的,他們從來沒畏懼死亡,他們甚至享受著廝殺帶來的快感,這數月以來的平淡讓他們感到索然無味。

    這是一場以一對百的廝殺,然而卻是一個人的舞台,在這個舞台上,葉晨入迷的揮舞心中所想到的劍式,神通。

    數百道身影匯聚在一起,形成一隻翱翔九天的青龍,神龍擺尾,粉碎一切神通,規則。

    直至殺戮聲消散之後,葉晨方才睜開雙眼,望著四周那觸目驚心的一幕,血肉紛飛,骸骨飄蕩,如同人間地獄般。

    收起麒麟劍,葉晨眼中的血紅漸漸退去,清明起來:“有點喜歡地獄了,這是殺戮的世界!”

    血煞之氣在屍體中浮現而出,化作極為刺骨的殺氣融入葉晨體內,殺戮本源再次在葉晨身前浮現而出,眼眸微凝,葉晨盯著這虛幻的劍影,詭異的印紋在其上流轉著。

    隨著殺氣的湧入,這柄劍影漸漸發生變化,赫然形成一道虛影,虛幻無比,不過其輪廓看起來是一道人影。

    “殺戮之身,這便是我的殺戮神通演化的方向!”葉晨喃喃道,收斂起自身的殺氣,眼前的這道虛影化作一道流光融入他體內。

    陰風陣陣,驅散了四周彌漫的血腥味,葉晨持劍重新回到石塊之上,靜靜回味著先前的廝殺。

    至於後事的處理直接交給公子蘇去做,每當這個時刻,公子蘇越發懷念劉東。

    千川雪同樣閉上雙眼,玉手握住忘情劍,意雖為忘情,然而心中卻有一股執念。

    片刻之後,葉晨放下睜開雙眼,轉身,望著身後的公子蘇,凝重道:“你曾經作為八寒城的公子,那麼應該知曉八寒城的實力?”

    八寒城!公子蘇眼中徒然閃過一道挺拔的身影,其雙手緊握在一起,輕呼了口氣:“四大城齊名,不過也有排名之分,至少在我離開八寒城的時候,八寒城的實力比起孤獨城還有強上數分!不過父親隕落之後,八寒城元氣大傷,其實力應該不及孤獨城,不過也不會相差太多!”

    神色不複以往那般淡然,公子蘇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悲傷以及刺骨的殺意,這一切都是那個男人造成的。

    “無論如何,那個男人必須得死!”武道意誌動蕩而出,公子蘇四周的生死二氣也開始震蕩開來。

    “殺意能夠讓劍勢變得淩厲,同樣也能夠讓人的心神沉淪,作為武者應該能夠控製自身的殺意,而不是被殺意所控製!”察覺公子蘇的異樣,葉晨淡淡道,其平淡的聲音在公子蘇的耳旁炸響,猶如天地之音般,直透公子蘇的靈魂。聞言。公子蘇心神微震,眼中的殺意漸漸收斂起來。恢複以往的淡然。

    “你的父親隕落了?”盡管知道這個問題會觸及公子蘇心中的痛。葉晨還是提了出來。

    神情落寞,公子蘇輕微一歎,“誰能夠想到哪個曾經叱吒地獄數十載的強者會無聲無息的隕落,還是死在他自己的兒子手中!”

    仰望著茫茫蒼穹。公子蘇還是難以保持以往的淡然,一個至親死在另一個至親的手中♀是一種何等的悲哀。

    葉晨取出麒麟戒中的酒壺,遞給公子蘇一壺。冷楓等人皆是知趣的朝一旁退去,不過冷楓等人的神色皆是有些怪異。公子蘇。原來他便是八寒城的公子公子蘇。

    劍客是用手中的劍述說以往,公子蘇很少向人提起此事,或許也不願意提起,飲著這略顯苦澀的酒水,公子蘇喃喃道:“戰無不勝的強者死在自己兒子的手中,很可悲!”

    “公子羽。他殺了父親!父親的性格多疑,很少有人能夠靠近他身旁。就連那些統領也是如此!”

    “然而對於我和公子羽,父親卻無所顧忌。父親曾經說過,他最驕傲的不是成為雄霸一方的八寒城城主,而是看著我和公子羽兩個人成長!”

    “但是,這樣的梟雄卻死在自己兒子的劍下!”公子蘇的心智極為堅定,但是提起這個的時候,他的手卻在發抖,酒水溢出酒壺,在那一瞬間,他不僅僅失去了摯愛的父親,同樣也失去了引以為榮的親兄。那個曾經手把手教他劍技,教他做人道理的親兄,那個狗屁的親兄,“父親大部分時間都忙於修煉,我自小便是由公子羽照顧,他教會了我武技,教會了我強者之道,同樣也教會了我為人子該做的事情,狗屁,一些都是狗屁,天地君親師,他最後卻粉碎了我心中的信仰!”

    獨飲不言,葉晨望著眼前漸漸發狂起來的公子蘇,沒有以往的優雅高貴,極為罕見的粗話也在他嘴中說出。

    “至高權力當真如此重要?”公子蘇眼中盡是嘲諷之色,“公子羽!”

    “如今八寒城的城主是公子羽!”葉晨輕聲道,或許便是如此,公子蘇才甘願為奴也要請自己擊殺那個公子羽。

    “他殺了父親之後便取代了父親的位置,這數十年以來,他暗地拉攏八寒城的統領以及執法者,父親一死,他便名符其實的成為了八寒城城主!”

    “盡管我知道了真相,但是八寒城完完全全的被他掌控在手中,根本沒有我說話的機會,緊隨而來便是無盡的追殺,這也是為何我會出現孤獨地獄的原因!”

    “那麼為何你會認為我有實力能夠殺掉公子羽呢?”輕抿了一口酒,葉晨開口道。

    “因為知覺!”公子蘇神色堅定道:“我相信自己的知覺,就算當初主上不敵公子羽,但是數年以後,公子羽絕非主上之敵!”

    “他很強?”葉晨有些詫異,能夠讓公子蘇如此忌憚的人可不多。

    “很強!武道二層強者,掌控領域!”公子蘇輕微歎道,不得不承認,比起公子羽,他的實力的確太弱了。

    武道一層和武道二層盡管隻相差一層而已,然而其中的實力差距卻猶如天地之別,至少如今的公子蘇對上武道二層武者,根本沒有獲勝的機會。

    “但是如今的八寒地獄卻不是掌控在公子羽手中,掌控八寒地獄的另有其人!”葉晨淡淡道。

    聞言,公子蘇手中的酒壺滑落開來,砸落在石塊上,濺起一道道水花:“另有其人?”

    “月神殿太子,你可曾聽說過此人?”葉晨略顯凝重道,能夠讓一名掌控領域的武道二層強者臣服,這份手段便足以讓葉晨動容。

    “月神殿太子?”公子蘇搖頭,眼露茫然的神色,“八寒地獄的大部分勢力首領我都認得,其中並無月神殿太子!”

    “天地為棋,蒼生作子,這公子羽便是棋子嗎?能夠讓武道二層武者成為一枚棋子,或許也唯獨他有這份氣魄!”葉晨望著茫然的公子蘇,暗自搖頭:“若他僅僅隻是八寒地獄的武者,那麼他也沒那能耐控製整個八寒地獄。在真正的實力前,所有的陰謀手段都顯得那麼無力,要讓公子羽臣服,那麼太子的實力至少是武道二層,能夠壓製住公子羽,或許更強!”

    “就像胖子所說的那樣,比起太子,聖子就是個渣!”葉晨輕微一歎,武道之途越到後麵,其前進一步便猶如登天之難。

    “盡管八寒城不如從前,但是憑借著暗地的勢力,八寒城擁有的武道境武者不亞於二十多位,這月神太子區區數月便掌控八寒城?”公子蘇眼中盡是詫異之色,他對於公子羽極為了解,以公子羽那高傲的性格有豈能臣服於他人。沉吟片刻,公子蘇追問道:“主上,此事是從那些八寒地獄武者的口中得知?”

    “此事應該是真的!”葉晨淡淡道,其握住酒壺的力道也加大數分,僅僅月神太子便有如此能耐,那麼三大殿主以及武神驕子呢?

    “地獄猶如一灘死水般,這些人的到來卻打破了這種格局,現在,地獄的水也開始渾起來了!”

    “生死之淵,既是,又是終點,或許不僅便能見到那些人!”飲盡最後一口酒,葉晨起身望著東南方向,“如今之計是要先尋到清絕,被太子掌控的八寒地獄,處在其中,他應該不好受!”葉晨朝前一邁,其身影如同長虹般朝前躍去,千川雪,天道等劍屍緊隨在後。

    “出發!”平複內心的震撼,公子蘇也起身,朝前躍去,百餘道劍光劃破這寂靜的世界,尖銳的破風聲回蕩而出。

    黑白世界,其生死二氣詭異的流轉著,巨大的石塊漂浮在其中。

    一塊數千丈的巨石之上,數道狼狽的身影倒落在其上,其鮮血順著這些人身上的劍痕滴落開來,滴落在石塊上,滴答作響。

    這些人的氣息盡管有些薄弱,然而其身上皆是彌漫著刺骨的殺意,神色有些猙獰。

    其中一名身上覆蓋著一些鱗片的武者起身,艱難的朝前走出數步,對著一名閉目眼前的中年人道:“族長,暫時擺脫了那些家夥,不過這隻是權宜之計,這樣子下去,那些人遲早會發現我等!”說著說著,這名武者便咳嗽起來,吐出幾口血痰,顯然身上的傷勢不輕。

    聞言,緊閉著雙眼的中年人緩緩睜開雙眼,其一道恐怖的意誌在他身上彌漫開來......

    更多好看的小說,txt下載~請上~讀客吧~ ~#

    

Snap Time:2018-07-19 16:02:47  ExecTime:0.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