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本座才是獵人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本座才是獵人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本座才是獵人

    武道意誌彌漫而出,白袍中年猶如天神般,俯視著葉晨等人。

    數十股驚天的殺意徒然爆發而出,先前那些還在輕笑的武者立即收斂起笑意,神色猙獰。

    “諸位,我等同屬孤獨地獄,應該一致對外,而不是自相殘殺!”冷楓神色冷峻道。

    “多說無益!”一道平淡的聲音打斷了冷楓接下來的話語。

    四周的武者朝兩旁退去,讓出一條路,冷楓也朝一旁退去,不再言語。

    葉晨走出,神色平靜的望著遠處的那數十道身影,“諸位,僅僅隻想要我等的血晶,丹藥,生死丹?”

    語氣平淡,並未隨白袍中年那武道意誌有所改變。

    尋常的武道意誌已經不足以讓葉晨動容,至少眼前這人不行。

    “諸位是前幾次進入生死之淵的前輩,想必這數十年以來,諸位身上的丹藥以及血晶都耗光了!”數枚血晶浮現在葉晨手中,葉晨輕笑道:“諸位,我等的精血也能煉製不少的血晶!”

    “不是嗎?”葉晨繼續朝前走去,每一步都極為的緩慢,但是葉晨每一步仿佛踏在眾人的心頭似的。

    白袍中年劍眉微挑,眼前這道消瘦身影雖然隻是流轉著靈武境的波動,卻給他帶來一種莫名的壓迫。

    “反正孤獨晨又未規定,同一陣營的武者不能互相廝殺!”血晶破碎,血霧擴散開來,一柄滲著冷光的劍器在葉晨手中浮現而出:“這是地獄,殺戮從來不需要理由!”

    “不過,不幸的是你們好像選擇獵物的時候,選擇錯了!”

    “獵物和獵人之間的位置並不是憑自己說了算,而是有實力決定!”葉晨輕笑道,漆黑的眼眸中掀起了滔天的殺機。

    劍出!璀璨的劍光破開了血霧,猶如漆黑夜空中的一抹閃電,照耀了整片昏暗的虛空。

    “靈武境!”白袍中年冷哼一聲,眼中卻流露出了警惕之色,右手並指為劍,轟然抬起,朝前點落,恐怖的武道意誌凝聚,形成環繞的虛影。

    麵對靈武境武者的一劍,白袍中年人卻動用了武道意誌,由此可知他心中的警惕。

    “我的劍又豈是劍指可以接下的!”劍光瞬息轟然而至,而便是這一刻,隱入月神印記中的月神意誌徒然爆發開來。

    砰!三道截然不同的武道意誌凝聚,劍尖落至,落在白袍中年的劍指上,一道如同金屬交鋒的爭鳴聲響徹而起。

    砰!砰!劍光依舊,白袍中年的身形卻朝後退去,踏落在虛空中,踏破了虛空,生死二氣被逼出數百丈開外。

    “這怎麼可能,三股截然不同的武道意誌!”驚恐的神情在白袍中年眼中浮現而出,這完全打破了他以為的認知,“他隱瞞了修為,絕對不是靈武境,而是武道境!”

    月神印記彌漫著銀色光芒,此刻的葉晨猶如蘇醒的洪荒巨獸般,整個人彌漫著無可抵擋的威勢,這股威壓席卷而出,籠罩方圓數千丈的虛空。

    壓迫而至,虛空中炸響一道道轟鳴聲,回蕩而起。

    砰砰!公子蘇持劍而出,其手中的公子劍化作萬千影,猶如流水般灑落開來。

    “又一名武道境,新人的隊伍中怎麼有如此眾多的武道境武者!”白袍中年果斷的選擇了撤退,劍指牽扯,四周的生死二氣形成一道道漩渦。

    “想逃了嗎?已經晚了!”真氣狂湧,葉晨無視眼前這些還未形成的生死輪回漩渦,“我右手執掌死,左手掌生,掌控生死,又何懼生死輪回漩渦!”

    死氣在葉晨右手彌漫,纏繞住麒麟劍,一劍沒入眼前的生死漩渦中。

    砰砰!死氣彌漫,淹沒了生氣,四周湧動的漩渦赫然破碎開來,唯獨那刺骨的死氣。

    “生死規則!”白袍中年武者心頭猛然一沉,他直到,他今日的確找錯了獵物了,數千年以來,他還未聽說過誰感悟了生死規則。

    砰!天地威壓轟然而至,一道怪異的天地之音回蕩在九天之上。

    生死二氣中,人道的身形浮現而出,右手正在拍落在虛空,方圓數百丈內的地域儼然成為了天地枷鎖。

    咻!憑借這一瞬息,葉晨的身形躍出數百丈,手中的劍在白袍中年的眼瞳中不斷放大著,最終沒入他的胸脯,血光乍現,“我不喜歡獵物亂跑,這樣獵殺起來比較麻煩!”

    三道月神意誌摧枯拉朽的粉碎了白袍中年的武道意誌,僅僅隻是武道一層而已,葉晨足以將之壓製住。

    “右手掌死!”生機在中年人的體內流失著,詭異的融入這黑白的世界中。

    緊隨中年人而來的武者也被天地枷鎖禁錮住,公子蘇的劍轟然而至,密密麻麻的劍影瞬息便淹沒了眾人的身影,慘叫聲回蕩而出。

    葉晨沒有理會後方的殺戮,其目光死死的盯著眼前這具生機已絕的屍體。

    “能夠毀去你的**,本座也能禁錮住你的靈魂!”

    “重入輪回,這未免歸於仁慈了!”劍至下而上的挑起,攪碎了白袍中年的屍體,葉晨左手朝前探去,三道月神意誌凝聚成巨大的掌影,抓住血霧中的那道靈魂,輪回火焰冒騰而出,熟練的抹去其神智,這一幕讓後方圍觀的冷楓等人頭皮一陣發麻,武道境武者隕落了。

    片刻之後,葉晨方才抹去其神智,將武道靈魂收入麒麟戒內。

    此刻,後方的殺戮也結束,公子蘇在天道以及餓鬼道的協助下,三名武道境足以抹殺數十名武者。

    人道撤去四周的禁錮,生死二氣狂湧而至,驅散了了刺鼻的血霧。

    血霧散去,數十枚玉佩在虛空中浮現而出,這玉佩是那些武者的身份玉佩,身死,玉佩便脫離開來。

    葉晨隨手抓去,抓住這數十枚玉佩,都是靈武玉佩,就連那名武道境武者的玉佩也是靈武玉佩,“看來那人是在此處突破至武道境!”

    “這些玉佩也有些用處,盡管在我手中不能兌換積分,若是交給其他三大地獄的武者,也能兌換積分!”公子蘇擦拭著公子劍上沾染的血跡,優雅的收起劍。

    “這可沒有規定同一個勢力的武者不能相互廝殺,其他勢力的武者身上應該也有不少同勢力的身份玉佩!”葉晨隨手將玉佩扔給公子蘇,指著那些落在石塊上的血肉:“那些屍體中應該也有不少的好東西!”葉晨這遵守不浪費的原則,這些武者混跡生死之淵這麼多年,其身上必然擁有不少的生死丹。

    搜屍的事情自然用不到公子蘇,公子蘇隨意找了幾個武者去弄,轉身,神色有些凝重道:“不僅僅如此,我若是殺死了其他三大城的武者,得到身份玉佩,那麼我將己方的身份玉佩逼出,融入敵方的身份玉佩,那麼便可以混進敵方中,甚至出其不意的偷襲!”

    “的確有這種可能!”葉晨點頭,在生死之淵中,他更在意的三大殿堂,以及神秘勢力。

    閉上雙眼,葉晨繼續修煉,四周的生死二氣詭異的繞著他旋轉著。

    片刻之後,冷楓將數枚空間戒指交付於公子蘇,公子蘇隨意的掃過,輕笑而出:“數千枚生死丹,盡管隻是一些魂武生死丹,不過也相當於數千積分!”

    公子蘇沒有絲毫的留戀,將這數千枚生死丹交付給葉晨。

    “走吧!”葉晨睜開雙眼,其無盡的殺氣在他手中消散開來。

    “殺戮!”葉晨喃喃道:“掌控殺戮,執掌輪回,若是雷霆是抹滅一切違法規則的的生靈,那麼殺戮便是毫無理由的抹殺一切,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漆黑的眼眸中隻有一片平靜,然而便是這一份平靜卻讓公子蘇心驚膽跳,“好恐怖的殺意!”

    千川雪雲淡風輕道:”還記得那句話嗎?若是你沉淪在殺戮中,那麼我便用我的劍埋葬你!”

    千川雪同樣察覺到了葉晨眼中的那抹殺意,這股殺意比起以往更甚。

    聞言,葉晨搖頭,徐徐說道:“殺戮隻能由我掌控,而非讓我沉淪,我不會讓你有出劍的機會,絕對不會!”

    自信,一句簡單的話語便流露出了葉晨那絕對的自信,起身,葉晨朝無盡的虛空走去。

    “還是一如既往,沒有一點的改變!”千川雪罕見的輕笑而出,當他還是個廢物的時候,他便如此自信,如今也是如此。

    公子蘇有些怪異的望著千川雪和葉晨兩人:“這主上和主母的關係有些怪異!”

    浩瀚虛空,無數塊巨大的石塊漂浮在其上,其內生死獸時而浮現而出。

    生死之淵湧入了數十萬名武者,死寂的生死之淵再次多出了一些生機,伴隨而來的便是無盡的殺戮,生死獸與人類之間的殺戮,人類與人類之間的殺戮。

    無論生死獸也罷,人類也罷,身消後,其大部分生死詭異的融入無盡的虛空中。

    這黑白的世界猶如一隻洪荒巨獸般,無聲無息的吞噬著一切生機......

Snap Time:2018-01-16 23:06:05  ExecTime:0.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