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猜測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猜測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猜測

    點點滴滴的畫麵在腦海中浮現而出,千川雪的眼眸深處罕見的浮現出一絲羞澀。

    這數十日以來,她都是依偎在葉晨的懷中睡去,特別是回想起葉晨胡扯的那些事情,千川雪心中隱隱間有種甜蜜。

    “這家夥還真會扯!”千川雪幽幽的望著葉晨,這眼神看的葉晨頭皮發麻。

    葉晨尷尬一笑,對於這些日子以來的事情,他是絕口不提,“終於記起來了!”

    “嗯!千川雪,原皇楓國的帝國之女!”千川雪不動神色道,目光凝重的望著四周流轉的生死二氣,“這是生死之淵?”

    “你也注意到了,或許這的確是生死之淵,當我等進入劍墓後,第一次出現此處也是在這!”葉晨一本正經道。

    “當初我來到這後曾受到數隻魔獸的襲擊,後來打破了生死二氣的平衡,這詭異的生死二氣形成漩渦,將我吸納進去,最後我便進入地獄!”千川雪凝重道,其神色極為謹慎的望著四周流動的生死二氣。一百餘名武者踏在虛空中,其威壓彌漫而出,四周的生死二氣也被逼出數十米開外。

    “生死二氣若是被打破,便會形成生死輪回漩渦!”

    “若是你是靈魂之體,便重入輪回,而你是整個身體被吸納進生死輪回,看來你的記憶是被生死輪回之力給封印住!”

    轉身,葉晨望著身後那無邊無際的生死二氣,“生死輪回,重入地獄!”

    “或許要離開此處未必那麼麻煩,隻需要打破生死二氣,踏入生死輪回漩渦中,那麼便可回到地獄!”

    “隻是若抵擋不住生死輪回之力,那麼便會如同你那般,記憶被生死輪回之力給封印住!”葉晨凝重道,不過葉晨有些疑惑,無論是絕林等人還是其他武者,他們進入地獄都是被生死漩渦吸納,但是他們的記憶並未被封印住,而這千川雪的記憶為何會被封印住,“你的修為比起月舞邪還要強悍,若是月舞邪能夠抵擋住那生死輪回之力,你應該也可以!”

    “遭遇數隻魔獸的圍殺,那時候我已經重傷在身!”千川雪淡淡道。

    “加上我自身意境的影響,我的記憶才會被那生死輪回規則給封印住!”說到這,千川雪白了葉晨一眼,“也是這個原因,你才會有胡扯的機會!”

    “胡扯的機會!”葉晨一笑,道:“總不能說我們第一次相遇是你光明正大的在葉家洗澡,然後被我撞見了!”

    柳眉微蹙,千川雪橫了葉晨一眼:“總比那些胡扯來的好!”

    “你這數月以來可是沒白吃我的豆腐,不是嗎?”一絲羞怒之色在千川雪臉上浮現而出,這家夥盡扯一些子虛烏有的事情,什麼一見如故,誌趣相投,結拜為兄弟之類的。

    “你是我的女人,抱著自己的女人是天經地義的事情!”葉晨理直氣壯道。

    聞言,千川雪發現自己還真說不過這個家夥,嬌軀微震。

    偶爾戲弄千川雪算是葉晨修煉生活中的調味劑,轉身,葉晨望著身後走來的公子蘇,道:“公子蘇,除了虛空劍道可以離開生死之淵外,可還有其他的辦法?”

    “其他的辦法?”公子蘇沉吟片刻,凝重道:“輪回!”

    劍氣在公子蘇的指尖流轉而出,公子蘇一指朝虛空中點落,攪動著生死二氣,生死二氣的平衡被打破,形成一道數丈之寬的生死輪回漩渦。

    “生死之淵和生死天內都充斥著生死二氣,不過生死天內的生死二氣處於絕對平衡的狀態。”

    “而這的生死二氣的平衡一旦受到外力便會被打破,形成生死輪回漩渦!”指著那詭異的生死輪回漩渦,公子蘇凝重道:“靈魂體若是被吸入其中,那麼便重入輪回,轉世於地獄!”

    “我等有肉體之身,雖不會轉世,但是其記憶也會受到生死輪回規則的封印,重入地獄。”

    “這生死輪回規則之力變化不定,若是運氣不佳,就算你修為通天,直至武道,也承受不住這生死輪回規則之力!”公子蘇渾厚的聲音在眾人的耳旁響徹而起。

    冷楓等人臉色皆是猛然一變,凝重的望著四周的生死二氣,深怕將之平衡打破。

    “這生死輪回規則之力變化不定?”葉晨劍眉輕微一皺,“依你之言,大多數武者若是進入生死輪回漩渦,那麼記憶被封印的概率極大!”

    “理應如此!”武道意誌彌漫而出,公子蘇以武道意誌禁錮住生死輪回漩渦,四周的虛空再次恢複安寧,“地獄中曾有數千名武者嚐試過這種方法,雖然最終都重新回到地獄,然而數千人之中,唯獨三四個人的記憶未曾被封印住。其中甚至有數十名武道境武者,其記憶也被封印住!直到數十年,那層封印方才消失。”

    “不過諸位,若是遇到生死存亡的時刻,諸位還是踏入生死輪回漩渦中,失去記憶總比失去生命強!”公子蘇提醒道。

    “數千人唯獨三四人沒有被輪回規則之力封住記憶,就連武道境武者也被封印住!”武神大陸的數百名武者都進入地獄,葉晨見過數十名武者,其中記憶被封住的也唯獨千川雪一人。

    目光遙遙的落在遠處流淌的生死二氣上,葉晨沉默不語,“這二者唯一的區別便是身份不同,地獄原住民和武神武者!”

    “劍墓中的生死輪回是四代演化而出的,我等皆是出自武神大陸,這的生死輪回僅僅隻是小輪回,對我等的約束力並不強!”

    “若是如此,千川雪的記憶還是被封印住!”葉晨輕笑而出,看來這千川雪的運氣還是不錯,這種事情都被撞上。

    千川雪讀懂了葉晨眼中的意思,輕哼一聲。

    吼!其嘶吼聲徒然響徹而起,數百股強悍的氣息在四麵八方浮現,一道道巨大的虛影在生死二氣中若隱若現。

    “你運氣也不錯,這麼快就被盯上了!”白色衣裙一塵不染,千川雪目光遙遙的落在前方那漂浮的石塊上,嘴角揚起一絲笑意。

    “數百道氣息,這運氣的確不錯!”葉晨輕笑道。冷楓等人則是臉色凝重,目光如電,直直的望著四周冒騰而出的身影,刺鼻的血腥味也撲麵而來。

    吼!嘶吼聲越來越盛,炸響在耳旁。血色身影,巨大的軀體,鋒利的獨角,滲著寒光的牙齒,望著這一幕,公子蘇也是一笑,“生死獸,沒想到我們會這麼快就撞上生死獸,而且還是個小族群!”這些生死獸原本隻是狼型魔獸,然而經過生死二氣的洗禮之後,數千年後儼然演化成今日的生死獸,流轉的氣息極為強悍,最弱的也是魂武境,最強的儼然已至靈武巔峰。

    “這群畜生還懂得圍困的道理!”葉晨輕聲笑道,怪不得孤獨晨規定百人為一支小隊,若是單單一名靈武境武者遇上這些生死獸,結果也隻有隕落。

    吼!嘶吼聲掀起了一道道空間波紋,生死二氣狂卷,徒然在四周形成一道道小型的生死輪回漩渦。

    “天道,人道,地獄道,餓鬼道!”葉晨並未自己動手,而是讓四具劍屍出手,其四道長虹暴射而出,恐怖的武道意誌彌漫開來,壓製住了四周狂湧的生死輪回漩渦。

    “諸位,擺陣!”公子蘇持劍,身形飄然而出。一百餘名武者也紛紛動身,組成九天地獄陣,大戰即發,劍氣狂舞!

    雙手負背,葉晨神色淡然的望著四周的廝殺,並未出手,千川雪也是如此。

    這些生死獸雖然恐怖,但是五名武道境加上百餘名實力不弱的武者,足以慢慢殺死這些生死獸。

    刺鼻的血腥味彌漫在虛空中,其鮮血染紅了那些漂浮的石塊,一具具生死獸的屍體落在巨大的石塊上,眾多武者皆是火熱的望著生死獸的屍體。

    這些生死獸可是積分,數百隻生死獸便意味著數百枚生死丹。

    公子蘇吩咐人處理這些生死獸,數刻之後,公子蘇將大量的生死丹交付於葉晨;“主上,這些是此次的收獲!”

    由於是整支隊伍的成果,公子蘇隻繳納的了大部分的生死丹,其他生死丹則是留給冷楓等人。

    生死丹!葉晨並非是第一次見過,當初清絕便屠殺過一隻生死獸,不過那枚生死丹最後還是被餓鬼道給吞噬掉。

    收起百餘枚生死丹,葉晨隨手掏出數枚生死丹扔給餓鬼道。巨嘴浮現而出,餓鬼道直接將之吞噬。

    見此,眾多武者皆是滿臉嘩然,頭皮發麻的望著餓鬼道,這位前輩不僅僅吞噬武者的靈魂,就連生死丹也能吞噬,要知道生死丹內可是蘊含了極為恐怖的能量。

    公子蘇對於餓鬼道的特別已經見怪不怪,也沒有追問什麼。

    千川雪神情認真的望著餓鬼道以及天道等劍屍,她也曾見過聖子的六具宿體,自然也能夠看出一些端倪,不過葉晨不說,她也不追問。

    突然,葉晨抬起頭,其目光變得淩厲無比,落在數千米開外的虛空中,喃喃道:“被盯上了!”

    公子蘇劍眉也是一皺,望向右手,其玉佩徒然浮現而出,低語道:“孤獨地獄的武者!”

    咻咻!數十道長虹在數千米開外的虛空中浮現而出,僅僅數息而已,這些長虹轟然而至,四十餘名武者,身上的武袍盡數破碎無比。

    淩厲的氣息在這些人身上彌漫著,一名白袍中年人踏步而出,數十名武者之中,也唯獨此人身上未沾染一絲血跡,白袍中年人神色冷冽無比,目光掃過四周,落在下方那巨大的石塊上。

    數百米的石塊被數百具生死獸的屍體覆蓋住,其流淌而出的鮮血將石塊染紅,讓這黑白世界多出了其他的顏色,血色。

    “這些生死獸是你們斬殺的!”中年人劍眉微挑,目光落在葉晨身上,不,應該是葉晨手上的生死丹上。

    玩轉著手中的生死丹,葉晨嘴角掛著一副人畜無害的笑意,其目光也是掃過中年人等人,“好濃厚的殺氣,這些人常年徘徊於死亡邊緣!”

    “一名武道,數十名靈武!不錯的隊伍,但是在進入生死之淵的武者中,我並未見過這些人!”葉晨眼浮現出一絲玩味的笑意,收起生死丹,淡淡道:“諸位,有事!”

    “你們是新人!”中年人語氣徒然溫和起來,這些人衣著整齊,其身上皆未帶著傷勢,看來是這一屆的新人。

    所謂的新人便是此次進入生死之淵的武者,中年人話語剛剛說出,其身後的那些武者眼神皆是一變,極為有默契的輕笑而出:“原來是自己人!”

    收起劍,這些武者神色輕鬆,沒有先前的敵意。

    但是這些人的表現卻讓葉晨警惕起來,葉晨感悟殺戮規則,對於殺意極為敏感,在那名中年人說出新人名字的時候,他明顯感覺到這些人身上一閃而過的殺意。

    “公子蘇曾言,進入生死之淵中的武者並未全部離開生死之淵,少數武者留在此處,看來這些人便是前幾次進入生死之淵的武者!”

    “善者不來,來者不善!”葉晨眼眸微眯,並未說些什麼,依舊一副平淡的表情。

    “諸位是前幾次進入生死之淵的前輩?”葉晨這方的數名武者走了出去,神色有些疑惑道。

    不過大多數武者都眼露喜意,在這未知的生死之淵中遇見一些前輩,也能少走一些彎路。

    砰!然而這些人剛剛走出數步,其數道淩厲的劍光徒然浮至而出,砰!血光乍現,數道血柱衝天而起,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大多數武者都始料不及。

    “你們!”冷楓率先反應過來,神情謹慎,喝道:“劍陣!劍陣!”

    能夠進入生死之淵的武者,無一不是經曆了無數次生死的洗禮,僅僅瞬息,各個反應過來,其九天地獄陣再次形成。

    “諸位是此次的新人,那麼便要懂得一個規矩!”中年人右手抬起,其劍氣在虛空中凝聚而出,形成一道巨掌,抓住數具屍體,收入空間戒指中,“諸位,將生死丹,丹藥,血晶都繳納出來!”轟轟!其恐怖的武道意誌徒然在中年人身上爆發開來,籠罩方圓數千米的虛空。

    

Snap Time:2018-01-22 04:36:40  ExecTime: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