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一十章考驗

  
  第一千零一十章  考驗  第一更
  第一千零一十章  考驗  第一更
  “不知五代對玉皇殿可有了解!”空蕩蕩的雅間內回蕩著仙虛的聲音,他的聲音仿佛融入了投射而來的月光中。
  “玉皇殿!”葉晨輕輕抿了一口酒,淡淡道:“古時,劍神門掌控武神大陸,其門下有四大古族,三大殿堂!”
  “三代月神隕落,四大月神接手劍神門,組建玉皇殿,玉皇殿存在的緣由便是為了培養出新的守護者!”
  “簡單的來說,這玉皇殿是守護者聚集的地方!”說到這堙A葉晨便不再言語。他對於玉皇殿的了解大部分是來自莫澈和蕭胖子。
  “正如五代所言,這玉皇殿是守護者聚集的地方!而守護者的存在便是為了守護武神大陸,玉皇殿便是為了抵抗外敵而存在!”仙虛是玉皇殿的成員,同樣是守護者:“不知五代認為這武神大陸的局勢如何?”提起玉皇殿,仙虛眼中罕見的流露出一絲自豪之色。
  對於這抹自豪之色,葉晨倒是有些理解,如同劍神門弟子因為自己是劍神門弟子而自豪。
  “武神大陸的水很渾!”葉晨淡淡道,並未刻意去隱瞞自己的觀點。
  “怎麼樣一個渾?”重新端起酒杯,仙虛為自己倒了一杯,自飲著。
  “自四代隕落開始,三大殿堂,四大古族,玉皇殿紛紛脫離劍神門,劍神門也開始敗落!”
  “然而整個武神大陸卻呈現百花爭鳴的趨勢,各個宗門強者輩出!三大殿堂更是代替了以往的劍神門,掌控武神大陸!”
  “三大殿堂雖名義上掌控武神大陸,然而卻依相互製約,不能重複劍神門那時的局勢!”
  “如今,武神大陸上勢力眾多,實力不均!玉皇殿,三大殿堂,神秘勢力,以其諸多一流宗門!”葉晨淡淡道,他雖然時刻在修煉,但是有些東西,他還是看的出來。
  稍微有些見識的人都能夠看出武神大陸的局勢,葉晨的回答在仙虛的預料之中,“那麼五代可曾認為,這些勢力中,那些勢力的實力最強!”
  “玉皇殿為最,神秘勢力次之,三大殿堂,隨即便是那些一流宗門!”酒味彌漫在嘴舌間,葉晨半眯著雙眼。
  “五代為何認為玉皇殿的實力最強!”仙虛眼中難得流露出一絲詫異,眼前的這名年輕五代是越來越看不透了。
  “劍神門所在的皇楓國數千年以來未有一名靈武境武者踏入,我聽胖子之言,這是玉皇殿將此處列為禁地!”
  “僅僅隻是玉皇殿的一家之舉,其武神大陸上的那些靈武境武者,武道境武者便不再跨入皇楓國!”
  “這難道不能體現玉皇殿的影響力嗎?”沐浴在血色的月光下,葉晨的眼中跳動著一抹睿智的色彩:“三大殿堂也不得不遵守這規矩,這也足以證明了玉皇殿的實力已經淩駕在三大殿堂之上。至少,玉皇殿不怕三大殿堂聯手!同樣,劍神門雖然敗落,但是能夠依舊存在於世間,大部分緣由也是受到了玉皇殿的庇護!”
  “的確,玉皇殿的勢力足以淩駕在三大殿堂之上!”提起三大殿堂,仙虛嘴角挑起一抹嘲諷,如今的三大殿堂已經失去了原本的意義。
  “玉皇殿的守護者聚集之地,而那股神秘勢力中有外敵,神秘勢力自然便是你們要鏟除的對象!”
  “數千年以來,神秘勢力在玉皇殿的血洗之下還能存在,這也足以證明了神秘勢力的實力,至少,那三大殿堂的其中一殿堂受到玉皇殿的血洗,絕不會存在於世!”葉晨淡淡道。
  葉晨一針見血,直接點出其中的要害。仙虛點頭,顯然極為讚同葉晨的這些觀點!
  “那麼五代你可知道玉皇殿內部的紛爭!”一個勢力其內部必定有紛爭,就算玉皇殿也是如此。
  “本座對於玉皇殿內部的事情並不了解!”葉晨淡淡道,眼中流露出沉思之色,此人今日找來難道便是為了玉皇殿之事。
  “數千年以來,玉皇殿一致對外,鏟除外敵!然而在五代出現之後,玉皇殿漸漸出現了一些聲音,這些人以莫老為首主張玉皇殿回歸劍神門!”
  “但是同樣出現了一些聲音,以五代你年輕,還未有資格成為五代月神,以此為由,拒絕回歸劍神門!”
  “就這樣玉皇殿也漸漸出現了分歧,直到最後雙方妥協,隻要五代突破武道境,同時通過玉皇殿的考驗,那麼玉皇殿便可回歸劍神門!”仙虛時刻注意著葉晨的神色,可是葉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神色絲毫未變,其目光落在手中的酒杯上,仿佛這流轉的酒水比起仙虛的這句話更具有吸引力。
  “五代,難道你就不想重新讓玉皇殿回歸劍神門?”見此,仙虛苦笑道。
  “這便是你今日來此想要說的話,看來閣下還是極為讚同玉皇殿回歸劍神門!”聞言,葉晨方才抬起頭,淡淡道。
  若是玉皇殿回歸劍神門,那麼憑借玉皇殿的力量,劍神門足以橫掃天下大勢,重新鞏固劍神門的地位。
  但是回歸又如何,以葉晨實力能夠駕馭這玉皇殿,最後劍神門反而被玉皇殿所駕馭,這一點,葉晨還是看的極為透徹。
  唯獨絕對的實力才能掌控玉皇殿,這一點對於目前葉晨的而言還是難以辦到的。
  “玉皇殿有兩種聲音,而我是站在莫老這邊的!”仙虛解釋道,今日他此來除了告訴葉晨這句話,還有一些話要說:“三大殿堂之中,五代你要小心劍神殿!”
  “劍神殿?”葉晨眼前浮現出慕容羽的身影,在接觸了武道二層的武者之後,他方才意識到慕容羽的恐怖之處。
  “三大殿堂之中,劍神殿是第一個失去最初堅持的殿堂!”起身,仙虛飲盡最後一口酒,行了個劍禮,轉身離去,走出數步,仙虛繼續道:“玉皇殿的考驗是,五代要收服三大殿堂!”
  話畢,仙虛不再言語,踏出雅間之外。偌大的雅間內回蕩著仙虛那漸去漸遠的腳步聲,葉晨起身,離開玉桌前,透過窗台望著下方那人來人往的身影,“考驗!隻是這考驗,我會接受嗎?無論三大殿堂也罷,神秘勢力也罷,隻要是敵人,那麼我手中的劍便會毫不猶豫的揮出,我的劍,隻能有我自己掌控,誰也不能控製!”
  夜色漸濃,葉晨抬步,朝虛空中邁去,消失在血色月光中。
  咻咻!公子蘇以及數具劍屍紛紛破空而出,緊隨在葉晨身後,氣息完全消散掉。
  城主府,宏偉而又陰森的宮殿內,數道身影在其中閃動著,一道足足有數百米之寬的血池上空,一道平台浮現在其上。
  血池四周刻著一道道凹槽,其血晶在凹槽中滾動著,化作一道道血氣融入血池之中。
  一絲絲生機在翻滾的血霧中湧動著,最後詭異的消失掉。血池邊,九道挺拔的身影站在其上,孤獨城九位統領。
  孤意等人神色恭敬的望著血池上空的那道足足有數十平方米的石台,孤獨敗站在平台上,盤曲而坐,足久之後,孤獨敗方才睜開雙眼:“六十餘名武道境武者!”
  “這些武者的底細查清楚了嗎?”孤獨敗的話語在宮殿內回蕩著,掀起一道道翻滾的血霧。
  “這些人仿佛憑空出現似的,無跡可尋!”孤意輕微一歎,“不僅僅孤獨地獄如此,其他三大地獄也出現了這種狀況!”
  “此事可以先緩一緩,這些人的目的是要進入生死之淵,若這些人沒有鬧事,孤獨城也無需去動這些人!”孤獨敗淡淡道。
  “那麼此次這些武者的隊伍需要哪個統領來帶領?”孤意問道,生死之淵開啟的時候,孤獨城都會派出一名統領,短期內統領這些武者所組成的隊伍。
  “孤獨皇!”孤獨敗淡淡道:“以他武道境一層巔峰的實力也勉強可以管理這些隊伍!”
  孤獨皇,孤獨城少城主。黯然等人神色輕微一變,眼中不由浮現出一道修長的身影,永遠是一襲青衫,溫和的俊臉。
  “雛鷹隻有通過磨練才能翱翔於九天之上!”孤獨敗重新閉上雙眼,四周湧動的血霧完完全全淹沒了他的身影。
  “此次進入生死之淵的執法者也提高至一萬!”孤獨敗的聲音在血霧中湧動著,“雖然不在意所謂的生死榜,但是墊底的話,傳出去的話,孤獨城的聲望也會受打擊!”
  “諾!”孤意九人轟然應諾,退出這座森嚴的宮殿,每次踏入這座宮殿,他們便感受到一股壓迫,來自靈魂的壓迫。
  血霧湧動,孤獨敗起身,站在平台的邊緣,他的目光淩厲無比,撕碎了那些湧動的血霧,血池占據數百平方米,深數千米,在血池的底部,一顆妖異的珠子在血液中湧動著,彌漫出淡淡的白光。血液湧動,一絲絲生機沒入這枚珠子之中,這枚珠子便是孤獨敗所指的生死珠,至地獄出現以來,這血池便存在,生死珠便存在於血池之中,吸收著生機。
  “又是一次開啟時間,希望能夠有所收獲!”重新閉上雙眼,孤獨敗其身形再次被血霧所淹沒掉,“六十餘名武道境,看來此次生死之淵的廝殺會很慘烈!”
  “不過越慘烈便意味著更多的生機,劍墓!”孤獨敗的聲音回蕩在四周。
  血紅色的月光如同流水般灑落開來,秋風瑟瑟,卷起滿地的枯葉。
  一道消瘦的身影站在寧靜的庭院中,血紅的月光灑落在他身上,拖出一道道修長的影子。
  在月光的襯托下,這張並不絕美的容顏有些慘白,赫然是孤獨敏。
  “小姐,外麵風大,該休息了!”兩名侍女款款走來,將一衣衫披在孤獨敏身上。
  “我在站一會兒!”孤獨敏搖頭,彎下身,撿起那枯黃的樹葉,美眸中卻不由流露出一道身影,其緋紅的神色隨即浮現而出,“恩公!”
  

Snap Time:2018-10-20 10:05:34  ExecTime:0.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