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動她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動她?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動她?

    秋風瑟瑟,風卷動著高掛的燈籠。

    “我拒絕!”幹淨利落的一句話,猶如這秋風般,倒卷而去。

    淡漠的語氣,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女子的眼神仍然未變。

    白色衣裙獵獵作響,女子無視孤獨皇那慘白的臉色,轉身,朝來時的路走去。

    一股恐怖的威壓在高台之上爆發開來,閉著雙眼的孤獨敗緩緩睜開雙眼,淡淡道:“很好!”

    孤獨敗不得不承認,眼前的這名女子極為出色,配的上孤獨皇如此興師動眾,但是孤獨家的男人不容拒絕,否則孤獨家臉麵要置於何地。

    “沒事,我願意等你到答應為止!”臉色雖慘白,孤獨皇嘴角仍然掛著一抹溫和的笑意,眼中的深情並未消散。

    “我會等你找到過往,或許此舉是我有點孟浪了!”堂堂的少城主在如此濃重的場合被拒絕,孤獨皇心中並未有怒氣。

    “隻是因為緊張,若是你找回過往,那麼我們便成為兩個世界的人,所以才會如此!”孤獨皇單膝跪在地上,他這一生很少跪過,唯獨生母離世的時候,他才跪過。

    恐怖的威壓在高台之上彌漫著,但是這股威壓卻阻擋不住女子的步伐。

    對於孤獨皇看似平淡,然而卻流露出深情的話語,女子不曾止住,她的步伐輕緩,每一步都那麼堅定。

    我忘記了整個世界,我也忘記了我自己,但是我不曾忘記那個人。

    但是我會找到過往,同樣也會找到那個人,葉晨。女子眼前浮現出一道消瘦的身影,溫而儒雅的俊臉。

    高台四周一片死寂,在場的賓客全部沉默了,今日的一切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

    “站住!”孤獨敗起身,猶如一隻沉睡已久的雄獅,恐怖的威壓狂卷而出,籠罩整個高台。

    威壓如一座大山般落在女子身上,女子的步伐也隨之止步,動彈不得。

    “孤獨皇,孤獨家流傳的三條祖訓,你可還記得!”孤獨敗淡淡道,目光淩厲無比,足以切金斷石。

    寂靜!孤獨敏臉色慘白,神色緊張的望著孤獨皇。

    起身,孤獨皇朝前邁出一步,盡管未化去四周那股恐怖的威壓,但是也緩解了這股壓迫,“記得!”

    “說!”渾厚的聲音回蕩在虛空中,激起一道道淡淡的空間波紋。

    “第一條,作為武者要無所畏懼!第二條,作為孤獨家男子不容他人侮辱!第三條,孤獨家子弟要統治整個地獄!”

    “既然你知道這三條祖訓,那麼侮辱了孤獨家的人,要如何處置呢?”孤獨敗淡淡道,四周的虛空承受不住這股壓迫,赫然破碎開來。

    “唉!”四周徒然響起一道道歎息聲,在女子拒絕孤獨皇的那,他們仿佛便意識到了這個結局。

    女子公然拒絕孤獨皇,這無疑是侮辱了孤獨家,孤獨家是孤獨地獄的統治者,又豈能讓一女子侮辱。

    孤獨皇心神一震,在孤獨敗的眼中,他看到了殺意,從小到大,孤獨敗灌輸給他的理念便是,侮辱孤獨家者死。

    “作為一名男人,如果被自己心愛的女人拒絕,隻能說明我不過優秀!”

    “作為一名女人,她有權利拒絕任何人!”迎著孤獨敗的目光,孤獨皇語氣堅定道:“這與孤獨家的臉麵無關!”

    “一個強者注定是要失去許多,愛情隻能埋葬在強者的劍下!”

    “強者的路不需要羈絆,愛情的羈絆!”孤獨敗眼中第一次出現了詫異,孤獨皇很少會反抗他的命令。

    “但是成為強者,隻是為了守護自己所堅持的羈絆,這才是我的道路!”孤獨皇再次朝前踏出一步,武道巔峰的氣勢在他身上爆發開來。

    單薄的武衣獵獵作響,兩股武道壓迫在巍峨的高台之上碰撞開來,虛空碰撞,四周的武者不得不運起真氣抵抗這股恐怖的壓迫。

    恐怖的壓迫受到緩解,女子那清冷的眼眸不曾有過一絲變化,目光遙遙的落在天際,再次朝前走去。

    兩股武道壓迫碰撞,高台之上,空間亂流湧動,女子的身形如大海中的一片孤舟,每踏出一步,女子的臉色便慘白一分,極為吃力。

    踏出一步,女子便要休息片刻,步伐仍然那麼堅定。

    我不屬於這,這的世界不屬於我,我有過往,還有那道融入我靈魂的身影!女子慘白的臉上浮現出一絲血色,一抹嫣紅至嘴角滴落。

    尋常的靈武境武者,在這股武道壓迫之下,動彈不得。

    然而憑借著一股執著,來自靈魂深處的執著,女子每踏出一步便要承受著撕心裂肺的痛楚,眼中的堅定卻未退去。

    在女子的靈魂周旁環繞著一股詭異的波動,生死波動,這股波動的存在阻隔了女子身上彌漫的氣息。

    但是在此刻,這股執念在靈魂中蔓延而出,衝破了那股怪異的波動,波動蕩然無存,靈武一層的氣息第一次在女子身上爆發開來,“葉晨,我到底是誰?”

    靈武境的修為對於武道壓迫而言是微不足道的,武道之下,靈武便是螻蟻。

    孤獨城中,一座庭院內,枯葉紛飛,一道持劍的身影如同那飄落的枯葉般,飄忽不定。

    咻!滿院飄蕩的枯葉靜止在半空中,那間便化作灰燼灑落開來,葉晨猛然抬起頭,目光遙遙的落在城主府所在的方向:“這股氣息!”

    “這是千川雪的氣息,她在城主府!”恐怖的靈魂力猶如洪流般狂湧而出,僅僅數息而已,葉晨的靈魂便覆蓋了半座孤獨城,同樣籠罩了城主府,一副畫麵清晰的浮現在葉晨的腦海中,巍峨的高台上,一道倩影身影站在其上,嘴角的嫣紅滴落開來,滴落在白衣上,彌漫成一道道血紅的嫣紅,“千川雪!”

    “誰也不能動她,就算孤獨城城主也不行!”長發無風自飄,葉晨持劍躍在半空中,恐怖的氣勢完全爆發開來。

    “誰也不能!”葉晨能夠感受到千川雪的氣息越來越薄弱,滔天的殺意在葉晨的眼眸中凝聚著,天道,人道,地獄道,餓鬼道紛紛踏出,滔天的殺意同樣在他們身上彌漫著。

    無盡的殺氣在葉晨身上彌漫中,因為在意,所以能夠會觸及心中的那根弦。

    砰砰!滔天的威壓彌漫而出,葉晨一步踏出,直接踏破了虛空,撕碎了空間亂流,化作一道長虹直射而去。

    天道,地獄道,餓鬼道,人道紛紛緊隨在葉晨身後,四股武道壓迫彌漫而出,所過之處,孤獨城的武者心神巨駭,抬起頭,留在他們視線中的隻是遠去的長虹。

    城主府,巍峨的高台之上,女子的臉色極為慘白,慘白的讓人痛惜。

    女子的氣息越來越薄弱,每踏出一步,她身上的氣息便弱一分,那絕世的容顏少了先前的驚世,更多的則是淒美。

    孤獨敏神情緊張,目光來後的在父兄之間掃動著,但是兩股武道壓迫卻如同一座大山般,落在她心頭,她連出聲的能力都沒有。

    真氣狂湧,孤獨皇的額頭也多出了少許汗水,他修為不過武道一層巔峰而已,隻能撼動孤獨敗的武道壓迫,而無法將之粉碎。

    “孤獨家的臉麵不需要無辜的殺戮!”孤獨皇朝前邁出一步,承受著大部分的威壓,四十年多年以來,他第一次如此反抗孤獨敗,就算當初孤獨敗要他迎娶他不愛的女子時,他也未曾反對過。然而孤獨皇越是如此,孤獨敗眼中的殺意便越盛,他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兒子被情所困,孤獨皇要走的是強者之路,而不是癡情路。

    “若是她嫁於你,此事就此作罷,若是不嫁,那麼便沒有存在於世間的必要!”霸道,這一句話將孤獨敗的霸道體現的淋漓盡致,殺意畢露,四周的溫度徒然刺骨起來,壓迫猛然加大。

    “死!”孤獨敗不想看到孤獨皇這女子而造成父子兩反目成仇,其威壓再次暴漲,逼退孤獨皇,朝女子湧去。

    女子身形搖搖晃晃,如今她踏出一步時候便要休息數十息。

    砰!仙虛起身,其武道意誌在他身上彌漫開來,他絕不能讓千川雪死在此地,因為她是五代的女人。

    一些武神大陸而來的武者也紛紛起身,神色頗為無奈的望著站起來的仙虛,武道意誌在他們身上彌漫著。

    公子蘇劍眉微皺,略顯疑惑的望著仙虛,“仙虛前輩莫非認識此女?”

    在公子蘇疑惑的那,一股滔天的殺意徒然在九天之上回蕩而起,轟鳴聲絕地而起,數道長虹從遠處呼嘯而來,這股滔天的殺意便融入這數道長虹之中,“她,誰也動不得!”

    這道聲音猶如天地之音般擴散開來,對於其他人而言,這道聲音有些陌生,但是對於公子蘇,仙虛以及武神大陸的武者而言,這道聲音極為熟悉,這是五代的聲音。

    “他來了!”仙虛眼中多出一絲無奈,今日又要起波瀾了,不過,發生什麼事情,他隻能站在這五代這邊,若是五代瘋狂,那麼他仙虛也要陪之瘋狂。

    無數道雷霆在天地間凝聚而出,在肆蕩的雷霆周旁環繞著一道道火焰,一道白衣身影踏著雷霆,披著天地之火而來,撕碎了蒼穹:“誰也不能!”

    

Snap Time:2018-01-23 21:11:59  ExecTime:0.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