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念葉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念葉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念葉

    秋風瑟瑟,孤獨敏臉上的緋紅被秋風吹散,臉色慘白無比。

    “小妹!”溫和的聲音在庭院外響起,一道挺拔的身影大步流星的朝大院走來。

    身形挺拔,劍眉星目,其標誌的五官猶如雕刻出來似的,青年踏步而來,盡管他刻意收斂起自身的氣息,然而一股皇者之氣還是流轉在他的眼角間。

    “哥!”孤獨敏輕喚道,單薄的衣裙獵獵作響。

    青年劍眉微皺,眼中閃過一絲痛惜,脫下自己的外套,小心翼翼的為孤獨敏披上。

    青年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不過瞧見孤獨那慘白的臉色時,青年還是說道:“小妹,你又修煉了!”

    孤獨敏體內那股死氣時刻流轉著,若孤獨敏一運轉功訣,那股死氣便瘋狂的衝擊著孤獨敗留下來的禁製,撕扯著經脈。

    因此,孤獨敏一旦修煉,其臉色必然慘白無比。

    枯葉悄然的在指尖滑落,孤獨敏笑而不語。

    麵對孤獨敏的笑,青年也是無奈的一笑,無論自己如何喝斥小妹,小妹還是每日堅持修煉。

    “哥,我不想成為累贅,同樣也不想成為廢物!”孤獨敏嬌弱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堅定之色。

    “小妹!”青年輕輕拍打著孤獨敏的臉頰,輕聲歎道:“別管外界的那些流言蜚語,你從來不是廢物!”

    孤獨敏笑而不語,眼中的堅定卻未退去,“哥,怎麼不陪念葉姐姐!”

    “她在練劍!”一股柔和的力量在青年的手心處流轉開來,青年右手按在孤獨敏的肩膀上,其柔和的力量融入孤獨敏體內。

    暖洋洋的感覺蔓延開來,孤獨敏那慘白的臉色也稍有好轉,出現了一絲血色。

    “最喜歡看念葉姐姐練劍,哥,你帶我去看念葉姐姐練劍,好嗎?”孤獨敏拉扯著青年的衣裙,神情俏皮無比。

    青年疼愛的敲打著孤獨敏的眉頭,眼中盡是溺愛的神色,“但是,你別打斷她的修煉!”

    “恩恩!”孤獨敏狠狠的點頭,腦海中不由浮現出那一襲白衣似雪的身影,以及那一張不食人間仙火的容顏,絕美至極。

    一股柔和的力量出現在青年的數米開外,阻擋住了那卷來的秋風,青年吩咐兩名侍女一些事情後,便帶著孤獨敏離開了庭院。

    秋意吹黃了滿枝的枯葉,秋風席來,滿枝的枯葉飛舞開來。

    一道如雪的身影在狂舞的枯葉中若隱若現,其璀璨至極的劍光總是撕碎了那撲麵而來的秋風。

    起舞弄清影,青絲飄蕩,這道倩影如起舞的蝴蝶般。四周飄落的枯葉都沉浸這一場劍舞中,舍棄了樹枝的挽留,紛紛掉落開來。

    枯葉打落,打落在那劍上,一道清脆的劍吟聲響徹而起,這飛舞的樹葉,起舞的清影,儼然構成了一副唯美的畫卷。

    數十米開外,孤獨敏和那名青年站在石橋上,眺望著遠處舞劍的女子。

    “念葉姐姐好美!”孤獨敏輕聲喃喃道,清澈的眼眸中流露出一絲沉醉之色。

    “很美!”青年喃喃道,其眼中罕見的出現了愛慕之色,閉上雙眼,青年腦中浮現的依舊是這道起舞的倩影,以及那張絕世的容顏。

    “哥,念葉姐姐還是記不起以前的事情嗎?”柳眉微蹙,孤獨敏突然問道。

    “還是那樣,對於以往的事情,她好像都不記得了!”青年輕微一歎,眼角間流露出一絲惋惜以及竊喜,“也許不記得更好,這樣才能斬斷過往!”

    “哥,這念葉姐姐真的是你在回城的途中遇見的?”孤獨敏嘻嘻笑著:“我很懷疑!”

    青年無奈的瞪了孤獨敏一眼,苦笑道:“小妹,這一次我真的沒騙你,念葉的確在我回城的途中所遇!”

    “那時候,她還昏迷中,之後我便將她帶入城主府,接下來的事情你也知曉了!”青年不厭其煩的解釋道。

    “每一次都是一樣的解釋!”孤獨敏神色微凝,極為羨慕的望著起舞的倩影,“哥,你說那個葉是不是念葉姐姐的愛人,不然她為何連自己都不記得,偏偏念著那個葉字!”

    “不是!”青年心中沒由來的產生一絲抵觸,特別是孤獨敏提起那愛人兩字時,“不管那個人存不存在,念葉隻能是屬於我的!”

    “唉,不知道念葉姐姐原來的名字叫什麼!”孤獨敏完全沒有注意到青年那微變的眼神,“不過,念葉這個名字也很好聽!”

    枯葉紛飛,舞劍的女子始終未曾去注意遠處的石橋,也未曾去注意那青年和孤獨敏,那張絕世的容顏上始終掛著一絲淡漠,猶如萬年寒冰般,化不開的冰冷。

    一舞傾城,絕世而獨立!枯葉紛飛,女子持劍,站在飛舞的枯葉中,抬起頭,其茫然的神色充斥著眼眸,“葉!”

    落葉紛飛,女子仿佛看到了一道身影,那張過分年輕的臉龐和飛舞的白衣。

    “葉!”女子輕聲喃喃道,這道身影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腦海中,揮不去,抹不掉。

    “為什麼我忘記了過往,我忘記了自己,我卻還記得你,葉!”女子的話語如同那飄落的枯葉般,消散在瑟瑟的秋風中。

    “葉!”持劍,女子再次翩翩起舞,卷起了滿地的枯葉,“我會找到過往的,葉晨!”

    這個名字仿佛融入了靈魂似的,枯葉飛舞,女子半閉著雙眼,一道白衣身影在他的腦海中飄蕩著。

    一股波動在女子的身上彌漫著,正是這股波動掩蓋住了女子的氣息。

    不記得以為,忘記了整個世界,忘記了所有人,甚至我忘記了自己,但是我還記得你的名字,葉晨。

    境由心生,融入於劍!四周飛舞的枯葉仿佛都被這一道道淒美的劍光所感染,忘情意境。

    血紅的月光悄然飄至,那道白衣倩影看起來猶如下凡的仙女般,不可褻瀆。

    “念葉!你是第一個讓我孤獨皇心動的女子,同樣也是最後一個女子!”青年眼神越發的火熱,眼瞳隨著那道身影而晃動著。

    “小妹,夜深了,你該休息了!”青年拉著滿臉不情願的孤獨敏離開此處,天地間仿佛再次寂靜下來,那道白衣倩影依舊在起舞著。

    城主府,血紅的月光為其增添了一抹神秘,青年雙手負背,朝城主府的最中央走去,途中遇見的執法者紛紛對其行了個劍禮:“少城主!”

    對於這些執法者的問候,青年始終以溫和的笑意回應,數刻後,青年的身形出現那宏偉的宮殿前,沒有受到阻礙,青年直接踏入其中。

    血霧中,孤獨敗睜開雙眼,望著站在血池邊緣的青年,眼中難得流露出一絲欣慰之色,“武道意誌又凝練了,演化領域指日可待,看來你最近倒是沒有荒廢修煉!”

    孤獨敗有一子一女,長子孤獨敗,也是眼前的這名青年,不過這孤獨皇看起來是青年的模樣,然而其真實年齡已經超過四十歲了。

    所以,孤獨皇和孤獨敏這對兄妹在外表看上去隻相差數歲,然而其實質上相差二十餘歲。

    “謹遵父親的教誨,孤獨皇對於修煉不敢怠慢!”唯獨麵對孤獨敗的時候,孤獨皇方才顯露出恭敬的神情。

    “強者之路無盡頭,若不想被後人趕上,唯獨更加拚命的往前走!”血霧破碎,孤獨敗身影完全呈現在青年的視線中。

    這句話在孤獨皇年幼的時候,孤獨敗便說過,每一年,他都會聽孤獨敗說這一句,他自然也知道這句話內包含的道理,淡然一笑,道:“謹遵父親教誨!”

    “雛鷹唯獨經過風雨的洗禮方才能夠翱翔九天之上,這數十年以來,你雖然在孤獨地獄中曆練,然而這遠遠還不夠!”

    “此次生死之淵開始的時候,那些武者組成的二十支隊伍便由你帶領!”

    “作為一名優秀的掌權者,不僅僅需要強悍的實力,同樣需要睿智!此次這些小隊中,武道境武者眾多,你應該知道要做些什麼!”

    “作為少城主,你終究是要培養出自己的班子!”孤獨敗淡淡道。

    帶領這二十支隊伍,這無疑是孤獨敗給孤獨皇的考驗。雄厚的真氣在青年體內流轉著,青年一笑,道:“孤獨皇從未讓父親失望過,這次也是如此!”

    青年此次來尋孤獨敗並非是為了此事,“孤獨皇還有一事要告知父親!”

    “何事?”孤獨敗依舊坐在平台上,未起身,天地靈氣朝他體內湧去,在和青年交談的時候,他也不忘記修煉。

    “孤獨皇要納妾!”提起這個,青年的語氣不由弱了數分,他的妻子是八大地獄城主的女兒,八大地獄和孤獨地獄世代交好,聯姻之事也極為常見,正是因為如此,青年方才要將此事告知孤獨敗。孤獨敗畢竟老謀深算,又豈看不出其中的利害,“雨渺是否知道此事?”

    雨渺,孤獨皇如今的妻子。聞言,孤獨皇搖頭,道:“不知!”

    沉吟片刻,孤獨敗淡淡道:“我孤獨家男子要納妾便納妾,既然雨渺已經是我孤獨家的妻子,那麼孤獨家的規則她也得遵守!”

    對於孤獨敗的答複,孤獨皇並未意味,“隻是納妾,我想以迎娶正妻的禮儀迎娶!”

    “數十日後,我會讓孤意將那些武者召集起來,那時候你先去管理那二十支小隊!”

    “至於納妾此事你自己做主便可!”說完,孤獨敗閉上雙眼,四周血霧再次湧動而出。

    “兒子想在那一日當著孤獨地獄諸位強者的麵子宣布這納妾之事!”孤獨皇知道自己第一次因為一個女子而心動,若不是顧忌孤獨城和八大城之間的關係,他便要廢了現任妻子。

    雖能夠以正妻之禮迎娶,孤獨皇還是覺得有些對不住念葉,因此,他想當著孤獨地獄諸多強者的麵宣布此事,以此來表達他的立場。

    “你做主便可!”孤獨敗依舊是這一句話!

    

Snap Time:2018-01-22 14:34:58  ExecTime:0.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