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胡扯


    無上皇座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胡扯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胡扯(第一更)

    金秋十月,枯葉落滿了天際。

    白衣獵獵作響,葉晨神色略顯無奈的望著眼前的千川雪。

    “你是葉晨!”千川雪輕聲喃喃道,嘴角掛著一絲足以顛覆蒼生的笑。

    “葉子的葉,早晨的晨!”千川雪臉上的淡漠猶如那飄落的枯葉般,消散在秋風中。

    “那我是誰?”玉手揉著眉心,千川雪絲毫不在意自己的手依舊被葉晨握在手中。

    眼眸半眯著,葉晨的靈魂力布滿了整個庭院,在千川雪的身上,他感受到了一股怪異的波動,或許便是這股波動封印了千川雪以往的記憶。

    “千川雪,本座的女人!”葉晨牽住千川雪的手,牢牢地,緊緊的,不想要給秋風有哪怕一絲可乘的縫隙。

    “我是你的女人?”千川雪美眸中浮現出一絲錯愕,這個世界對她是陌生的,唯獨眼前這道身影。

    “是的,本座的女人!這件事情要從很多年前說起,那時,你我還年幼!”

    “然後呢?”千川雪的睫毛輕微跳動著。

    “然後你就成為我的女人!”葉晨看在楚楚動人的千川雪,柔柔地微笑著。

    “就這麼簡單,為何不像孤獨敏說的那樣?”千川雪疑惑道,沒有刻意用淡漠來偽裝自己。

    “孤獨敏!孤獨城的城主少女,她說的哪樣?”寥落的星辰下。葉晨嘴角同樣噙著一絲笑意。

    “一個偶然的邂逅,之後而你就對我窮追不舍,然後我就成為你的女人,孤獨敏說大部分人都是這樣的!”千川雪無奈的嘟嘟嘴。

    取出酒壺。葉晨自飲了一口,眼中閃過一絲笑意:“你真想知道過往的一切!”

    “嗯!”血紅色月光下,千川雪那張絕世容顏看起來反而多出了一抹妖異美。

    “那說起來可長了,要怎麼形容呢?年幼時,我辭家前往劍神門修習武道,途遇女扮男裝的你,兩人一見如故,誌趣相投。遂於草橋結拜為兄弟,後同到劍神門修習武道。在劍神門兩人朝夕相處,感情日深,這些日子中。我也知道了你的女子身份。後來我離開劍神門曆練的時候,你被家族要嫁給其他人,然後我就持劍殺上你家,把你搶了過來,你就成為我的女人!”葉晨眼中的笑意的越來越濃。難得有心思戲弄千川雪,因為,他發現這樣戲弄千川雪還挺好玩的。

    “怪不得,我還記得那句話。你若嫁人,我便踏破帝都!”千川雪對於葉晨的話語深信不疑。

    “我的確有說過這一句話!”葉晨輕笑著。嘴角揚起。

    “那麼我為什麼會跟你一見如故呢?”千川雪疑惑道,她平日的話並不多。就算跟孤獨敏在一起的時候,她的話也不多,一般都是孤獨敏在說話,她在傾聽。

    然而在遇見葉晨後,千川雪就覺得自己有好多話想說,這些話仿佛一直壓製在她的心。

    “哦,這個啊,當初我也問了你這個問題,最後談了很久才得出一個結論,命中注定!”葉晨神情極為認真道。

    庭院之中,兩道白衣在風中浮現著,千川雪認真的問著一些問題,葉晨隨便的胡扯著。

    對於葉晨和千川雪之間的事情,葉晨是隨意的胡扯,不過正事,葉晨倒是未隱瞞千川雪,將自己等人為何進入劍幕之事娓娓道來。

    血色月光如流水般灑落在庭院中,染紅了滿地的枯葉。

    寂靜的庭院內,葉晨低沉的聲音回蕩而起,直至最後消散,低頭,葉晨望著已經沉睡過去的千川雪,不得不承認,千川雪很美!

    低頭,葉晨如同蜻蜓點水般的吻了千川雪眉頭。

    沉睡中的千川雪嘴角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一絲笑意,嘴角彎起,在她踏入地獄這麼久,她還是第一次如此安穩的睡著。

    踏入地獄,她忘記了整個世界,忘記了自己。她的美色讓那些武者為之瘋狂,接連數月,她都在活在殺戮的陰影下。

    唯獨見到這道融入的身影時,千川雪才感受到了那股久違的安全感。

    光禿禿的樹杆,葉晨神情懶散的靠在其上,千川雪的頭微偏,依著葉晨的肩膀。

    火焰在葉晨的指尖流轉著,驅散了這入秋的寒意以及那冰冷的月光。

    漆黑的眼眸中浮現出一團血霧,葉晨抬起頭望著那虛空中的血月,輕聲喃喃道:“若孤獨敗要考慮整個局勢的話,他不會在孤獨城出手,畢竟生死之淵開啟在即!”

    “為了此事而得罪數十名武道境武者,顯然是為不智!”

    “不過明麵上不動手,但是暗地的打壓還是會有的,血獄!”

    “倒是給劉東惹了個麻煩,不過麻煩也算是考驗,以那家夥的能力也足以應付!”抓起酒壺,葉晨獨飲著,偏頭望著已經熟睡的千川雪,“一年多了!”

    “慕辰,胖子,韓間,消沉,陸壓,流葉,鳳歌,清絕!”

    “我會找到你們的,帶你們進入地獄的是我,我也會一個不少的將你們帶出去!”葉晨語氣極為堅定。

    血色月光下,其兩道背影被拉的好長好長。天道,地獄道,人道,餓鬼道站在庭院前,天地靈氣幻緩緩的進入他們體內。

    數百米開外的樓台上,公子蘇目光遙遙的落在庭院內,“主上,你到底是誰?”

    “三十餘名武道境強者出手相助,這份影響力絲毫不亞於一城之主!”

    “孤獨敗那老家夥應該會做出正確的選擇,畢竟我等可是要為孤獨城出戰!”公子蘇無奈的揉了下眉頭:“還真是個麻煩!”

    “不過,先要麵對這個麻煩的會是劉東那家夥!”公子蘇嘴角挑起了一抹笑意。此刻他腦海中不禁浮現出劉東那苦逼的表情。

    夜色如水,休息數刻之後,葉晨起身,持劍。在庭院之中舞起劍來,沉浸在修煉之中。

    孤獨城少城主納妾之事仿佛從來沒有發生過似的,至少在接下來的日子,孤獨城的武者並未提起此事。

    那些賓客對於此事也絕口不提,大家都極為默契的選擇了忘記此事。

    這些日子以來,葉晨除了修煉之外,趁著千川雪還未記起過往,葉晨閑暇時戲弄下千川雪。隨便扯一些子虛烏有的事情。

    最葉晨記憶深刻的是,當他編造出自己和千川雪結婚同房的事情,千川雪臉上罕見的閃過緋紅之色。

    他和千川雪之間牽扯不斷,就算發生當初的那種事情。他也未見過千川雪臉紅。

    將近十日以後,公子蘇再次出現在庭院開外!葉晨止劍,收起麒麟劍,帶著千川雪以及數具劍屍走出庭院,“終於要開始了嗎?”

    “先前冷楓已經派隊員來通知此事了!”公子蘇行了個劍禮。

    在外人麵前。千川雪的神色始終淡漠如水,猶如一塊萬年寒冰般,一副拒人於千之外的神色。

    “公子蘇,若是我額外帶一名武者進入生死之淵。這孤獨城會同意不?”葉晨輕聲道。

    “主上是想帶主母進入生死之淵!”公子蘇劍眉微皺,思索了片刻。輕聲道:“孤獨城對於生死之淵控製極為嚴格,若是主母要踏入生死之淵可有些難辦!”

    生死之淵比起地獄更加的恐怖。盡管千川雪如今踏入靈武境,不過千川雪若是進入生死之淵,必定成為葉晨的牽絆。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不過若是將她留在孤獨城,我會更加的不放心!”氣息全無,葉晨已經能夠自如的控製月神意誌,其體內彌漫的威壓也收斂起來。

    城主府,其數萬名執法者齊聚在城主府那座宏偉的宮殿前,一股大勢在虛空中凝聚著。

    數百萬血晶源源不斷的被送入宮殿之內,投入血池之中。血氣彌漫,衝霄而起,一股股生機在血池內湧動著,最後被生死柱吸納。

    當葉晨踏入城主府的時候便察覺到了那股通天的生機,“好濃厚的生機!”

    “數百萬血晶,每次開啟生死之淵便要消耗大量的血晶!”公子蘇找到了冷楓等人,其執法者為一片方塊,其他武者為一片方塊。

    宮殿的上空,孤獨皇,九位統領站在其上。孤意統領劍眉微皺,目光淩厲的落在葉晨以及千川雪身上,這血獄帝君莫非是要帶此女子進入生死之淵。

    孤獨皇也注意到了千川雪的到來,眼中流露出一絲柔情,“無礙!”

    按照規則,葉晨是無法將千川雪帶入生死之淵,然而孤獨皇都這麼說,孤意九人也不再說辭。

    站在人群之中,葉晨儼然成為了全場的焦點,葉晨神色平靜,若有深意的望了虛空中那十道身影,他知道,孤獨城不會阻攔他帶千川雪進入生死之淵。

    一股肅殺之氣彌漫而出,數萬武者,其身上的殺氣極為驚天。

    陣陣轟鳴聲在宮殿之中回蕩而出,孤獨皇跨步而出,俯視著下方的數萬武者,渾厚的聲音隨之響起:“諸位!”

    孤獨皇的聲音清晰的響徹在眾人的耳旁,所有目光齊聚在孤獨皇身上。

    “諸位,進入生死之淵,不僅僅要麵對生死獸的壓迫,同樣還要麵對來自其他三大城的壓迫!”

    “地獄龍鳳榜的規則極為簡單,擊殺其他三大城的武者便可獲得積分,在整個地獄中,其積分排到前百名便位列地獄龍鳳榜,名次以積分多少而排列!”

    “當然要獲得積分除了擊殺其他三大城的出戰者外,還有一方法便是擊殺生死獸!生死獸體內擁有生死丹,諸位擊殺生死獸後,繳納生死丹要可以相應的積分!”

    百度搜索泡書吧閱讀最新最全的小說 http:// /

Snap Time:2018-01-24 04:07:02  ExecTime: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