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九章玉皇仙虛


    第一千零九章玉皇仙虛【第三更】

    第一千零九章玉皇仙虛【第三更】

    雷霆肆蕩,激起一道道空間波紋。《綠色小說網》/ 《綠色小說網》廣告 全文字txt下載

    “玉皇殿仙虛見過五代!”中年人稍微行了個劍禮。

    “那些家夥說五代過於年輕,實力卑微,還未有成為月神的資格!”

    “簡直一派狗屁!”中年人刻意的將自己的姿態放低,以此來表達自己的立場。

    “玉皇殿!”葉晨眼眸半眯著,在蕭胖子那得知,玉皇殿的立場還站在劍神門這邊。葉晨和玉皇殿並無恩怨,再加上莫澈是玉皇殿的人,既然仙虛已經表態,葉晨淡淡點了頭,算是回禮。雷霆在葉晨四周激蕩著,那名黑衣人的靈魂化作灰燼,其氣息完全消失在這個世界中。

    踏著雷龍,葉晨抬起頭,目光隨意的掃過那高聳入雲的樓台,淡淡道:“這個人並非是我們那的人?”

    “嗯!”仙虛同樣察覺到來自樓台之上的九道氣息,並未將話說的太明白,“那個人跟我們不同!”

    仙虛之言無疑肯定了這名神秘勢力的黑衣人是外敵。

    “外敵!”右手處的麒麟戒依舊暗淡無光,其詭異的波動仍然阻擋住了葉晨和火麒麟之間的聯係。

    “並非是第一次有外敵出現在那股神秘勢力!”

    “這股神秘勢力精心策劃了這麼多,讓我開啟劍墓,所圖不小!”

    “而這黑衣人參與這所謂的隊伍大比,其目的便是要進入生死之淵!”葉晨右手抬起,其四麵八方的雷霆紛紛朝他凝聚而來,彌漫在虛空中的威壓也略有減緩。

    天道,餓鬼道,人道齊聚在葉晨身旁,其身上彌漫的威壓讓仙虛感到忌憚。

    葉晨抬步,朝前邁去,一步便是數百丈,那漫天的雷霆緊隨在他身後,雷霆威壓鋪天卷地而來,那些原本對公子蘇等人有企圖的隊伍紛紛朝各自的劍柱聚攏著。

    地獄道站在劍柱之上,石台之上彌漫的怨氣紛紛朝地獄道聚攏而來,幻化成一道道怨魂,融入地獄道體內。

    殺戮再次升級,石台之上,殺氣衝天而起。血流成河,屍野遍地。

    每一次的隊伍大比都意味著無數地獄精英的死去,但是活下來的武者無一不是強者。

    “僅僅兩道劍柱的貢獻值要擠入前二十或許有些勉強!”環顧四周,葉晨再次朝前邁出一步,其右手抓住虛空中的雷霆,轟然朝下方的一道劍柱砸去。

    正在廝殺中的武者猛然抬起頭,神情駭然,***,不會這麼倒黴吧!

    砰砰!萬雷轟然而至,劍柱上彌漫的劍光暗淡無比,直至最後破碎開來。 /《綠色小說網》/ 《綠色小說網》廣告 全文字txt下載

    又是一道劍柱破碎,葉晨轉身,尋找下一道目標。憑借著三具劍屍之力,葉晨盡管不能橫掃石台上的所有人,但是也遊刃有餘,出入自如。

    一道劍柱旁,其數名武者神情緊張的望著遠處那激蕩的雷霆。

    其中一名武者神色恭敬的望著站在首位的兩名中年人,這兩名中年人身上彌漫著一股武道壓迫,“隊長,要不我們聯合其他的隊伍吞噬掉那支隊伍!”

    此話一出,其他武者也是望向這兩名中年人,的確,以其坐以待斃,還不如主動出擊。

    “守住劍柱便可,以我們的貢獻值已經足以擠入前二十!”其中一名中年人睜開雙眼,冷冷的望著身旁的武者。

    聞言,其他武者皆是無奈一歎,神情緊張的望著虛空中的那道身影,深怕那幾人突然出手。

    “五代月神,他比起以前更加的恐怖!”另一名中年人睜開雙眼,凝視著遠處激蕩的雷霆,這兩人來自武神大陸的一流宗門。

    同時,石台上,數十名武道境強者散在四周,他們的目光同樣是望向葉晨,卻並未動手,這些人同樣來自武神大陸,一流宗門。

    “劍神宗主!”一股複雜的情緒在這些人心中蔓延著,數月前,葉晨盡管擊敗了聖子,但是還不足達到讓他們忌憚的程度,但是今日,葉晨所展現出來的實力足以讓他們忌憚。

    在這些人注意葉晨的時候,葉晨同樣注意到了這些人。

    接連摧毀了數道劍柱,葉晨和這些人都極為有默契,並未去攻打對方的隊伍。

    撤去漫天的雷霆,葉晨重新回到劍柱旁,冷楓自發的為其讓出道路,他們已經被葉晨的實力所折服了。

    勢不可擋,閑庭漫步的遊走在石台上,輕而易舉的摧毀劍柱,一幕幕都被冷楓等人看在眼。

    盤曲而坐,葉晨坐在劍柱之上,四周的殺戮聲與他無關。四周的隊伍也極為有默契的沒有去攻打,數名武道境的壓迫還是有效的。

    數刻之後,黯然起身,望著下方那依舊廝殺在一起的人群,淡淡道:“時間已到!”

    話語落地,其下方的殺戮聲也徒然止住。刺鼻的血腥味彌漫在四周,劍柱倒地,石台已經被屍體和血泊所布滿。

    一萬餘名武者,最後活下來的武者僅僅隻有三千而已,更出人意料的是,將近六名武道境武者隕落在這場廝殺中。

    四周寂靜的可怕,數百萬雙目光齊聚在黯然身上,等待著最後的結果。

    數名執法者將記錄表遞給黯然,黯然等數位統領瀏覽一遍後才做出決定。

    片刻後,黯然方才將此次的結果宣布出來,如同所預料的一樣,葉晨這支小隊進入了前二十,獲得進入生死之淵的資格。

    “這二十隊伍在一月後代表孤獨城進入生死之淵,在這一月內,諸位可以選擇居住在城主府或者孤獨城特別為各位準備的閣樓!”

    “畢竟生死之淵內的廝殺主要是靠團隊,諸位可以趁著這一月的時間來提高整支小隊的默契!”黯然淡淡道,石台上的殘局自然有執法者處理,宣布完結果後,黯然等九位統領紛紛起身,離開樓台,化作九道流光沒入城主府內,將這個結果上報給孤獨敗。

    失去資格的武者皆是輕微一歎,不過,他們也並未離去,在這場廝殺中幸存下來,他們足以成為孤獨城的執法者,以及各大勢力招攬的對象。

    這一切與葉晨都無關,葉晨起身,直接躍下石台,帶著天道等四具劍屍,朝著與城主府背道而馳的方向走去。

    生死之淵的開啟時間還有一月,這段時間他可不打算待在城主府或者那特定的閣樓,無論是城主府還是孤獨城提供的居住地,葉晨都會感到一股被監視的感覺。

    數百萬雙目光注視著這數道身影的離去,數刻之後,其竊竊私語方才響起,這些竊竊私語聲匯聚在一起便成了喧嘩聲。

    公子蘇劍眉微皺,顯然不習慣四周的喧嘩,同樣躍落石台,直追葉晨而去。

    “隊長!”冷楓神情一怔,朝著公子蘇大喊著。公子蘇頭也沒回,直接揮手道:“這一月,小隊的事情便由你負責!”

    若是以往,冷楓會欣喜若狂,但是今日見識了葉晨等人的實力之後,他才發現自己與真正強者的差距如此之大。

    血月高掛,隨著隊伍大比的落幕,整個孤獨城再次恢複了以往的秩序,雖已經是夜晚,整個孤獨城卻極為熱鬧,到處都在談論著今日的隊伍大比。

    孤獨晨內,一座裝飾平凡的酒閣上,葉晨坐在窗前,手中握著一晶瑩透亮的酒杯,身形頗為懶散的靠著後背椅。

    地獄中的月光是帶著血紅色,給人一種別樣的淒美。

    特製的雅間內,葉晨單人獨飲著,其對麵的桌前同樣擺放著一酒杯,晶瑩剔透的液體流轉在其間。

    天地靈氣在四周流轉著,葉晨雖然麵露懶散神情,其修煉卻未曾停止過。

    !其腳步聲在雅間之外傳來,公子蘇的聲音飄然而至:“主上,仙虛前輩求見!”

    輕輕抿了一口酒,葉晨放下酒杯,嘴角揚起一絲笑意:“終於來了!”

    “請!”雅間外,公子蘇神色淡然,麵對仙虛這武道境強者,他臉上始終未流露所謂的恭敬,指著雅間,淡淡道:“主上便在雅間內,前輩進去便可!”

    “此子不錯,不卑不亢!”仙虛淡然一笑,雖然這雅間四周有禁錮的存在,但是卻阻擋不住仙虛的感知力,他知道五代便在這雅間之內。

    踏入雅間,其誘人的酒香味撲麵而來,瞥見桌前那擺放的酒杯,仙虛神情輕微一怔,隨即便舒展開來,稍微行了個劍禮,道:“五代,知我要來!”

    握住精致的酒杯,葉晨起身,淡淡道:“閣下的氣息在本座離開石台後便緊隨而來,閣下,你認為呢?”

    仙虛神情略顯尷尬,正如葉晨所言,在葉晨離去之後,他的氣息便鎖定公子蘇,卻不料終究被葉晨所察覺,淡然一笑,仙虛也不客氣,直接坐在葉晨對麵,端起酒杯,一飲而下,絲毫不懼葉晨是否在酒水中下毒。酒味彌漫在仙虛的嘴中,仙虛輕微一歎:“踏入劍墓將近一年,我也曾嚐試過這的酒水,這酒水雖好,終究比不上故鄉酒水!”

    “故鄉酒水終於融入了故鄉的山水味,其品嚐起來能找到那種歸屬感!”取出數壇酒,葉晨隨意的將酒壺扔給仙虛,淡淡道:“而對於此處而言,你我皆是過客!”

    整個雅間內響起了酒水流淌的嘩嘩聲,葉晨和仙虛不再開口,而是各自飲著杯中之酒。

    血紅色的月光如同一出嫁的女子般,羞澀的爬過窗台,溜進屋內。沐浴在月光下,仙虛放下手中的酒杯,“五代,不問我為何前來?”

    “閣下前來必有事,我又何必主動詢問呢?”葉晨右手輕微抖動著,酒水流轉,卻不溢出酒杯。

    聞言,仙虛再次一歎,他知道,從他踏進這雅間的那一刻起,兩人之間的主動權便在葉晨手中,先前準備的那一番說辭也爛死在肚子中。

    “此人年紀輕輕便擁有如此實力,最可怕的是此人的城府,看起來根本不像一弱冠之齡的人!”仙虛暗道,想起了莫澈曾經對葉晨的那番評價,仙虛方才發現,莫澈之言並非虛假,那番評價還有些低估了五代,整理了思路,仙虛輕笑道:“曾經莫老對我等提起五代,他曾經說了一句話!”

    “老師!”提起莫澈,葉晨的神色難得起了一絲變化,“何話?”

    “三大傳奇之流固然不錯,然比起五代之才,這三大傳奇比不上,他的成就必然並不亞於諸代月神!”仙虛將莫澈的話語複述了一遍。

    對於莫澈的評價,葉晨並未動容,讓他在意的仙虛的語氣,他注意到,仙虛提起莫澈的時候,其語氣中難得流露出恭敬,昔日他便曾聽胖子說過,老師的地位在玉皇殿中極為崇高。雖然兩人為師徒,葉晨卻從去追問莫澈在玉皇殿中的身份,“看來,老師在玉皇殿中擁有不凡的地位!”

    見葉晨神色依舊那般淡然,仙虛發現自己越來越看不透眼前這位年輕的五代,不再繞彎子,直接道:“不知五代對於玉皇殿可有了解?”

    

Snap Time:2018-07-19 16:02:00  ExecTime:0.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