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零六章血起殺


    第一千零六章血起,殺!(第三更)

    四周武者身上的武袍上麵盡是帶著血色,唯獨那一襲金黃色的武袍。{/書友上傳更新}

    “玉皇殿!”葉晨眼眸微凝,嘴角浮現出一絲玩味的笑意:“神秘勢力,玉皇殿,一流宗門勢力,那麼三大殿堂之人呢?”

    氣息完全融入四周的天地中,加上天道和地獄道的掩飾,葉晨倒不擔心暴露,其目光肆無忌憚的朝四周掃射而去。

    “三大殿堂!”葉晨的目光最終在數名中年人身上停落,“隻有三大殿主的長老!”

    “看來,三大殿主,太子,驕子等人並未在孤獨地獄!”

    “不過,這生死之淵絕不簡單!進入生死之淵,或許會見到這些人!”四周的威壓越來越恐怖,葉晨抬起頭,凝視著那高聳入雲的樓台,那也有九道武道威壓。

    百萬武者的氣息以及這數萬人的氣勢,匯聚在一起,一道道轟鳴聲回蕩在九天之上。

    樓台之上,黯然站在雲端,俯視著下方那密密麻麻的人群,右手抬起,恐怖的劍氣凝聚,“凝!”

    黯然右手朝虛空中抓去,整個孤獨城內的靈氣紛紛狂暴起來,朝石台湧去!

    叮!其清脆的劍吟聲響徹而起,一道道長虹徒然在虛空中浮現而出,隨著黯然手式的變化,這些劍器化作流光轟然,半截劍身插在石台之上。

    石頭晃動,天地靈氣齊聚劍器。一道光幕在虛空中浮現而出,籠罩住方圓數千丈的石台。

    砰砰!石台轟然震動開來,原本整齊在石台上的武者紛紛朝四周散開。

    九十六道數十丈之高的劍柱轟然在虛空中浮現而出,落下。同樣插落在石台上,劍柱通體彌漫著耀眼的光芒。

    一股波動彌漫在劍柱之上,天地靈氣紛紛朝劍柱凝聚著。黯然踏著雲端,俯視著下方的眾人,

    “這些劍柱上麵有標誌,其上標著所屬的小隊!”黯然淡淡道,其洪亮的聲音擴散而出,回蕩在方圓數百的地域。清晰的傳入每一名武者而中。

    聞言,葉晨抬起頭,望著前方的那道劍柱,在那耀眼的光芒中。一道道劍氣凝聚而成的字體浮現而出:“第三大隊,第六小隊!”

    砰砰!按照黯然的吩咐,各個小隊紛紛動身尋找所屬的劍柱,葉晨等人的劍柱落在石台的西方,靠近石台邊緣。

    “運氣還不錯!”葉晨環顧四周。淡淡道:“隻有兩名武道境!”

    “的確不錯!”公子蘇望著處於最中央的隊伍,大部分武道境武者所在的隊伍皆是齊聚在石台的中部。

    “兩名武道境!”冷楓心頭一沉,在兩側的隊伍中,他感受到了壓迫。“這運氣還算不錯?”

    “隊伍比試的規則一如既往,混戰!”片刻之後。黯然方才繼續道:“這些劍柱為各個小隊的標示物,若是劍柱受到攻勢。那麼其上彌漫的劍光便會暗淡一分,直至劍柱破碎開來!”

    “劍柱若是被摧毀的小隊那麼失去了進入了生死之淵的資格!”

    “同時,若是那個小隊摧毀其他隊伍的劍柱,那麼便會獲得五點貢獻值!”

    “半個時辰,半個時辰後,混戰結束!按照貢獻值的多少排名,排前二十的小隊便可進入生死之淵,參與生死榜之爭!”

    “當然這排名的前提是隊伍的劍柱還存在,這便是此次混戰的規則,諸位可明白?”隨著黯然的聲音落地,石台之上,其氣氛立即緊繃起來。{/書友上傳更新}

    萬道恐怖的氣息徒然爆發開來,肅殺之氣彌漫而出,大戰未開始,其戰意先彌漫而出。

    “這規則倒是有趣!”葉晨目光環顧四周,除了自己的隊伍,其他隊伍都是敵人。

    “不過若是有些隊伍聯合起來,慢慢的蠶食其他隊伍!”公子蘇低語道,“不幸的是,我們好像成為他們蠶食的目標!”

    兩股恐怖的威壓徒然在左右兩側傳來,冷楓等人臉色皆是猛然一變,距他們最近的兩支隊伍不知何時漸漸朝他們靠攏過來。

    “看來他們已經達成了共識!”葉晨輕笑而出,神色依舊平靜,往往獵物與獵人的位置僅僅在一瞬間便會改變。

    “比試開始!”察覺到那緊繃的氣氛,黯然輕笑而出,其聲音清晰的傳入每一名武者的耳中,一萬武者之間的廝殺,注定壯觀無比。

    圍觀的武者,其目光死死的盯著石台,這數十年才一次的盛會,無疑是一次視覺上的盛宴。

    砰砰!氣勢爆發,其淩厲的劍氣如洪流般在石台上流竄著,劍影揮舞,一道道淒厲的劍吟聲響徹而起。

    九十六支小隊幾乎在同一時間開始對其他小隊展開攻勢,如同公子蘇先前所說的那般,一切隊伍聯合起來,圍攻其他隊伍。

    “聚攏在一起,布置九天地獄陣!”公子蘇神色淡然道,指揮著其他武者,公子劍握在手中,淩厲的劍氣揮舞而出,化去了那數道射向劍柱的劍氣。

    左右兩側,五十餘名武者持劍而來,其淩厲的劍勢展開,劍意凝聚,規則湧動,瘋狂的對公子蘇等人展開攻勢。

    盡管數十日的磨合,九十多名武者也養成了一點默契,隨著公子蘇話語落地,各個持劍,按照往日訓練那般,布置起九天地獄陣,九十多道淩厲的氣勢匯聚在一起,形成一股大勢凝聚在劍柱之上,公子蘇的身形遊走在人群中,化去了那密密麻麻的攻勢,冷喝道:“冷楓,殺陣,你來主持!”

    殺意徒然爆發,冷楓單人持劍,站在最外圍,其冰寒規則彌漫。一劍刺出,牽扯著身後其他武者的劍勢,擋住了左側那源源不斷的攻勢。

    至於右側,公子蘇單人便遊刃有餘。死死的將之阻擋住,“這兩支隊伍盡管聯合起來,但是其大部分武者還是留在劍柱旁守護!”

    “不過比較棘手的是這兩支隊伍中的武道境強者!”半步武道的氣勢爆發開來,公子蘇的一劍依舊那麼飄逸,公子劍!

    “九天地獄陣唯一的弊端便是不能遠攻,不過用來守劍柱足以,隊伍的攻勢隻能靠主上和幾位前輩!”四周威壓驚天,公子劍神色依舊那般淡然。他們這支小隊不僅僅有武道境強者,而去還是數名。站在原地,葉晨神色平靜的望著四周的廝殺,劍光飛舞。血光乍現,一道道殺戮聲盤旋在耳旁。

    “場麵越混亂便越好!”葉晨雙眼輕微閉起來,在這混亂的場合中,他的靈魂肆無忌憚的蔓延而出,尋找那名黑衣人的氣息。

    殺!整個天地變色。其高掛的秋日都不忍心見到這場慘烈的廝殺,躲在雲層之後。

    一個小隊在將近六支小隊的圍攻之下,節節敗退,其劍氣如洪流般落在劍柱之上。劍光越來越暗淡,直到最後劍柱破碎開來。

    劍柱破碎便意味著失去了資格。這個小隊的各個成員血紅著雙眼,居然你們讓我們失去了資格。那麼我們死也要拉個墊背,沒有劍柱的顧忌,這個小隊開始反攻。

    這樣的一幕在石台上不斷上演著,樓台上,孤意神色淡漠的望著下方的廝殺,開口道:“諸位認為有哪幾支小隊可以留下來呢?”

    “我認為第二大隊中有三支隊伍可以留下來!”山泉淡淡道,這支大隊主要是由他負責的。

    “三支隊伍,第二大隊實力固然不錯,不過我卻認為第二大隊中也唯獨一支小隊可以留下來,反觀第三大隊,今年實力異常的恐怖,留下的小隊不會少於五支!”農劍輕笑著。

    數位統領皆是發表自己的看法,唯獨孤意和黯然不語。孤意望了黯然一眼,“黯然統領,你認為第九大隊中會有幾支小隊可以留下來!”

    聞言,黯然先是沉思了一會兒,目光掃過葉晨等人所在的位置,淡然一笑,道:“我不知道有幾個小隊,但是唯一能夠確定的是,第九大隊不會全軍覆滅,有一支隊伍必定會留下來!”

    “看來黯然統領對於這支小隊寄予厚望!”孤意一笑,渾濁的雙眼眯成一條縫,淡漠的望著下方的廝殺,其場麵越來越混亂,恐怖的空間亂流在石台之上激蕩著,若不是那道光幕的存在,這石台早就破碎開來!劍氣如洪流般流竄著,掀起一道道恐怖的空間浪潮。

    “終於找到了!”葉晨嘴角揚起一絲玩味的笑意,“這兩人居然廝殺在一起!”

    一副畫麵清晰的浮現在葉晨的腦海中,那名神秘勢力的黑衣人此刻正和玉皇殿的中年武者廝殺著,葉晨其氣息鎖住這兩人。

    睜開雙眼,葉晨目光環視四周,刺鼻的血腥味撲麵而來,“這樣的場合最適合渾水摸魚!”

    砰砰!數十股恐怖的氣勢在石台的四處爆發開來,原本破碎的空間不堪的震蕩起來,數十股恐怖的武道威壓彌漫而出,衝霄而起。

    樓台震動,孤意等人臉色皆是大變,將近六十餘股武道威壓。

    “瘋了!瘋了!孤獨地獄中何時有如此眾多的武道境強者!”孤意猛然站起來,望著下方那些若隱若現的身影,“六十二名武道境!”

    這股力量足以顛覆整個孤獨城,這個世界是怎麼了,為何會突然冒出這麼多武道境。那些武神大陸的強者們紛紛爆發出自己的氣息,不再收斂自身的氣息。

    城主府中,孤獨敗猛然睜開雙眼,神色頗為震撼的望著天際,“六十餘股武道威壓!”

    “地獄中何時有如此眾多的強者!”孤獨敗輕聲喃喃道,作為孤獨地獄的掌控者,孤獨地獄內的勢力分布無一不是掌握在他手中,他又豈會不知這些勢力的實力。

    “那些家夥終於不再隱忍了,這場麵會越來越混亂的!”葉晨輕笑著,這笑意看起來玩味的成分居多,“地獄的格局或許會被那些家夥給改變!”

    葉晨可是記得,當初進入劍墓的武道境足足有一百多名,這些武道境武者足以改變這地獄的格局。

    砰砰!兩股恐怖的威壓在左右兩側浮現而出,猶如洪水般,轟然而至。

    公子蘇等人的劍勢皆是一頓,九天地獄陣差點崩潰,這是武道境的壓迫,周圍那兩支隊伍內的武道境武者終於出手了。

    臉色慘白,冷楓緊握著劍器,在威壓的洗禮下,他隻能勉強維持九天地獄陣的運轉,不過,那兩名武道境武者若是出手,那麼這原本岌岌可危的劍陣必然崩潰,如今,冷楓等人的期望隻能寄托在葉晨身上,“希望他能夠有辦法解決目前的困境,不然這九天地獄陣一旦崩潰,劍柱就岌岌可危!”

    砰砰!兩股武道威壓越來越恐怖,兩道身影分別從左右兩側的隊伍中走出來,右側隊伍中走出來的是一名身形苗條,麵如桃花的少婦。

    而左側隊伍中走出來的赫然是韓林,韓林神色冰冷的望著公子蘇等人,冷笑而出:“有一句老話還真說對了,不是冤家不聚頭!”

    “月白妹子,這支隊伍中同樣有一名武道境,我們先聯手解決那人,如何?”韓林持劍,對著那名少婦道。

    “便依韓兄所言!”少婦巧笑嫣然,神色淡漠的望著公子蘇等人。隨著這少婦和韓林的逼近,公子蘇等人承受的壓力越來越大,公子蘇還好,畢竟是半步武道,運起半步武道意誌,化去不少的壓迫。然而冷楓等人卻承受不住這股越來越恐怖的壓迫,神色慘白無比,其揮舞的劍式也漸漸輕緩起來,九天地獄陣岌岌可危。

    “看來要先解決這兩人才行,不然就不能脫身去捕殺獵物!”麵對武道威壓的洗禮,葉晨神色平靜,甚至流露出一股享受的笑意,“這兩股威壓比起古田,弱了許多!”

    臉微轉,葉晨瞧見餓鬼道那漸漸血紅的雙眼,輕笑道:“你這餓鬼,又想吞噬靈魂了!”

    “不過,這最不缺的便是靈魂,比如那人!”森然的殺意徒然在葉晨眼瞳中流轉著,目光如電,直直的盯著走來的韓林。

    數日前便是這小子打斷了自己的修煉,礙於城主府的規矩,他隻是出手教訓了他而已。

    不過這永遠不夠,當日未完成的教訓,那麼便留到今日,一抹冷笑在葉晨嘴角挑起,四周的溫度徒然下降了好幾度......(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8-15 08:58:01  ExecTime:0.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