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二代意誌


    精致的庭院,寂靜無比。

    秋風瑟瑟,枯葉紛飛,一襲白衣若隱若現。

    葉晨坐在晚風中,其飄落的枯葉打落在他臉上,飄然而落。

    氣息平穩,葉晨雙目緊閉,其四道劍影在方圓數十米內的虛空中閃動著,虛虛實實。

    庭院開外,人道,餓鬼道,天道,地獄道站在不同的方位,顯然這是為葉晨護法。

    一股霸道的劍意彌漫在庭院的上空,這是二代的劍意。

    秋意襲人,葉晨的心神沉浸在夢境之中,第三次入夢。

    天空是灰mngmng的,古道上躺落這沒人願意挽留的落葉,偶爾被寒風戲弄,隨即又被拋棄。

    一人之劍便可傾遍天下,白衣少年持劍踏著古道而過。

    如同當初在白虎族的時候,葉晨沉浸在二代劍意時,那些浮現出來的畫麵那般,葉晨重新經曆了一次那種畫麵。

    特別是白衣少年的那一句話:“人生氣起來,很可怕的!”

    一劍傾盡天下,白衣少年的劍是霸道的,無人可以比擬的。但是在霸道中又帶著一抹不為人知的悲傷,那個離他而去的女子。

    時間最後停格在劍神山脈中的一座孤峰,他持劍而立,其身後背負著一架古琴,青年抬起頭,望著那垂落的夕陽。

    遠處望去,天空中滯留著一片雲,夕陽的孤獨將他淋漓盡致的灑落在這道身影上,最後淹沒了他的身影。

    麵向夕陽,很多人都在餘暉下麵,尋找著一切曾留戀的過往。

    青年接下背後的古琴,古琴悄然從他的手中劃落,落進翻滾的雲霧中,“過往雖美好,但是我卻隻是這個世界中的過客,非二代!”

    “我是五代!”青年輕聲喃喃道其古琴打落在山澗上,粉碎開來。

    天邊的雲彩,垂暮的夕陽,起伏的峰巒這一幅幅畫麵也如那古琴般,破碎開來。

    無盡的黑暗取代了一切,庭院中,葉晨數日未動的身影輕微一顫,其一股霸道至極的意誌徒然在庭院之中冒騰而出。

    二代月神意誌凝聚在月神印記之上,葉晨眉心出的月神印記彌漫著一道淡淡的銀光,這抹銀光撕扯了四周卷動的秋風,風碎葉晨的雙眼也猛然睜開其霸道的氣勢徒然在他身上爆發開來。砰砰!四周的虛空承受不住這股霸道的威壓震動開來,持續了片刻。葉晨方才收斂起這股霸道的氣勢,以及二代月神意誌。

    “第三次入夢!結束了!”起身,葉晨夾住數片飄落的枯葉,心神微凝,三股截然不同的月神意誌在他身上爆發開來。

    “憑借這三股月神意誌,我再遇上武道一層巔峰武者,無需憑借劍屍之力也能將之壓製住!”

    “若是遇見武道二層的領域強者也有反抗之力,絕非任其宰剽!”月神意誌在葉晨的指尖流轉著,最後消散開來。

    灰豪mng的天空血月漸漸隱入天地中,其曙光在虛空中浮現而出,濤落在葉晨身上。

    葉晨臉s略微有些慘白,接連數十日的入夢讓他體內的真氣將近枯竭。

    天地靈氣湧動,葉晨再次坐在滿院的枯葉之上,半眯著雙眼,繼續修煉著,其天地靈氣瘋狂的朝他體內湧去。

    天空中的最後一縷yn霾被曙光驅散,天s放明,沉浸一夜的孤獨城再次進入了喧嘩,一名名武者穿梭在街道之中。

    庭院雖然距離那些街道甚遠,其喧嘩聲還是稀稀落落的飄至庭院。

    “主上!”公子蘇的身形出現在庭院開外,其聲音飄然而至。

    “何事?”葉晨雖然沉浸在修煉之中,不過卻未忘記時間,距離生死之淵的開啟應該還有數日。

    “孤獨城城主府召集二十支小隊的成員,說是有事情要宣布!”尋常若是無事,公子蘇絕對不會來打擾葉晨的修煉。

    “城主府的事情?”葉晨起身,直接邁出庭院,體內再次流淌著充盈的真氣。

    “咦!”公子蘇驚呼而出,數十日未見到葉晨,他方才發現葉晨好像變得更強了,特別是麵對葉晨的目光時,他感受一股更加恐怖的壓迫。

    “不錯!”葉晨輕笑而出,在公子蘇身上他感受到了一股驚天的意誌,武道意誌。

    半步武道,進則武道!公子蘇自然知曉葉晨所指之事,淡然一笑,道:“這數月以來,見證了那麼武道境武者的廝殺,收獲也是不少!”

    “在數日前,屬下已經演化武道,融入神通,真正的形成武道意誌!”雖然突破了瓶頸,公子蘇踏入武道之境,然而眼中並無所謂的欣喜。正是踏入武道,公子蘇方才察覺葉晨的變化,那股恐怖至極的壓迫,公子蘇知道,就算自己已經踏入武道,也絕非葉晨之敵。

    “走!”葉晨淡淡一笑,邁出庭院,天道等劍屍緊隨在後。

    孤獨城,其城主府看起來依舊威嚴無比,作為孤獨城的權利中心,其尋常武者不得靠安此處。

    大勢在城主府上空凝聚著,其數名武者零零散散的走進城主府中。

    高大的城牆,把守森嚴,盡顯巍峨霸道之氣。數名執法者持劍立於石門前,這些執法者身上彌漫的b動不下靈武境。

    葉晨等人的到來並未受到阻攔,畢竟在那一日隊伍之比,大多數執法者都見識了這位白衣少年的恐怖之處。

    數名執法者帶著葉晨等人朝城主府內部走去,巍峨的高台,數千石桌整齊的擺放在四周,大多數位置上都坐滿了人。

    葉晨神s淡然的望著前方,一道道恐怖的氣息撲麵而來,在這四周的武道境武者眾多,六十多名武道境。石椅上坐滿了二十支小隊的成員,在其中葉晨看到了數十道熟悉的臉龐。

    葉晨等人的到來引起了眾人的注意,畢竟葉晨在比試時誅殺了數名武道境強者,他就算不想出風頭也不行。

    冷楓等人起身,為其帶路。

    走過其他隊伍的時候,那些武神大陸的武者紛紛對葉晨點頭,微笑。

    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下,公子蘇這才出聲問道:“這城主府召集我等是為了何事?”

    “我等也不知!”冷楓搖頭,他也在閉關修煉。大部分武者都在修煉,公子蘇詢問了數人,皆是搖頭不知。

    一道道議論聲在四周響徹而起,葉晨閉著雙眼,繼續修煉著。仙虛也注意到了葉晨的變化,特別望了葉晨一眼,“五代身上的壓迫越來越強了!”

    數刻後,其數道尖銳的破風聲在城主府上空響徹而起,孤獨城九位統領悄然而至,落在巍峨的高台上,站著,神s恭敬的望著虛空。

    砰砰!一股恐怖的氣息在虛空中彌漫著,正在議論的武者紛紛望著虛空,那,有一股恐怖無比的壓迫。

    “恐怖的壓迫!”正在修煉的葉晨抬起頭,目光環顧四周,最後落在虛空中。

    “武道二層!”仙虛輕聲喃喃道,對於這股壓迫視若無睹。

    砰砰!血氣彌漫,兩道tng拔的身影在血氣中浮現而出,一道道空間b紋在兩道身影周旁擴散著。

    “見過城主!”冷楓等人紛紛起身,行了個劍芽山“這人便是孤獨城城主孤獨敗!”葉晨目光平靜,眼中毫無絲毫的恭敬,大部分的壓迫都來自這名中年人,這人的氣息極為雄厚,比起古田之流都要雄厚:“武道二層!”

    強者始終是受人尊敬的,更何況是孤獨城城主,孤獨地獄中也隻有孤獨敗能夠讓孤獨地獄的武者佩服。

    不過對於葉晨這些來自武神大陸的武者而言,他們並不看重孤獨敗的地位,而是其實力。

    “見過城主,見過少城主!”孤意帶著位統領,紛紛向孤獨敗以及孤獨皇行了個劍禮。

    “孤獨皇,孤獨城的少城主,孤獨敗的長子!”公子蘇輕聲低語道,如今他已經踏入武道境,麵對虛空中的那股壓迫也不會那麼吃力,神s淡然。

    “此人天賦不錯,修煉三十餘年便踏入武道境!”公子蘇輕聲歎道,唯獨踏入武道境才會感受到武道境的可怕。

    “可是比起你,他差遠了!”葉晨淡淡道,“武道巔峰的壓迫圄然可怕,但不是無……可擊的!”

    恐怖的壓迫落在巍峨的高台上,高台輕微抖動著。

    砰砰!兩人踏落在高台上,抖動的高台靜止下來,目光環視四周,孤獨敗直接坐在首位,孤獨皇坐在次位。

    全場寂靜的可怕,孤獨地獄中公然的第一強者是孤獨敗,至他現身後,全場的氣氛都隨著他一舉一動而改變。

    “諸位,數月前本座正在閉關,因此未出麵招待諸位,本座在此為先前的怠慢說聲抱歉了!”孤獨敗的聲音渾厚無比,清晰的在每人的耳旁響起。

    “除了此事,本座還有一件事情要告知諸位!”

    “諸位代表孤獨城進入生死之淵,按照往日的規矩,在這一段時間內,諸位要聽孤獨城的指揮!”

    “因此,每一次,孤獨城都會選擇一人成為短時期內的統領,管理這二十支隊伍!”

    “孤獨皇!”孤獨敗目光飄至下方的孤獨皇,淡淡道。

    “屬下在!”孤獨皇起身,大步流星的朝前走去,神情恭敬道。

    “此次這些隊伍便由你負責!”孤獨敗的聲音洪亮的飄至眾人的耳旁中,眾人臉s皆是一變,神情有些複雜。

    這些人無一不是天子驕子,又豈能容忍受他人管製,特別是那些武道境強者。

    “在生死之淵期間,諸位代表孤獨城出戰,那麼便要聽從孤獨城的聽令!”

    “離開生死之淵後,諸位自然不再受孤獨城約束!諸位,認為呢?”恐怖的威壓在孤獨敗身上彌漫著,形成一股滔天的威壓,籠罩著巍峨的高台。

    在這股威壓之下,眾多武者都選擇了沉默。

    “既然如此,那麼進入生死之淵後,孤獨皇便是第十位統領,暫時管理這二十支隊伍!”孤獨敗嘴角挑起一絲笑意,顯然極為滿意眾人的沉默。

    “,公事已經說完了,接下來便是s事,明日便是我兒孤獨皇納妾之日,本座已經在城主府中擺好了酒宴,希望諸位能夠賞臉!”孤獨敗起身,目光環顧四周,徐徐說道。

    本站7×24小時不間斷更新小說,請牢記天天中文網址:  l+D收藏本頁

Snap Time:2018-01-19 21:20:30  ExecTime:0.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