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原點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原點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原點

    “生死獸可以辨別出來,但是其他城的武者呢?”

    一名武者嘀咕著,其目光環顧四周,在場足足有數萬名武者。

    武者的聲音雖然小,但是在這寂靜的場合,眾人還是清晰可聞,大多數人都暗自點頭。

    “諸位,這個無需擔心!”孤獨皇淡然一笑,其右手徒然朝虛空中抓去,一枚空間戒指浮現而出。

    砰!空間戒指破碎開來,一枚枚藍色的玉佩在虛空中浮現而出。

    詭異的波動在這些玉佩上彌漫著,孤獨皇右手揮落,這密密麻麻的玉佩朝下方的武者落去。

    空間波動在其上彌漫著,葉晨凝視著眼前的這塊玉佩,其上雕刻著一道道怪異的印紋:“空間規則!”

    “諸位得到的玉佩便是其身份的象征,自然這些玉佩也有區別之處,按照諸位的實力,玉佩分為三種,其一是武道玉佩,其二是靈武玉佩,其三是魂武玉佩!”

    “諸位隻要將血滴落在玉佩之上,玉佩內便會蘊含諸位的氣息,同時,諸位彼此靠近的時候便能通過此玉佩辨別己方和敵方!”

    “四大城的武者將擁有不同的玉佩,其玉佩上蘊含的波動也不同!”孤獨皇解釋道,右手朝虛空中一抓,抓住一塊藍色的玉佩,玉佩上雕刻著兩個龍飛鳳舞的大字:武道!

    劍氣在指尖浮現而出,劃破皮肉,一滴鮮血至孤獨皇的指尖滴落,落在玉佩之上。

    玉佩彌漫著一道血光,其玉佩漸漸虛浮起來,化作一道流光融入孤獨皇的手心,“諸位滴血之後,這玉佩便會融入諸位體內!”

    “隻要諸位身死,這枚玉佩便會脫離開來!當然,諸位若是要主動逼出玉佩,那麼也可以讓玉佩脫離開來!”孤獨皇話語響起的那,九位統領紛紛抓住一塊玉佩,融入體內。

    四周武者有樣學樣,紛紛滴血,其一股股類似的氣息波動在這些武者身上彌漫而出。

    漂浮在葉晨的玉佩上同樣浮現出兩個武道的字眼,周圍武者紛紛動手滴血,葉晨還是有些遲疑。

    “四大城的規矩都是如此!”公子蘇同樣在玉佩上滴落一滴血。

    聞言,葉晨也隻好將一滴血滴落在玉佩上,千川雪也獲得了一塊玉佩,這也意味著千川雪是此次的出戰者。

    “生死獸實力不一,其生死丹的質量也不一,若是繳納的生死丹質量越高,獲得的積分也就越多,最差的生死丹是一積分,最好的生死丹是一百餘積分!”

    “同時,諸位體內的身份玉佩代表的積分也是不一,武道玉佩代表一百積分,靈武玉佩代表五積分,魂武玉佩代表一積分!”

    “獲得積分,爭取地獄龍鳳榜!至於積分除了上榜之外,諸位還可以通過積分向各自的城主府兌換武技,功法,血晶,丹藥等等!”孤獨皇不厭其煩的解釋這生死之淵的規則。

    執法者都知曉這些規則,孤獨皇主要是向葉晨等非執法者解釋。話語出,大多數武者身上都彌漫著滔天的戰意。

    城主府內收藏的武技和功法足以讓地獄的武者煙火,比如參與隊伍之比前的那一月,城主府提供了數百種武技,僅僅這些實力便讓大部分武者的實力提高了不少。

    戰意彌漫,孤獨皇要的便是這樣的效果,目光不經意間掃過站在人群中的千川雪。

    砰!轟鳴聲在宮殿的上空回蕩著,大勢凝聚,整座宮殿徒然顫抖開來。血氣在上空翻滾著,一道身影徒然在宮殿中浮現而出,撕碎了那翻滾的血氣。

    恐怖的威壓彌漫而出,孤獨敗接連踏出數步。

    “見過城主!”九位統領神色恭敬道,話語剛剛說出,下方的執法者也紛紛喝道:“見過城主!”

    俯視著下方那翻騰的血池,孤獨敗朝虛空中一拍,其數萬枚彌漫著生死二氣的內丹在虛空中浮現而出,生死丹!

    “生死丹!”公子蘇低語而出,生死丹在地獄中極為常見,生死丹的出處隻要生死之淵,因此,大部分生死丹都被四大城主掌握在其中。

    比起血晶,生死丹內蘊含的能量更為恐怖。葉晨感悟了生死規則,比起其他人,他不僅僅感到了那生死丹內蘊含的能量,更是察覺到了一絲生死規則。

    右掌拍落,其生死丹轟然破碎開來,湧入血池之中。

    轟轟!翻滾的血霧之中,一道虛幻之門徒然彌漫而出,遠古的氣息在其上彌漫著。

    這虛幻之門有點類似當初葉晨進入劍墓的劍墓之門,一陣陣嘶吼聲在這虛幻之門中回蕩而起。

    血氣彌漫,血池內的生機瘋狂的朝虛幻之門內湧入。盡管不是第一次見到這虛幻之門,孤獨敗眼中還是出現了一絲震撼,以他武道二層的實力,麵對這虛幻之門的時候,他還是感動了一股壓迫。轉身,孤獨敗目光環顧四周,淡淡道:“諸位,踏入這座門便可以進入生死之淵!”

    話畢,孤獨敗率先踏入那虛幻之門中,其氣息完全消失,仿佛被虛幻之門吞噬掉。

    “諸位,握住你們手中的劍器,戰鬥吧!”孤意的聲音飄蕩而出,數萬名執法者齊聲喝道:“戰!”

    咻咻!一道道劍光冒騰而起,數萬名執法者朝那虛幻之門湧去。

    “那之後便是生死之淵!”四周的武者紛紛起身,葉晨所在的小隊蠢蠢欲動,其目光紛紛朝公子蘇投來。

    “出發!”葉晨點頭道,偏頭望著千川雪,吩咐道:“進入生死之淵,你要緊隨在我身後!”

    “嗯!”千川雪盡管記不起以往的事情,但是判斷力還在,自然聽出葉晨語氣中的凝重。

    “那麼接下來的血獄便要靠劉東等人了!”起身,葉晨走進那虛幻之門,其虛空劍道蔓延而出,前方是密密麻麻的身影,“虛空劍道,看了那數百萬血晶不僅僅開啟虛幻之門,同樣要維持這虛空劍道的運行!”葉晨微閉著雙眼,其武神大陸的武者皆是聚集在一起。

    戰意在虛空劍道彌漫著,整個通道中安靜的隻剩下眾人的腳步聲。

    數刻之後,虛空劍道的盡頭終於浮現在眾人的耳旁中,一道道嘶吼聲正在從盡頭處飄蕩而出。

    數萬執法者整齊有致,劃分成一百人為隊伍的小隊。孤獨敗率先踏入那盡頭中,消散在眾人的眼前。

    其九位統領也帶著小隊進入,隻是每次踏入其中的人數都是以小隊為單位。

    “隻能一次進入百人嗎?”葉晨能夠感受到,每當一支小隊踏入其中的時候,彌漫在虛空劍道中的能量便減少了許多。

    “此處被稱為虛空劍道,而虛空劍道的盡頭便是生死之淵的入口,以這條虛空劍道的規模隻能勉強一次傳送一百餘名武者!”

    “虛空劍道擁有隨即性,不確定性!每一次傳送的位置都不同,若是運氣槽糕的話,可能直接被傳送到生死獸群中!”公子蘇輕聲道,語氣頗為凝重。

    “如何離開生死之淵呢?”葉晨總覺得這生死之淵不簡單,或許他們離開地獄的契機便在這生死之淵上。

    “生死之淵的最中央處有虛幻之門,通過那虛幻之門便可以重新回到地獄!這地獄龍鳳榜的時間為一年,也就是說,一年後,所有武者都要聚集在生死之淵中央,若是未趕至的話,那麼便要等下一次生死之淵開啟的時候才能離去!如今生死之淵中的武者不僅僅我們,還有數屆前未來得及離開或者不想離開的前輩!”

    越來越多的隊伍進入生死之淵,片刻之後便輪到葉晨等人。

    “走吧!”葉晨淡淡道,目光環視四周,瞥見那些武神大陸的武者,地獄的原住民進入生死之淵是為了爭取地獄龍鳳榜,那麼這些人所圖之物又是什麼。

    躥出虛空劍道,其光芒在葉晨眼前浮現而出,比起地獄那血色的天空,這是黑白的世界。

    生死二氣在四周流轉著,處於平衡之中。

    “這是黑白世界!”葉晨劍眉微挑,雙眼閉著,其恐怖的靈魂席卷而出,方圓數千丈內的景物浮現在腦海中。

    黑白的世界,生死二氣流轉,巨大的石塊在虛空中漂浮著。這一幕對於葉晨而言並不陌生,踏入劍墓之後,他們便來到了這。

    公子蘇等人斷斷續續的在葉晨身後浮現而出,神情謹慎的望著四周,一道道嘶吼聲不時的在四周響起。

    “完全一樣的氣息,如同當初那般,這還是一點未變!”葉晨輕聲道,轉身,葉晨望向千川雪。

    千川雪目光茫然的望著四周那些漂浮的巨大石塊,“我好像以前來到這!”

    塵封的記憶漸漸蘇醒開來,千川雪眼中的茫然漸漸退去,特別是靈魂四周的那股波動漸漸化作虛無,其一道道畫麵猶如潮水般湧上千川雪的腦海。

    砰!一股淩厲的氣勢在千川雪身上彌漫而出,千川雪的神色再次恢複以往的淡漠,“葉晨!”

    記憶完全複蘇,千川雪眼中閃過一絲罕見的羞澀,這數十日以來發生的一切,她可是記得清清楚楚。

    “記起來了?”

    

Snap Time:2018-01-23 08:29:57  ExecTime: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