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章橫掃


    第一千章

    橫掃(第三更)

    第一千章

    橫掃(第三更)

    “天言宗!”葉晨神色平靜的望著前方走來的青年,不曾言語。(昆

    昆點點)

    羽扇揮舞,青年嘴角挑起一抹冷笑,其強悍的氣息在他身上彌漫而出。

    數十名武者簇擁而來,將葉晨等人以及那少女圍住,其威壓籠罩在方圓數米的地域內。

    羽扇揮落,青年淡淡道:“諸位,若是一會兒在生死武鬥台上遇見我,希望諸位能夠識相點!”

    青年的話並未說的太明白,但是葉晨卻聽出了其中的意思,這青年是在威脅他們,若是挑戰的時候遇見他,就算能勝也要故意敗!

    不過讓青年失望的是,葉晨其神色依舊那麼平靜,甚至連眼瞳都未轉動。

    “諸位,先自我介紹下,在下天言宗田意!”青年眼中挑起一抹傲然的神色,冷冷的望著葉晨等人。

    “田意!”葉晨眼眸微凝,目光難得的在青年身上掃過,“有點像!”

    這青年相貌和天言宗長老田軍倒是有幾分相似處,特別是那眉宇間流露出來的氣質。

    “的確,有點像!”公子蘇神色淡然,隻是公子蘇眼中流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這小子,數月前你老子剛剛在帝君手上吃虧了,你還傻傻的撞上來!

    “有事!”葉晨淡淡道,依舊坐著,並未起身。

    收斂起笑意,青年冷冷道:“有些事情說的太明白反而失去了意思,知道嗎?”

    “這挑戰還有這種獲勝規則?”葉晨轉頭,神情頗為認真的詢問公子蘇。

    公子蘇也是認真的想了想,疑惑道:“我也是第一次參與這所謂的生死戰,不知道!”

    “哦!”葉晨點頭,直接閉上雙眼,以他如今的眼界,懶得跟這些人浪費,有這時間還不如好好修煉。

    “看來諸位故意聽不懂我的話了!”一股氣武境巔峰的氣息在青年身上爆發開來,氣武境巔峰的實力在這數千人中隻排在中遊而已。

    “生死比鬥最重要的一點便是公平性,你這種做法已經影響了挑戰的公平性!”原本沉默不言的少女突然站起來,神色頗為激動道,這妮子原來一直在想青年先前的那番話,直到現在,這妮子想明白這句話的弦外之音,慘白的俏臉上揚起一絲氣憤的神色。

    少女的這句話是眾人想說,但是卻不敢說出來的話。

    這話一出,石室內的氣氛立即緊繃起來,四周的武者皆是無奈的望著少女,這名青年可不是他們可以惹的,天言宗太上長老田軍之孫。

    “有些話可說不能亂說的,小姑娘,明白嗎?”田意臉色猛然一沉,冷聲道。

    砰砰!數股魂武境的威壓猶如一座大山般朝少女湧去!砰砰!少女嬌弱的身體朝後連續退出數步,氣息顯得急促無比。

    在這股威壓的壓迫下,少女體內那股死氣瘋狂的流竄著,少女的臉色越發慘白,氣息虛弱無比。(昆

    昆點點)

    “諸位,話已至此,希望諸位做事情要考慮後果!”田意冷冷一笑,朝來時的路退去,囂張至極。

    至於那名青年執法者,對於田意的這些舉動,他是直接無視掉,沒有去理會,拿人手短,吃人嘴軟,既然收了田意的東西,隻要田意沒弄出太大的波動,他便不插手。

    這完全是典型的狼狽為奸!石室內經過田意這麼一鬧,其氣氛變得有些怪異,特別是那些被田意威脅過的武者,神情複雜至極。

    威壓散去,少女其嬌軀搖搖晃晃,虛弱至極!她那慘白的臉上難得流露出一絲潮紅,同時,她體內的那股柔和的力量也漸漸消散,生機開始被那股流轉的死氣吞噬著,生機越來越少。

    不少武者皆是注意到少女的變化,神情冷漠的望了一眼,並未去理會。

    少女神色略顯痛苦,嬌軀無力的倒落在石椅上,她同樣能夠感受到身體的變化,神智越來越模糊:“槽糕,居然在這個時候犯病了!”

    生機完全消散,其結局隻有一個,那便是死亡。一道道痛苦的輕呼聲回蕩在石室內,依舊沒有人去理會少女。

    葉晨起身,神色凝重的望著少女那張痛苦的俏臉,原本的清秀完全被那痛苦所取代。

    數百枚血晶在葉晨左手處浮現而出,血晶破碎,血霧彌漫,其中的生機被葉晨抽取出來,左手徒然按住了少女的肩膀,生機朝少女體內湧去。

    掌控生死規則,葉晨對於生死二氣也極為了得,控製著遊動的生機,葉晨將那股流竄的死氣逼回原處。

    “謝謝!”撕心裂肺的疼痛漸漸消散,少女的神智恢複了不少,抬起頭,略顯羞澀道,當感受一股柔和的力量在肩膀傳來時,少女臉上再次飄起一絲緋紅之色。

    收手,葉晨搖頭,解釋道:“先前你體內有一股柔和的力量將那股死氣壓製住,而我隻是暫時將那股死氣逼回原處,如果沒有先前那股力量,這死氣還會爆發的!”

    少女神色微變,她沒想到,眼前這位看起來比她還年輕的青年居然能夠感受到自己體內的死氣,以及那股柔和力量。

    “孤獨敏!”公子蘇臉上的淡然之色被詫異所取代,難以置信的望著眼前這位消瘦的女子,記憶中的那道身影和眼前這女子的身影漸漸重合起來,“真的是你,孤獨敏!”

    少女抬起頭,其如水般清澈的眼眸中也挑起一抹詫異,尋聲望去,疑惑的望著公子蘇,“他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公子蘇的話語雖低沉,但是站在通道前的那麼青年執法者還是足以聽到,臉色駭然大變,其驚恐的神情在他的眼中湧出:“小姐!”

    青年執法者立即捏碎手中的一塊玉石,神情惶恐的朝少女走去,青年執法者的變化引起了眾人的注意。

    羽扇揮舞,田意也感覺事情有些不對勁,出聲問道:“鉤兄,出什麼事情了?”

    “滾!”青年執法者爆出一句粗話,身形直接掠過田意,來到那少女前,單膝著地,神色惶恐道:“屬下見過小姐!”

    想起先前女子那痛苦的一幕,青年執法者便感到一股寒意從腳底心處冒騰而出,若是小姐出事,那麼城主非得將她碎屍萬段不可。

    “小姐!”又是數道驚呼聲在通道出口處響起,兩名白發蒼蒼老者走出來,當目光觸及少女的時候,兩人立即迎上來,當察覺到少女那虛弱的氣息時,兩人臉色皆是猛然一變,紛紛抱拳道:“小姐,多有得罪了!”一股柔和的力道湧出,托住少女的身形,兩名白發老者立即朝來時的路退去,速度奇快,兩人臉上都帶著一絲急切。

    少女沒有反抗,隻是對著葉晨婉然一笑:“謝謝!”

    直至少女的身影消失在通道後,跪在地上的青年執法者方才起身,對著葉晨一拜,眼中盡是感激之色:“多謝!”

    若不是此人出手相助,那麼小姐便出事了,想此,冷汗已經浸透了青年執法者的後背。

    “鉤兄,先前那女子是誰?”田意走來,神色頗為凝重,他為人處事雖然囂張,但是並不傻,見識了這一幕之後,他知道那女子絕非尋常人。

    聞言,青年執法者冷哼一聲,冷冷道:“田意,你自己好自為之!”

    青年越是這般,田意心中的不安越發強烈,突然,田意想到了先前青年的那一句稱呼,臉色徒然煞白下來:“小姐,城主之女!”

    砰砰!田意失魂落魄的朝後退去一步,每退出一步,他的臉色便越慘白,他先前居然在孤獨城威脅了孤獨城的城主之女。

    重新坐在位置上,葉晨並未理會這場鬧劇,望向公子蘇,目光中帶著一些詢問的意味。

    公子蘇沉吟片刻,方才開口道:“孤獨敏,孤獨城城主孤獨敗之女,其自幼體質便有些詭異,正如主上先前所見,孤獨敏體內流淌著一股死氣,這股死氣不斷的吞噬她的生機,若不是孤獨城城主以自己的修為強行壓製住這股死氣,孤獨敏也不會活下來!隻是,沒想到會在這遇見她!”

    年幼的時候,公子蘇曾經雖父親拜訪過孤獨敗,因此對孤獨敏,他還是有點印象。

    此,公子蘇略顯玩味的一瞥失魂落魄的田意,這小子還真倒黴,居然威脅了孤獨城的城主之女。

    “第二組乘積九十勝,第二組葉晨!”一道洪亮的喝聲在通道內回蕩而起,緊隨而來便是一道道沸騰的歡呼聲。

    “接下來由第二組葉晨挑戰乘積,乘積是否能夠延續不敗的記錄呢?”洪亮的聲音再次響起,調動了整個生死鬥宮內的氣氛。

    “葉公子,輪到你上場了!”經過此事之後,青年執法者對待葉晨的態度可是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葉晨睜開雙眼,起身,直接朝那漆黑的通道走去,邁入其中,其刺鼻的血腥味彌漫而出,通道內的光線極為暗道,葉晨走出數十米,通道內那回蕩的喝彩聲越來越洪亮。

    一襲白衣,葉晨如同閑庭漫步般的走出通道,前方豁然開朗,葉晨的腳下赫然是生死武鬥台,而四周則是看台,看台之上坐著密密麻麻的人影,數百萬人的喝彩聲洪亮至極,震耳欲聾。

    整個生死鬥宮內的氣氛極為火爆,生死武鬥台上擺放著數十具屍體,這些人先前剛剛從石室內走出來。

    刺鼻的血腥味撲麵而來,葉晨神色平靜,沒有一絲異樣。

    目光微抬,葉晨方才打量起站在前方的那白發老者,比起數刻前,他身上多了許多劍痕,武衣破碎開來,那白發也被血所染紅,但是整個透著一股淩厲的氣勢。

    “動手吧!”乘積神色冷冽,目光同樣平靜的望著葉晨,在這名清秀的青年上,他並未感到太多的壓迫。

    “老頭殺了這個小白臉!”一道喝聲在看台上響起,回蕩在武鬥台上,現場的氣氛極為火爆。

    肅殺之氣彌漫在武鬥台上,乘積輕微對著葉晨行了個劍禮,右手徒然握住插在身旁的劍器,持劍而出,化作一道流光朝葉晨激射而來。

    “魂武巔峰!”葉晨平靜的望著那道激射而來的長虹,劍指抬起,在那道劍光即將來臨的那,劍指點落,沒有動用劍意,規則,神通,意誌,隻是憑借肉體之力。

    砰!一道猶如金屬交鋒的爆鳴聲響徹而起,乘積的劍勢在葉晨這一指之下,蕩然無存,其勁道爆發開來,乘積的右臂直接失去知覺,氣血狂湧,身形不受控製的朝後方落去,直接跌落武鬥台。砰砰!乘積砸落在武鬥台外,碎石紛飛,乘積神色駭然的望著葉晨,“這少年,好強悍的實力!”

    乘積知道,這少年的實力足以輕易抹殺自己,起身,乘積輕微對著葉晨一拜道:“多謝閣下留情!”

    葉晨點點頭,並未說些什麼。僅僅瞬息便擊敗對手,全場氣氛越發越火爆。一名執法者反應過來,“恐怖的肉體之力,不知道葉晨是否還能連勝下去呢?”

    “接下來的挑戰者,第二組,田意!”執法者的聲音回蕩在四周。

    當田意踏在武鬥台的時候,其臉色有些慘白,顯然他為先前那件事情困惱。

    “該死的,若不是眼前這人,我又豈能得罪小姐!”田意神色一冷,目光淩厲的望著眼前一襲白衣的少年,冷冷道:“先前那一番言語,閣下應該還記得是吧!”

    “秦天便是這般教育弟子的,還是田軍太縱容了!”血氣在四周彌漫著,葉晨淡淡道。

    “秦天,田軍!”田意臉色猛然一變,在孤獨城敢直呼宗主名字的人那是少之又少。

    不再任何廢話,葉晨直接一指點出,其恐怖的氣勁湧動,猶如狂風暴雨般落在田意身上,砰砰,沉悶聲響起,田意的身形直接被拋落在武鬥台下,狼狽至極。

    又是輕易的秒殺,四周的喝聲越來越洪亮,那麼執法者再次出聲道:“葉晨,二連勝!”

    第三場比鬥,葉晨依舊是一指秒殺對方。

    第四場比鬥也是如此,葉晨勝。

    第九十九場比鬥,葉晨同樣是一指秒殺對方,至此,葉晨動用都僅僅隻是肉體之力而已,其身形紋絲不動,未曾移動半步。

    “葉晨,九十九勝!”看台之上,不少人都興奮的狂呼起來,九十九勝,離百勝還差一步。

    

Snap Time:2018-07-18 04:38:01  ExecTime:0.292